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41章、神剑之胚(上)

这种石头之所以出名,不仅因为它特产于武夫丘一带,而且是炼制法器的天材地宝。虎娃在白溪村时,就见过白溪英家收藏了一柄碧玉短剑,那是一件法器,曾被北溪取走并在斗法中使用。虎娃现在才清楚,原来其材质就是武夫石,但炼器的手法并不是十分高明。

武夫石作为一种矿物,通常与另一种矿物伴生出现,就是包裹在其外的厚厚石壳。这种石壳与其他的岩石不太一样,适合磨制成石刀石斧,不仅锋利而且韧性较佳、不是那么脆,相对不容易崩碎折断。

武夫石的石壳,是武夫石在天然孕育的过程中,其杂质渗透到了周围的岩层中形成,而中央留下的最精华部分便是美石。这种石壳可以用来加工各种石具,经高人以炼器手法处置,也可以加工成石质的宝器,但远远比不上真正的武夫美石珍贵,只是一种较为特殊的石材罢了。

延丰熟悉这一带的特产,刚才说的也都是内行话。宝剑真正有价值之处是高人的炼化打造功夫,仅仅是石壳剑胚确实不能值太多钱。

瀚雄手持剑胚,有些不解地问虎娃道:“小路先生,我们今天所逛的商铺中,也有出售尚未炼化的武夫美石。大家都看见了,还研究议论了半天,没想到在这里还能买到可炼器的天材地宝。想必那些商铺的老板也不精通炼器,且不敢请人乱动手,所以就直接出售美石。更多的货摊上,还有用武夫石的石壳所制的装饰短剑,大家也都拿着把玩研究过,你就在旁边看着呀。武夫石及其石壳今天都见过了,你不可能不认识啊?以你的修为,不可能太走眼,认为这柄剑胚比方才那商铺里所有的剑都好。你定是看出它另有玄妙,都告诉我吧!”

虎娃很耐心地解释道:“我这三天都在逛集市,研究过武夫美石,也研究了更多石壳加工成的器物,一直在感应揣摩其物性。但只有这件器物,其材质既非武夫石,亦非其石壳,在这个集市上独一无二。”

瀚雄惊讶道:“那它是什么东西?分明就是武夫石的石壳嘛!这么多人还会认错?”

延丰也讥笑道:“小路先生,这里的人世代与武夫石打交道,他们对这种东西比你熟多了。这不是武夫石的石壳,还能是什么东西?”

虎娃眯起眼睛道:“正因为太熟悉了,一眼就能认识,所以才不会太留意。我第一天逛集市看见它时,也以为是武夫石的石壳所打造,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。其物性与集市上所有的石壳器物都有所不同,更接近于武夫美石,但也不太一样。”

延丰又插话道:“你的感觉很正常,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?武夫石壳,本就是武夫美石在天然造化成形的过程中,析出的杂质渗入周围的山岩所产生。杂质析出得越彻底,武夫美石便越纯净;而周围的岩层不同,物性当然各有差异。”

虎娃却没有理会他的话,仍然说道:“第二天我又研究了商铺中的武夫石和货摊上的各种石壳,然后又来观摩这柄剑胚。发现它虽是石壳的样子,物性却很淳朴,既像一种最纯粹的石壳,又像是一种最不纯净的武夫美石。”

他说话的声音虽小,但周围的人也能听见。那卖货的老者抬起眼皮,看了他一眼道:“这位小先生我有印象,这三天每天都会到我这儿来,每次都拿着剑胚摸半天。”

虎娃笑了,接着说道:“第三天也就是昨天,我又来了。拿起这柄剑胚感应,突然明白了它是何物!”

这番话已引起了大家的兴趣,众人齐声问道:“究竟什么东西?”

虎娃不紧不慢地解释道:“武夫石,是在漫长的远古年代,于地底的岩层深处自然造化孕育而成,但你们谁见过它孕育之初、尚未成形的样子?这剑胚的材质,就是真正的璞石,也就是最初的源石。它并未向周围的岩层析出任何所谓的杂质,而所谓的武夫美石就蕴含其中。所以它本身就是最纯粹的石壳,同时也是一整块未成形的武夫石。有一位尊长曾告诉我,天地间万事万物皆有其纹理,纹理也在变化之中。而我从柄剑胚中所感受到的纹理,就是武夫石最初的本源。”

瀚雄追问道:“那它有什么灵性妙用?”

虎娃看了一眼卖货的老者,沉吟道:“我若是说了,不知这位老人家会不会提价?”

