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45章、蛇女的传说(下)

毅孙竟然打了个冷战,后退几步下意识地看了看天空,仿佛在害怕忽有一柄神剑从天而降。他冲着这边摆手道:“都是各宗门的同修,诸位可千万不要信口胡言,我们怎会强掳蛇女呢?万万不会做出这等事情啊!”

小洒也手持那根毁掉的空桑枝,遥指众兽山等人道:“嘴上说不会,可你们偏偏干了!小路先生看得清楚,我们也都听得清楚,那被你们围捕受伤、幸亏小路先生出现才得以脱身的女子,就是这一带蛮荒中的蛇女!”

毅孙连连摇头道:“诸位千万不要误会,事实并非如此。我师兄扶豹在山中偶遇一蛇女,心生仰慕之情,亦想与她交好、成就传说佳话。那蛇女可能在修炼中出了什么意外而受伤,我师兄好心想指点她,正欲沟通培养感情呢。”

小洒怒道:“培养感情?这话亏你也说得出口!那你们为何要围住山谷,那蛇女又为何会带伤逃走,还哀求小路先生放她一条生路?”

那带着灵兽的扶豹已受了重伤,这伙众兽山的修士显然便以毅孙为首,一直都是他在说话。但此刻他身边也有同伙开口了:“误会,这绝对是一场误会!蛇女生性胆小异受惊吓,误以为我们对她有恶意,但我们真的没有啊!”

虎娃在后面小声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,蛇女是什么妖族,又有什么讲究?”

小洒姑娘转过身很惊讶地看着他,亦小声道:“你是不是修士、是不是男的,居然连蛇女都没听说过?”

虎娃更纳闷了,他是不是男修,与听没听说过蛇女有关系吗?不得不虚心道:“我的确没有听说过,还请小洒姑娘指教。”

小洒姑娘轻轻一摆手:“回头再与你细细说!……你呀,虽见识不凡,但毕竟还是太年轻,这世上不知道的东西也有很多啊。”

虎娃一时语塞,这小洒姑娘不过二十刚出头,又能比他大多少啊?而那边碎石堆上的毅孙却高声道:“我等路过此地,山野中偶遇一位因修炼受伤的蛇女。师兄扶豹心生爱慕,欲与其交好,并想救助指点于她。那蛇女却误会我们有恶意,因而受到了惊吓逃遁。今天的事的确是一场误会,如今那蛇女已去,我们也不再寻找。诸位同道不远千里同来此地相遇,这是难得之缘。但今日我们还要救治受伤的灵兽与扶豹师兄,便就此别过。来日欢迎各位到帛室国众兽山做客,我等定会热情接待!”

他说话间已经在后退,说完这番话向众人行了个礼,转身招呼同伴匆匆便走。看他们的样子竟然是被吓走的,只因为延刚的那句话点破了妖族女子的身份。

虎娃早就看出那伙人在回避什么事情,他想等他们扯完了再点破。没想到反而是延刚切中了要害,说出了虎娃所不了解的内情,吓得那伙人连停留都不敢,直接就跑掉了。

……

蛇女的传说,在巴原上尤其是郑室国与帛室国交界的南荒一带由来已久,居然与武夫丘的祖师、那位武夫大将军也有关系。

巴国初立之时,南疆一带各妖族之间冲突战乱不休,归属巴国的村寨百姓亦多受残害,更有深山蛮荒中的大妖现身作乱。后来镇国大将军武夫率国中精锐军阵至此平乱,持神剑斩杀大妖,镇压各支作乱的妖族,并将很多支凶残的妖族远远驱逐到蛮荒深处。

在这些妖族当中,有一支蛇纹族,本来也要被武夫大将军镇压。可蛇纹族中却出了一位奇女子,名叫柔纹,也是其新任族长,她竟然只身来到红锦关面见武夫大将军。由于年代已过于久远,柔纹如何见到的武夫、见面之后具体是怎样的情形,如今的世人已不得而知。

但根据后世传说,柔纹首先是代表蛇纹族向武夫大将军请罪。蛇纹族确实参与了与其他妖族的冲突争杀,也曾屠灭过好几个普通人村寨,并将村寨的财物洗劫一空。这些都是大罪,逃脱不了惩处,但她请大将军网开一面,不要将蛇纹族彻底镇压、放其一条生路。

因为蛇纹族的作乱之举,皆事出有因。与其他妖族之间的冲突暂且不说,屠灭普通人村寨之事,都是那些村寨先挑起来的。那里的人强掳蛇纹族的女子为姬妾,甚至为玩物女奴,他们曾趁蛇纹族不备冲进村寨,就是为了抢夺蛇纹族的女子,并杀害了很多反抗者。

