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36章、莫遗其咎(上)

譬如此地曾发生的事情,就算是一名七境高人,所留御神之念的法力消散之后,后人也无法知道这位前辈所要传达的信息。若不是留下了一个符文,虎娃甚至不清楚有这样一位高人曾在此清修,而古藤通灵很可能与之有关。

假那位高人能留下更详细的文字记录,那么就算虎娃没有神通在身,也会知道这里曾发生过什么、那位前辈又想告诉后人什么?

虎娃站在古藤下感慨良久,然后从怀中取出一个玉匣,对两头狂獒道:“这株古藤曾伴随一位前辈高人修炼,数百年后已将通灵。我上次取走之物便是它所显化的灵性所聚,如今让其重归于原身。这是一株通灵之藤,将来亦可像你们一样修炼。它既在守护你们,你们也要好好守护它。”

说着话打开玉匣,将匣中混合着万年长清之泉的泥土洒在了那古藤根下,那奇异的小型五花参随即化为一道金光入地不见。古藤看上去没什么变化,但虎娃的神识中却有一种玄妙的感应,仿佛一个人在沉睡中恢复了清醒,不仅流露出舒适欢畅的情绪,同时也伴随着某种感激之意。

这天虎娃就端坐在古藤下,身前坐着两条狂獒和一条小花狗,他为它们讲解了层层修行境界之妙,所说的都是自己修炼以来的感悟,也算是一场很特别的法会。至于两头狂獒能听懂多少,则看它们自己的造化了,有些暂时还听不懂的内容,可以留待日后慢慢去解悟。

虎娃并没有介绍更高深的境界修炼,因为他目前的修为与两头狂獒一样,也只是四境九转圆满。但他比两头狂獒知道的东西多得多,也重点提醒它们将来在突破五境之时,可能会面临的困境及凶险,需要在古藤的守护下闭关修炼,并且为彼此护法。

这两头狂獒很聪明,已知道这里如今是虎娃的封地——虎娃好不容易才让它们明白“封地”是什么意思,那么它们便是虎娃留在这里守护封地之“人”。两头狂獒还问虎娃,自己应该叫什么名字?并请虎娃帮它们起名字。

虎娃则笑着反问道:“你们自己想叫什么名字呢?”

两头狂獒想了半天,还真给自己想出了名字,雄獒叫藤金、雌獒便叫藤花。因为它们一直在这株古藤旁修炼,又得到了金花为法器。如此称呼,它们也相当于给自己取姓为藤。若是按虎娃在此地的封号,亦可称呼它们为彭藤金与彭藤花,或者彭金与彭花。

以藤金和藤花的修为,只要听明白了意思,想开口说话并不难。可是它们此前并未领悟化形之法,想凝聚妖丹化为人形还需要从头修炼,尚需时日才能办到。

虎娃之所以着急返回此地,并不仅是为了让那灵物回归古藤原身,也是因为两头狂獒。

藤金与藤花本是山野中懵懂无知的妖兽,一直守护着这株古藤在修炼,并没有见过外面的人。而在半个月前,有人闯入此地惊扰了它们,还企图夺走古藤。假如虎娃当时不在场,那么这两头妖兽将来再见到人,恐怕会心怀恨意、主动发起攻击。

虎娃从小在蛮荒中长大,了解很多禽兽的习性。曾被人惊扰或伤害过的猛兽,再见到人时要么就远远地躲开,要么可能会主动发起攻击。而这两头神通强大的妖兽,是不会怕一般人的。

若它们将来在彭山中见到人就带着敌意发起攻击,那么这一带就会出现两头非常恐怖的妖兽,不仅会引起无辜者死伤,它们自己也不会有好下场、定会引来高人斩杀。总有传说某处山野中曾出现凶残的妖物,很可能也有类似的原因吧。

所以虎娃必须再回来,找到这两头狂獒把事情和道理都说清楚,也告诉它们今后该怎么修行。一边教它们说话一边对它们说话,虎娃也颇费了一番功夫,不禁又感慨假如已有六境修为,事情就会简单得多,以神念心印便能传达很多复杂的信息,甚至包括许多语言无法解释的东西。

虎娃叮嘱藤金与藤花,在没有掌握化形之道之前,绝不要离开这一带,至少在这里是安全的。若有一天它们能够化为人形行走,也不妨出去见见世面,但不要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。假如有人问起它们是谁,便可自称是为彭铿氏大人看守封地者,同时可报上名号。

它们就算出去见世面,也不要离开此地太远、太久,因为这里就是它们的修炼洞府,还要守护好那株古藤。虎娃即将离开,等将来还会再回来的,届时再来看它们的修行。虎娃说的不仅是修炼,他谈的是自己所悟的修炼之路——修行。

