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49章、为而不恃(下)

虎娃向身前的蛇女摆手道:“齐罗姑娘,你起来吧!其实我并没有为你做什么,昨天也只是恰好路过那个地方、没有挡住你的路而已。那伙众兽山的修士图谋不轨,今天我也有点不放心,于是想看看你是否已走远,若能找到,也有些事情想请教你。”

齐罗很听话地站了起来,仍低着头怯生生地说道:“您想问我什么?”

虎娃和颜悦色道:“你不必害怕,更不必紧张。但我很好奇,你为何要称呼我为上仙呢?”

齐罗答道:“我们蛇纹族的祖先,在传说中与武夫丘大有渊源,曾追随武夫丘的祖师登天仙去。而武夫丘上的高人们世代镇守边荒,也在庇护着我们蛇纹族人。他们神通广大,历代蛇纹族人皆敬称为上仙。齐罗也不清楚哪些人是来自武夫丘,反正见到有神通修为的高人,称呼上仙便没错了。”

虎娃笑了:“原来如此!但我倒不觉得你没错。难道我方才打下去的那个坏人,还有昨天围捕你的那伙凶徒,你也要叫他们上仙吗?你已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这对于妖族来说更为不简单。我与你一样都是修行之人,并非什么上仙,切不要再那么称呼我。”

“修行之人?”蛇女齐罗显然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说法,在口中喃喃地念了好几遍。而远处的瀚雄虽假装在看风景,但也竖着耳朵在听呢,他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,不禁也默念了好几遍,恍然似有所悟。

虎娃又一指高处的乱石丛道:“我听说蛇纹族的村寨,都在武夫丘以南的蛮荒深山中,而你却孤身出现在此地,想必就是因为那株碧灵花吧?你是不是已经等了很长时间,平日便在那边的洞府里修炼。”

齐罗:“是的,我已经在这里等了大半年了,上仙……哦,不,小路先生您怎能知道这么清楚?”

齐罗渐渐已不像刚才那么紧张,说话的语气也随意了些。虎娃一开口便指出了问题所在,一名有修为的蛇女,怎会孤身出现在这种地方?这当然与她的修炼有关,而且有些秘法是妖族世代相传的,由某位祖先偶尔发现、然后口口相传。

齐罗认识碧灵花,以碧灵花的汁液洗炼形骸,便是蛇纹族世代相传的一种秘法。这可以使她天生的体质变得更加完美,另一方面,也可以使她更加柔嫩娇媚。齐罗路过此地偶尔发现了那株生长了百年以上的碧灵花,有如此难得的机缘,她便在附近住了下来,一边修炼一边等待入冬后最佳的采取时机。

昨天她在山中遇到了一伙强人,放出一头灵兽黑豹追捕她。齐罗不想暴露自己的藏身修炼之地,也不想让那伙人找到自己守护的碧灵花,便向远处逃去,不料最终还是被堵住了。若不是虎娃恰好出现,她就回不来了!

齐罗很了解碧灵花的特性,她告诉虎娃,这株奇花明天就将凋谢,届时是最佳的采药时机。最后又说道:“我听说碧灵花对世间修士亦有大用,可以炼制成碧灵液,碧灵液不仅用处更多,还可再炼制成助益修炼的灵药。我愿以蛇纹族的秘法,助您提取其汁液,您再拿去炼药在更为方便。”

虎娃倒不贪图那株奇花,却追问蛇纹族有何秘法,并且询问以碧灵花的汁液相助炼体,对她来说有何玄妙?最后道:“我曾认识不少妖族,对自悟修炼的过程很感兴趣,亦想研究他们的天赋神通是如何开启的。你也是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的妖族修士,我想请教你的问题,便与此有关。”

说话间天色已晚,齐罗道:“小先生,这里夜间风寒,能否请您到洞府中休息?”她想了想,又招呼了那边的瀚雄与盘瓠。

瀚雄终于走过来嘿嘿笑道:“嗯,天快黑了,今天也来不及赶回去,就得在此地过夜了。这里有不少山洞吧?你们接着好好聊,我就不打搅了……大盘,你跟我走!”

他倒挺自觉,要另找地方休息,还把盘瓠也叫走了。盘瓠晃了晃脑袋有些不乐意的样子,但也跟着瀚雄闪一边去了,这条狗还在心中暗想:“蛇女?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看赶不上小苗!”

