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41章、神剑之胚(下)

这柄剑胚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特性,便是“认主”。

所谓“认主”,并不是指滴精血留印记之类民间附会的说法,与神器中的神魂烙印也是两回事,更不是说他人就无法使用了。实际上一件法宝,只要掌握了其妙用操控之法,能御器者谁都可以拿来用,只是不同的人所发挥的威力不同。

如果谁是第一个以神通法力祭炼这柄剑胚之人,那么这柄剑胚从此便只能由他来祭炼,别人若强行炼器反而会使之损毁。原因比较玄妙,与这种材质独特的物性有关。

因为它是一块可成长、但尚未经历任何天然造化的璞石,宛如法宝将诞生而未诞生、一切皆有可能的状态。一旦开启了祭炼的过程,它便相当于被唤醒了某种生机气息。一块石头当然没有生命,这所谓的生机气息是祭炼者所赋予的。

这样的法宝,灵性妙用能与祭炼者的生机律动相融共鸣,简直相当于他生命的一部分,能随其修炼共同成长,这也是其天然“纹理”的进化过程。每个人的生机律动特征都是唯一的,就算表面上再接近,也会有诸多微妙的差异。

只有最初祭炼它的人,才能始终祭炼它。假如换到别人手中,虽然还可以当作法宝使用,但当时是什么样子便永远是什么样子,不能再接着成长。

这种璞料,最怕“跟”错人,它虽是神剑之胚,却几乎不可能成为神器。假如祭炼者的修为终生不能更进,比如连四境都突破不了,璞料也等于从一开始就废掉了,连真正的法器都炼不成。

所以对于修为越高者,它的价值可能就越高。比如一位已有六境修为的高人,得到它进行祭炼,只要肯花费心血工夫,便可将之炼成上品法器。而且这样的法器一定是最适合自己的,能发挥所修秘法最大的神通妙用,其威力甚至不亚于普通的传世神器。

世间修士所修秘法传承不同,未必都擅长炼器。可是这种东西不一样,认主之后不需要祭炼者擅长炼器,只需以心神感受它的自然变化、以法力滋养即可,且不会在祭炼中损毁,这个过程也称为“养器”。若器物是一柄剑,那便是养剑。

这柄剑胚之所以珍贵难得,因为它尚是一块未曾“认主”的璞石。

众人听了这番介绍,皆惊讶得目瞪口呆。虽说此物在修为越高的修士手中价值便越大,但谁不想拥有一件专属于自己的法宝,无论将来的修为境界有多高,它总能发挥自身最强的修为神通。

瀚雄下意识地握紧了剑胚,但又不敢太用力,仿佛生怕将它给弄坏了,以不敢置信的语气问道:“小路先生,你怎会知道得这么清楚?”

虎娃笑着解释道:“我曾在别处见过类似的东西,材质也是此种石料,但已炼化为法宝。我当时亦不知其玄妙,而这几日我看遍了集市上所有的武夫石及石壳,只发现了这么一件与众不同却又似曾相识的器物,研究了三天,才突然意识到它是什么?”

虎娃说的是实话,他见到的那件法器便是刀叔的砍刀,当时认不出是什么材质,据说就是北刀氏大将军从武夫丘上带下来的。虎娃又在红锦城的集市中见到了不少武夫石的石壳,与刀叔那把刀的材质很像,但显然无法制成那样的法器。只有这柄剑胚的材质物性与之相同,便引起了虎娃的特别关注,于是连续揣摩了三天。

虎娃当然不会说出自己认识北刀氏,这可能会暴露他的身份,而且有更重要的秘密他也没有讲。他本人就炼成过一堆神器,这是世间难以重现的大机缘与大福缘,他对于各种器物的感应以及洞察能力,恐罕有人及。

此剑胚能否成为神器,在场众人谁也不敢妄下结论。但大家都有神通修为在身,刚才也都感应过这柄剑胚,有些特异之处体会不明白,可是经虎娃这么一提醒,便都反应过来了。有些玄妙并不是他们感受不到,而是没想到,就差这么一言点破。

大家再看向瀚雄手中的剑胚时,眼中都流露出某种热烈之色,心中皆感到无比遗憾——自己怎么就没先发现它、并把它买下来呢?哪怕借钱也行啊!

