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44章、动怒的娃(下)

虎娃是个好孩子,心地善良乐于助人,总在有意无意间指引身边的人各种机缘与福缘。但不能因此就误认为,这个在蛮荒艰险环境中长大的孩子,遇事出手就不够干脆或不够厉害,他此刻已被对方激怒了。

来自千里之外帛室国众兽山的一伙修士,跑到郑室国红锦城辖境的山野中,布下法阵搞围猎,还不让别人擅闯。他们想围猎就围猎吧,虎娃遵从蛮荒中的规矩转身便走了。但他们却没围住,让“猎物”给冲了出来。

虎娃若是好心想帮忙也可以,但他却发现逃出来的根本不是什么妖兽,而是一名受伤的当地妖族女子,断没有为难她的道理。退一万步说,就算她真是什么妖兽,又关虎娃何事?况且那些人先前已经声明——无需同修帮忙。

那头畜生不懂事也就罢了,但并不代表虎娃会客气,他将企图伤人的黑豹扔回去并砸中了其主人。接着另外五名修士见同伴受伤,便竟不问青红皂白同时出手。虎娃招他们惹他们了,看那法器腾空的来势,难道想置他于死地吗?

他们既然要围攻虎娃,虎娃便一个人群殴他们一伙!

虎娃连法器都没祭出,也没动用什么大神通,只是以御物之法触动了两侧山崖最脆弱之处。先有尺许方圆的碎石崩落,接着导致整片岩层塌陷,从高处崩落最大的岩石竟有一间屋子大小,呼啸着从天而降砸向谷口,沿途又带下了无数碎石。

而“肇事”者虎娃带着盘瓠早已冲出了山坳,站在另一侧的丛林边背手观看,又取出一支竹哨吹响。这竹哨之音尖锐高亢传出很远,就连山崩的轰隆声都掩不住。对方有好几个人,但虎娃这边的人也不少啊,他这是在召唤同伴。

其实他不用吹哨,这山崩地裂的大动静,早就把其他人给惊动了。同伴们不论身在何处,都纷纷朝此地迅速赶来。

就见那两峰坳口之间,岩层塌陷崩落,大大小小的碎石堆起了数丈之高,一片烟尘弥漫。此刻大规模的岩崩已接近尾声,但仍有不少碎石从高处滚落,砸在山岩间发出各种响声,不时能看见火星崩射,那是碎石高速撞击与相擦所致。

而虎娃和盘瓠则站在山坳外,身上连一丝灰尘都没沾。众人都聚到了他的身边,纷纷询问方才发生了什么事?

虎娃则实话实说——这场岩崩是自己搞出来的,又将方才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。瀚雄怒道:“这伙众兽山的修士,怎可这么不讲道理,居然敢跑到这里来撒野!”

延丰却不无担忧道:“众兽山是帛室国中的大派,其宗主琮余修为高深,门中秘法擅驱禽兽,且近年来与赤望丘的关系极为密切,简直就成了赤望丘的附属宗门……方才小路先生遇到的事情十分蹊跷,应有什么误会没来得及说清吧?不知那边伤亡情况如何,最好不要出人命,否则很麻烦啊!”

虎娃皱眉道:“岩崩之时,那伙人刚刚冲进谷口。我看他们的修为皆不弱,想逃命应该不难,但想全身而退却不太容易。”

小洒姑娘则愤然道:“麻烦什么麻烦!分明是他们无礼在先,众兽山怎么了,就能跑到武夫丘下乱来吗?……小路先生,方才跑过去的是什么妖女啊,她在哪儿呢?”

虎娃:“不是什么妖女,应是这一带的妖族女子,已经受了伤。至于她出身什么部族,我没来得及问……人当然跑走了,怎么可能还在这里?”

小洒姑娘又追问道:“她长得是不是很漂亮,让您起了英雄救美之心?”

虎娃点了点头,接着又摇了摇头道:“模样确实很娇媚,与寻常女子不同,但我也没看太清。这谈不上什么英雄救美,我只是没有为难她……她并非我所喜欢的女子,至于人美不美,也与我没什么关系。”

小洒:“那小路先生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呢?”

瀚雄忍不住插话道:“小洒姑娘,你能不能谈点正经事?这里刚刚山崩地裂,小路先生与人经历了一番大战,那伙众兽山的修士还生死未知呢!”

延丰又问道:“小路先生,方才那妖族女子究竟是何模样,你还看清了什么?”

