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46章、英雄计(上)

据说蛇女的天赋神通、那源于生机律动中的气息,在神气互感交融之境中,可以使双方都感受到超乎想象的极乐之境。那不仅是一种能突破人间极致的欲乐,若情意真挚身心相投,甚至还可以是一种修炼中的双身法,且是天赋的秘传。

所以不论是普通的蛇女,还是那些可遇不可求有修为的蛇女,太多男人都希望能得到。但蛇女生活在南荒深处,绝不是那么好遇见的,这世上绝大多数人也只能是想想而已。况且出入这一带蛮荒,首先得经过镇守南荒的武夫丘,而武夫丘与蛇纹族的渊源,大家都很清楚。

曾有修士悄悄潜入南荒,诱拐蛇女不成,便想暗中强掳。被武夫丘发现后,其下场极为凄惨。武夫丘又拷问出这几人是受门中尊长的指使,差点连其宗门都灭了。

但数百年来,也有不少蛇女委身于世间男子,其中最着名的就是当年的柔纹,这大多是她们自愿的。对于这种情况,武夫丘倒是不会干涉也不可能干涉。

蛇女毕竟是妖族人,出身蛮荒深处的原始部落,她们对男女欢爱的观念可能与通常人不太一样。普通人对她们来说也是一种异族,之所以愿意与之成为爱侣,往往都事出有因。而蛇女的性子单纯、最重恩情,世间也有“蛇女报恩”的传说。

当年柔纹成为武夫大将军的爱侣,最早或许就是因为武夫不仅对她、且对整个蛇纹族都有恩。据说蛇女不仅单纯质朴且生性极忠,只要是她们自己愿意的,便会不离不弃地只忠于那名男子。

以上这些,都是小洒姑娘在她的那座洞府石室中告诉虎娃的,将各种情况都介绍得非常详尽,她提到这些传说时兴致非常高,很有些眉飞色舞的样子,简直将损毁法器的烦恼都忘了。小洒是远在樊室国炼枝峰的宗门弟子,居然能将遥远南荒中的传说了解得这么清楚,看来平时必定很好打听这些事情。

瀚雄也坐在一旁,本还想插嘴补充两句,可是听着听着,发现小洒姑娘了解的情况比自己清楚多了,也就不再多言,反而连连称赞她博闻广志。虎娃则在心中暗叹,山神曾告诉了他那么多事情,详细介绍了武夫丘的渊源来历,怎么偏偏将这么“重要”的情况给遗漏了呢?

听完之后,虎娃纳闷地问道:“这里离武夫丘这么近,他们却企图强掳蛇女,不是跟找死一样吗?就算能够得手,从这里回到帛室国中的众兽山,路上千里迢迢不可能不被人发现,剑煞前辈能放过他们吗?虽说众兽山与赤望丘关系密切,如今几乎相当于附属赤望丘的分支宗门。但赤望丘上白煞、玄煞、星煞那等高人,也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阻止剑煞的追究吧?”

虎娃曾在飞虹城外见过星煞,当时燕凌竹声称洗劫村寨抢掠宝物,是为了贿赂赤望丘的执事弟子,以期拜入赤望丘得传宗门秘法,并受到尊长的重视与照顾。不料这番话却被恰好路过的星煞听见了,星煞当场就把燕凌竹给宰了,并问明前由,对虎娃表示了赞赏。

那么众兽山的修士今天这么做,实在太不明智了,武夫丘闻讯肯定会找上门算账的。到时候赤望丘也不能因为这种事包庇这伙人,假如他们打出赤望丘的旗号,可能还会更倒霉,因为那简直相当于败坏赤望丘的声誉。

小洒姑娘却冷哼道:“他们当然不笨,不会自己找死,所以有两手准备。第一是封锁了那片山谷不让任何人察觉,假如不是今天小路先生恰好闯进去,外人谁能知道这件事呢?第二肯定是做好了安排在演戏,让那蛇女自己委身报恩!”

据小洒姑娘分析,那六名众兽山修士可能并没有直接现身围捕蛇女。那蛇女不过二境初转修为,据虎娃所见,好像在修炼中还遇到了点麻烦。那伙众兽山的修士既然已将她围堵,真想抓人的话,恐怕早就拿下了。

他们起初可能只是放出了那头黑豹追捕,将蛇女追进了一片绝地,蛇女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围捕她,甚至没看见那些人的样子,还在黑豹的追捕下受了伤。既然虎娃能出现在那里放她一条生路,那六名修士中,完全也能有人站出来扮演同样的角色,所谓的妖兽也可以不是蛇女而是那头豹子。