那避风幽谷中,岩层深处的孔洞十分复杂,有的山洞彼此相连有很多出入口。蛇女齐罗这半年来的修炼之地,便是在洞穴中凿出的一间石室,而石室外还有与其他山洞相连接的通道。瀚雄带着盘瓠另找地方休息,而蛇女将虎娃请到了自己平日修炼的静室中。

齐罗并不是什么妖兽,她就是出身于蛇纹族的一位姑娘,石室中摆放的东西与蛮荒村落里姑娘家的用品并没有什么不同,只是这临时安身之所显得比较简单整洁。齐罗请虎娃在一张下面铺着软草的兽皮上坐下,用一个罐子倒了一竹筒清水,双手奉上请他饮用,然后便坐在对面,虽然低着头,却不时抬眼偷瞄虎娃。

与这少年独处静室,她又显得有些紧张不安,显然其伤势还没有完全好,其修炼也仍处于某种困扰中,生机气息收敛得并不是很完美,却能令世间男子怦然心动。

虎娃收摄心神端坐,顺手点然了石室洞口的火堆。石室门口堆着柴火,这里的洞穴结构有天然的通风之妙,烟气熏不进来,只有火光照亮了两人的身影。齐罗低声问道:“小路先生是怕黑还是怕冷?”

虎娃笑道:“都不是,我看见门口有火堆,顺手就点燃了,不想让你觉得黑或者冷。”

齐罗又低下头道:“我们蛇纹族人,最注重恩情相报。小路先生,请问我能怎么报答您呢?”

虎娃又笑道:“你别总惦记这茬,这不过是朋友相交之道。我也有事情要好好问你,如果方便的话,就请你尽量解答。”

虎娃要问的便是蛇女齐罗的修炼经历,此刻凝神感应其气息,他发现她受的伤并不重,只是小腿有外伤尚未完全愈合。齐罗的修为刚刚突破二境不久,二境又被称为炼形境,修炼的就是筋骨形骸,最终要运转元气感应到自身的生机流转,伴随着一种无形的力量。

这种修炼并不是要将人变成另一个样子,而是使其天生的体质及体魄达到一种完美的状态,进而在定境中可延展神识感应外界的事物。齐罗这一境界的修炼才刚刚开始,对于这位蛇女来说却显得格外艰难,这便是她所遭遇的困扰。也许与其天生的体质特异有关吧,所以要借助碧灵花的汁液。

至于蛇纹族秘传的采取碧灵花汁液之法,在虎娃听来也不复杂,至少不比修士们掌握的神通手段更玄妙,只是有些特殊,它有两种。其一是以特殊的手法切开主茎,汲取其内部所蕴含的汁液,然后当成一种饮料服用。这么做效果并非最佳,但却能保住碧灵花的生机,使其来年仍能发芽生长。

在高原上找到一株灵效上佳的碧灵花并不容易,而且妖族于山野中修炼的过程往往很漫长,可能每年都需要其汁液相助修炼,所以也会注意保护这种灵药生机不绝。

其二是采出整株碧灵花,将它庞大的根系也全部挖出来,捣碎之后放入密封的器皿中蒸制,在上面插一个小管将那蒸气导入另一种特殊的器皿中冷却,从而得到一种无色的精油。这精油的渗透力极强,抹在肌肤上便能润化入体内。对蛇女来说,这是最佳的洗炼形骸之法,往往在修炼迟迟不能破关时才会使用。

蛇纹族所传的这两种方法各有长处,第一种可留下碧灵花,每年皆能采取其汁液。而第二种方法所提炼出的精油,与碧灵液类似却也不同,修士们炼化碧灵液注重只是灵效,而碧灵花精油则更适合蛇女用以炼体。

至于修炼方面的内容,蛇女倒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,但很多东西她自己也讲不清楚,尤其是天赋神通,她虽拥有却无法向别人传授。而虎娃也不是来拜师的,他只是要齐罗讲述进入初境前后,以及修炼到如今的种种经历与感受而已,从而与自身的修行之路相印证。

后来齐罗壮着胆子也问起虎娃的修炼。虎娃倒也没有藏私,便向她讲述自己修炼以来的层层境界感悟,并尽量指点其修炼中需要注意的种种问题。这些都是虎娃自悟,他当初能对灵宝和猪三闲等人讲解,后来又对两头狂獒讲解,如今当然也能指点这蛇女。

蛇女齐罗却很清楚,这实是可遇不可求的福缘啊,她一直恭恭敬敬凝神听讲,这一聊就到了后半夜。虎娃也不可能对这蛇女讲得太庞杂,只是重点说了一番对她可能是最有用的内容。齐罗最后道:“小路先生,夜已深、您需要休息了吗?……您为我做了这么多,需要我为您做什么呢?”

她能为他做什么呢、或者他们俩之间又能干些什么呢?听她的语气,仿佛虎娃提出什么要求、让她做什么,她都不会拒绝且是愿意的,心情很有些紧张也有些期待,甚至还带着那种天性中的羞怯。

虎娃答道:“嗯,跑了一天,又和你聊了半夜,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会儿了。明天还有事情要做,恐怕还得费一番功夫,且在这里定坐涵养神气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