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48章、一念行妨(下)

这一切不过是转眼间的事,紧接着又听见“嘭”的一声响,法力交击之中,延丰连人带着护身法器又震飞出更远。其实虎娃的石头蛋只发出了一击,这一击打在延丰的后背上,其中蕴含的力道却如起伏的浪涌一化为九,一次比一次更强,接连而至让延丰根本来不及做出多余的反应。

如今这枚石头蛋的妙用,可以不仅仅是在斗法中分化为九个同样的石头蛋,还能施展出更强大的神通。此刻就像激起了一个浪头,却能连续掀起九道浪花,一次比一次更汹涌。

这时盘瓠也冲到了崖边,朝着延丰一阵狂吼。它的声音非常大,听上去就是震怒中的犬吠,却将那无声的元神冲击暗含其中,也让在半空中翻滚的延丰一阵阵恍惚。他本就刚刚受了伤,又御器与虎娃接连而至的法力相抗,盘瓠的偷袭则使更他受不了。

从石头蛋击中延丰的后背、将他卷飞到崖外开始,嘭、嘭、嘭……连续传出九声闷响,延丰的身形在半空中一次次被震飞出更远,伴随着盘瓠的狂吼,他的已经无法再够着陡峭的崖壁了。就听一声凄厉的长呼,延丰再度口喷鲜血,挥舞着手脚于高空坠落。

他的身形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小黑点,落在了深崖下的谷壑丛林中。虎娃收回了石头蛋,站在高崖边缘一直就这么低头望着。在空中挣扎的延丰始终未能脱险,落地时已经看不清了,就连摔死时发出的撞击声都听不见,他坠落的位置实在太高了!

大惊失色的瀚雄这时才走到断崖边,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向下方望去,张口结舌道:“话说得好好的,他,他,他为何要偷袭您?”

虎娃仍低头望着谷壑深处,神色是罕见地阴沉,答道:“他为何要这么做,难道你还没想明白吗?”

瀚雄并不笨,刚才只是完全被惊呆了,此刻已然反应过来,明白了延丰的目的。延丰今天是来找那蛇女的,可是虎娃出现了,有虎娃在便没他的好事,这是其一;其二瀚雄身上的那柄璞石剑胚,也是延丰欲得之物,他那日在集市上就流露出非常羡慕眼热的意思了。

方才听瀚雄和虎娃的言辞,那剑胚竟然还有另一种妙用,好像可以用来感应和寻找武夫美石,那么这宝物的价值就更大了!

事情偏偏又是那么巧,盘瓠在不远处的乱石丛中又找到了一株生长百年以上的碧灵花,这等珍稀灵药也会令世上无数修士动心。但碧灵花是盘瓠找到的,当然也归虎娃所有,而虎娃准备将碧灵花暂留到明天,说不定就打算现场帮那蛇女采取灵药呢。

更有甚者,虎娃刚才又取出来一个小瓶子,倒出了一枚已经炼制好的碧针丹,看样子瓶子里还有更多,这些缘由,便是其三、其四了……

这其中的任何一条“缘由”,可能都不足以让延丰做出这等事情,但这么多诱惑同时出现,他终究还是没忍住。虎娃方才走下高坡站在断崖边,这个位置简直太方便偷袭了,只要悄然来一掌,便能解决所有的问题。

延丰向他走去的时候,看见这个场景,恐怕突然间就有了这个念头,这也许完全只是一念之差!假如虎娃不站在那里,延丰可能还不会动手;但延丰动手了,却不能怪虎娃站在哪里。但不论延丰是深思熟虑也好、临时起意也罢,虎娃断没有放过他的道理。

延丰为什么只想着先解决虎娃?因为只要干净利索地将虎娃除掉,那么剩下的瀚雄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。

瀚雄是巴室国的长龄门宗主之子,不是轻易能招惹的,但只要在这里悄悄地杀人灭口,又有谁能知道呢?至于那边还有一条不会说话的狗,当然就更没有什么关系了。那条狗能找到那株碧灵花那等灵药,顺手牵走说不定另有大用;假如牵不走,那也顺手宰了,事情便能做得干净利索、不留任何隐患。

想明白这些,瀚雄向高崖下啐了一口道:“这个狗娘养的!”随即听见旁边一声不满的狗吠,他又扭头道:“大盘啊,别误会,我可不是说你,是在骂他呢!”

