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44章、动怒的娃(上)

这女子显然不是众兽山的修士,而是那伙人的围捕对象。虎娃曾久居蛮荒,深山村落中很少能看见这样的女人,她长得纤柔窈窕,肌肤也过于细嫩白净了。

深山蛮荒中的部落居民,虽天真淳朴,但平日大多都有点蓬头垢面的样子,哪怕是女子,皮肤尤其是双手通常都显得黝黑粗糙。而女子们往往也以体格壮实,屁股大、腰粗,适于生养为美。也许那所谓的美,只是一种实用的观点吧,尤其对于婆家来说。

可凡事皆有例外,水婆婆那般衣着素净、几乎纤尘不染的仪态自不必多说。同在虎娃生活的路村里,阿瑾他娘南花,腰很细身形婀娜,肌肤细腻白净,人也特别爱干净,她经常洗头,发丝上都看不见灰尘,虎娃也觉得那样更好看。

但世上最好看、最美的女人,虎娃在现实中并没有见到,甚至不清楚她究竟长什么模样,只出现在他自幼以来的梦境里。

而此刻这女子给人的感觉,似乎有种透入骨子里的媚态。她的身姿是那么动人,纤细的小腿弧度是那么诱人,但雪白的肌肤上却有伤口正在往外流血,显然是被围捕时受了伤。她有修为在身,虎娃能感应出来,否则也不可能带伤还跑得这么快。

她为了逃命已经毫无保留地施展了所有的能力,所以虎娃无须特意窥探,便能察觉得很清楚。她已有二境修为,且是刚刚突破二境不久,筋骨形骸尚没有经过彻底的洗炼。她不仅形容体态天生柔媚,此刻的神气也显得有些衰弱难支。

这种衰弱或与她所受的伤无关,更像是修炼中出了什么问题,同时周围的环境仿佛也给她造成了某种困扰,使其不能处于巅峰状态。而那众兽山的修士说这女子是妖兽所化,虎娃则完全不信。

妖物若想掌握化形之能,至少要有四境修为,否则盘瓠早就会说人话了。而且化为人形的妖物若受伤过重,也会恢复成原身的。这女子有伤在身,且只有二境初转修为,分明就是一个人,这便是她的本来面目,她却不是普通人。

那女子猛然看见拦在前方的虎娃和一条狗,眼中露出绝望与怨忿之色。恰好有一缕发丝随风飘到了唇边,她咬住发丝似乎想冲过来拼命,却突然身体一软,终究是法力难继不能力战。

她拜倒在虎娃身前,凄惶道:“小女子生于这片山野,与你们素不相识、无冤无仇!上仙为何就不能放我一条生路呢?”

她的衣裙已被树枝和灌木划破了,掩不住浑身曼妙的春光,嫩白修长的大腿都有一条露在外面,肌肤上也有一道道被划伤的痕迹,就连领口都扯开了一块。当她拜伏于地时,虎娃正好看见了领口中露出的胸乳。饱满、坚挺,正微抖着展示柔软的弹性,令人忍不住就想握着吻吮。

虎娃随即移开了视线,身体也不禁有些发烫,竟有某种冲动的反应。倒不是虎娃对她有什么邪念,他也没兴趣与这女子怎样,这只一种本能的反应。但他也觉得有些不对劲,这女子不仅是人长得漂亮,而且无形间带着一种特别的气息。

这气息源自于她的生机律动,似是某种天赋神通,能给人一种销魂的渴望与快感,仅是神气感应都那么迷人、甚至舒爽无比。但她不是故意的,在凄惶中恐也无心色诱虎娃,这可能与她的伤势或身体状态有关,有些控制不住神气波动,也难以收敛那种生机律动气息。

不得不承认,对于男人来说,这女子真是世上难得的尤物!她称虎娃为上仙,这算是什么称呼?虎娃答道:“我们与那些人不是一伙的,你走你的吧。”说着话与盘瓠往旁边一闪身,示意女子过去。

女子吃了一惊,随即大喜过望,扶地挺身而起向前跃出,腰肢扭摆长发飞舞,很快便冲出了谷口,在另一侧的丛林中消失不见。虎娃就这么放她走了,甚至没有问她是谁、后面那些众兽山的修士为何要围捕她?看情形好像也来不及问。

那远处的喊声显然是在撒谎,她并不是什么妖兽,就是当地的一名妖族女子。她身穿的衣裙虽已破碎多处,但仍能看出就是当地特产的花蕊织锦,虽不如多木族编织的蕊锦那么精致,但也相当精美。大冷天穿这样的衣服,未免显得单薄,许是因为有神通修为吧。

虎娃并不清楚她究竟出身哪一支妖族,反正红锦城周边有不少妖族出没。而那些众兽山的修士,是从临国刚刚来到此地的,虎娃前些天还在客栈中遇到了他们。他们在这里布阵围捕这女子,恐怕未怀好意,虎娃当然也懒得帮忙。

虎娃的举止被远处正追来的人看得清清楚楚,随即有人怒喝道:“小子,你和那妖女是一伙的吗?故意帮她逃走!”

