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33章、彭铿氏(上)

后廪微笑道:“小先生不必惊讶,其实我也是一名修士,少年时就突破初境得以修炼。但我即位国君很早,后来便一直操持国事,也就没有太多功夫专心修炼了。许是因为我的资质不佳吧,初境九转之后便不得寸进,那已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。迈入初境使我的感应精微、思路敏捷,精力也比常人更为充沛。但是做了这么多年的国君,我渐渐都忘了还曾经修炼过,就算偶尔想起感觉有些遗憾,但总有更多的事情在等着我去处置。修炼不进则退,如今的我,已远没有初境九转的修为了。”

虎娃赶紧说道:“初境修炼无非使人感应敏锐、精力充沛,但想将一国之君做明白了,这可比寻常修炼难多了!世间普通的修士怎能与您比睿智通达?而我想问,就算您曾有初境九转修为,又怎会认为我方才施展的是菁华诀呢?”

后廪答道:“小先生难道不知吗?菁华诀就是我巴国的传国秘法!它是被我的祖先、巴国的开国之君盐兆带入巴原,于宗室与学宫中世代相传,但能修炼大成者一直寥寥。当年的历代国君只要修为能突破四境,都会得到菁华诀秘传。

惭愧的是,除了开国之君,历代国君中无人能将菁华诀修炼大成,反倒是宗室其他子弟以及历代学宫主事将这门秘诀传了下来。可惜百年前巴原内乱,菁华诀传承已断。我的祖父在战乱后的一片废墟中重建巴国,传至我手中已有三代。

如今巴国宗室虽无菁华诀传承,但它毕竟是当年的传国秘法,我身为国君又有微末修为,自幼就听说过修炼与施展菁华诀的种种妙处,又怎能认不出来?小先生既修成此等秘法,请问是否是清煞前辈的传人?”

虎娃惊讶地反问道:“我当然听说过清煞的名号,但请问此人究竟是谁,难道他也修成了菁华诀吗?”

后廪苦笑道:“先有清煞前辈在巴原上闯出威名,后有巴原七煞之称,我也不知此人是谁,很可能与故巴国宗室或学宫有关。据我所知,这位前辈可能是巴原上最后一位将菁华诀修炼大成之人。故此我猜测您是他的传人,难道您也不知清煞的身份吗?”

虎娃在心中暗想,难道巴原七煞中成名最早、如今早已被人们渐渐淡忘的清煞,就是曾指点他的山神吗?山神从来没有告诉过虎娃自己的身份和名号,如今听后廪这么一说,虎娃也难免有此猜测,口中却答道:“我确实不知清煞前辈的身份,所修习的菁华诀,也并非得自这位前辈的传授。至于指点我的尊长,曾命我不得说出身份来历。”

虎娃说的句句都是实话,他的菁华诀并非山神所传,而是在修炼中自悟,宛如太昊天帝当年创出菁华诀的经历。国君已经看出来他施展的是何种秘法,所以虎娃也就不再否认。没想到他这个秘密并非是被高人窥破,而是被一位几乎没什么神通法力的国君看穿了,因为方才那个意外。

国君能认出虎娃所施展的手段,是因为知晓历代相传有关菁华诀的描述。但毕竟年代已久远,他自己也没得到过传承,有些细节并不清楚。比如一名练成菁华诀的四境修士,不可能施展出虎娃方才的手段,而虎娃也没有多解释。

后廪闻言又叹息道:“清煞前辈成名,已经是一百好几十年前的事情,巴原上已有百余年未有他的消息,可能早已登天而去了吧。但这位前辈也可能留下传承,您的师尊或许与他有关。但您的尊长既然有此吩咐,我倒不好再追问什么了。”

虎娃有些无奈道:“多谢国主!请问您还想问我什么?”

后廪亦苦笑着反问道:“小先生,您说呢?”这位国君此刻最想问的,当然是此番调治的效果——自己还能活多久?

虎娃沉吟道:“生死之事,我也不敢断言。但若无其他意外只谈寿元之限,一年之内您不会有什么事情。而一年之后,您的身体将日渐衰竭。但我方才看见了屋外厅中的各种灵药,也知道您身边有长龄先生那等高手,若善加调治,应该还可再支撑半年左右。”

说话间两人已走出了静室,来到了外面的厅中。盘瓠正蹲在那里,见到国君神采奕奕的样子,也很高兴地站起身来晃了晃尾巴。后廪笑了,俯下身摸着狗脑袋夸了它几句,大抵是聪明、可爱、听话之类,虽然不得要领,但盘瓠也挺高兴的。

后廪请虎娃入座,盘瓠也人模狗样地坐在了一旁。这位国君看了看周围问道:“小先生,您方才出手为我调治,未用一味灵药。您看这里的东西,还有哪些可用?”

