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42章、点石(上)

瀚雄也说道:“嗯,有的可以吃,也都可以入药,皆能壮筋骨补元气、治劳损之伤。你们看这块红锦树的皮,就取自与根部相连的那一小块树节,药性最为纯正。而这一枚野郎果,采摘的时机也最合适……”瀚雄是巴士国长龄门的弟子,而长龄门宗主长龄先生精通炼药之道,他在这方面倒是比别人更有研究。

听着众人的议论,延丰突然说道:“诸位,我们也不必总是呆在城中了,也去城外山中行游一番,顺便访探机缘如何?”

延丰方才见商铺老板追踪那老者而去时,他差点也想跟过去了。瀚雄今天得到的这柄剑胚,令他十分眼热,可惜就这么眼睁睁地错过了。但若能找到老者拣到这种石料的地方,说不定还会有更大的机缘。

他的这句话,也令在场众人多少都有点动心。反正红锦城中的客栈与驿站都住满了,昨天他们还是在驿站院中过的夜,与露宿野外也没什么区别,又何必还挤在那乱糟糟的地方呢。且大家都是修士,应寻清静之地修炼。

而延丰真正的目的众人也心知肚明,就是要去老者所说的那个地方。那一带已是武夫丘周边的深野、与蛮荒相连的山势余脉。众人并非虎娃,这一路走得虽远,但大都是在有道路的地方穿行各村寨与城廓,并没有怎么远离人烟。

独行山野毕竟是一种冒险,而且很不方便。但大家既然已经千里迢迢来到武夫丘一带,为何不领略一番那真正的蛮荒深野风光呢?这才是行游历练啊!就算找不到武夫璞石,说不定还能有其他发现。

这一带生活着很多支妖族,也有许多别处见不到的特色物产,自古人迹罕至的荒野中亦可采取灵药、寻找天材地宝、收服珍禽异兽。斩杀大妖邪魔……这些都是大家平日在家乡或宗门中听到的传说事迹,若亲身经历,想想就令人激动!

随即便有人附和道:“反正还有大半个月才到冬至呢,我们留在这拥挤杂乱的城廓中也没什么意思,不如离城游历蛮荒山野,届时直接从山野穿到武夫丘下。这段时日或可见证种种前所未遇之事,择清静地修炼,未尝不是难寻之机缘。”

小洒姑娘赞同道:“离山之时尊长曾有吩咐,要我在这番行游途中将独门法器空桑枝炼化至第九叶,而我的修为却迟迟未能突破四境九转。本想在红锦城中择地闭关炼器,却根本找不到一处清静地,莫不如去山野中修炼,或许另有大机缘。”

瀚雄也点头道:“家父曾吩咐我,不要一个人在深山里乱跑。还说我的修为尚浅,遇到凶险或不能自保。而如今我们这么多人结伴而行,也不怕什么了,正可以闯闯!……小路先生,您的意思呢?”

虎娃:“如果大家都这么认为,我也没什么意见。”

瀚雄:“那还说什么,我们快走吧!”反正城中没地方过夜,而且他已经买下了这么好的一柄剑胚,也不想再逛集市了,说着话将那些山货包了起来塞进包裹里。

还有人小声问虎娃道:“您在集市上逛了三天,以您这么好的眼力,有没有发现与那柄剑胚一样的好东西,却是众人所不识?”

虎娃苦笑道:“好东西的确有不少,却非众人未识。世上哪有那么多便宜,就等着你去占呢?”

集市旁就有专门提供各种膳食的饭馆,一行八位修士带着一条花尾巴小狗,找了个地方先吃午饭。瀚雄很高兴地请了客,又顺手买了一些干粮物品,大家随后便出西门而去。

出城便是山野,错落分布着人烟村寨,大大小小的平原谷地也有开垦的田地,显得并不荒凉,是一派与城廓不同的田园风光。

延丰仍俨然以众人的领袖自居,主动走在前面带路。他站在一片梯田边说道:“那老头说的是西行十五里、再南行十里,这显然是绕了个大弯子嘛。我等有修为在身可翻山越岭,计算好方位,直接插向西南方,不是到得更快吗?”