虎娃还没来得及答话,便听见一声咆哮,一头毛色油亮、体格壮硕的黑豹已冲出了丛林,在谷中高高跃起,张开利齿獠牙向着他扑击而下。虎娃在客栈中也见过这头豹子,是被那伙修士带来的,应是众兽山所豢养的灵兽。

这头黑豹受人驱使,本是在追捕那妖族女子,它的嗅觉敏锐速度也极快,顺着气息跑在了最前面。虎娃和盘瓠站在这里,便等于挡住了它的路。后面的修士亦在怒斥虎娃,这头畜生被激发了凶性,便欲扑倒虎娃再去追踪那女子。

这声咆哮能将普通人当场震晕,但虎娃却站在原地没动。这条山坳很狭窄,两侧都是高崖峭壁,无论向左右怎么闪避,都躲不开黑豹的扑击范围。盘瓠已跳到了虎娃身前,仰头也吼了一声。

盘瓠的这声吼很不起眼,别人甚至都听不见,完全淹没在黑豹的咆哮里。但神通威力的大小,可不在于嗓门,扑在半空的豹子一阵晕眩,眼神瞬间便迷糊了。

虎娃曾叮嘱过盘瓠,不要在众人面前暴露神通修为,以免引人起疑,这或许会成为他们的行踪线索。一条花土狗很常见,但一条有神通修为的花土狗就很罕见了。可是盘瓠总是忍不住想露两手,现在这种场合别人是看不出破绽的。

黑豹被盘瓠震迷糊了,但落下时仍本能地伸开前爪,张嘴向虎娃咬去,这是它平时捕猎的反射动作。虎娃并未躲闪,闪电般地伸手便抓在了豹子的颌下,随即侧身上前一步,将这头凶兽抡了起来,奋力扔了回去。

就算不动用神通法力,虎娃蹬地拧腰抡臂,运足了武丁功的劲力也是相当惊人。豹子在半空翻滚着飞去,正砸向刚刚冲出丛林的另一个人。

那人便是方才怒斥虎娃者,他刚冲出密林就见一团黑影兜头砸来,已下意识地祭出法器欲格击,随即又意识到那团黑影就是他所驱使的灵兽,又赶紧收回法器。就这么一犹豫的功夫,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,结结实实被那头黑豹砸了个正着。

连人带豹子又被砸回到树林中,就听一片咔嚓之声,至少撞断了好几棵树。虎娃原本没打算动手,他还想好好问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、这些众兽山的修士究竟在搞什么名堂?但对方的灵兽已经扑过来伤人了,他也就没什么好客气的。

灵兽和那名修士显然都受了伤,并没有再冲出丛林。可虎娃紧接着又听见了一片怒喝之声,有人纷纷吼道:“何方狂徒?竟敢伤我众兽山修士!”随着吼声,只见一片光华乱闪,好几件法器已被祭出飞向谷口,随即又有五个人从不同的方位跑出丛林冲了过来。

盘瓠见到这么多人同时祭出了法器,居然转身就跑。它的速度飞快,一边跑一边还龇牙露出坏笑。这条狗倒不是害怕也不是临阵脱逃,因为虎娃也转身就走,跑得比它还快!盘瓠与虎娃的配合已相当默契,它清楚虎娃想干什么。

那些人刚刚冲进谷口,五件法器带着光华呼啸而至,忽闻上方传来令人心悸的脆裂声,紧接着便是一连串惊天动地的轰响……山坳中烟尘弥漫、良久不散。

这高原上的峭壁时常会发生岩崩,远比雪崩更可怕。很多陡峭的山崖冬季常被积雪覆盖、夏季又有植被生长,布满裂纹孔隙,风化侵蚀现象非常严重。假如一块地方突然坍塌,往往会引起连锁反应、导致岩层大片崩落。

虎娃今天行走时,仍微闭双目感受天地间万事万物的纹理,对周围的地势以及岩层特性也是体察入微,很清楚只要施法来那么一下,便会搞出怎样的动静。

虎娃的样子有时看上去很憨很天真,但他绝对不傻也不愣。同时冲过来那么多人,而且看修为法力都不弱,在空间那么狭窄的战场上合力围攻他一个。就算虎娃的本事也不小,但他绝非自信到狂妄之辈,能否打得过是一回事,但又何必冒那个险、逞那个能呢?

虎娃所站的位置,假如是在两军交战之时,简直就是绝佳的设伏地形。两侧岩层一旦崩落,那是来多少人埋多少人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