蛇纹族被激怒,同时也为了解救族人,这才大举进攻那些村寨。将族人救出之后他们也没有收手,既然一番激战已死伤遍地,蛮荒妖族的行事习惯也不懂什么手下留情,干脆就把整个村寨都屠灭了。那么村寨中所剩下的财物,当然也是被他们带走了。

武夫大将军经过查证,柔纹说的确实都是实情,于是他并没有将蛇纹族斩尽杀绝,而是以后来的武夫丘为界,将蛇纹族驱逐到南方的蛮荒深山中。

若事情仅仅如此,也就不值得众人口口相传数百年了。柔纹从此就一直留在了武夫大将军身边、成为武夫的爱侣。据武夫的弟子后来说,大将军第一眼见到柔纹,便觉得她是世上最美、最动人的女子,除了柔纹之外,世上再没有别的女人能让他动心了。

武夫大将军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毛头愣小子,他跟随巴国开国之君盐兆,万里迢迢进入巴原,手持神剑平定四方、辅佐盐兆在这一片蛮荒中建立了国度,也是巴国的第一任镇国大将军。后来他归隐红锦关外的武夫丘上潜心修炼,踏过了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,当然也不是会被色迷心窍之人,他就是真的看上了柔纹。

柔纹起初陪伴武夫住在红锦关,后来又与武夫一起隐居在武夫丘上,并为他诞下了后代。由此可见这女子也不简单啊,她是妖族出身,却能与武夫有后,说明其修为最终至少也突破了化境、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八境,可称当世顶尖高人了。

武夫与柔纹之子,当然并非蛇纹族人,就是常人。他们的后人世代居于武夫丘上修炼,如今的武夫丘宗主、名震巴原的剑煞先生,便是武夫大将军与柔纹的第九代嫡孙。

柔纹的身份是武夫之妻、武夫丘的主母,后世历代武夫丘弟子祭拜祖师时,她也列在陪祭之位。蛇纹族虽被驱逐到蛮荒深处,但后来其族人在这一带出没时,别人也不敢去欺负招惹,否则武夫丘也不会答应!

每一支妖族都有其特异之处,否则就不是妖族了,蛇纹族也不例外。这是一个母系氏族,族长亦是女子,在那些处于原始古朴状态的部落村寨里,孩子们往往只知其母。更特别的是,他们所繁衍的后代与普通人不同,男女比例很悬殊,族人中女子比男子多得多。

蛇纹族的男子长像怪异,一眼就能看出来,成年之后便离开村寨野居,就如兽类一般。而女子则留在村寨中过着部族群居的生活,她们也会到附近山野里寻找相好的蛇纹族男子交合,但在部族村落里繁衍后代。

蛇纹族的女子被称为蛇女,她们其实也是一种很特别的人类,并非什么妖兽,当然也不是生下来就有神通法力。假如机缘巧合,蛇纹族人也可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只是比普通人更为艰难。同时也伴随着某种天赋神通的出现。

就算没有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蛇女也自有其异于常人之处,这是妖族所特有的、得自祖先的遗传,每支妖族的情况都不太一样。蛇女几乎是媚骨天成,不仅拥有世间大多数女子都会妒忌的形容体态,而且据说与蛇女交欢的滋味更是妙不可言,堪称世上男子梦寐难求的销魂享受。

蛇女之肌肤温软柔嫩,身子妖娆撩人,巧舌善吻能激起无穷爱欲,尤其那……的私处,更使人恨不能极尽缠绵欲乐。

她们被称为蛇女的原因恐怕就在于此,并不一定是因为她们的祖先曾是蛇妖。实际上蛇纹族最早是何种妖王留下的后代繁衍而成,如今已不可考证,就连其族人自己都说不清。

正因如此,才会有人去强掳蛇女,从而引发了很多冲突。武夫大将军既然娶了蛇女柔纹为妻,他自己当然能切身体会其妙,便不会怀疑柔纹所说的话,也清楚那些人为何会强掳蛇女。

蛇女还有更为妙极之处,武夫大将军也应该体会得更清楚,简直令世间男修无不动心。她们不仅是难得的天生尤物,若是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、唤醒了其天赋神通,简直就是绝佳的双修伴侣。

虎娃在山中遇到的那名蛇女,已有二境初转修为,不仅身上有伤,也可能在修炼中正受到某种困扰,所以当时收束不了神气波动。虎娃感应到源自其生机律动中的气息,便觉得有些不对劲、仿佛是某种天赋神通之妙。——他的这种感觉完全没错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