虎娃并未隐瞒,将自己所见到的和感应到的一切都告诉了大家。延丰微皱眉头眯着眼睛陷入了思索,仿佛在琢磨那妖族女子的来历。他们方才说话时,山坳中的烟尘仍在飘荡,不断有零星的大块碎石砸落,就算那边还有人活着,也不可能冒险穿过来。

直到此刻,弥漫的烟尘才渐渐散去,高崖上不再有碎石滚落。已经堆起好几丈高的碎石上传来几声咳嗽,有五个人爬到了上面。虎娃的判断没错,那几人确实身手不凡,察觉危险便飞身后退,居然一个都没死!

但他们的样子都很狼狈,衣衫褴褛蓬头垢面,身上多少都带着伤,比他(刚才)逃走的妖族女子还惨。有个家伙的鲜血从额角一直流到了下巴,显然是被石头砸中了脑袋,还有两人手中已没了法器。他们本是气急败坏而来,可一看这边竟站着这么多人等着,也被吓了一跳。

他们并不认为自己这些人打不过虎娃,只是一时不慎中了对方狠毒的埋伏,恨不得要找到虎娃将其撕成碎片,但见此场面又不得不冷静下来。有一人站在碎石堆上喊道:“我等来自帛室国众兽山,请问你们是哪派宗门的同修,为何出手伤人?”

瀚雄取出法器怒斥道:“众兽山?众兽山就了不起啊!你爹没教你出门怎么说话吗?这里发生了什么事,方才小路先生都告诉我们了!是尔等先出手伤人、后御器围攻,没死算你们运气大,居然还敢来质问!”

瀚雄的随身法宝当然不是刚到手的那柄剑胚,而是一根样子很奇怪,一端像砍刀、另一端像棒槌的东西,正遥指碎石堆上的那人。那人看着瀚雄反问道:“我是众兽山宗主琮余先生的亲传弟子毅孙,请问说话者是何人?”

瀚雄高声答道:“我来自巴室国长龄门,家父便是宗主长龄先生!”

虎娃微微吃了一惊,他早就猜测瀚雄可能是长龄的亲戚,不成想憨熊居然就是长龄的亲儿子!瀚雄没说过,虎娃也就不便追问。可能是长龄叮嘱过儿子,在外行游时不要随便把老爹的名号搬出来压人,举止要注意收敛。但此刻那位名叫毅孙的修士把师父的名头搬出来了,瀚雄也终于有些绷不住了。

琮余是一名六境高手、一派宗主,众兽山在帛室国中也算是一脉势力不小的宗门。但长龄先生同样也是一位六境高手、一派宗主,而且与巴室国君后廪是从小的至交,在巴室国中的地位,恐非琮余在帛室国中所能及。

那毅孙是高人的亲传弟子,便自以为了不起,但能比得上亲儿子吗?瀚雄或许不愿意拿这种身份压人,但显然也以这个身份为傲。

毅孙的反应显然也很惊讶,再说话时口气弱了不少,又问道:“你等皆是巴室国长龄门的弟子吗?”

延丰上前行了一礼道:“我等来自各国不同的宗门,于途中偶遇结伴而行。我来自郑室国英竹山,修为刚突破五境不久。这位小洒姑娘,来自樊室国炼枝峰……”他将所有人都介绍了一遍,最后又说道,“听小路先生方才所介绍的情况,我想必然有什么误会……同修相遇便是有缘,有什么话不可以好好说清楚呢?”

虎娃这边以延丰的年纪最长、修为最高,看上去说话比较稳重,也好像最擅于跟各宗门的同修打交道。他尽量在劝和双方,那几名众兽山的修士态度也缓和了不少,双方又说了半天。而根据毅孙的说法,这件事可能还真有那么一点小误会。

众兽山这次来了六个人,为首者叫扶豹,就是被虎娃扔出黑豹砸伤的那位,此刻并没有出现。他们出山行游,顺便赶在这个时间到红锦城来看热闹,前两天进入山野围捕妖兽——这是众兽山修士最擅长的事。

他们本来已经将那妖兽堵在一片山谷中,不料虎娃带着盘瓠却恰好闯了进去,惊动了正在那个方位警戒的扶豹。扶豹开口让虎娃不得擅闯,但正因为他开口说话,便暴露了自己潜伏的位置被那妖兽察觉。

妖兽便避过了埋伏在暗中的扶豹,直接冲向了虎娃所在的山坳,因为那里是离它最近的逃跑出口。扶豹发现后大吃一惊,立即喊话让虎娃将妖兽截住,不料虎娃竟毫无反应,连问都没问便将妖兽给放走了。他当然认为虎娃是妖兽的同伙,就是要帮妖兽逃脱的。

众兽山六名修士费了三天功夫,好不容易才把那狡猾的妖兽堵住,眼看就能降伏,不料却因为虎娃的闯入,又让那妖兽突围而走,诸般努力前功尽弃!扶豹当然恼怒,并令灵兽黑豹赶紧追踪妖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