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43章、众人察察(下)

看似虎娃本人什么都没得到,瀚雄买下了剑胚、小洒采取了美石,但他自己清楚,这些事情的发生,便是他所寻找的大收获。

他在集市上见到了从未见过的武夫美石以及石壳,又了解到世上有武夫璞石这种东西,竟拥有那样的特性、还被他感悟出来了。他也清楚了白溪英家曾经收藏的那柄碧玉短剑是以何物炼制、北刀氏大将军的刀又是以什么材质打造?

来到此地看见前人开采武夫石的矿脉遗迹,虎娃想起的便是仓颉所说“天地间万事万物皆有其纹理”。这句简单的话其涵义太深邃了,虎娃这一路都在不断的感悟中,也不断有新的收获与发现。

在跟随仓颉前辈行游的日子里,仓颉曾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讲解天地间万事万物的纹理,并以符文模拟、带着神念演示,其中也包括了山川地脉的走向。仓颉是在教候冈,但也没回避虎娃,又似是在对世上所有人讲解。

虎娃今天发现了矿脉中断后又有连续的痕迹,便指点小洒去开凿,果然采出了武夫美石。这对于他来说,是远比得到了武夫美石更难求的大收获!

接下来的几天,虎娃便在山中沿矿脉一带行走,天地山川仿佛于周身移换着角度与风景,他放开元神双眼似闭非闭,就在感受天地间的种种纹理脉络。至于哪里会有璞石、是否仍蕴藏着武夫美石,并不是虎娃刻意关心的问题,因为那些只是地脉纹理的一部分。

刚开始的几天,总有人悄悄跟在虎娃身后不远处,多少也是想拣便宜。假如这位小路先生再有所发现,顺手给他们指一下,弄不好也是大机缘。可是他们渐渐发现,虎娃并没有在寻找任何东西,只是以一种出神的状态于天地间漫步,展开的元神感应却时常被众人所惊扰。

后来虎娃便劝大家不要再跟着自己了,该干嘛干嘛去,有这功夫还不如自寻机缘或者去闭关修炼。瀚雄也站出来劝那几人不要打扰小路先生的修炼,他其实也很想陪同虎娃一起在山中游历,但既然虎娃说了那样的话,便不好意思也跟着了。

夜间回来休息时,虎娃曾建议瀚雄,就在此地祭炼剑胚使其认主。瀚雄已有三境九转修为,虽还不能炼制法器,但打造宝器却是可以的。寻一洞府闭关,哪怕将剑胚先祭炼成下品宝器,也能杜绝他人的窥探之心。

瀚雄却嘿嘿笑着摇头,说此物太珍贵了,他没打算自己拥有。虎娃问他为何会这样想,这位膀大腰圆的年轻人又眨着眼睛说道:“您不是说了嘛,这种璞石最怕跟错了人,在修为越高者的手中能发挥的作用就越大。我爹的修为比我高多了,我打算拿回去向我爹献宝!”

原来瀚雄是想将剑胚带回去孝敬他爹,让这宝物认其父为主,虎娃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。

小洒姑娘这几天就在那石室中一直没再露面,估计正在闭关炼器呢。空桑是一种灵木,其物性非常特别,而其宗门炼枝峰,听名字便知擅长某种炼器之道。

炼枝峰的历代高人在山中培育空桑木,并取其物性最纯正的枝条炼化成一种天材地宝。每当有弟子突破四境修为、可出山行走之时,都会得到两支。

空桑枝的摘取与炼制都有特殊的传承,每根枝条刚摘下来时上面都有九片完整的叶子。可是当它被炼化为天材地宝后,这些叶片都不见了,融入了枝条中,将来可化为法器的妙用。

这种空桑枝的炼器过程,与虎娃的石头蛋稍有点像,但又不完全相同。因为它不需要像虎娃那样用一枚又一枚的石头蛋去合器,而就是一枝完整的法器,在炼化中一步步地将其灵性妙用发挥到最大。初次成器时,挥枝只能祭出一片碧光,随着神通法力突破原先的极限,再以独门秘法炼器时,又能祭出第二道碧光。

这个过程,也就是四境九转修为的层层精进过程,配合师传秘法,成了一种独特的印证与施法方式。虎娃曾听山神说过,世间各宗门秘法传承的侧重不同,便有专门以某种炼器之道印证重重修为境界的,炼枝峰看来就是这样一派宗门。

如此看来,小洒姑娘的空桑枝好像也能够“成长”,但与瀚雄那枚璞石的情况是不一样的。它的灵性妙用早已确定,只是要有这样一个炼化的过程,虽已是一件可以使用的法器,但还没有最终完全定型,仍在继续炼化的过程中。

