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32章、国君后廪(上)

虎娃来到彭山禁地的第十天,国君后廪到了。这位国君并没有乘坐车马,寻常车马也无法穿行山野到达这里,他是乘坐步辇而来。

所谓步辇,下面有抬杠,人坐在上面可由仆从抬着行走。讲究点的,可以在上方张一柄伞盖遮阳挡雨,更讲究点的,伞盖四周垂着纱帘将人遮住,还可防飞虫避风吹。

国君的步辇当然是最讲究的,就像一辆华贵的带蓬马车,只是没有用马拉,而是由四名壮汉抬着。抬步辇的四名壮汉则更不简单,竟是巴室国中镇东、镇南、镇西、镇北四位大将军。以这四人的功夫,扛着步辇跋山涉水亦如履平地,不会让国君感到丝毫不适。

步辇后面还跟着两个人,一位是巴室国的工正大人伯劳,其人拥有六境修为,也是国中有名的前辈高手。另一人是巴室国的一位六境国工长龄先生,擅长疗伤施救之道,前不久被请到国都调治国君的身体,他一直就没有再离开,此刻也跟随国君来到彭山禁地。

国君身边只有这六人随行,大队人马还远远地跟在后面,但也不需要别人保护了。

禁地中的众修士以及军阵战士,一下子见到这么多大人物,感觉颇有些受宠若惊啊。国君自不必提,工正伯劳大人在巴室国也是德高望重,担任这个辛劳的要职已有二十余年,就是在工正任上突破了六境修为。

一般修士突破六境之后,便如闲云野鹤般极少亲自打理俗务,更别提在国中正式任职、处置繁忙的公务了,接受一个国工的虚衔,偶尔出手做些事情,已经算很给面子。

除非就是一直由国家培养,在履职的过程中修炼,突破六境后才可能继续担任国中司职,但一般都不会再留任太长时间。伯劳大人便是这种情况,可他突破六境已有三年,仍然出任巴室国的工正。

至于另一名六境国工长龄,早年曾遍游巴原各地,专研炼药之道,亦擅长为人调治伤病。十年前其人突破六境修为,便在巴室国中建立清修洞府,并找了一批传人在门下受教,号称长龄门,隐然已是一派宗主的身份。

说来也巧,长龄先生也有弟子进山采药,随季英等人一起闯进了那条峡谷,却被飞蛇咬伤差点送了命,幸亏被虎娃所救。

但这位高人不是来看弟子的,他对虎娃更感兴趣。听小苗和刀叔转述了虎娃现场炼药施救的“神迹”,长龄也是惊讶不已,这一手功夫他自忖也可以做到,但绝对不会像刀将军描述的那样娴熟自然,而且是在闯峡谷与飞蛇激斗、并连番出手救治多人之后。

少苗前阵子去了一趟孟盈丘,回到国都后很快又离开了,后廪当然能猜到自己最喜爱的小女儿是去干什么了,也知道刀将军在随行保护。他倒没指望少苗真能找着什么灵药,因为国中各宗门以及高人修士已送来不少灵药,炼药施治的高手长龄先生也被他请到国都了。

可是少苗与刀将军突然回来了,宣称采到了举世罕见的灵药,也找了一位擅长炼药施救的“神医”。但那位神医李路先生说了,要在彭山禁地中为国君调治,请国君自行去见他。

别说后廪本人,就连他身边的亲信重臣都很吃惊啊。这本是一个好消息,可总令人感觉有些不放心,就算是长龄先生这等高人,也不会这么说话啊。

少苗可能年幼无知,可是刀将军行事向来谨慎稳重,他也坚持认为国君应该去一趟,并且详细介绍了彭山中发生的事情。若是别的事也就罢了,但事关生死,后廪也不得不动心,就连朝中诸大人都不好劝阻。

后廪咨询了工正伯劳以及一直留在国都的长龄先生的意见。伯劳当然不能阻止国君去找神医续命,只是建议他将国中四镇将军都带在身边,以防在离开国都调治时出什么意外,从而导致国中生变。

而长龄先生详细问了刀将军及少苗彭山中所发生的事情,几乎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,他也支持国君去彭山禁地中调养。因为他知道那是什么地方,那位李路先生说的话很有道理。长龄本人不好开这个口,没想到一位年轻的修士竟很干脆地让国君这么做了。

事关国君的生机寿元,当然要慎重。刀将军修为虽高,但擅长的只是刀法神通,伯劳与长龄要亲眼见到虎娃本人,看他的手段是否像刀将军说的那样神奇,才能放心地让他为国君调治身体。

