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42章、点石(下)

有人吓了一跳,问道:“有这回事吗?我怎么不知道!”

延丰白了那人一眼道:“以你的修为,还察觉不到远处潜伏的动静……你难道就没注意,小路先生的狗叫了几次吗?”

山崖上有的是现成的“洞府”,众人各寻最合意的地方休息,这里曾是孕育武夫美石之处,简直就是天然的修炼静室。第二天一大早,众人走出山洞,沿着矿脉所在的岩层各自寻找,主要是查探那些散落废弃的武夫石壳,可是并没有找到与那柄剑胚一样的璞石。

有人觉得某些石壳有些特别,自己也吃不准,还特意请虎娃来“鉴别”,虎娃皆摇头说不是。这条矿脉暴露在地表绵延分布两里多长,早先曾被开采了多年,如今哪还能剩下什么好东西,而那种璞石更是不可能轻易见到。

众人分头四下寻找,半天功夫就把两里多长的矿脉一带都搜遍了。当大家又聚在一起时,延丰问到:“小路先生,那种璞石究竟会在什么地方出现呢,那老头会不会是骗我们?”

虎娃反问道:“他为什么要骗我们,所说的哪一句话有不对吗?我们按照他所指的路寻来,果然发现了武夫石的矿脉遗迹,也发现了很多可以炼制宝器的石壳。那块璞石当然是随矿脉出现的,它非常罕见难得,已被老者取走了。而我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采取的,方才看见了。”

众人惊讶道:“在哪里?快带我们去看看!”

虎娃领着众人往高处走了不远,离那矿脉有一段距离,裸露的山崖上有一道凹下去的长条形痕迹。虎娃对瀚雄道:“将你的剑胚拿出来,在上面比一下。”

瀚雄取出剑胚,往石壁上一放,竟然恰好能嵌进去。众人此时都反应过来,此剑胚原竟是一柄天成的“石中剑”,由于岩层崩落露在山崖表面,就是一条无用的石壳模样。它却被挖山货的老者路过看见,顺手凿了下来拿到集市上去卖。而老者所出售的山货,这一带山中都能见着。

大家找到了剑胚的源头,证明那老者所说的话半点不假。可这种岩层中的璞石上哪里再去找呢?况且这是一条暴露在地表的矿脉,其中蕴含璞石的可能性,实在是微乎其微。

小洒姑娘叹了口气道:“我早知找到璞石的希望不大,也没抱什么指望。但这么长的一条矿脉,就算被人曾经大规模开采过,说不定还能留下一两块武夫美石呢!”

瀚雄笑道:“武夫美石都孕育在石壳中,你可以把那些前人扔掉的石壳都敲开看看。”

又有人小声嘟囔道:“真是白来一趟了!”

虎娃却说道:“怎么能说白来呢?能见到当年先人们开采武夫石的遗迹,此地又有天然的洞府适合修炼,这都是收获啊!……小洒姑娘,你想找武夫石吗?我觉得某个地方可能还有,由于埋藏太深,许是当年的开采者遗漏了。”

小洒姑娘眼神一亮:“在哪里啊?”

虎娃:“就在你昨天过夜的石洞里,我只是发现了一些痕迹,但也不敢肯定是不是真有,可以去试着找一找。”

昨夜大家各寻“静室”休息,彼此离得都不远。小洒姑娘挑的那个矿洞在山崖中间,洞壁上还留有残存的武夫石壳痕迹。大家寻找过夜之处时,虎娃也进去看过一遍,但是小洒姑娘挑中了那个地方。

众人又都聚到那石洞中,虎娃转了一圈似乎没把握确定方位,便朝瀚雄道:“将你那柄剑胚借我一用。”

剑胚在瀚雄的包裹里,用厚厚的一张软鹿皮层层保护着呢。这东西可不能轻易被别人拿在手中,假如谁使坏趁机运功炼化使其认主,对于瀚雄来说它可就废了。但虎娃要借,瀚雄毫不犹豫地就取出来递了过去,因为这剑胚本就是虎娃送他的造化。

虎娃手握剑胚凝神感应了片刻,以剑胚一指石壁道:“小洒姑娘,你将那里凿开。”

须知武夫石的矿脉是连续分布的,开采时沿着有石壳出现的岩层寻找即可。此刻他们身处的岩洞就是这么被人工凿出的。但虎娃所指的地方是普通的石壁,就连石壳曾出现过的痕迹都没有,众人都有些纳闷。

小洒取出一根树枝状的法器挥了出去,七片碧光射在岩层上,那坚硬的石壁转眼就出现了细密的裂痕,她又问道:“要凿开多大的地方?”

