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49章、为而不恃(上)

延刚喜出望外,同时又不敢置信道:“小路先生,您真地就这么放我走吗?”

他的言下之意虽未明说,但谁都能听出来——虎娃不打算杀他灭口吗?须知延丰身为一名五境修士,在英竹岭中的地位也很重要,而英竹岭亦是郑室国中很重要的大派修炼宗门。虎娃出手杀了这样一个人,后果可能很严重,就算事出有因,将来解释起来也很麻烦。

假如换一个手段狠、心地更毒的,可能索性将延刚也给宰了灭口,也就免了很多后患,今后不必与英竹岭这样的大派交恶纠缠。

虎娃微微皱眉道:“听你的意思,是担心我要杀人灭口吗?灭口这种事情最无聊,世上的知情者首先就你自己,想要世人皆不知,除非先杀了自己。你既无辜,我又何必杀你?而你师兄延丰欲偷袭我,他想杀了我之后必然也打算杀了瀚雄先生灭口,说不定连你都会杀了!

我若也那么做,与他又有何区别呢?他有如今的下场是自找的,而我绝不希望自己也是他那种人。但你与他身为同门修士、又是结伴而来,多少也要负些责任。待你回到英竹岭之后,也必然要给师门一个交待。

所以我放你走,只有一个要求,便将你所看见的事情以及瀚雄先生方才所说的话,原原本本、一字不差地告诉英竹岭的同门。让他们知道延丰是怎么死的、又为何会死?你恐怕还要回岩洞取东西,假如遇到小洒姑娘他们,也说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,明白了吗?”

延刚连连叩首道:“明白了,完全明白了!我回去之后,一定将此事如实的转告他人。延丰师兄之死,实是咎由自取,半点都怪不得小路先生!身为英竹岭同门,我亦深感惭愧与抱歉。”

瀚雄又喝道:“真倒霉,出门怎会碰到你师兄这种东西?而你能遇到小路先生,是你的福分!此事实情如何,也由不得你英竹岭乱说,还有我这个人证呢!假如英竹岭将来想找小路先生又找不到的话,可以到巴室国长龄门来找我。如果是想道歉,我可转告;如果是想找麻烦,我便全接下了!”

延刚连滚带爬地离开了,他一名二境修士,没了师兄的带领,能否独自穿越这险峻的苍茫群山、是否会在途中遇到什么意外凶险,这些已经不关虎娃的事了。虎娃只是没有杀他灭口、对他讲清楚势力,放这位无辜者自行离去。

瀚雄又说道:“小路先生啊,我对您的敬佩之情,简直已难以言表!……将来若英竹岭真敢找什么麻烦,也不必担忧,你就到我们长龄门来作客。长龄门也会将此事宣告于天下同修的,到时候我看他们还有没有脸?”

虎娃的脸色终于不再那么阴沉了,苦笑道:“今天你在这里,已是人证,英竹岭便不可能公开找我什么麻烦。就算是与那延丰关系特殊之人想寻仇,也只能暗中报复……先不要理会这些事了,真败兴!”

瀚雄赶紧附和道:“今天是为了好事而来,没想到会出这种意外,既然您没有受伤,千万别坏了兴致……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,您要去寻那蛇女吗?要不然,我也先找个地方回避吧。”

虎娃摆手道:“不必了,她已经来了!”然后转身向那落叶林边的乱石丛中喊道:“你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来,便不必再躲藏。我等毫无恶意,请现身相见吧。”

那蛇女此刻已经悄然潜到了附近,就在生长着那株碧灵花的乱石丛中躲着向这边观望。她是昨天夜里才逃到这一带的,以为此地相对安全,但也担心有人会追来,所以时刻保持着警觉。

虎娃和瀚雄远远走来的时候,从远处望向这高崖边的视线并没有什么遮挡,她已经发现他们了。刚开始她很惊慌,后来看清了虎娃的样子,才稍觉安心。诚如小洒姑娘所猜测,蛇女昨天逃走时也听见了后面传来的动静,于高处回望也看见了那山岩崩落烟尘弥漫的场景,知道放她走的虎娃与后面追来的人动手了。

蛇女很感激这位陌生人,甚至很想赶回去帮忙,但以她的状况实在也帮不上什么忙,只得趁此机会赶紧逃到安全之地,才对得起人家的出手相助。所以她今天再看见虎娃时,并不是太害怕,甚至感到高兴,因为帮助她的人并没有出事。

可虎娃身边还有个陌生人,让她又觉得有些不安。蛇女生性易受惊吓,况且这两人为何要寻到这里来,又是怎样寻来的呢?她很好奇,便悄悄溜过来窥探。她藏身的石洞并非只有一个入口,这一带山中的孔洞很复杂,有很多洞穴的内部是相连的,她便从离得最近的一个洞口钻了出来,恰好就在那片乱石丛附近。