在此时,这是一个新出现的概念与词汇,虎娃还在地上画出了这两个“字”。

等说完这些,山中的夜幕再度降临,虎娃这两天教授了这两头狂獒太多的东西,便让它们自行去好好消化体会。而虎娃自己又登上了那崖壁中的洞府定坐,此处也是数百年前某位高人的闭关清修之地,在这里修炼,仿佛也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与体会。

这片谷地四面都被高崖环绕,宛如一个巨大的天坑,当月亮升到正中时,月光才能照射到地面。藤金和藤花并没有睡觉,在月光下与盘瓠嘀嘀呜呜不知又在说些什么。后来盘瓠朝着月亮吐出了一枚朦胧的珠子,似无质而有形,却又未完全成形,圆坨坨、光灿灿,仿佛能吸收月华。

藤金与藤花不吱声了,端端正正坐在一旁凝神观望,目光中充满了惊奇与佩服之色。很显然,盘瓠在教它们如何凝炼妖丹,虽然它自己还没有完全凝炼成功,却可让藤金与藤花借鉴它的修炼之法。

虎娃在谷地中呆了两天两夜,次日天亮便带着盘瓠离开了这里。藤金与藤花十分不舍,在古藤下像人一样站直了身体,挥着一只前爪送别——这姿势也是和盘瓠学的!而高崖上有一阵风吹过,古藤发出窸窣的响声,风中摇摆的叶片也像是在挥手道别。

……

就在虎娃定坐于高崖洞府中修炼的那天夜里,彭山禁地,国君行宫的内室中,并无其他侍卫或仆从在场,只有国君后廪与工正伯劳在私下交谈。

只听后廪叹息道:“你、我以及长龄,皆是同年所生。想当初我们也是同在师尊的指点下迈入初境得以修炼,师尊便是巴室国中前任工正大人,可后来我们却走上了不同的路。长龄的生性最为闲散,一心只求在登天之径上走得更远。他云游巴原各地、拜访结交各宗门高人,修炼至今已突破六境,并在国中开宗立派了。你则接任了师尊的工正之职,多少年来一边处置公务一边修炼,在国中德高望重,如今也突破了六境,成为受人敬仰的高手……辛苦你了,也难为你了!”

伯劳赶紧说道:“我们自少年时就是至交好友,师尊便是国中工正。与师尊一样处置各种事务,对我来说未尝不也是一种修炼。”

后廪又叹道:“话虽这么说,但我操持国事这么多年,修为一直未得寸进,到了今天,终于要将巴室国交给少务了。”

伯劳:“您可能就是需要想的事情太多了,总也不得安心修炼。”

后廪:“所以我当初才让少务跟随在你身边、接受你的指点,让他看看你是如何处置国事与修炼的。如今送他远离国都,也是希望他多了解将来要治理的巴原,同时也不要为这里的事烦心。”

伯劳并没有问少务去了哪里、正在做什么,而是问道:“您让少务远离国都,也是想让他远离诸子争位之事吧?”

后廪面露苦笑,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转而说道:“诸子之中谁有此心,难道我不清楚吗?这两天我下令任何人不得离开禁地,有些消息也传不出去……伯劳,你与北刀将军是否查清,禁地之外的山中都来了什么人?”

伯劳有些尴尬地答道:“公子会良带人来了,埋伏在禁地之外,好像人数还不少。公子仲览也带人来了,埋伏在更远的地方,化妆成采药或打猎的模样,还在暗中监视会良的人。他们发现小先生离去本欲追踪,可是小先生走得太快,这些人也不想暴露行迹,所以并没有追上。”

后廪再度长叹道:“仲览是诸子中年纪最大的,心思也最为深沉。假如坐在国君的位置上,心思深沉些也无妨,却需要明智,他最大的缺点就是不够明智。而会良毕竟更年轻些,做事情则更大胆放肆,若身为一国之君,虽须有气魄,却绝不能无知无畏。”

伯劳也叹息道:“国人皆知您将传位于少务,还想争位者要么就是不够明智,要么就是想冒险一搏了。少务继位,恐怕还会有些小麻烦。”

后廪有些无力地摆了摆手道:“我又何必把麻烦留给少务呢?我享国的时间已经太久,这一生都注重声名,从未做过什么不仁之事,但……”

说到这里后廪欲言又止,仿佛有些说不下去了。而伯劳说道:“我能体会主君的心情,今日之事,便是在劝阻他们。若将来他们仍欲妄行,您也不必太过伤憾,以国为重吧!早做好准备,便不难免祸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