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47章、想多了(下)

遇见蛇女是昨天刚发生的事,那蛇女带着伤仓惶逃去,尽管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迹,但也很难完全掩饰住自身的气息,会在山野中留下某些线索。短短一天一夜时间,这些痕迹还没有完全消失,盘瓠能够找得到。若说感应气息在山野中追踪的本领,盘瓠甚至比虎娃还厉害。

瀚雄跟着这一人一狗,离开那片岩坡走入苍茫丛林深处。这大个子倒也不傻,见盘瓠跑到了昨天的山坳附近往丛林里钻,尽管这些地方看似没有人曾来过,但有些草叶却有被压伏的痕迹,他眨着眼睛神神秘秘地问道:“小路先生,您是在寻找那蛇女吗?”

虎娃点头道:“是的,她身上有伤、修炼中好似遇到了些问题,我担心她逃得并不是太远,便找了一个地方闭关养伤了。那地方若是不够隐蔽,还是能被人发现的。她昨天留下的气息和行迹虽不明显,但还是被这条狗找到了。那伙众兽山的修士声称不再追寻她,但说的未必是实话。我是想提醒她,若能帮忙就帮上一把。”

瀚雄赞和道:“对,就应该这么做!昨天当着小洒那姑娘家的面,您没好意思说,但我已经看出来您有这个意思了……延丰天没亮就不见了,定是去找寻那蛇女了,您得赶在他前面!”

虎娃笑道:“我既然在找,为何就不能让别人也去找她呢?延丰若没有恶意,这也不是坏事,昨天不是都说过了吗?”

盘瓠虽擅长追踪,但那蛇女昨日肯定也怕被人找到,逃遁时很小心,所留下可追踪的痕迹并不多,能感应到的气息也是断断续续。盘瓠需要不时停下来在附近搜索,确定下一个方向后才能继续追踪,因此虎娃与瀚雄跟着这条狗走得并不快。

瀚雄有些担忧地说道:“看样子不太好找啊,假如您找不到她怎么办?”

虎娃一摊双手:“你想多了!找不到就找不到呗,假如连我都找不到,说明别人也很难找到她,她应已安全地离开,我又何必再操什么心?……你不是找我有事的吗,难道事情就是陪我找那蛇女?”

瀚雄一拍大脑门:“对呀,差点把正经事给忘了!我就想向您请教,您是如何使用这柄剑胚,指引小洒姑娘寻得武夫美石?……这等灵性妙用,回去之后可要和我爹说清楚!”说着话他解下肩挎的包袱,取出那剑胚递了过来。

这么贵重的宝物,瀚雄当然不放心留在石室中,一直随身带着呢。虎娃却摆了摆手没有接,又一指前方的盘瓠道:“论其玄理,其实跟这条狗追踪那蛇女差不多,它并不是已看见了那蛇女……”

虎娃并没有藏私,向瀚雄讲解了一番他的心得以及所施展的秘法神通。这些并不是谁教的,而是他在修炼中有意无意间自行悟出。想当初虎娃就是借助一枚石头蛋找到了很多枚石头蛋,在他认识仓颉之后,对这种神通手段的领悟又达到了更深的境界。其实所谓物性,也可以说就是万事万物某种内存的纹理。

首先这是一种锻炼神识感应的方法,使之达到很精微的状态,感应某种东西的物性,并使这物性化入神识之中,便又成了转化神识之法。那么这样的神识展开,便成了一门独特的法术,以激引天地间同样的物性共鸣。

它在施展时,可以一物为引。这一物未必是什么法宝,而施法者自身却仿佛是一件法器,而展开的神识之妙,便相当于法器的灵性妙用。

这一带的山谷中散落着不少武夫石壳,是很多年前的采矿者所遗弃。虎娃便让瀚雄把那剑胚收起来,拣起了几块石壳,当场指点他施展这门秘法神通、尝试着体验一番。

虎娃最后说道:“若没有那剑胚,其实直接用武夫美石为引也行。但当时我们手中并没有武夫美石,且用剑胚寻矿脉更好……我用剑胚感应到的痕迹,刚开始并非武夫石本身,而是矿脉形成时的走向。”

瀚雄的修为整整比虎娃差了一大个大境界,手法更是差远了,但他试了半天,也能勉强以手中的石壳感应到周围的某些石壳,并以御物之法将之汇聚。后来摸着脑门道:“有的石壳就在近处,我以一块石壳为引却感应不到,反而把更远的石壳给找出来了。”

虎娃点头道:“武夫石壳,是武夫石在天然造化的过程中,某些物质渗透融合周围的岩层所产生。周围的岩层不同,石壳的物性也有差异。你用一块石壳,感应到的是同类岩层中其他的石壳。”

瀚雄也算是出身大派宗门的正传弟子,他很清楚,虎娃所教的是一种独门秘法,就这么随手传授给他,而且还讲解得这么仔细。瀚雄心中感激难言,同时又怎能错过这样的请教好机会,接着追问道:“以璞石感应矿脉走向,仿佛又是不同的玄理,您是怎么办到的?”

