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34章、国君诸子(下)

刀将军却皱眉低喝道:“公子没有听见我方才的话吗?这是君命也是军令,不得再向前,也不得大声喧哗!”

会良一怔,转身摆手让众人都停下,又压低声音道:“刀将军为何如此紧张,难道父君出了什么事吗?”

刀将军答道:“主君无事,正在行宫中接受神医调治,令无关人等远避,不得惊扰神医施法。”

小苗小心翼翼地走过来,悄声道:“刀叔,李路先生正在施法吗?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好消息,不要进入禁地中打扰清静。”

公子仲览也走过来道:“刀将军请来的那位小神医好大的排场,将整片禁地都给清空了,一声令下,连我等都拦在了禁地之外!此刻行宫中还有何人?”

刀将军:“为主君施法调治,尽量谨慎些不是应该的吗?行宫中只有主君与李路先生,余者皆已退避……仲览公子,您不要再往前走了,莫迈过我立足之地。”

说话间刀将军已手扶腰间的刀柄,看架势只要仲览再往前走,他就会直接出手截住。假如这些人碰到的是另外三位镇国大将军,阻拦者的方式可能会更委婉一些,但这位镇北大将军脾气耿直、做事也极为干脆,就是很纯粹的军人风格。

仲览果然顿住了脚步,很关切地说道:“若大禁地再无他人,万一施救的过程出现什么意外,岂不是来不及补救?……我等关心父君安危,当然不会打扰神医施治,但也应在行宫外守候吧?”

刀将军断然道:“君命如此,请就在此地驻足。工正伯劳大人以及长龄先生都认可主君如此决定,仲览公子又何必质疑呢?就算质疑,此刻也得听命!”

会良又说道:“我等绝无抗命之意,只是关心父君安危而已。怎么我们还没到,那边就开始施法了?……请问那位小神医动手之前,父君可有什么其他的交代?”

他这是想问——国君为以防万一,曾留了什么遗言吗?刀将军摇头道:“这我就不清楚了,您可以事后去问主君本人。主君就算有交代,也是交代给伯劳大人的。”

会良追问道:“工正大人现在何处?”

刀叔:“伯劳大人在禁地另一端,与镇东大将军在一起守护清静。”

会良:“我能否去见工正大人?只是悄然穿行不发出动静,远远地绕着行宫走。”

刀将军仍然摇头道:“不可!任何人皆不得在禁地中走动。就算我们此刻说话,也不得高声。”

公子谷良在会良的身后叹息道:“不知父君怎样了?我们在这么远的地方守望,一刻也不得安心啊,希望刀将军能体谅我们兄弟的心情!”

刀将军点头道:“我能体谅你们的心情,想必主君也是清楚的,但请你们也必须遵从君命。其实长龄先生在小神医出手之前,便已告诉过主君,不论调治的效果如何,总归有益无害,不会使主君的身体状况更恶化。所以主君才会放心让神医施治,你们也请放心好了。”

公子仲览又叹息道:“父君的身体,是国家重事,说放心又怎能放心得下?恨不能随时侍奉左右,一刻也不稍离。”

少苗嘟囔道:“父君说自己没事,你们不必跟来,可你们也是没听话啊……就算你们守在行宫里,除了让神医分心,又能有什么用?”

会良却说道:“少妹怎可如此说话,父君也没让你来,你不也跟来了吗?”

少苗低头道:“我只是想尽早知道小神医为父君施治的结果,又没想来添乱。”

谷良插话道:“少妹,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!你担忧父君的安危是一片好心,难道我等担忧父君的安危就成了添乱吗?”

少苗一撅嘴不再说话了。而刀将军也没法管这些人在争辩什么,又低喝道:“主君如今无事,你等听闻君命尚且不情不愿,假如真有什么事,你们又想如何呢?不要再说了,命卫队解下随身重物,且在此地驻足休息,耐心等待吧。”

国君的随行仆从以及仪仗卫队还带着各种东西,此刻都解下来轻手轻脚放在地上。有人取来了坐垫请公子与君女坐下休息,还有人捧来盛着清水的器皿让他们饮用解渴。

国君在天亮后不久就召见了虎娃,说了几句话便让虎娃动手施治了。但此刻时间已经过了正午,行宫那边却一直没传出什么动静,若大一片谷地不见人迹且鸟兽无声,就连牲畜都被牵走了。

按照诸公子平日的习惯,此刻早该吃午饭了,可是既然连大声喧哗都不让,当然就更不允许他们在这里生火做饭了。仆从们只得取出一些瓜果干粮让他们先吃着,刀将军还特意提醒——别啃出太大的声音来,就连咂嘴的动静最好都小点!

