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32章、国君后廪(下)

虎娃单独施法调治国君的身体,假如出了什么意外,比如最极端的情况,手法不当把国君给弄死了,他自己当然也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。但国君看得很明白,虎娃不可能是来害他的,况且他原本也活不了多久了。

这位李路先生,在彭山中出手救了很多修士,对各宗门都有恩惠,这里的人也都知道他是受邀请特意来给国君治病的,就算在调治过程中出了什么意外,后廪也下令要放此人平安离去,免得到时候来不及说话。这也是让虎娃尽管放手施展神通的意思。

虎娃躬身道:“多谢国主的信任!事不宜迟,只要您准备好了,我随时可以动手。”

工正伯劳问道:“我知道小先生在彭山中采取了一株罕见的灵药,但各宗门和各位高人也送来了不少灵药,也许会对国君的身体有所帮助,您是否要用到呢?”

虎娃想了想道:“那都拿来吧,如果能用得上则更好。在此处准备一间静室和一张舒服的床,让国主躺在上面接受调治,并不要让任何人在附近干扰。”虎娃做事很干脆,说动手就动手,让国君后廪留下,命其他的人都出去。

……

国君所在的地方就是行宫,这天国君召见了李路先生,大家都在好奇地等待着结果呢。结果只过了片刻功夫,只见工正大人和四镇将军都出来了。然后众人都接到了命令,远离国君所在的行宫,什么事都不要做,各找僻静之处屏息凝神好好呆着,不得走动也不得说话交谈,最好连大气都别喘!

虎娃的要求当然没有这么苛刻,他只是让人不要靠近静室打搅而已,可命令一旦执行下去,就变得如此严格。国中四镇将军远远地守护在行宫的四个方位,从生长龙血宝树的高坡直到山脚下的药园一带,所有的人全给清了出去,只留盘瓠在静室之外守护。

长龄先生凝神定坐于龙血宝树下,远望着山脚下的行宫以及那片已空无一人的营房,忽然感应到以这座谷地为中心,天地间仿佛有风卷起。这不是有形之风,也只有长龄这等高人才能感应清晰,它是天地间的生机流转被引动汇聚。

长龄震撼莫名,李路先生难道不是在以良药为国君调治?或者他以炼化灵药为引,汇聚运转了天地间万物的生机?看来这是那位少年所修的独门秘法,很可能也借助了特殊的法宝在施展,长龄自忖是做不到的。

施展这等手法,理论上在春天调治的效果最佳,而如今已入秋。可惜后廪的身体状况,已经等不到来年开春了,所以李路会选择这片生机灵气格外充盈的山谷。——长龄不愧是位大行家,他的判断八九不离十,虎娃是借助神器琅玕枝施展了菁华诀。

……

后廪躺在那里,虎娃端坐在床榻前,先祭出了一朵碗口大小的金铃花。一阵异香发出,使后廪进入了沉眠。然后虎娃收起金铃花,又祭出了一截琅玕枝。

这截琅玕枝取自太昊遗迹,枝叶茂盛,上面还挂着不少成熟的琅玕果,看上去就像是一株琅玕树,已被整枝炼化为神器。

修炼菁华诀,可使人拥有长久的鼎盛青春,但修成这门秘法可不容易,所需的机缘太难得。想修炼入门须有四境修为,但这门秘传不像其他的神通法术,在斗法中无从施展,并不是什么威力惊人的攻敌手段,或者说它的惊人神效只体现在个人的修养与修炼中。

假如修为没有突破六境,便无法将菁华诀修炼大成;而没有修炼大成,就不能施展它为别人调治生机元气。所以没人能想到虎娃此番会使用菁华诀,越是内行高人便越是想不到!

虎娃的菁华诀并非得自山神传授,而是在炼化琅玕枝时自悟。他虽未将菁华诀修炼大成,但形神中融合了那截琅玕枝神器,本人就可模拟琅玕树采炼菁华气的过程。动用这件神器,他便可汇聚天地间的生机气息,化入后廪的形神中,宛如菁华诀修炼大成后方可施展的神通。

他并没有浪费融于形神中的琅玕果,只是催动琅玕枝施展菁华诀,借用天地间的造化生机。那截琅玕枝渐渐发出琼辉,有朦胧的光雨散落在后廪的身上。这光雨是如此神奇,似乎能穿透一切,后廪的身体竟呈现出半透明的模样,在光雨中隐约可见气血流转、腑脏运行。

过了一会儿,琅玕枝从虎娃的手中消失了,又重新融入形神中不见。而虎娃仍端坐在那里,本人就如一株正在凝炼天地间菁华气的琅玕树,他抬起一只手,光雨从五指间发出,飘向后廪。

