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35章、高人遗迹(上)

后廪挽着虎娃的手臂走到了行宫之外,向着高坡上打了个手势,长龄先生发出了信号。四镇大将军与伯劳大人赶回了行宫,众人也各归营地。仪仗卫队守在了院中,贴身侍从先进入行宫去伺候国君,而诸公子与少苗则站在行宫前等候召见。

盘瓠已经溜出来了,看见少苗就很亲热地晃着尾巴过来打招呼。少苗非常高兴,蹲下身子抱着狗脖子一顿揉,还在它耳边说了很多话,也不管这条狗能不能听懂。公子仲览在一旁皱眉道:“少妹,你怎可如此失礼,在行宫前与一条狗说话?应恭谨侍立等候父君召见才是!”

少苗却说道:“这是李路先生的狗,它曾和我们一起为父君采取灵药呢!”

恰在这时国君下令,让诸公子以及此地驻守军阵小队长以上的官员,进入行宫拜见。众人进入行宫分列两旁,大厅中显得很热闹。大家都迫切地想知道此番调治的效果如何,但国君只是笑着说非常好,却没有解释究竟有多好。

像国君还能活多长时间这种话,当然是不能主动问出口的,众人只有恭贺国君并祝贺李路先生。此番调治效果如何,虽不能直接问,但可以通过国君的心情判断,而国君显然心情大好,很久没有露出这么舒畅的笑容了。

国君于行宫中当场宣布了对虎娃的答谢与封赏。以虎娃采得灵药的那片幽谷为中心,周围方圆十里之地,赐予李路先生为封地,并赐封号彭铿氏。

在这个年代,普通村寨居民的名号可能非常简单,有些人根本没有姓或氏,一个昵称就可能会叫一辈子。比如镇北大将军北刀氏,他若没有从军并当上大将军,可能小时候叫刀娃、长大了叫刀汉,一辈子不会有别的称呼。

而如今的虎娃,在这里没有人会叫他虎娃,大多数人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乳名,只知他叫李路,国君也称之为小先生,如今又可称彭铿氏大人。他这位大人到底有多“大”却说不清楚,因为只有封号并无官衔,这便是脱离蛮荒不久,在朴素时代的贵族身份。

不仅如此,国君为了表示礼待,当着众人之面,亲自双手呈上了国工信物。巴室国的国工信物也是一件法器,形制与相室国的差不多,就是图腾略有差别。它当然不是现场炼制的,原先由工正大人伯劳带在身上,此刻便派上了用场。

虎娃身上也有相室国的国工信物,但那块牌子是山爷的,他相室国的国工身份是冒牌的,但此刻在巴室国中,却成了货真价实的国工大人。国工是一种荣誉身份,但代表的也不仅仅是荣誉,他可以接受巴室国供养的财物,甚至可以让巴室国为他建造府邸宅院。

但通常情况下,能被国君亲自延请为国工者,都不缺那点供养,更不缺自己的住所,往往都不会提出什么要求。可是国君却巴不得这些人索取,因为他们只要开口了,便等于承诺会为国中出力。

国工身份通常只授予五境以上、神通强大、所修法术对民众有极大帮助的修士。虎娃的修为虽只有四境九转,但谁也不敢说他没有这个资格。就连长龄先生都对这少年的炼药施救神技赞叹不已,他是一位世间难寻的神医啊!

对于一位手段高超的神医,谁都不会去得罪的。谁又能保证自己一辈子没病没灾,不会有求人救治的那一天呢?而听说这位小神医的手段,仿佛只要还剩一口气,就能把人给治活了,那可是得捧着供着的人物啊,难怪国君会如此礼待!

在场有很多人的命就是虎娃救的,此刻对这位小先生更起敬仰与交好之心。接下来国君又赏谢了各宗门修士,便是跟随虎娃到峡谷里采药的那批人,其中不少还差点因此送了命。

国君当众提到了这件事,并表达了歉意,不仅皆有厚谢,还下令派使者答谢他们所在的各宗门、对这些年轻弟子点名嘉奖。众人既惭愧又高兴啊,纷纷拜谢国君,场面不必多提。

与虎娃一同进入幽谷者共计二十人,除去虎娃、刀将军、少苗三人,来自附近各宗门的修士还有十七位,可是国君只召见与封赏了十六人,包括来自凉风顶的两名修士,却恰恰漏掉了一个季英。

