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40章、卖剑的老汉(下)

店中悬挂了一柄法器长剑,据说是武夫丘的高人亲手打造。瀚雄问了价钱,虽然看着眼热,但也打消了买下的念头。这剑太贵了,花同样的价钱可以买下好几车财货和一队男女奴仆,回家之后还能再建一座豪华大宅院。

虎娃能看出来,瀚雄很有钱,甚至比延丰都有钱多了,是这七名修士中身家最丰厚的一位,他若不计代价或许能买得起那柄剑,但有钱也不是那么花的。可能商铺也根本没打算卖那柄剑,就是挂在厅堂中镇店的。

买不起这一柄,但还可以在店中挑别的。瀚雄又看中了一柄精铜阔剑,悬在腰间比划了半天,确实有那么一点战场上的将军气势。但他还是有点犹豫,因为这柄剑也不便宜,这家商铺中的东西都贵得惊人。

虎娃也将那柄阔剑拿过去摩挲了一番,并凝神感应其灵性妙用,确实是很锋锐的上品宝器,与寻常的下品铜器不同,经过了精心的打造与特殊的法力炼制,若灌注法力于其中,可以劈开坚硬的巨石而不伤其刃。

看见虎娃研究得很认真的样子,瀚雄便问道:“小路先生,你看这剑怎么样?如果你也觉得真不错,我就买下了!你的修为已有四境九转,可比我高多了,眼力也应该比我强。”

虎娃却摇头道:“不错倒是不错,但也就到此为止了,相比修士所用的法宝,它其实更适合那些修成了武丁功的将士使用。除了锋锐坚韧之外,它并无什么别的灵性妙用,待将来你的修为更高,当法宝便有些勉强。更重要的是,太贵了,不值!”

小洒姑娘也小声道:“只要找到合适的精铜料,肯费时日以法力祭炼,打造出这样一柄战剑来并不算太难,在这里买确实不值。”

商铺老板听见这话便笑道:“我这里的东西是贵了点,但都是货真价实的好器物,走遍整座红锦城,你们也不会找到第二家。诸位都有修为在身,这样的剑确实可以自行祭炼,但也要耗费心血功夫。既能花钱买到现成的,难道还要嫌贵吗?”

延丰也在一旁说道:“小路先生,这样的宝剑你买不起,可是瀚雄先生能买得起呀。他好不容易看中了一件趁手的宝器,我们何必阻人缘法呢?”

瀚雄本已经动心了,可听虎娃这么一说,他又不想买了。瀚雄意识到虎娃今天逛集市什么东西都没买,大家都在选剑,他却连价都没问过,显然是手头很紧。这位壮汉放下阔剑,拍着虎娃的肩头道:“你说的对,这剑确实太贵了,假如买回去,我肯定会挨家父的揍!……你方才在集市上有没有看中的?若是手头缺钱,我借给你!”

虎娃笑了:“我将来还不知要远行多久,随身不想带着太多的东西。瀚雄大哥,你真想挑一柄好剑吗?如果不怕将来的养剑功夫太麻烦,我前几天在集市上倒是看见了一柄好剑,绝不亚于悬在这商铺中所有的剑,只是寻常人恐怕认不出来。”

瀚雄一听这话眼睛就亮了:“真的吗?你怎么不早说!”

虎娃解释道:“那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货摊,所卖的剑更不起眼。我已经看见三天了,它始终没有卖出去,不知今天那卖东西的人来没来?”

延丰有点不高兴了,因为这里确实是红锦城最华贵的商铺,他与这位老板以前还认识,两年前也曾在这家商铺里买过一柄剑。但虎娃却说集市上有个不起眼的小货摊上,有一柄剑比这里的剑都好,令他感觉很没面子啊。

延丰皱起眉头道:“小路先生,你是不是看走眼了?……小货摊上能有那么好的剑,为何你自己不买啊?”

虎娃答道:“我自有随身法器,也不缺一柄剑。至于我说的那柄剑如何,去看看不就知道了?希望那货摊还在。”

瀚雄赶紧点头道:“对啊,我们就去看看呗,或许真是好东西呢!”

