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47章、想多了(上)

虎娃曾在白溪村得到一瓶碧针丹,共有十五枚,他与猪三闲、灵宝三人分了,自己还留着五枚。他本人用不着这种东西,带在身上就是为了与世间其他修士结缘。小洒姑娘此刻这种情况恰好能用得上,他便顺手送了她一枚,以感谢她将器物借给自己观摩。

在虎娃的心中,并不觉得是自己帮小洒将那根空桑枝炼化成八叶法器,他这么做只是为了道歉并补偿。而研究与炼制器物的过程,对他而言也颇有收获,既然如此,又怎能让人家姑娘吃亏呢?

小洒当然知道碧针丹是何种灵药,怎么好意思接受如此馈赠,但已经下意识地伸手接了过去,她确实太需要了。小洒可以肯定,若得此灵药之助,她在修炼中定能一举突破四境九转。至于将来如何达到五境,那就非灵药所能决定了。

小洒看着手中那枚圆溜溜闪着光泽的灵药,有些不知所措地说道:“你,你,你这样让我怎么好意思呢?指点我采取武夫美石,又帮我将空桑枝重新炼化为八叶法器,此刻更赠我灵药、助我修为突破四境九转……如此美意,叫我怎生感谢!”她说话时低下了头,语气有些扭捏不安。

虎娃仍然微笑道:“不必不好意思,若不嫌冒昧,我也想问你要一样东西。”

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能让小路先生看上的?他可是连宝物剑胚与武夫美石这等机缘都随手指引给别人了,小洒再问话时,不禁心跳得有点快:“小路,你想要我做什么?”

虎娃也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道:“你先前损毁的那根空桑枝,能不能送给我?……若是独门师传器物,不方便与外人,我也不强求。”

小洒纳闷道:“若是别人当然不可,但送你又有何妨?可它只是一件已损毁的法器,你拿去又有什么用呢?”

虎娃答道:“虽已损毁,但我另有用处,就当是留个纪念吧!”

“嗯,你拿去吧!……但是小路啊,你要注意,不要遇到什么人便随手赠送碧针丹这种东西,与人为善虽不错,但也会有人因此暗中打你的主意……至于我,不仅感谢你的心意,也得想着为你好。你毕竟还是太年轻,不太会和人打交道……”

小洒姑娘已经低着头将那根空桑枝递了过来,还差点递错成另一根,说话时很有些紧张,心中甚至怦怦乱跳。小路这位俊朗的小少年如此示好,该不会是看上了聪慧秀美、活泼可人的她了吧?她在心中忍不住暗想——

假如是这样,又该如何是好?自己还没有思想准备啊!此番出山行游,诸同门也曾打趣,说她最好趁机寻一大派宗门的年轻才俊为侣,带回去让大家看看。她当时还不以为意,没想到今天真遇见这种事情了。

这位小路先生见到那样的蛇女尚不动心,分明已心有所属,难道真是看上自己了?或者他其实对那蛇女也动心了,只是在自己面前不流露出来,因为他对她才是真正有意思。男人嘛,有这种小遐想可以理解,更何况他还是那么年轻。

他比自己小几岁,但同为修士之间,这倒也不是问题,更何况他的修为比她还高。假如将来修为能突破六境,别说几岁,就算几十岁、上百岁也不是什么问题了。他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修为手段,绝不是一介普通的散修。

可能他与瀚雄先前的情况一样,得到过尊长叮嘱或自己不愿以身份压人,所以故意没说。但看他以四境修为,一夜之间便能将空桑枝炼化至八叶,修为根基之扎实、炼器手法之精纯,实为平生仅见,若说他是赤望丘白煞前辈的亲传弟子,也不会令人意外啊!

假如自己将这样一位年轻俊朗、人才出色的少年带回炼枝峰,那些同门当面肯定会笑话她的,但背地里还不知会怎样羡慕呢?若他真是赤望丘那等大派高门的弟子,那么将来,他们是住在炼枝峰呢,还是住在他所在的宗门修炼?

这些其实都不是问题,而且现在谈还为时过早。眼下真正的问题是,他人就站在面前,向她要走了那根已损毁的空桑枝法器,难道是当成了某种信物吗?他若胆子再大一点,直接向她表明心迹,要求有什么亲密甚至很亲热的举动,又该怎么办呢?

这种要求不能随便答应,这个地方也绝不合适,而且还没有好好地沟通培养感情呢!哎呀,还是不想了,真是羞死人了!……咦,不对,他昨天遇到了那个蛇女,假如自己和他好上了,他将来又收留了那蛇女,她又该如何处置这件事?

