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50章、妙空之境(上)

说完话虎娃便闭目端坐,似已入定境,不是说休息嘛,那就当场休息吧!齐罗抬起明媚的眼眸,好奇地打量着虎娃,也乖乖的坐在他对面“休息”,虎娃不说话,她也不敢乱动。

石室门口的火堆已渐渐黯淡下去,那变得有些朦胧与诱惑的光和热,仍辐射在两人身上。定坐中的虎娃忽觉欲念萌动,因为他清晰地感受到那蛇女的气息,无形中与之神气交感,似乎就有某种销魂的妙处,假如……虎娃又想起了有关蛇女的种种传说。

蛇女齐罗有生以来,也是第一次与一位男子独处一室,她的心境很不安稳,神气波动也有点厉害,突然又听见虎娃说道:“齐罗,你过来。”

“有事吗?”齐罗的声音不禁有点发颤,他难道是要与她做传说中的那种事吗,人已经凑了过去。

虎娃睁开眼睛道:“把你的腿给我看看,右边的小腿。”

他这是要干什么!先看腿再看别的地方吗?世间的男子对女子,都有这样的习惯吗?齐罗的心噗通乱跳,低着头撩起衣裙,伸出一条嫩白的小腿就在虎娃眼前,腿肚子上还有一道四寸多长的伤口。

伤口已经处置,但还没有完全愈合,凝结着一条红色的硬痂。虎娃伸出左手握住了她的脚踝,齐罗本能的全身一颤,身子竟感到发烫,脸也红透了……幸亏光线暗、对方看不清。

他干嘛要抓自己的脚踝呢?这一瞬间齐罗却觉得自己很难再思考什么了,因为虎娃的另一只手已经贴着她的小腿肚子,自下而上缓缓地抚过。齐罗的半边身子都软了,天呐!他这是要往哪里摸呀?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,她不清楚自己有没有做好准备,紧张中也有期待,更多的是那种形容不出的滋味,她简直想呻吟。

虎娃的神情却很凝重,鼻尖甚至渗出了微微的细汗,他的手贴着她的小腿向上抚摸的速度也未免太慢了!好半天才抚过寸许距离,却一直没有停下。那掌心传来一股奇异的热力,化做暖流穿透全身,齐罗的身子已经完全软了。她本就媚骨天成,扭着腰半伏于地轻轻咬住了嘴唇,发出了销魂的喘息声。

虎娃却轻轻说了一句:“齐罗姑娘,请收摄神气,我正在为你疗伤!”

疗伤?我的天呐!他将这种事情称为疗伤吗?他的手为什么抚摸的那样缓而烫,已经让齐罗快受不了了,却有些情迷意乱地在期待着有什么让她更受不了事情发生。可那只手最终只在她的小腿肚上抚过了五寸远,刚刚触到膝弯便离开了。

这突然的变化使齐罗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喘,然后竟见虎娃已站起身来。她很意外,不知所措地坐直身体仰头道:“小路先生,您这是怎么了,难道对齐罗有什么不满吗?”她自己恐怕都没意识到,这番话的隐含义是——您怎么不接着摸了?

虎娃答道:“多谢你将自己的修炼经历以及族传之秘,毫无保留的都告诉了我,我也必须有所报答。明日你将以碧灵花的精华炼体,在此之前应将身上的伤势尽量治愈,否则会感觉非常痛苦难熬,旧伤隐患在二境修炼中也会再度发作,我便帮了你一把。”

齐罗低头看向自己的小腿,这才意识到虎娃方才抚摸的便是她的伤口,原来他真的就是在疗伤!此刻那道血痂已不知脱落到何处,曾经的伤口也完全愈合了,只在肌肤下留下了一条淡淡的红色痕迹。而这一切发生时她竟毫无察觉,因为当时正在胡思乱想呢。

齐罗这一瞬间已惊呆了,这是多么神奇的神通妙法,这个人又拥有多么神奇的手!难怪他方才会抚摸地那么缓慢,原来正在凝神运转法力呢,竟于举手之间,就把她的伤给“摸”好了,简直超乎世人的想象啊!