两位高人来到禁地见到了虎娃,态度倒是很客气,询问他修炼过何种秘法、对炼药施救之道有何心得?虎娃对待这两位前辈高人的态度也很恭敬,但也没什么很吃惊甚至惶恐不安的样子,说起与当世高人打交道,他还与仓煞拍着肩膀喝过酒呢。

虎娃倒没说自己具体修炼过什么秘法,但也谈了不少感悟体会。长龄先生是位大行家,他询问得尤其仔细,重点是追问虎娃在幽谷中为人炼药施救用的是何种手法?虎娃解释得很透彻,如何感应灵药物性、如何炼化灵效融入形神、如何以法力切入他人形神运化吸收等等。

长龄是越听越惊讶,虎娃所描述的境界,都是一名四境修士在理论上可以做到的,但实际上却不太可能达到,须拥有最为纯粹的修炼根基,相应的修为皆处于一种极致的境界。否则不仅不可能成功,更不可能像虎娃那样信手施为。

但长龄丝毫不怀疑虎娃所说的话,因为有些细微玄妙的感悟,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准确地描述出来,更何况刀将军与少苗已亲眼见证。长龄先生甚至动了爱才之心,想将虎娃收为门下弟子。

可是这位自称李路的年轻修士,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师承来历,想必其尊长应是世间了不得的高人,其修为境界恐怕远在长龄之上。所以长龄才打消了这个念头,他自知修为虽高,但恐怕也教不出虎娃这样的传人。

就在伯劳与长龄“拜访”虎娃后的第二天,国君后廪正式召见了他。虎娃见到后廪时微感意外,因为这位国君并非众人所猜测的那样已卧床不起,他端坐在那里,精神矍铄、红光满面,哪有半点传闻中病重将逝的样子?

虎娃向国君行了修士之礼,国君笑着起身亲手搀扶他道:“小先生,您见到我的样子,一定很吃惊吧?”

说实话,虎娃并不吃惊,但对国君的这声称呼却觉得有些无奈。原以为离开相室国来到巴室国,“小先生”这个称号便离他远去了,没想到后廪一开口便这么叫他。

“先生”本是称呼有德行的尊长,如今也被用来称呼那些有修为的高人。按当时的习惯,如果不冠以姓名,则显得更为尊敬。所以国君没有称呼李路先生,但虎娃看上去又实在太年轻,直呼先生又显得有些不太合适,叫小先生倒是非常贴切。

虎娃答道:“国主看似神采奕奕,但您方才用手搀扶我时,我已感应到您的生机神气。您一定曾服用过世间罕见的灵药,激发了所有的生机潜能,而从病重中康复。可是凡人并非生机无限,如今您的寿元将尽。”

虎娃称呼后廪为“国主”,而非“君上”或“主君”,便意味着他并非是出身于巴室国的臣民。但后廪也没去追问这些,巴原上的修士经常行游往来各国,像赤望丘那样的大派宗门,其传人更是遍布巴原各地。

后廪只是连连点头赞道:“您一眼就看出了我的状况!三年前我病重将逝,诸般医治无效,向孟盈丘求得不死神药离珠,才得以康复至今。如今臣民见我仍容光焕发,可是再过几个月,我恐怕就要倒下了……若小先生出手为我调治,请问又能是怎样的状况?”

这位国君说话好直接,其实是问虎娃自己还能活多久?虎娃苦笑道:“这种事情很难断言,要等我出手之后才清楚。我之所以请国主来到这里,也是希望能有最佳的效果。”

后廪叹了口气:“小先生说的是实在话,对未知又难以求证之事,并不急于夸功。您出手为我调治身体、补益生机寿元,不知有什么要求?”

虎娃答道:“尚不知效果如何,若谈答谢为时过早,等到事后再说吧……此刻我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不要任何人打搅,只有我一人单独施法。”

国君召见虎娃时,工正大人以及四镇将军就在旁边,但他们谁都没插嘴。这时却听见了好几人的咳嗽声,意思显然是提醒国君,若答应虎娃这个要求有点冒险,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就麻烦了,等于完全把性命交到了这个年轻人的手上。

后廪却笑着环顾众人道:“看你们的样子,似乎都有些不放心啊!这位小先生将我从国都叫到这里,又要独自施法为我调治身体,何尝不也是把命交到了我的手上?更何况我这条命也没剩多长时间可活了!你等注意,不论小先生为我调治身体的结果如何,事后都不可为难他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