蛇女来得比延刚还早,差不多就在延丰走出落叶林和虎娃及瀚雄打招呼的同时,因此众人所说的话、后来发生的事,她都听见了也都看见了。

众人先是发现了那株碧灵花,就是那蛇女已经守护了很久的灵药,但虎娃却没有将之采走,听他的意思还是要留给她,并且已知道是她先发现了此物。蛇女心中很感激,后来也听明白虎娃等人找到此地是想帮助她,心中便更感激了。

延丰突然偷袭虎娃的时候,蛇女也被吓了一跳,她完全懵了。这单纯的蛇女不明白那位修士为何要对虎娃下杀手,离得那么远,她想救虎娃都来不及!而且事态变化得极快,虎娃安然无恙,转眼间延丰便坠落高崖。

紧接着潜伏在落叶林中的延刚被发现了,被瀚雄叫了出来。虎娃让瀚雄对延刚说清楚延丰刚才为何会那么做,其实这些也是蛇女想知道的,于是她便忍不住离开了洞口,借助地形的掩护跑到了乱石丛中,想离得更近、听得更清楚。

她越听越惊讶,原来延丰那么坏,差点害了她的恩人。而延丰想害虎娃,原因竟然和自己有关系——那坏人想得到她!此事涉及的不仅是财,更有色。巴原上的大部分男修都知道蛇女的妙处,可偏偏这位蛇女本人并不是很清楚,所以她不禁有些疑惑。

疑惑归疑惑,蛇女亦感到很惭愧与伤心,因为自己的原因,差点连累了虎娃。她将延丰就当成了与那伙众兽山修士同样的坏人,反正就是想抓捕与欺负自己的。等到那边的话说完了、延刚也被打发走了,蛇女还在想自己该怎么办呢,不料虎娃已开口叫她出来。

更有意思是的虎娃身边的那条小花狗,居然还晃着尾巴朝这边呜呜叫了几声,并不是很大声的犬吠,竟有点像人在吹口哨。

其实虎娃早就知道蛇女已经来了,他让瀚雄说的那些话,与其说给延刚听,不如说是给那蛇女听的。因为这里面有些内情,瀚雄与延刚都能清楚,但那蛇女却未必明白,如此也免得再费一番口舌,不必再向她解释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

那蛇女走出乱石丛,身姿婀娜、体态婷婷袅袅,她来到虎娃近前学着延刚方才的样子拜倒于地道:“蛇纹族小女子齐罗,拜见上仙小路先生!您救了我,让我没有落入那些坏人之手,却给您带来了这么多麻烦和危险。齐罗好生难过,不知怎样才能报答您?”

她方才已经听见了众人说的话,知道瀚雄等人都叫虎娃为小路先生,便也如此称呼他,却又加了个“上仙”的名号。她的样子很有些惊怯不安,但神情体态看上去却更加娇羞撩人的,令人忍不住连呼吸都快停滞了,真是世间难得的尤物啊!

远处的岩洞应该就是她修炼的洞府,她此刻已换了一套整齐干净的衣裙,仍是红锦花蕊所织。瀚雄一直很感兴趣地盯着她仔细打量,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蛇女,不由得暗暗惊叹,此刻却很知趣的转过身去,走到断崖边背手望着远处的雪山风景,仿佛这里已经没他什么事了。

瀚雄甚至有点佩服自己,刚刚经历了那么惊险的事,此刻竟然还能做出一气定神闲的悠样子,可能是受到小路先生的染化吧。他也更佩服虎娃了,这位年纪轻轻的少年修士不仅手段于见识过人,而且好像经历过各种风浪。虎娃刚刚除掉了欲袭杀他的延丰、打发走了延刚,又叫出了这蛇女,神态却一直很安定。

瀚雄并不清楚,虎娃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长大的,杀个把恶人还真不算什么事!瀚雄身为长龄门弟子,其实与世上大部分修士一样,生在这巴原上的太平年代,根本就没有杀过人,甚至生死相搏的场面都没怎么见到过。

虎娃离开蛮荒之后,从白溪村走到这里,已经历了太多。而在他年纪更小的时候,就曾经与那铺天而来的羽民族人搏命,更没有人清楚在他曾经的心魔之境中,又经历了怎样的惨烈场景?

所以杀一个延丰,对方虽是来自大派宗门英竹岭的五境修士,但杀了也就杀了,没什么特别能让虎娃动容的。唯一让他感叹的是,延丰能有如今的修为也相当不易,怎么就会有那一念之差呢?这宛如炼器中的不慎损毁啊,但毁掉的却是人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