国君为何会如此,其实人人心里都清楚。但国君没有说一句训斥季英的话,他连提都没提这个人,并未表示任何责怪之意,只是没有酬谢与封赏他。季英还有两名同门在场,国君同样会派使者前往凉风顶答谢并点名嘉奖这两人。

国君后廪的身份毕竟不同于刀将军,他没必要说任何难听的话,但国中各宗门恐怕都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受封赏的可不仅这些修士,禁地中所有人都跟着虎娃沾光了,四镇大将军、工正伯劳、长龄先生、所有驻守此地的军阵战士,都得到了相应的赏赐,众人皆大欢喜。

国君最后说道:“我前日偶感不适,工正大人以及诸臣担忧我的身体,下令向国中各修炼宗门求取灵药,实在是有些劳师动众了!今日幸得彭铿氏小先生调治,已康健如初,要多谢国中万民的记挂与担忧。既然已无事,我将巡视国中各城廓、以安万民之心。”

这是一个事先谁都想不到的决定,后廪居然又要去巡视境内的各城廓,让大家都看见他精神健旺的样子。仲览与会良本想开口劝阻,后廪刚刚康复不可如此远行操劳,但在这种兴高采烈的气氛下,却又不好真的劝说。

看来后廪是要坚决隐瞒自己的身体状况了,通过这种方式向所有人宣布他已完全康复。而前段时间求取灵药之事,只是朝中诸臣小题大做了。

虎娃自幼与盘瓠在一起打闹,能明白一只狗想表达的意思,也自然修炼出一种神通,就是不用开口便能感知人们内心真实的变化。他坐的位置离国君很近,就与诸公子并列,他感应到少苗是由衷地高兴,而那三位公子虽面露兴奋之色,心中却隐约有些失望。

看来一国之君真不好当啊,就算在国泰民安的巴室国中、受万民爱戴的后廪,也会有着太多常人想不到的烦恼。也不能说后廪教子无方,人在不同的位置自然会有不同的想法,况且后廪也有十来个儿子,性情各异倒也正常,在选择传国之人时更要格外慎重了。

当晚后廪就在行宫设宴,款待与答谢诸有功之人。宴席上居然有酒,已经好几年滴酒未沾的后廪,这天晚上非常高兴地喝了好几杯,是被侍从扶进内室的,看来他的“病”真是完全好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虎娃便向国君辞行。他自称是在行游修炼途中恰好遇见了此事,有幸出手为国君调治,如今国君的身体已无恙,他也该继续在行游中修炼。后廪当然盛情挽留,但虎娃的态度很坚决,后廪也不想失礼更不能耽误这位高人的修炼,所以不得不礼送虎娃离开了彭山禁地。

虎娃先行告辞,其实是和后廪私下里商量好的,他还有事情要处置,然后在国君的安排下悄然前往郑室国,便谁也追查不到他的行迹。与后廪约定的时间还有一段时日,可是虎娃只想尽快离开这里。

一是因为这里的人实在太热情,在昨夜的饮宴上,他成了除国君之外受到恭贺最多的人,众人都争着向他敬酒、表达敬仰之情。尤其是各宗门的年轻修士,对他这位救命恩人不仅感激,简直已是崇拜无比了。这种被众星捧月般的感觉也挺好,但对虎娃而言却不太“方便”。

虎娃并没有忘记他为何要离开家乡远行巴原,山神让他行游巴原的目的是什么、他又有怎样的志愿尚未完成?如今得到了后廪的承诺,若将来知道谁是屠灭清水氏一族的凶手,他将得到巴室国之助,这对虎娃而言已是意外的大收获。

后廪已猜出他就是在相室国中斩杀宫琅的那位“小先生”,而孟盈丘宗主命煞又传出那样的话来,其他消息灵通者未必不会认出他。虎娃继续留在巴室国中恐怕会过于引人注目,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,否则他也不会给自己另起了一个“李路”的名号。

就在饮宴之后的当天夜间,虎娃于静室中休息时,公子仲览、会良就先后登门拜访,自称是为了表达敬仰之情,并要尽一切可能答谢彭铿氏大人救治了他们的父君。虎娃何尝猜不到这两位公子想干什么?

一方面是为了与他这位神医攀上关系,能收买就尽量收买,不能收买也要尽量交好。另一方面更重要的目的,是为了打探后廪真正的身体状况,想知道国君是不是真的没事了、或者还能再活多长时间?他们应该都带着非常贵重的礼物,而虎娃当然没见这两位公子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