瀚雄解下包袱,小心翼翼地将剑胚收了起来。他的身材高大,背的包袱也特别大,似是以特殊的材质制成,但里面几乎是空的,并没装多少东西。

虎娃见众人如此表情,又笑着说道:“大家也不必羡慕瀚雄,这就是他的机缘与福缘。此物虽是神剑之胚,但真正的灵性妙用在于天长日久的养剑工夫,否则它不过是一块石头。器物的珍贵之处,在于人们的祭炼之功,得到它也就是得到一件恰好适合自己的法宝而已。”

这时那卖货的老者开口道:“这位小先生真是位德厚之人,原来昨天就看出我卖的是好东西了!您自己买不起,却把造化送给了能买得起的朋友,而且也没有哄骗我这个没见识的乡下老汉,实话告诉我它究竟是什么东西?佩服佩服!”

老头方才还没走,坐在地上一边往破棉衣里揣金子,一边饶有兴致地听虎娃说话,此刻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准备离开,也忍不住插嘴说话。

虎娃解释道:“我不是买不起,而是不需要,我另有法器尚未祭炼完成呢,尚不知要耗费多少工夫,也就不必贪得这一件了。既然带着朋友们来买你的东西,我当然要说清楚为何会劝他买下这么贵的一柄剑胚,也不想占您老人家的便宜,要告诉你我们买的是什么。”

见老者正要离开,那商铺老板赶紧上前道:“老人家,你能否告诉我,是在何处找到这种石料的?如果你能领我再找到那里,我愿付重金酬谢。”

这老板是个很精明的生意人,他是当地人,很了解武夫石这种矿产的特性,往往都是沿着矿脉分布。如果这老者在一个地方发现了这种璞石,那么附近可能还有更多,且未曾引人注意,因为大多数人都不认识这种东西,就算认识恐怕也不会像虎娃这样说出来。

老者却笑着摇头道:“就是告诉一句话而已,又何必收什么钱,我又不是想钱想疯了!……出城西行十五里,再往南行十里,山中有一道断崖很长,曾有人在那里开采武夫石,有很多石壳就丢在崖下。我挖山货的时候发现这一块还不错,恰好适合凿成一柄剑胚,便加工了一番拿来卖了。你们也想碰运气的话,就去那里找吧。”

商铺老板又说道:“老人家,你能否亲自带路?我愿意出重金雇你!”

老者又摇头道:“地方都告诉您了,自己去不就得了?我已经赚了这么多金子,不缺钱!”他揣着金子喜滋滋地走了,也没有再看地上的货摊一眼。商铺老板犹豫了片刻,抬脚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,竟然追着那老者去了,显然仍是不甘心。

老者说的情况倒也正常,武夫石的石壳制成的器物虽然还值点钱,但将大块的石料从深山中运出来,所耗费的人工恐怕比石料还贵。所以在过于艰险、道路难行之处,人们只是打开石壳采取武夫石,而将价值不大的石壳便丢弃于山中。

老者卖的璞石剑胚,显然就是一块被人丢弃的“废料”所加工。他在什么地方拣到的,只是指了一个大概的方位,真的进入深山恐怕也很难找到准确的地点,而且那商铺老板也不太相信老者愿意指出准确的路径。

在深山中能找到这么值钱的东西,谁又会轻易告诉别人呢?老者今天赚了这么多钱,恐怕回头又会去那个地方寻找同样的石料。商铺老板准备悄悄跟踪老者,他有神通修为在身,暗中追踪一个普通的乡下老头,当然很轻松。

其实众人方才也曾猜疑老者的身份,但老者并无任何特别之处。他穿着破旧的棉衣,满脸皱纹,双手的皮肤很粗糙,灰白的头发上沾满尘土,就是一位常年在山中劳作的普通老汉。以神识察其神气,也是普通而平凡,哪怕被高人的窥视神通扫过形神,他也无任何异状。

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老者与那商铺的老板都已钻入人群不见踪影。虎娃指着地上的货摊,对瀚雄道:“这都是那老人家送你的,正好用这块麻布包起来,装进你的包裹吧。”

瀚雄俯下身看着那些山货道:“剑胚不同寻常,这些山货是否也有玄妙?”

虎娃笑道:“山货就是山货,没什么别的讲究,它们都是最普通的平凡之物,但质地也是最好的。那位老人家做生意很实在。”

好几人都蹲下来研究老者所留的山货,期待着能有什么特别的发现。小洒姑娘以神通感应研究了半天,最后也认同虎娃的说法道:“这些都是山里挖的东西,有的能吃,也都可以入药。但它们都是普通山货中品质最佳的,也相当不容易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