为后廪调治身体,根本用不着一枚琅玕果的神效,只需采炼那么一丝菁华气化为补益形神的生机,若超出某个限度也是无效的。每个人的生机毕竟有限,不可能无限制地借助外物补益。

又过了一会儿,虎娃感觉没有必要再为后廪施法调治了,继续补益生机元气已无更多效果。但他此番采炼的天地间生机气息尚未用尽,把盘瓠也叫进来洗炼一番形神?这好像没什么必要,那条狗也没少吃不死神药。

虎娃灵机一动,取出了玉匣打开了盖子,指间朦胧的光雨便落向了那奇异的小型五花参。那株将通灵的古藤因众人为国君采取灵药,也受了一场劫难,在漫长岁月中自然的修炼过程受到了意外的干扰,作为补偿,就赐它一场造化吧,眼下恰好是机缘。

这奇异的灵物可不像沉眠不醒的国君,无需虎娃助它行功运化,光雨及身,随即就被它主动吸收,就似一种自然的本能反应。那小指大小的根茎通体发出金光,竟能穿透泥土射出。

虎娃感应到了它的生机流转,伴随着奇异的神气波动,居然带着某种情绪反应,无比地欢畅与渴望、充满了期待与感激。这灵物居然已有了某些近乎本能的“感觉”,有点类似于人们真切的情绪。在这种状态下,以虎娃的神通能够感应到。

这一刻,虎娃与它是心神相通、神气互感的,而这灵物尚无清晰的灵智,当然更谈不上真正意义上的“心神”。但它能有这样的反应,已是通灵之兆,今后只要不出意外,其灵智将逐渐开启。

而虎娃本人,此刻宛如一株琅玕树,感应到另一株草木之灵的生机与神气运转,似乎蕴含着某种生命与灵智诞生的玄妙,瞬间进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异定境。他仿佛朦胧看见了登天之径上的另一条道路,并不是由谁创造,它就在那里,只是等待着被发现,层层境界也与玄妙难言的根本大道相合。

这对虎娃而言亦是可遇不可求的悟道机缘,他的心神已完全沉浸其中。不知过了多久,这种定境突然收到了惊扰,感悟的状态被打断了,原因同样来自那奇异的小型五花参。虎娃方才所汇聚天地间生机气息已耗尽,他指间发出的光雨也消失了。

玉匣中的灵物流露出一种迫切的焦躁情绪,好似被激发了某种本能的欲望,伴随着正在开启的朦胧灵智而出现。虎娃运转法力安抚其神气躁动,睁开眼睛哑然笑道:“须知天地造化只可借用,不能强夺。”

那灵物恐怕听不见虎娃说话,就算能感应到这种音波震动,也不会清楚他在说什么,但另一人却听见了。床榻上的国君后廪不知何时已恢复了清醒并睁开了眼睛,见虎娃正凝神端坐似在定境之中,他便一直没动,也没出声惊扰虎娃。

这是一个意外,原本虎娃为后廪调治身体后不久,他便会自然醒来。而虎娃又顺手送了那株五花参一场造化,无意中进入了前所未有的悟道之境,竟将这位国君暂时给忘了。

在金铃花的异香中进入沉眠,醒来后不仅不会感到昏沉,反而会精神焕发、感觉格外地清醒,就像是美美地睡了一个好觉。后廪睁开眼睛便看见了神奇的一幕,虎娃的身形仿佛被天地间汇聚而来的琼辉笼罩,而指掌间正发出一片光雨落向玉匣中的灵药。当琼辉与光雨消失后,他又听见了虎娃说的话。

虎娃睁眼开口时便与后廪的视线相对,立刻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,随即又说道:“国主,原来您已经醒了!”

后廪这才从床榻上起身,向虎娃行礼道:“多谢小先生的救助之恩!也有幸亲眼见到小先生所施展的神技,并聆听点化妙语。”

虎娃赶紧起身还礼,很不好意思地一指那玉匣答道:“其实我是在对这株灵药说话,因为方才有所感触,也算是自言自语吧。”

后廪当然看见了玉匣中的灵药,匣盖还是敞开的呢。大家原本都以为虎娃在彭山中采得了罕见的灵药,便要炼化这株灵药为国君调治身体。但此刻灵药还好端端地在这里呢,并未用以补益国君的生机元气,可后廪的神色并未感到太过惊讶。

只见这位国君语气很感慨地又问道:“我方才亲眼见证小先生的妙法神通,请问您施展的秘术,就是菁华诀吗?”

这下轮到虎娃震惊了,他很有些意外地反问道:“后廪国主,您为何会这样认为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