众人都很好奇,跟着虎娃走出了商铺。就连商铺的老板也很惊讶,吩咐伙计一声,自己也跟着这伙人出门去集市看热闹了。红锦城的集市非常大,尤其是这段时间,来往的商贩和游客非常多,想找一个说不定摆在什么地方的小货摊可不容易。

虎娃带着大家挤了半天,终于松了一口气,指着前方道:“就在那里,那位老者卖的剑胚。”

虎娃此刻说的是“剑胚”而非“剑”,他手指的地方亦非商铺,而像是这一带的村寨山民进城来卖特产的一个货摊。空地上铺着一块大麻布,麻布上放着很多山货,那些山货旁边却有一根奇怪的东西。仔细看,它应是用黑褐色的石料制作的石剑。

但这柄石剑尚未雕凿完成,表面有不少地方还是疙疙瘩瘩的,只是初具雏形,既像是剑又像是一根细长的石头棍子。剑是这里的特色器物,有不少商贩甚至附近的山民,也会用各种石料、玉料、骨料、木料制剑,拿到集市上出售。这样的剑大多不能用于砍杀,只是一种装饰品,有些制作得还相当精美。

这位老者可能是想打造一柄石剑,可是尚未完全制成呢,也敢拿到集市上来卖?有人当场就笑道:“小路先生,你说的就是这柄剑啊?这老头是来卖山货的,他那柄剑也好意思摆出来?”

虎娃却说道:“你们先别着急,且去问问那柄剑卖什么价。”

瀚雄于是就过去问了,老者就像卖山货般随口报了一个价,却把众人都吓了一跳。这个价虽没有方才的商铺里那柄法器长剑贵,可比瀚雄后来看中的那柄精铜阔剑也便宜不了多少。难道这老头是想钱想疯了?瀚雄纳闷道:“老人家,你这一柄石质剑胚,为何要卖这么贵啊?”

假如按这个价卖了这柄剑,老者也不用铺着麻布在集市上摆地摊了,可以直接买下一间商铺自己去当老板。但老者却答道:“这是好东西啊,您再仔细看看,它是用武夫石的精华所打造。”

众人都围到货摊前拿起这柄剑观摩。延丰毕竟是一名五境修士,石剑入手便微微皱眉道:“这哪是什么武夫石的精华,而是武夫石的石壳所制,还残存了一丝杂质中的灵性。这样的石头,拿来制成砺石磨剑倒是很好,石质坚韧也更适于砍砸,若再以法力精心炼化,能进一步消除石质的脆性、使之不易折断,堪比精钢所制的宝器。”

老者微微抬了抬眼皮道:“这位先生倒是有点眼力。我世代生活在这里,当然认识武夫石,也知道它有什么用处,所以这柄剑会卖这个价。”

延丰差点被老者气乐了,又大声道:“武夫石的石壳所制之剑,我见过不少,其他的商铺里也有,但哪有卖你这个价的?它要经高人以大法力炼制,才能成为真正的宝剑。而你这剑算什么?既没有加工好也没有经法力炼制,用力一砸就会断!那等宝剑,真正珍贵之处并非武夫石的石壳,那种石头山里有不少,而是高人所用的炼剑功夫。十柄剑中未必能炼化成功一柄,一旦炼剑失败,材质也就全废了,届时根本一文不值。”

老者微微皱眉道:“先生是有神通修为的高人,但您方才所说的这些,老汉不是很懂。反正我就知道这是用武夫石精华所打造的剑胚,你们拿回去便有办法炼化成法宝,所以我就要卖这个价!”

看来此人就是一位山村中的老汉,听说以武夫石的石壳能打造成宝剑,他也不知从哪里弄了一块凿吧凿吧便拿到集市上,就是想卖给那些会炼器的高人,价钱却贵得不像话。

延丰将手中的剑胚递给瀚雄道:“这就是小路先生看好的剑,你想买就买吧!”语气中满是嘲讽之意。小路先生虽有四境九转修为,但毕竟年纪太小也没什么见识,估计从来都没见过武夫石吧,初次来到红锦城,竟然将这样一柄石质剑胚当成了什么好东西。

其他人倒没好意思嘲笑虎娃,行游各地见到陌生的新奇事物,谁没有看走眼闹笑话的时候呢?大家都觉得这个摆摊的老头挺逗的,没搞清楚状况竟然敢开这样的价,想当然地就以为这东西是修士们的宝贝了,卖东西生怕被别人占了便宜。

小洒姑娘打趣道:“老人家,你的剑胚卖得太贵了,我买不起,这些山货怎么卖啊?”

老者瓮声瓮气道:“山货不卖!您如果买了我的剑,这地上的山货全白送!”

大家都笑了,虎娃却对瀚雄小声道:“你再好好看看这柄剑胚,并非故意没有加工完毕,而是加工成这个样子,便不能再凿了!这些坑坑洼洼的表面,若不以法力炼化处置,就是这种材质天然造化出的样子。那老者什么别的都没干,就是将其他的材料剥离了而已。”

武夫石,是特产于武夫丘一带的玉质美石。这种石头是在岩层深处孕育而成,但由于流水冲涮、山岩崩落等原因,往往会露出地表被人找到。此石呈淡碧色半透明,其中品质最好的完全纯净毫无杂质,但是很难遇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