虎娃:“一尺方圆即可,不必过于耗费法力。”

小洒再一挥枝,七片碧光洒出,那已开裂的岩层又化为粉末、如流沙般泄落于地,这一手精妙的御器神通也赢得众人齐声喝彩。小洒偷瞟了虎娃一眼,想看他是不是也在赞赏自己?

却只见虎娃摇头道:“你又不是在向人演示法术,只需要把石壁凿开就行!”

小洒有些失望地再挥手中的短枝,那一尺方圆的岩壁不断裂开,碎成拳头大小的石块崩落,越凿越深,向岩层内已延伸出几尺深的石洞。她一边凿开更深的岩层,一边以御物之法将碎石清出,在地上落了一大堆,看神情已渐显吃力。

这里的山岩十分坚硬,小洒姑娘的御器手法看着漂亮,可是并不适合这么蛮干,渐渐地脸色已经有些发红,鼻尖上还渗出了细汗。可那凿开的岩层深处除了岩石还是岩石,瀚雄说道:“小洒姑娘,你别累着了,让我来帮忙吧!……小路先生,那里面真有武夫石吗?”

延丰在一旁也露出疑惑的神色,他不信虎娃的神识能穿透这么深的岩层感应到里面的东西。而虎娃手握剑胚又闭上眼睛道:“原先我只是感应到矿脉断续的走向,此刻又凿开了这么深,我已可以肯定里面有武夫石……你不用帮忙,小洒姑娘自己能行。”

延丰的同门师弟,那位名叫延刚的少年插话道:“会不会也是一块璞石呢?”

虎娃此刻已经感应得很清晰了,很干脆地答道:“不是璞石!而是一块经天然造化而成的武夫美石。”见延刚面露失望之色,他又说道,“武夫美石已是珍贵的天材地宝,不要因为曾见过璞石,便连找到武夫美石都会失望。”

延刚吃了一惊,随即面露警醒之色。看来最近这两天的遭遇,不知不觉中使他的心境已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失衡变化。幸亏虎娃一言点醒,他自己才意识到,又赶紧向虎娃行了一礼,小声道:“多谢先生指点,否则我竟不知心中已有魔障暗生。”

延丰却有些不满地瞟了虎娃和延刚一眼,指点同门师弟应是他的事情,似乎不太乐意虎娃这样逞能多管闲事。这时众人又发出一声惊呼,因为岩壁上凿出的深洞之中,已露出了武夫石的石壳。

小洒姑娘又惊又喜地问道:“小路先生,这石壳很大,没办法取出来。”

虎娃将手中的剑胚还给瀚雄道:“你没必要把石壳取出来,直接将它敲开,取出其中的武夫美石就行了。”

小洒姑娘原本已累了,但此刻见到石壳又振奋了精神。这个洞已深入石壁六尺多,她又施法敲开了一尺厚更坚硬的石壳,终于取出了一枚璀璨夺目的武夫石。这块武夫美石有天鹅蛋大小、色泽淡碧如琉璃般透明,是品质最纯净的那一种。

武夫石不仅本身就是一种能单独炼器的天材地宝,如果炼器手法更为高明,它还可以融入到别的材质中,祭炼出神通妙用更多更强的法器,但需要的就是这种最纯净的武夫美石。

这一块武夫石相当珍贵难得,假如拿到红锦城中出售,其价值绝不低于昨天在商铺里看见的那柄法器长剑!实际上这等品质的天材地宝,很少在商铺中公开出售,通常都是在修士圈子内部交换或交易了,有的是人想要。

小洒姑娘已经接近神气耗尽了,却异常开心,将美石捧在手中不住摩挲,喜爱得不得了。年轻姑娘家本就喜欢这种纯净美丽的东西,更别说它是一种珍贵难得的天材地宝了。玩赏了半天,小洒姑娘才突然意识到什么,有些不好意思地对虎娃道:“小路先生,这块武夫美石是您找到的,不应我一人独有,我们该怎么分呢?”

虎娃看着她,笑道:“我只是指了个地方,事先还不能确定有没有。从头到尾都是你亲手开凿,直至发现美石并将之取出,此物当然就是你的。我若是自己想采取,又何必让你来费事?”

小洒姑娘感谢再三,很不好意思的地将这块武夫美石收了起来。又有人问道:“小路先生,您是否发现还有别的地方也蕴藏着武夫石,也给我们指一下呗?”

虎娃苦笑道:“我在这一带转了大半天,并无别的发现。当初开采石矿者,其中肯定有修为远超于我的高人,能找到的美石早就被采走了,这只是一处难以察觉的疏漏而已。我碰巧发现了一丝矿脉断续痕迹,也不敢肯定里面有没有武夫石,这是小洒姑娘的运气好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