真难为这位姑娘脑筋能转得这么快,一边说着话,转念间就想到了以上如许问题。她越想胸口便跳得越厉害,说的话都有些乱了,低着头猛然间却发现眼前的光影有些不对,再抬头时,原来虎娃已经出去了。

小洒方才只顾着胡思乱想了,心情很紧张,而虎娃好像是说了声谢谢便告辞离去了。等人走了,她这才反应过来。这姑娘不禁伸手抚了抚起伏不定的胸口,终于松了一口气,于心中暗道——难道是自己想多了吗?与此同时,她又莫名有些怅然若失。

……

虎娃向小洒姑娘要来那根已损毁的空桑枝,可不仅是为了留作纪念,当然更谈不上是什么表白方式或当成了某种定情信物。那姑娘刚才想太多了,而虎娃昨夜感应体会空桑枝的物用灵性并炼化法器时,想的也不少,但他们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。

虎娃对小洒说的那句“炼器亦是炼人”,则是他自己深切的感悟。他虽将另一根空桑枝一气呵成炼为八叶法器,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过程并非是他亲手完成。他拿到手中的已是物性纯净的天材地宝,炼枝峰弟子突破四境后,便可以用之辅助并印证修为,一叶叶将其灵性妙用次第展开。

原本生长在空桑木上的一根树枝,又是如何变成这样的天材地宝?这个过程并未经过虎娃之手,而是炼枝峰的尊长完成的,虎娃体会得还不够明晰。昨夜他主要的精力都用来炼化法器了,所以还希望能继续研究这根空桑枝,感应它从一根普通的树枝到炼枝峰的独门天材地宝,再到八叶法器,直至最终被损毁的全部变化。

就算是被损毁之物,也会留下其特有的脉络纹理,这些便是虎娃想研究的,只有用类似温养祭器的方法才能观察清晰。世上恐很少有人能像虎娃这样,对一件已损毁的器物费这般心思,因为它怎样也不会再成为以前那种法宝了。

看见这根空桑枝,虎娃也想到了人的修炼,尤其是那些修炼开山劲的人。开山劲中的武丁功修炼到极致,甚至可以运转形神的劲力外放,而且能从身体的各个部位发劲。但不论功力再强,这门功夫本身无法突破相当于第三境的修为神通,也就是说只能触及外物却不能操控外物。

所说修炼武丁功也相当于炼器,那么它炼化的就是人自身,使人拥有理想中最完美的体魄,变得健康强壮并拥有惊人的力量,并能掌握与使用这种力量。但若过度运用武丁功的力量,也可能伤及形骸腑脏。这伤势很难调治,假如失控便相当于损毁了,此时损毁的便不是器物而是人自己了。

修炼武丁功可以使人天生的体魄与力量达到完美的状态,但想拥有更神奇的“灵性妙用”,那必须要求本人突破到更高的修为境界。这个过程也相当于器物的变化,感受自身的物性之极,才能被赋予更玄妙的神通灵性。

虎娃炼器从未失手,更未损毁过任何天材地宝,所以他不仅要研究这根空桑枝经历了怎样的生长与炼化过程,还想看看他人是如何在炼器中失败的?虎娃一边这么想着,顺手将空桑枝收入怀中,走下山坡却正好看见瀚雄探头探脑向这边张望。

他喊道:“瀚雄,这一大早,你鬼鬼祟祟在干什么呢?”

瀚雄嘿嘿憨笑道:“小路先生,您刚才又去小洒姑娘那里了吗?”

虎娃:“是啊,我将她的法器还回去了,你也找她有事吗?”

瀚雄:“我不找她,就是找您的。昨天夜里,我摸着那剑胚琢磨了半天,感觉您那天以剑胚指向石壁、指引小洒找到那枚武夫美石的手段,实在太神奇了!那也是剑胚的灵性妙用之一吗?到底该怎么施展,假如方便说的话,能否也告诉我呀?”

虎娃笑道:“这有什么不方便的?若说灵性妙用,这世上的万事万物都有其灵性、拥有其妙用,我所施展的只是一种感应神通。以你如今的三境九转修为,已有神识感应物性之能,我也可以教你试试……我正好要出去走走,我们就边走边说吧。”

说着话虎娃吹了声口哨,盘瓠不知从何处晃着尾巴跑了过来。昨夜虎娃炼器时,盘瓠就坐在岩洞口护法,但是天一亮它就跑得不见了踪影。此刻它朝虎娃汪汪叫了两声,而虎娃明白它的意思——这条狗找到了那蛇女的踪迹、已发现其逃遁时留下的气息线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