不仅是小腿上的外伤,回过神来的齐罗感觉自己的腑脏形骸都经过了一番洗炼,有一种难言的舒爽,甚至还带着某种销魂的回味。

她又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息,发自虎娃的手心,他就是用这只手抚平了她的伤口。但那幽香并不似她的体香,似有安抚形神之妙,显然来自比那碧灵花精油更为珍贵的灵药。

虎娃方才将一枚龙脂泪琥置于手心炼化,不仅是治疗齐罗的外伤,还将其灵效透过肌肤化入到她的体内、洗炼她的形骸百脉,尽量消除可能存在的各种内伤隐患。这么做对虎娃来说也颇为吃力,所以他刚才要凝神调息涵养一番,使精气神达到巅峰状态方可施法,而且过程很慢。

虎娃不仅用了一枚珍贵的龙脂泪琥,还借助了五色神莲的妙用。想当初在彭山之中,他伸手拍一巴掌,便能将那些被飞蛇咬中者体内的毒液逼出来,而如今他可是用了这么长时间啊!而且这么做需要对方主动放开形神配合,而齐罗显然没有丝毫抵触。

反应过来的齐罗赶紧整理裙角,有些慌乱的理了理发丝,原地下拜向虎娃行礼道:“多谢小路先生!您这般恩情,齐罗此生难忘。无论您要齐罗做什么……”

虎娃却摆了摆手道:“你现在不必做什么,只需好好休息吧……我也再找一个地方休息,方才有点累了。”

他摆手时,掌心似仍有暗香荡漾,而齐罗却似受了什么惊吓,有些委屈地说道:“您为何要另寻静室呢?这里虽简陋,但已是这片山中最好的地方了……是不是因为齐罗在这里,打扰了您的休息?”

虎娃笑呵呵地说道:“打扰倒谈不上,但我多少有点不自在。而且你的生机律动气息很特殊,我于定坐之中感应精微,也确实有些扰动。”

齐罗:“原来是这样啊!那小先生便留在这里,我去旁边的山洞中休息。您若有什么事情,请随时开口召唤我。”

这位蛇女终于出去了,她当然不敢打扰虎娃的休息与修炼,而且她也能看出来,虎娃方才为她施法“疗伤”,感觉确实有些累了。虎娃不让她称呼自己为上仙,但今日施展了如此神妙的手段,在这位蛇女的心目中,他真真切切就像是一位“上仙”啊!

蛇女另寻了一间石室休息,小心翼翼没有发出一点声响,静室中的虎娃也伸手轻轻摸了摸胸口,暗自松了一口气。方才他为她疗伤时,齐罗有什么样的感觉,包括身体的反应和心里的感受,虎娃都是清楚的,他也不可能不受影响。

但他对齐罗确实没有那种心思,或者说他的心思并不在齐罗身上,这是连虎娃自己都解释不清的事情。那蛇女的气息是一种天赋神通,她当然不是故意的,在那种情况下也不可能不扰动虎娃,让虎娃感受到天性中的欲念萌动——那是与生俱来的本能。

所以虎娃多少有些不自在,甚至有些尴尬,这少年居然也变得有些腼腆了。难道是他不解风情吗?可能吧,因为他从未经历过!但未曾亲身经历不等于没有见证过,有些事情往往是无师自通的,而虎娃最擅长的便是无师自通。

其实在他长大的蛮荒中,男女之间是很奔放的,看上了就是看上了,互相看上了也就好上了。像山爷和水婆婆那样别别扭扭那么多年,最终才好上的,简直堪称千古奇闻了!但虎娃却无从谈起看上或看不上齐罗,真对一个人动情、或仅是自己动欲,这两种心境是有区别的,虎娃能分得清。

虎娃定坐静室中收摄心神,他并没有修炼任何秘法,就是在最自然的状态下感受着周身神气运转,进入一种绵绵若存的境界。他没有刻意去想什么,这种状态便是修炼之始迈入初境的身心,这也是修行的根基,自然贯穿始终。

他仍带着那种欲念萌动的心境,神气自然流转。然后他好像做了一个梦,其实这不是梦,因为他并没有睡着,而是处于某种极清醒的状态,甚至忘记了自身与外物的存在,就像一缕空灵的意识,进而演化出元神中的世界。

迈入四境之后,元神与元气相合,于沉寂的定境中可若身处真切的元神世界里。从三境突破到四境时,虎娃也曾经历心魔之境,否则不可能打开这样的元神世界。那所谓的魔境既是修炼中的一种困扰和考验,其实也是一种修炼出的神通根基。

虎娃此刻经历的似梦境又似魔境,还像是一种幻境,但也都不是,就是在这种状态下奇异的元神定境,自他有记忆之始的梦境演化而来,随着他的成长与修炼的,也在不断地演化。

他走过那片光色迷人的花海,走进秀美连绵的峰峦深处,又看见那一湾清澈的水潭。潭中生长着五色神莲,莲叶是那披散着秀发、正在沐浴的女子侧影。他向水潭边走去,那女子却走出水面离开了水潭,水珠顺着她的肌肤流下的轨迹,便是这世上最动人的曲线。

水潭边的山中有一座洞府,洞府内有一间静室,便与虎娃此刻身处的静室一般情景。虎娃就如现在这般坐下了,元神定境中的场景与他身处的现实竟似无差别。而那女子坐在他的对面,就是方才齐罗所坐的位置,但她却不是齐罗,而虎娃也不知她是谁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