这间厅堂两侧放了两排木架子,上面堆放着各种灵药,都是众人献给国君的,由工正大人以随身空间神器带到禁地中,如今都陈列此处供虎娃取用。不久前小苗在彭山中采取的那株五花参王也在其中,而像这等灵药,厅中尚有近百种。

有的就是经过简单处理后的药物原株,尚未炼化提纯为适合直接使用的灵药,可能是采得灵药之人并不擅长炼药之道,所以就这么送来了。还有些早已炼化好的灵药装在玉瓶等各种器皿中,应是各宗门所珍藏之物。

虎娃解释道:“您既认出我使用的手段是菁华诀,就应明白我为何不动用其他的灵药,就算用了也是白白浪费,反而使国主今后再使用同样的灵药效果大损。在一年之后,这些灵药您都可以服用。”

后廪感慨道:“这已是人生难求的大幸运,小先生方才说的对,天地间的造化只可借用、不能强夺。原本在三年前,我就病重不治,如今还有一年半的时间,这要多谢天地造化的恩赐,感激小先生的恩情!……若是还不知足,那可就是真该死了!”

说着话,这位国君又起身向虎娃行礼拜谢,虎娃赶紧将他给扶住了。但后廪又转身朝东面跪拜,并不是向着虎娃。虎娃好奇地问道:“您这是在做什么?”

后廪起身后才答道:“这是拜谢先祖,若无太昊天帝创出菁华诀流传世间、若无先祖盐兆将此传承带到巴原,我今日怎能得此恩惠?”又坐下看了看四周,叹道,“听说前不久在彭山之中,各宗门不少年轻人差点送命,幸亏被您所救,我也得好好谢谢小先生啊!”

看来这位国君很注重声誉,就算身死也不愿留下任何骂名,先前他下令不论虎娃调治的结果如何,都要放虎娃平安离去,可能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。

虎娃劝慰道:“十几天前彭山中的事情,另有原由,镇北大将军应已经对您说清楚,是一名叫季英的修士居心不良。我见到您之前,也走过很多地方,国主身受万民爱戴,所以大家才会送来这么多灵药。”

虎娃在厅中转了一圈,研究了一番架子上的灵药,将那些瓶瓶罐罐都打开看得很仔细。这其中有近十种灵药都是世间罕见之物,虽比不了不死神药,但价值却不亚于龙树泪珀,灵效一律都是补益生机元气的。

看完之后他又说道:“这里的灵药太多了,三分之一就够国主所用了,若炼化服用再多,也是白白浪费灵效。”

后廪点了点头道:“大家送来这些灵药,都是一番心意……小先生,您先前未谈酬谢之事,若有什么要求,此刻尽可以开口了吧?”

虎娃很坦然地说道:“我确实有事想求国主,第一件事便与菁华诀有关。我当着您的面施展菁华诀,是为了救您的命。但我不想将此事泄露出去,请国主为我守秘!”

后廪居然笑了:“真是太巧了,恰好我也不想泄露此事,还想请小先生为我守秘呢!出了这间屋子,我便不会再对任何人提起……可是这样,您又如何解释未动用一株灵药的事情呢?这里的灵药,您如果有看中的,尽管可以取走,我便说是被您用掉了。”

虎娃:“那就多谢国主了!”他也没客气,在架子上取走了几种灵药,都是装在很小的瓶子中已经炼化好的,藏在怀里带出去也方便。虎娃本人也许并不需要,但将来用作与各宗门修士的结交之物也挺好,更重要的是,他想通过这些灵药研究各宗门的炼药之法。

后廪有些诧异地说道:“您就拿这么点东西?”

虎娃点头道:“这些已经够了,别的东西也不太好拿,带在身上更不方便。”然后又从怀中取出那个玉匣道:“这匣中的灵药,国主已用不着它,能否也让我带走?”

后廪笑道:“这本就是您的东西,所有人都认为您要以它为我调治,您再悄悄将它带走,别人只会认为它已被您使用……彭山深处的那片谷地,连同周围方圆十里,也都封赏于您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