等到九叶圆满,也就意味着这名传人的修为必然已四境九转圆满。那空桑枝本身便不能再祭炼出什么更多的灵性妙用来,但若还不想让法器最终定型,仍可与另外合适的天材地宝融合祭炼。假如能成功的话,便能赋予它原先所不具备的灵性妙用,继续成为中品或上品法器。

小洒的修为已有四境八转,但她祭器之时挥出的是七道碧光,说明在突破八转修为之后,还没有来得及以师传秘法炼器印证呢,所以此番便择地闭关。

炼枝峰为何要给出山每位弟子两支空桑枝呢?另一支是备用的。虽然以独门秘法炼化师传法器,损毁的可能性要比炼制其他法器低得多,但若一时不慎或者炼器时受到意外的惊扰,也可能会前功尽弃,届时就需要取出另一支从头开始祭炼。

假如这两支空桑枝在炼器的过程中都损毁了,那么师尊也不会再给了,需要自己到山中寻找灵木,并施法力以心神滋养枝条,摘取并炼化其为天材地宝。这个过程可就费劲了,须有五境以上修为的高手方能办到。也就是说这名弟子在突破五境之前,恐不会再拥有最顺手的独门法器。

以上这些,都是瀚雄那天见小洒以空桑枝施法之后,向她打听出来的。瀚雄也出身于大派宗门,自我感觉不错,性格开朗跟谁都有点自来熟,长得壮、脸也厚,也会和小洒姑娘套近乎。

不知不觉,在山中已经呆了七天,虎娃早已在矿脉一带来回走了很多遍。这天他领着盘瓠来到了更远的地方,越过两座高峰间一处狭窄的山坳,前方是一片地势较低的苍茫丛林。冬季落叶与四季常青的植被交错分布,杂草藤萝于林间密绕。

这样的山野,往往是冬季猛兽们聚集觅食之处,常生长着各种奇花异草。虎娃发现了折断的树枝和被踩伏的杂草,显然不久前这里刚刚有人经过。他一边走一边微闭双目感应着天地间的纹理,却突然停下了脚步,而盘瓠也同时站住了。

他们皆感应到一股特殊的法力波动,虽然没有什么攻击性,却有窥测与警告之意。有人在这里布下法阵,目的是为了警戒和监视。这显然不是与虎娃同行的修士所为,难道还有别人来到这一片深山中游历,又为何要布下法阵呢?

就在这时,盘瓠突然对远方叫了一声,紧接着有一个声音远远地传来:“是哪派宗门的朋友误入此地?帛室国众兽山正在此围捕妖兽,无需同修帮忙。请你不要擅闯,速速离去!”

虎娃居然认得此人的声音,他曾在红锦城的客栈中听见过。百兽山也算是帛室国中的一支大派修炼传承宗门,其宗主亦有六境修为,门中修士擅长驱使各种珍禽异兽。那天虎娃在客栈前院中遇到的那伙领着一头黑豹的修士,便自称来自于帛室国众兽山,当时这个人也在场。

盘瓠闻言有些不满地又叫了两声,那意思仿佛在说:“这是无人的山野,也不是你们村寨世代的猎场!随便划出来一片地方,就不让别人走了吗?”

虎娃却没说什么,招呼盘瓠一声转身便走,盘瓠也没再表示更多的不满。他们是在蛮荒中长大的,蛮荒中各个部族都有世代狩猎的范围。如果是在不属于任何部族猎场的山野中,碰到另一支部族正在围猎,通常就要回避,不能趁机捣乱并争夺对方围捕的猎物。

蛮荒中各部族,偶尔也会因狩猎中的冲突发生械斗,结果往往都很惨烈,因此才会有这种传统。在大多数情况下,各部族的狩猎皆互不打扰,虎娃也不会打扰这群众兽山的修士围猎。那开口说话者,并没有现身与虎娃相见,他隐蔽在远方暗处。

当虎娃走回到两峰之间那狭长的山坳中央时,盘瓠突然又叫了一声,虎娃随即转身站定,因为他察觉到有什么人或是什么东西,正朝这个方向急速冲来。

只听一片草叶响动和树枝折断的声音,那片原始丛林中跑出一位衣冠不整的妙龄女子,身形虽跌跌撞撞但速度却是极快。她踏上植被稀疏的峰间谷口,赤脚踩着碎石,扭动着腰肢就似在快速地飘动滑行,那奇异的身姿却仿佛有种形容不出的魅力,乌黑的长发一直垂到臀部,在奔跑中飞舞。

虎娃看见这女子的同时,也听见了远方丛林中传来的呼喝声:“这位朋友,快将那妖女截住!……她便是妖兽所化,不得放之离去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