届时就不仅是放那蛇女一条生路了,可能还会出手赶走黑豹,治疗她的伤势、指点她的修炼。这不仅是救命之恩,也是双修的机缘啊!如此先将那蛇女弄到手再说,至于将来会不会有什么破绽,反正蛇女也没有见到围捕她的人。

就是那头黑豹比较麻烦,但众兽山修士应已想好了将来以什么借口掩饰吧,反正人已经到手了,那些都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。最重要的是,这么做不会受到武夫丘的追究。得到蛇女之人并非强掳,而是在山中救下了遇险的她,帮她疗好伤势并指点其修炼,简直是成就了传说中的佳话。

所以那毅孙声称,他们在山中偶遇一位蛇女,有人心生仰慕之情,正在沟通与培养感情呢。这番话从某种角度倒也可能是实话,他们就是那么“培养感情”的。而那蛇女已有修为神通,对男修而言是人间可遇不可求的尤物,所以他们才会动了这种念头。

以上这番猜测是否与实情相符,虎娃也不敢肯定。但小洒却说得绘声绘色,不得不承认这姑娘非常有想象力,也不得不承认,她的想象非常有道理。

瀚雄恨恨地骂了一句那伙人无耻,而小洒姑娘却看着虎娃道:“小路先生,是您撞破了他们的坏事、也搅了他们的好事。如今救那蛇女逃出生天、有恩于她的人是您,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呀!”

瀚雄重重地拍了一下虎娃的肩膀,不无羡慕地说道:“是啊,这是您的机会!这等好事上哪儿去找?简直就是那伙众兽山修士送上门来的运气,您可以赶紧去找那蛇女。”

虎娃却苦笑着连连摇头道:“我只是恰好站在那里,她跑来的时候我没截住她。如果说仅因为没有出手去加害一个人,便自以为对她有恩、欲叫人以身相报,那么这世间的恩情未免太便宜了,这么做人也未免太低贱了!况且我对那蛇女并无想法,她并非我心目中的女子,更非我梦寐中所求。就算我曾相助于她,又怎会因此贪其美色以及欲乐呢?那没意思!”

瀚雄闻言抚掌赞叹:“小路先生真高人也!”而小洒姑娘眼神直发亮,忽闪忽闪地看着虎娃,却忽然秀眉一蹙又说道:“小路先生心无邪思,简直让人佩服得不行了呀!可恐怕有人已动了念头,刚才我们都听见了,是延刚首先想到那女子是蛇女,然后大家才突然反应过来。

并非众人不知蛇女传说,而是谁都没想到有人竟敢在武夫丘附近干这种事情,而且也没有亲眼见到那妖族女子。但你们注意到没有,延刚的师兄延丰听见小路先生的话,别的事情没多问,却将那妖族女子的情形追问得特别仔细,然后就一直在那里若有所思。

后来延刚说破了蛇女的身份,反而遭到了他师兄的呵斥。延丰似乎不想让这位小师弟说出真相,反而问他是怎么知道的?结果延刚却说是延丰本人告诉他的!如此说来吗,延丰可能早就猜到了,却不想让大家知晓实情。

据我猜测,延丰肯定是在暗中算计,等到众人都散去之后,他再悄悄地去寻找那蛇女。那蛇女身上有伤、修炼也并不顺利,他正有机会趁虚而入。假装无意间遇见她,助其疗伤并指点其修炼,趁机将那单纯的蛇女骗到手,这简直与那些众兽山修士是一般想法。”

小洒不愧是想象力极丰富的姑娘,而且也够能猜的,她分析完众兽山修士可能的计划,又开始分析延丰暗中的打算了。最后说道:“小路先生,若那延丰图谋不轨,企图抢夺本属于您的福缘,您打算怎么办呢?”

虎娃仍然摇头道:“那蛇女愿意喜欢谁是她自己的事情,怎能说是属于我的福缘呢?”

瀚雄却在一旁提醒道:“小路先生,您以为自己仅仅是将她放走了吗?后来搞出那天崩地裂般的动静,那蛇女就算已经逃远,必然也能听见、回头也能看见。只要她不是傻子,就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您不仅把她放了过去,而且截住了那些追捕她的坏人,在山坳里动手了。”

虎娃反问道:“那又怎么样?我并非是为她而动手,而是那伙众兽山修士率先向我出手。其实不必小洒姑娘猜测,我也能肯定延丰心里有想法。当时我就觉得他的反应很奇怪,此刻听小洒姑娘说了这么多,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若延丰真有那种打算,也不算坏事啊!就如小洒姑娘方才所说,世间男修遇到那等蛇女,忍不住动心也完全正常。延丰与那伙众兽山的修士不一样,他并没有伤害过蛇女,如果找到她并帮助与救治她,这也并非是作恶。至于那蛇女若因此感恩许身,那是他的福缘,也是他们之间的事情,我又何苦干涉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