会良吃了点干粮,喝了几口水,抬头望着天空道:“刀将军,那位小神医有没有说过,他要施法多长时间?”

这下轮到刀将军怔了怔,虎娃还真没说过这话,谁也不知道究竟要等多久?其实虎娃并不是忘了,而是时间很短不必特意说。他若以琅玕枝神器施展菁华诀为后廪补益生机,顶多只要一个时辰,绝不会等到中午的,他也不可能没完没了地如此施法啊。

可是在施救的过程中出了点小小的意外,虎娃先为国君施法,然后又向那株奇异的五花参施法,无意中进入了悟道之境,被提前醒来的国君看出了神通端倪。接下来国君和虎娃又说了半天的话,谈的内容偏偏又不便让他人听闻,所以干脆把大家都晾在外面了。

刀将军只得答道:“李路先生事先交没有交代,我亦不知要用多长时间,既然主君有命,大家等着便是了。”

公子仲览似是自言自语道:“我为诸公子之长,清楚弟弟妹妹们的心情,他们越等越是心焦啊。”

而公子谷良环顾四周又说道:“若是小神医施法几天几夜,我们就在山野中干坐几天几夜不成?……行宫中并无他人,假如父君已经出了什么事,我等都不得知晓!”

他们坐在这荒山野地里,就算想搭帐篷过夜,也得砍开周围的树丛、整理出一片平地来才行。但火都不让点,又怎会让他们在这一带砍树呢?假如真的就这么坐等几天几夜,可不是一般地遭罪。

刀将军却沉声道:“事关主君安危,就算等个几天几夜又有何妨?在野地里呆几天有干粮吃,死不了人的!假如不愿,您回去便是。”

几位公子不说话了,但刀将军看着他们有些暗暗来气,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。巴国自古以来实行的也是公推禅让的礼法,但约定俗成的规矩,只有诸公子才有受禅为君的资格,且必须是国君亲自指定。

在巴室国如今的诸公子中,有心也自认为有能力与少务争位者,恐怕只有仲览与会良这两位公子了。至于谷良,与他的哥哥会良是一伙的,算是跟在会良后面的一个小帮手。

后廪突然离开国都,到彭山深处的禁地中接受“神医”调治。听到消息者难免会猜测——国君身体状况是否突然恶化、危在旦夕,病急乱投医,所以才会如此?

此时公子少务仍未露面,国君却告诉其他诸公子不必跟随,可是这几位公子还是跟来了。假如国君真的在禁地中出了意外,而伯劳大人宣布由少务受禅继位的遗命,仲览或会良说不定会趁机发动政变的!

因为这个时机实在是太好了,远离国都的深山禁地,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,消息暂时都传不出去。只要搞定了此地大局,宣称得到了国君临终前的禅位之命,再回到国都便可顺势登位了。

几位公子跟随国君卫队而来,看似没有带着自己的亲卫随从,但谁知道卫队中有没有他们安插的内应?在禁地之外的山中,说不定也有他们调集来的人马暗中潜伏,以防不测或想制造不测。

可惜这几位公子都猜错了状况,以国君的身体,原本还能再支撑半年左右,足以等到少务赶回。此番后廪先派长龄与伯劳“考验”了虎娃,知道自己不会出事之后,才召见虎娃让他调治的,事先也在禁地中做好了布置,没有给企图异动者留下机会。

四镇大将军都在这里,伯劳大人也是国中最能镇得住场面的重臣,此地还驻扎着最精锐的军阵以及各宗门修士,诸公子就算做好了准备也翻不起浪花来。刀将军虽性情耿直,人却一点都不愚钝,这位大将军也清楚,后廪早就能猜到——这几位公子或许会跟到禁地来。

国君也许就是想制造一个机会看看,究竟谁会来、来的同时各自在暗中又做了哪些事?

众人各怀心思等待着,并没有过多长时间,就听高坡方向传来一声长啸。那是一直守望在龙血宝树下的长龄先生发出的信号,禁地中已解除戒严,小先生为国君施法调治已毕,且施治成功、国君无恙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