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39章、武夫丘的规矩(上)

正因为如此,红锦城一带有很多别的地方见不到的特产,比如虎娃所见到的这种织锦,恐怕也只有多木村才能出产。另一方面,由于各妖族的栖居地情况各异,天赋能力也各不相同,他们总能找到或使用平常人难以见到的东西,其中或许就有修士所需的天材地宝。

这里是接近蛮荒的高原地带,生存环境相对巴原其他地方则更为恶劣。因为自古传说,武夫丘之外的南荒深处是作乱的妖邪出没之地,总有很多修士越过武夫丘深入南荒试炼,自称假如遇见妖邪便顺手降妖除魔。

巴原上有很多修士出山行游时,往往都会跑到红锦城一带看看,找一些特殊的物产,另一方面也进入山野中苦修。红锦城所辖的山野非常广袤,恐怕连城主都说不清范围究竟有多大。在不是那么险恶的山中,也有大大小小不少其他的宗门,聚集着一批自称苦修之士。

这是虎娃与沿途所遇的村寨居民攀谈,打听到的各种情况。虎娃听见“苦修”这个词时感觉有些好笑,红锦城一带的生活虽然比巴原上的富庶城廓要艰苦,但也算不得是什么苦日子,那些人见过真正的深野蛮荒吗?

但是转念一想,世间修士在艰苦的环境中磨砺心志,其目的也不是为了去做蛮荒野人啊。红锦城一带妖族杂居,有很多特殊的物产,蛮荒深山中可能还有真正的妖类出没,能找到别处所没有的灵药与天材地宝,所以经常有修士来此行游并不令人奇怪。

这一带除了武夫丘之外,还有大大小小十余个修行宗门,而平时往来行游的修士则更多。虎娃路过这里,并不令沿途村寨的居民感到惊讶,他们历年所见形形色色的人已不少,不仅有带狗的,还有带着各种飞禽走兽的。

看虎娃的样子,背着包袱带着条狗独自穿行山野,连随身的弓箭武器都没有,显然也是一名行游历练的修士。但他实在太年轻了,所以有很多村民都叫他小先生。虎娃如今听见这个很耳熟的称呼已习以为常,估计村民们对路过的少年修士都曾这样称呼吧。

当他转出山村之间的小道,进入前往红锦城可行车马的大道时,沿途所遇到的人就更多了。迎面走来的大多是商队,趁着歇冬之时,从红锦城向巴原上运送一车车的特产货物。而走在同一个方向的,很多都是虎娃这样的修士,独行者较少,大多三五人一伙出自同门。

这些人在半路上或驿站中遇见,彼此之间也会打招呼,自报身份来历,是出自何处何宗门的修士、叫什么名号、师承于哪位高人?有很多人居然来自很远的地方,巴原各国的都有。大派宗门弟子往往都会受到他人羡慕,而虎娃自称是来自相室国边荒的散修,并不引人注目。

虎娃从离开北刀氏所率领的使团,直至进入红锦城,路上大约走了一个月的时间,据他离开彭山禁地则过去了三个多月。工正大人伯劳曾以神念在他的元神中留下了一份地图,指的就是从巴室国的边境前往武夫丘的主路,但虎娃在山野中还兜了不少圈子。

假如测算一下,驾着马车在大道上赶路,一天都不耽误的话,从武夫丘沿路径最短的大道回到巴室国,大约需要两个多月。若是修为高超直接抄近道穿行山野,时间则更短。虎娃登上武夫丘找到少务转告消息,少务也完全来得及按时赶回去。

但关键是,他以什么方式登上武夫丘呢?后廪叮嘱他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与目的,更不能暴露少务的身份,所以只能私下里隐秘进行。

虎娃在红锦城的集市上转了好几天,见到了各种稀奇的东西,也遇到了多木村的族人来到这里贩卖织锦。多木村的织锦显然很抢手,有专门的商队收购,由于前不久刚刚见过面,这几名族人还和虎娃笑着打了声招呼聊了几句。就连那些正在做交易的商人们,也不清楚他们是在与妖族打交道。

多木族人不容易被看出端倪,可是集市上还有不少人的形容很独特,一看便知是妖族出身。他们在贩卖自己村寨里的特产,往往点名要用什么东西来交换。有些刚来到这里的人很好奇地在远处指点议论,而大部分当地人已见怪不怪了。