他在心里算计,那老者定然走的是山间小道,而商铺老板也跟在后面,两人说不定已经赶往山中那片地方去找璞石了。若是抄近道赶在这两人前面,说不定能抢得更大的造化。但他说的话确实也有道理,众人便没有反对。

可是离开了有人烟的村寨田地附近,登上了一座山顶再往前望,大家都有点傻眼了。前方群山壁立如削、千岩万壑纵横交错,若按照延丰所指的方位直线穿越,那简直就不是人走的路,就连很多鸟都飞不过去。

大家虽然都有修为神通可翻山越岭,但是那么高的山登上去再爬下来,还要越过那么多道断崖深壑,亦非常凶险,而且极为耗费体力与时间。还不如找有路的地方走呢,加起来只是二十五里山路,假如在大道上,对于他们来说只需很短的时间。

虎娃一看这地势,又观察了山脉走向,便对大家解释道:“那老者并没有故意指一条弯路,出城往西是一条半山中的高原谷地,陆续有人烟村寨分布,也有道路相连。过了十五里之后,才方便向南绕行。他指的就是自己平时走的路,也是最快的路。”

在蛮荒中并不是直线距离最短的便最近,而要寻找山势中最好走的地方,到达的时间才最快也最安全,虎娃早有经验。众人不得不下山回到来路,又沿着村寨间的道路前行。这条路还算平整宽阔,勉强可行车马,就是有较多的上下坡,弯曲起伏不定。

众人的速度当然很快,赶十五里路没用多久,大路南侧出现了一条山间小道,蜿蜒向上通往峰峦深处。

再踏上这条路就不像先前那么好走了,走到山中沿途也看见了几个不大的村寨,分布在小片的谷地中。山路蜿蜒始终向着南方更高处,五里之后已不见人烟。而这条小道在山林中的痕迹越来越淡,很多地方已被草木遮掩。瀚雄皱眉道:“这是一条什么路呀?”

虎娃分析道:“近年来已经很少有人走过这里,但当年它却被踩得很实,显然有大队人马经常往来,所以很多段路基还在,至今都没怎么长草。深山中若有武夫石出产,当年定有很多人来到这里采矿,如今那条矿脉应基本被采空废弃,所以路也就荒废了。”

那老者说过要南行十里,但深山中的景象便是十里不同天。早年这条小路也不知是谁先探出来的,绕山过壑盘旋曲折,沿途所见呈现峰回百转之姿。当这条道路终于完全消失的时候,众人站在深山幽谷之间,眼前的景象十分壮丽秀美。

已是入冬时节,且这里是高原地带,高处的峰顶上覆盖着皑皑白雪。下方没有积雪的山腰,大片植被已落叶,呈现出一片苍黄之色。但顺着山势再往低处,颜色又变成了桔黄夹杂着浅红。这里的地势落差极大,在最低的深谷中,还有很多四季常绿的草木,俯望一片青翠。

山色是分层次的,像多彩的波浪在蜿蜒流动,远处峰顶阳光下的积雪,因为远近和角度的不同,又折射出雪白、淡碧和幽蓝的光影,竟如梦幻一般。小洒姑娘深吸一口气道:“感受此地气息,格外幽静清新,若能寻一处合适的洞府,倒是很好的闭关清修之所。”

延丰:“路已经没了,我们已经走过十里了吧,那老头说的地方在哪里呢?”

虎娃一指远处道:“我们站在这里恰好能看见,那边有大片的裸露山壁,有一条深褐色的岩层连绵分布,应该就是早年出产武夫石的矿脉所在。”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那陡峭的山崖岩层间果然有一线深褐色连绵隐现,宛如一头穿行于山中的巨大苍龙。

大家走下高坡,穿过翠树藤萝密布的谷地时,就发现了不少散落的武夫石壳。其中大部分都可以拿来加工器物,但这里实在太偏远,很难将石料运出去,所以就这么弃于深谷。

众人于黄昏前来到了那陡峭的裸露斜坡下,这里确实曾有一条暴露于地表的矿脉,嶙峋的怪石间留下了很多人工开凿的痕迹,已经被采空了。到处都扔着被凿开的武夫石壳,其中若有武夫石出产,则早已被人取走。

小洒姑娘望着那岩坡叹道:“好多的洞府呀!”

早先来到此地采矿者,常年沿着矿脉向山体内开凿,留下了很多孔洞,有不少地方就像石室,很深很宽而且很平整,酷似深山中隐居的修士们所凿建的清修洞府。

延丰却环顾周围道:“这里应该早已没有武夫石出产,但山崖下到处都是石壳碎料,不知能不能找到璞石?”

虎娃看了看天色道:“马上就要天黑了,我们还是先找地方过夜吧。此地不错,适合定坐修炼。但山中毒虫猛兽也多,我们来的路上已经遇到了好几头凶兽,虽都被我们远远地惊走了,但也够危险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