老者却摇头道:“我早就说过,这是武夫石的精华所打造的剑胚,你们这些有神通修为的高人可以拿去炼成法宝,所以我才开这个价!诸位觉得值就买,买得值也是自己的福分。我老汉做生意童叟无欺,既然已经报了价,哪有坐地悔改的道理?但假如你们下次再来,我恐怕就要涨价了!”

虎娃只得苦笑,他已知道这老者是怎么做生意的。前三天他都来了,老者则主动给他报了三次价,一次比一次更高,好像买家越犹豫不决、他便会卖得越贵。所以今天他干脆没有上前问价,是瀚雄先过去问的。老者给瀚雄报的,倒是第一次给虎娃的价格。

这时后面突然伸出一只手,拿过那柄剑胚道:“让我看看!……老人家,这剑我买了。”

众人回头一看,居然是方才那家商铺的老板。这位老板也是一名修士,好像修为还不低,他一直跟在众人后面看热闹呢。他方才也听见了虎娃说的话,以神识感应了一番,果然发现此剑胚的有特异之处,于是便先下手了。

瀚雄不满地嚷嚷道:“明明是我先看中的,我也要买,你怎么能抢?”

那商铺老板说道:“我没跟你抢!此刻剑胚在我手中,而你还没付钱,我要买便是先买。”

瀚雄上前一步,掳起袖子就要和那老板“理论”。虎娃却不慌不忙地拉住瀚雄,笑着问那老板道:“这位先生,您带钱了吗?”

那老板一摸衣怀,脸色就微微一变,他刚才从商铺里走得急,身上当然没带钱。其实虎娃早就清楚他跟在后面,也知道他没来得及专门拿钱。老汉开的价可不是一笔小数目,谁也不会没事在身上揣那么多钱。在场能拿出来的人,除了虎娃就只有瀚雄。

瀚雄的反应也很快,随即从怀中掏出一把黄橙橙的金锭,他的身材魁梧手也很大,将一满把金子放在老者眼前道:“老人家,付你钱,那柄剑我买下了。”

他也没看金子是多少,反正是够了。老者却拿出好几块又还给他道:“这位先生,您给多了,这些拿回去……地上的山货和麻布都送您了,正好可以包着带走。”

那位商铺老板赶紧喊道:“老头,你别着急!稍等一会儿,我这就回去拿钱,我可以给你双倍的价钱!”

老着却摇头道:“我若是这样出言无信,还想不想做生意了?以后谁还愿意跟我打交道!……钱我已经收了,剑已经是这位先生的。您如果想出双倍的价钱买,那就和他商量吧。”

瀚雄没想到,今天听了虎娃一番劝,竟有这么大的好处!就算他自己不留着剑胚,转眼再出手便能赚一大笔钱。他从老板手中夺过剑胚道:“把我的东西拿来吧!这柄剑胚我自己留着了,不管你出多少钱,我也不卖!”然后转身又对虎娃道,“小路先生,此物有何灵性妙用,你可以都说出来了吧?”

虎娃笑着点了点头,又很细致地解释了一番——

此物若在地底岩层深处、某种合适的环境中,经过漫长的天然造化,或许可在周围的岩层中形成石壳,最中央留下的便是武夫美石,纯净与否要看这个过程是否完成,这也许便相当于天地自然的“炼器”过程。

但是这块只会出现在地底岩层深处的璞石,不知因何意外出现在地表。这种东西很罕见,有着独特的妙用,它是可被造化之物。天然的造化只是其中的一种方式,将它变成了武夫美石以及包裹在外面厚厚的石壳。

假如以法力祭炼温养璞石,所施的法力就取代了天然的造化,它会随着祭炼者的境界越来越高,呈现出不同的变化。也就是说,此物不仅可以炼化为法宝,而且是能伴随着祭炼者本人境界成长的法宝。根据它天然的器形,当然最适合炼化成一柄剑。

更难得的是,这块璞石尚未经历任何天然的造化过程,也没有任何人曾以法力祭炼过它。假如有谁从一开始便祭炼这柄剑胚,过程不间断且本人的修为越来越高,它会连续成长为下品宝器、中品宝器、上品宝器、下品法器、中品法器、上品法器。

假如祭炼者有朝一日化境九转圆满、最终迈过登天之径,这柄剑也会伴随他成为一件神器,并自然留下他的神魂烙印。所以,这是一柄神剑之胚!虽然如今它还仅仅是一块石头,既非宝器更非法器,但在虎娃看来,却比方才那商铺中所有的剑都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