虎娃不禁想起了遥远的家乡山水城,山水城的集市上也有头生双角的角荣族人出没,刚开始人们看见他们都很惊讶,但后来也就习惯了。

虎娃并不是一名很好的顾客,因为他在集市上转了好几天却连一件东西都没买。不买也就罢了,偏偏还将所看到的每一件器物都观察得很仔细,还总喜欢打听那是什么东西、出产自哪里、有什么用处、以何物加工、怎样加工等等。

虎娃在飞虹城的集市中也这么干过,很不受那里的商贩的待见。但在红锦城却不一样,无论是专门出售货物的商铺,还是摆摊贩卖各自村寨物产的村民,对虎娃的态度都很客气很有耐心,尽量详细地解释与回答各种问题,买不买东西倒无所谓,他们似乎也很乐意与人攀谈介绍。

可见此地的民风比巴原上大多数城廓更为淳朴,人们也很好客。但另一方面,恐怕这些商贩也清楚,来到此地的生面孔大多是各宗门的修士,没有必要轻易得罪,更没必要无端给人脸色看。

其实这里也有许多令虎娃挺感兴趣的东西,所以他才会观察并打听得那么详细,但感兴趣未必就要买下来带走。虎娃还要走很远的路,因为修为尚浅,他的那枚兽牙神器只能往外取东西却不能再装回去,所以一路上包裹里的东西已越来越多。

盘点一下他背后麻布包裹里的物件,如今已有装着九支短箭的竹筒;一根棍状的短弓;一个指肚大小的金铃花法器;一只得自异兽駮马的银角;一瓶得自白溪村的碧针丹;在彭山禁地中拿的七个宝器小瓶,里面装的是各式各样能补益生机元气的灵药;一块曾想送田逍却没送出手的金子;相室、巴室两国的国工信物与赤望丘星煞的信物;一套水布单衣;一双鞋。

那双鞋是半路上换下来的,水婆婆亲手所制,但如今已经有点小了,虎娃却没舍得扔,此鞋经过法力处置十分耐用,并没有坏,而且穿着很舒服。他将之洗干净又收起来了,从兽牙神器中取出了另一双稍大点的鞋再穿上,那套水布单衣也是一样的情况。

十四、五岁的孩子,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这一年虎娃的个头高了不少,身子也壮实了不少。至于去年冬天取出的狐裘,以及他在集市上买的毡布长袍,原本就比较宽大,今年还可以接着穿,看上去倒是更合身了。

后廪本人的信物,还有他那枚宝贝石头蛋,则揣在怀里贴身带着。得自白溪村的那支法宝长鞭,恰好系在腰间当衣带。

虎娃虽然干看不买,但在这个集市上,他恐怕是最为富有的人,就像是一座移动的宝库。虎娃对自己携带的每一件东西都很清楚,假如在这条路上看见什么好东西都想带走,到最后肯定是他无法背负的。

武夫丘就在红锦城之外,很多人都是慕武夫丘之名而来,所以此地集市还有一种特殊的东西贩卖,就是各种各样的剑。虎娃看见了赤铜或精钢打造的宝器长剑,往往悬挂在最大型的商铺中作为镇铺之宝,价格之昂贵寻常人根本无法接受,其中甚至还有法器。

能在集市的商铺里买到法器,倒是很罕见,经常来逛这种商铺的客人当然也不寻常,他们非富即贵。

小型商铺甚至地摊上,也能见到人们制作的石剑或木剑,大多只是玩具或者装饰品。有人来到这里买一柄回去,也算是留个纪念,有些看上去似玉质的短剑做得很小,只有手指长短,很适合随身携带。这种东西,恐怕就是最有当地特色之物了。

虎娃没有买,他只是四处看,可他的同伴却几乎一人买了一把剑,不同材质、不同大小、价值也不尽相同。虎娃是一个人来的,怎么会有同伴呢?——驿站里认识的。

一般大型的村寨和各城廓都有驿站,并非是兵驿,而是供往来的行人与客商歇脚,驿站就是一个大院子、里面有几间空屋子,屋内沿墙角铺着木板和茅草可以简单过个夜。虎娃第一次见到驿站是在飞虹城的双流寨,他也是在那里认识的灵宝。

红锦城中当然有驿站,而且不止一座,可以容纳很多人,但还远远不够。在每年不同的时间,涌入这个地方的商队、各宗门行游的修士、怀揣着梦想的年轻人非常多,驿站中经常住不下。

而且来自各地的修士相比普通人往往非富即贵,他们也不喜欢驿站中嘈杂混乱的环境,也很不方便,尤其对于一些女修更是如此。如果各宗门的修士都找到城廓的工师大人要求安排食宿,城廓也接待不过来。所以除了本国国工与本城共工,城廓便不会接待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