虎娃自称单名为“路”,众人叫他小路先生,他介绍狗的时候也没说出盘瓠的名字,只是说这条狗单名为“盘”。瀚雄一开始叫盘瓠为“小盘”,可这条狗晃着脑袋不太愿意搭理他,后来瀚雄又故意逗狗改叫“大盘”,这才把盘瓠给叫答应了,然后就一直叫它大盘了。

瀚雄一时口未择言,不小心将盘瓠也给骂进去了,还不忘对它解释了一句,接着又问道:“小路先生,您没有受伤吧?”

虎娃仍然凝望着高崖下说道:“此人的修为不俗,若是脚踏实地对面斗法,我想收拾他还真不容易。可他用这种方式偷袭,等于是自己葬送了自己。他的神气收敛得很不错,也很能隐忍,到了即将动手的前一刻,我才突然感应到凶险。还好反应过来了,我没事!”

在蛮荒中长大、自悟修行之道的虎娃,对各种凶险威胁有一种本能的直觉式反应,比山中的野兽还要灵敏,甚至能从神气波动中感应到人们内心中真实的情绪起伏。而延丰的修为确实不错,毕竟已突破了五境,他将神气收敛得非常好、尽量掩饰住自己的杀机。

可是当他站到虎娃身侧、说出那些奇怪的话时,虎娃就已经感觉这个人的反应不对劲了,在他将欲出手尚未出手之时,虎娃便已心生警觉。其实虎娃对延丰的印象很一般,也从来不怎么信任他。延丰自以为是在偷袭虎娃,却不知这等于是送上门让虎娃收拾。

假如是面对面正式斗法,虎娃想击败他恐怕也不轻松。延丰就算不敌,或许也有可能脱身逃去。但他一瞬间就被虎娃打飞到高崖外的虚空中,那便没有任何躲闪的余地了,严格地说起来他并未在斗法中被虎娃击败,更不是被虎娃直接击杀,而是摔死的。

瀚雄又骂道: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,在一起同行了这么久,没想到他竟做出这种事!”

虎娃缓缓点了点头道:“别说你没想到,今天早上他出发时,恐怕连自己也没想到。”

这时盘瓠突然转过身,冲着高处又吠了两声,瀚雄亦转身喝道:“什么人?快出来!”

原来高处还有人,暗中看见这边发生的事情,吓得一动都不敢动,此刻正欲悄然离去,慌乱间发出了声响,立刻被盘瓠察觉了,紧接着又被瀚雄发现了。那人见自己已暴露,想逃恐怕是逃不掉了,只得哆哆嗦嗦地走出了落叶林。

来者是延丰的同门师弟、那位少年修士延刚。他是跟随师兄一起进山的,但是到了这附近时,蛇女的踪迹已经很明显,延丰便吩咐他留在林中不要乱跑、等待自己回来。延丰走出树林便碰到了虎娃与瀚雄,随后的动静也惊动了延刚。

延刚悄悄摸到了树林的边缘,恰好看见师兄延丰与小路先生站在断崖边说话,延丰却突然挥掌袭击向小路先生的后背。只见碧光一闪,延丰这一击落了空,小路先生的身形似凭空向右侧横移了三尺,然后一枚光团飞出砸在延丰的后背上……

瀚雄看见的也是这一幕,他们并不清楚虎娃祭出了神器莲叶,恐怕也想不到,只以为那是一种护身神通。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必多说了,延刚的腿都吓软了,师兄欲行偷袭却被人所杀,他生怕那两人再发现自己,不料还是被发现了。

延刚一走出来便跪倒在地道:“二位先生,这不关我的事!……我只是随师兄出山行游,今天又跟随他到山中寻找那蛇女的踪迹……师兄告诉我那蛇女身上有伤,修炼中好像也遇到了些问题,我辈修士,应善结机缘……”

正如虎娃所说,延刚也万没想到师兄竟会做出这种事情,因为就算是延丰自己,在今天早上也是想不到的。瀚雄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虎娃——该如何处置这位少年修士?

虎娃看了看延刚,又朝瀚雄道:“你已明白延丰为何要那样做,那么便当着这位英竹岭同修之面,把你想明白的事情都说出来吧。”

延丰动手的原因,本是心照不宣的事,可虎娃要瀚雄将心里想到的都分析给延刚听。其实了解到前因后果,延刚当然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瀚雄最后终于问道:“小路先生,该说的都说了。他和延丰是一伙的,我们该怎么处置他呢?”

虎娃摆了摆手道:“出手偷袭我的人不是他,他事先也不知延丰会那么做,我们又何必迁怒无辜之人?若说是一伙的,我们都是一道而来……延刚,出了这种事情,我们恐怕便不能再一道同行了。你自己走吧,要么去别处,要么独自回英竹岭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