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46章、英雄计(下)

瀚雄叹道:“小路先生,您总能这么自然地把事情看清楚啊!”然后又对小洒道,“说来说去,还是小路先生没想打那蛇女的主意。”

小洒又撺掇瀚雄道:“既然小路先生没兴趣,瀚雄师兄,你可以抓住这个好机会啊!怎么能把现成的便宜留给延丰呢?别告诉我你心里没想法,也别以为我不了解你们这些男人!不知道为什么,我现在越看延丰越觉得有点不顺眼,觉得这事不能便宜了他。”

瀚雄却悄悄瞟了虎娃一眼,愁眉苦脸道:“我爹在我临行之前,就曾特意叮嘱,来到武夫丘是为了下苦功修炼、以世间高人为范,千万不要搞出别的事情来,还举了例子,特意强调不得去招惹蛇女,声称假如我真那么干了,回去之后他会打断我的腿!”

虎娃有点忍不住想笑,长龄先生他见过,为人态度谦和、很有一派宗主的高人风范,没想到对儿子却这么凶。而小洒姑娘却故意逗瀚雄道:“你可真听你爹的话啊,得到一把宝贝剑胚,自己不炼化认主,却打算带回去给你爹。干嘛不再带个蛇女回去,也向你爹献宝啊?”

瀚雄吓得跳了起来,连连摆手道:“开什么玩笑?就算我爹不打断我的腿、我娘也会找我拼命的!……再说了,就算小路先生对那蛇女没别的心思,难道就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了吗?既然小路先生已与那蛇女有缘,我哪能那么不够朋友再去插一手呢?”

虎娃终于被他逗得笑出了声,笑道:“你说对了,我对那蛇女真有点兴趣,但不是男女方面的兴趣。我见过不少妖族,对他们的修炼以及各种天赋神通很感兴趣,有机会的话倒想好好问问,或许有助于修炼中的种种体悟。”

几人又聊了一会儿,见天色已晚,虎娃便岔开话题不再谈论蛇女的事,对小洒姑娘道:“今天真不好意思,搞出那么大动静惊扰了你闭关炼器,使你不慎损毁了师传法器。”

小洒姑娘答道:“那只是一个意外,也不能怪你。我炼枝峰每名弟子出山之时,都会得到两根空桑枝,另一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备用的,我还可以从头开始祭炼。”

虎娃又说道:“你能否将那已损毁的法器和那根尚未炼化的空桑枝,都借我观摩一夜?我对炼器也很感兴趣,同时也有点心得。”

师传的独门随身法器,若是别人,肯定是不能轻易借出的,就连这种要求都不便开口提。可虎娃要借,小洒姑娘便没有拒绝,很痛快地就把两根空桑枝都给他了,还建议道:“要不然,今夜我们就在这里一起研究吧,交流一番炼器的心得。”

瀚雄赶紧插话道:“也算我一个!”

小洒白了他一眼:“你凑什么热闹啊?尚无四境修为,还不会炼制真正的法器。”

瀚雄厚着脸皮道:“我就在一旁听着嘛,正可向你们二位高人学习。”

虎娃手持两根空桑枝摇头道:“交流炼器心得之事,回头再说。今夜我也想闭关参悟,在定境中好好体会这空桑枝的灵性妙用。”

能看出来,小洒姑娘对虎娃颇有好感,而瀚雄也好像对小洒姑娘有那么点意思。所以瀚雄总爱凑到他们中间,当着小洒姑娘的面,他也绝不会承认自己对那蛇女有想法。

其实虎娃可以肯定,假如瀚雄真的带着一位有修为的蛇女回到了长龄门,长龄先生绝不会打断儿子的腿。但虎娃送了瀚雄一场大造化,瀚雄倒也不好意思与虎娃争夺什么福缘,况且他也不认识那蛇女,想那些没用的干什么?

而虎娃也指点小洒找到了一块纯净的武夫美石,那等品质的天材地宝,其价值已经不亚于这两根空桑枝了,小洒也清楚虎娃绝不会贪占她的东西。况且这两根空桑枝,一根在炼器过程中已损毁,另一根是尚未炼成法器的天材地宝,虎娃想研究一夜便拿去吧。

说完话太阳已落山,几人便各归洞府石室中休息。当第二天早上小洒再见到虎娃时,却震惊当场,站在石室中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。

只见虎娃将两根空桑枝还给她道:“这件法器在损毁之前,已炼化至第八叶,就快接近于彻底完成,一定费了你不少心血功夫。剩下的这根空桑枝,我已帮你炼化至第八叶。你可以接着完成最后的第九叶以印证修为,也免得再耗时日。”

小洒简直不敢相信他的话!她自突破四境初转修为后,便开始炼化那根空桑枝,每破一转修为则炼化出一叶,日前刚好炼成八叶,紧接着便损毁了,其间用了两年多快三年的功夫。她的宗门师传秘法便与炼器有关,借助这种方式层层辅助并印证修为。

如今她已有四境八转修为,再回头炼化空桑枝并不难,但稳妥起见,想重新炼化成八叶,也得谨慎施法用上近月时间。可是虎娃仅仅就用了一夜,便将另一根空桑枝炼到了第八叶。理论上只要有四境八转以上修为,便有可能做到这一点,但真正做到了可太惊人了!