虎娃答道:“并非玄理不同,而是境界不同。你尚未突破四境,就算学了这等秘法,也是施展不出那种手段。”

瀚雄又试了半天,反正盘瓠走得也不快,一路上就当拣石壳玩了。但他所施展的手段可比虎娃差远了,这并非大道本源之妙的差异,也并非秘法有所不同,而在于施法之人各自的领悟与掌握。

虎娃所讲解的内容,近乎于道之本源,运用于相应的境界和万事万物的纹理感应中,演化出这么一种手段。瀚雄得到传授后再施展时,便成了一门纯粹的秘法神通,那么对于修炼者而言,水平便各不相同了。

瀚雄的模样虽憨厚,人却颇有见识。他尝试了半天后又说道:“小路先生,您这门秘传神通,若到了极高明之境,再配合独门修炼,其威力之强恐难以想象。您方才只是教我如何以石壳为引、感应其他同类的石壳。假如这种感应化为一种激引,能引聚天地间的风雷之威,那又会怎样呢?”

虎娃皱起了眉头,思索良久道:“运转天地间的风雨雷电,这样的秘法神通我也听说过,假如以此法施展,倒也是可以的。但到了那种境界,就不像我们今天的演示这般简单了,须专门的修炼,甚至需要借助某种特别的符文神通,炼化风雨雷电的纹理于元神之中。”

话刚说到这里,忽听盘瓠低吼了两声,突然加快了速度向前跑去。他们已经在深山野林中走出了很远,想必那蛇女跑到这个位置时,也自以为已经逃得足够远,于是便不再那么小心,所以留下的踪迹连续而明显。而且很显然,这些气息是昨夜刚留下的,她刚刚经过此地不久。

虎娃与瀚雄便不再说话,跟着盘瓠加速前行,他们走出了密密麻麻的原始丛林,绕过了一片灌木与乱石丛生的高坡,在一道高崖边缘止步。上方是一片落叶林,而前方是层叠着怪石的马蹄形山谷,这里是幽静的避风之处,平常极少有人能来到这种地方,也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养伤之所。

盘瓠就在高崖边站定,望着前方不再奔跑。瀚雄问道:“您的狗怎么不往前走了?”

虎娃压低声音道:“不必再跑了,蛇女的藏身处就在前面,那里的岩层中有个石洞,从这里隐约能看见入口。她应该就躲在里面养伤,逃了一夜也必须休息,说不定正在闭关行功。我们暂时不要吓着了她,更不要惊扰她……咦?那边有人来了,好像是延丰。”

“二位,你们不要惊扰谁呀?真巧,居然在此地相遇,你们怎么也来了?”虎娃话音刚落,延丰便从上方的落叶林中走了出来,笑着开口说话。

瀚雄刚想岔开话题掩饰,不料虎娃已点头答道:“我们是追踪那蛇女的踪迹而来,我有点不放心那伙众兽山的修士,而且她身上有伤、修炼中好像也出了点问题。延丰先生,您不是也在寻找她吗?”

延丰天不亮就出发了,在深山中转了半天,终于也找到了这里,却恰好看见了虎娃与瀚雄两人。他心中吃了一惊,同时也暗暗失望,却仍然满面堆笑着与两人打招呼。瀚雄则暗叹了一口气,虎娃的行事风格真是令他不得不感叹,竟没有掩饰的意思,直接就把话说破了。

那蛇女正在远处的岩洞中养伤,看来延丰还没有找到她呢。瀚雄感叹小路先生真是没心眼,但转念间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。既然小路先生已经到了这里,也就没那延丰什么事了!

延丰干笑两声道:“小路先生真是有心人啊,昨天放那蛇女离去,却暗中留意踪迹,今天便找了过来……瀚雄先生,您是来帮小路先生找蛇女的吗,还有谁一起来了?”

瀚雄也笑道:“这种事情,怎方便带着别人一起?我今天正巧要请教小路先生,那剑胚可用来搜寻武夫美石的灵性妙用,便跟随在他身边……待会儿小路先生去见那蛇女时,你我就不要再凑热闹了。”

就在这时,盘瓠在不远处山坡上的乱石丛中低叫了两声,并扭着身子竖起尾巴使劲晃,似乎在招呼虎娃过去。众人快步走了过去,虎娃俯身道:“咦,这是碧灵花吗?嗯,与传说中的碧灵花一模一样!……看其茎叶色泽纹理,恐怕已生长了百余年,药性已极为纯正,配以合适的灵药,足以炼制成灵效最佳的碧针丹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