一名四境修士,就在一次定坐之中,施法将一根尚未成器的天材地宝,一气呵成炼成八叶空桑枝法器。首先此人要精通炼枝峰的秘传炼器之法,或者掌握类似的、更精妙的炼器之术,感应清晰此天材地宝所蕴含的灵性妙用,才能将之炼化成器。

只要炼成了第一叶,剩下的事情便是用功夫,要求神气法力完足,最最重要的是修为根基极为精纯、定念极为澄净、手法也极为纯熟,不能出丝毫的差错。这仅仅是在理论上才能想象的情况,眼前的虎娃偏偏于现实中做到了。

小洒接过那空桑枝于手中一挥,只见八片碧光祭出盘旋,就是空桑枝法器的灵性妙用。过了好半天,她才以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:“小路先生,您是怎么办到的?”

虎娃微笑着答道:“我拿着第二根空桑枝,先感悟其灵性妙用;又拿着已经损毁的第一根空桑枝,感应其物性变化,它经历了怎样的炼化过程、又是怎么损毁的?琢磨明白之后,我便以同样的方式炼化了第二根空桑枝,直至第八叶完成。你别介意,我是有把握才动手的……我说过会赔偿你,这便是我所能做的。”

其实虎娃本可以直接将空桑枝炼化至九叶圆满,但此物是小洒姑娘用以辅助修炼、印证修为的,他便没有再逞能多事了。空桑枝也是一根树枝,而虎娃的形神中融合着一截神器琅玕枝,他曾连琅玕枝神器都一次炼成,更何况这一截小小的空桑枝法器?

想当初他炼成琅玕枝神器,是借助了白玉祭坛中封印的太昊天帝的神通法力,但如今炼制空桑枝法器,既有神器妙用之助,便是他自己能完成的事情。这用不着超出四境九转修为的神通,若说神气法力之深厚、修为根基之精纯,那正是他所擅长。

小洒姑娘就算不敢相信,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事实,对虎娃佩服得更是五体投地,连声称赞与感谢不已。两人又聊了一会儿炼器心得,小洒当然要搞清楚他怎么做到的?但虎娃谈的体会对小洒来说并不复杂,就是炼器之术的根本。

首先是感应天材地宝的灵性妙用,而那空桑枝早已将物性炼化纯净,炼枝峰的尊长已完成了其最难的一步,所以省了虎娃不少功夫。接下来便是将这种灵性妙用融入身心感应,施展法力顺应其变化成器。世间的炼器过程大抵如此。

但说起来简单,能像虎娃这么自然地做到就难了!

虎娃也向小洒请教炼枝峰的炼器之妙,并不涉及具体的传承秘法,只是对他们这种独特的修炼方式很感兴趣。小洒姑娘叹道:“其实这根空桑枝损毁,并不能完全怪岩崩的惊扰。我修为至四境八转已多日,诸般功夫皆已用足,却迟迟不能突破至第九转。而我的空桑枝一直未及炼化至第八叶,于是便闭关炼成,这个过程很顺利。接下来我又想尝试着炼化到九叶圆满,或可以此方式助神气法力再次突破极限,不料却没有成功。此时恰好岩崩震动,便失手损毁了法器。”

虎娃沉吟道:“炼化法器不仅是运用神通法力的过程,同时也是修炼神气法力的过程,而且它要求身心感应必须与法器灵性妙用相合,不得出丝毫差错。炼枝峰自有一套传承秘法,让弟子借助炼器的方式印证修为境界,并且有长祭炼出这种特殊的天材地宝,供弟子炼器所用。在平常情况下就算不易成功,也不会轻易将法器损毁,确实非常独到。

由此可见,炼器亦是炼人,不仅是器物在伴随人的修为变化,也是炼器者自己不断在面对考验。

你的修为已有四境八转多日,诸般功夫已用足,却迟迟不能突破第九转,潜心炼器确实是一种尝试的途径。但你只剩下一根空桑枝,假若再不慎损毁,便将没有独门师传法器。闭关炼器或可助你突破,但你若突破九转之后再来炼器,则更有把握。我这里有一枚碧针丹,恰好适合你在这种情况下服用,以助修炼一举突破九转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