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31章、难得之货(下)

彭山禁地中,驻扎着巴室国最为精锐的两支军阵。从各宗门招募来的修士,一部分直接编入军阵中,另一部分平日也与军阵一起配合操练。山谷中不缺地方,高坡下建有成片的营房,足够一百多人居住。

此地已经营多年,有不少所谓的营房其实就是各宗门修士所建的修炼静室,除此之外,它也是国君的行宫所在。越过生长着龙血宝树的高坡,那一大片山野便是自古宗室的畋猎园林,只是国君很少来打猎。

众修士就在这里住了下来,每日观摩军阵操演,在龙血宝树下定坐修炼、彼此交流切磋,还帮助驻守的军士与各宗门同修打理药园、照看田地中的作物,不时抓几只山鸡和兔子、摘些美味的野蔬回来,日子过得非常舒心。

原本驻守此地的修士们也来自附近各宗门,与众人大多是旧识,其中有不少人还是同门,在一起聊得当然很开心,禁地中也难得有这么热闹的时候。

刀叔和小苗将众人送入禁地,安顿好之后便匆匆离去了。刀叔临行前还动用兵符下令,在他没有回来之前,任何人不得擅离此地,也不得向外界透露任何消息,并吩咐禁地中的主事者以及军阵战士,一定要恭谨礼待李路先生,尽量满足他所提出的各种要求。

其实不必刀叔吩咐,众人听说了山中发生的事情以及虎娃还将要做什么,皆对他极为尊重,尤其是那些军阵战士,对虎娃是敬仰至极。

虎娃也没什么特别的需要,他住在一间单独的静室中又一次辟谷闭关了。修士所谓的闭关有不同的情况,有时是定坐静室不受任何打扰,而有时只是处于一种相对封闭的环境中、身心也保持在某种特定的状态中。

虎娃偶尔也和此地修士们一起交流修炼中的各种体会,虽不涉及众人各自的宗门秘传,但境界感悟是相通的,大家越听越是佩服。这位李路先生年纪轻轻,在修炼中似乎总能触类旁通,——他真的只是一位四境修士吗?

至于虎娃,并没人传授过他任何具体的秘法,与人交流时也无所谓藏不藏私,将自己的感悟都说得很清楚,他人能否达到同样的境界,就看各自的修炼了。而虎娃本人也获益良多,更重要是增长了有关巴原以及修士圈子中的各种见闻。

有很多东西,都是山神没有告诉过他的,毕竟山神所介绍的大多是巴原上百年前的事物。而离开蛮荒以来,虎娃还是第一次正式接触与进入到巴原上各宗门修士的交往圈子。

大多数时候,虎娃只是独自在静室中定坐感悟玄通,因为手边就有一件他还没搞明白的东西,便是那玉匣中奇异的小型五花参。虎娃一直没参悟透,此“灵药”从何而来,又为何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?

感应其物性之妙,应是那株金铃藤数百年凝炼的生机灵性所化,竟然会沿着根系遁走,被摄取后由无形化为有形,却还是一株五花参的模样。其实那株古藤的根茎仍然扎根于崖下,真正的灵药并未被采走,那么这东西是从哪儿来的?

就连对不死神药都无比熟悉的虎娃,也搞不明白这五花参是何物了。他之所以答应出手救治国君,某方面的原因,也是想找个借口将此物留在手中,至少在没有搞明白它是什么东西之前,不能就这么将之当成“灵药”使用。

琢磨了两天未得要领,虎娃定坐时便将那玉匣打开放在身前,又取出了那朵金铃花,以御器之法催动,使其在半空绽放。当金铃花绽放之时,有一丝法力波动发自那株小型五花参,它与那朵金铃花之间有着某种微妙的感应联系。

这株五花参就源自于那株古藤,是某种灵性显化带有神通法力,但是离那古藤越远,其神通法力就越微弱,直至完全失去了感应,变得就像普通的植株。而虎娃的金铃花便摘自那株古藤,在法力催动之下,才能感应到这种玄妙。

反复感应体会,虎娃很惊讶地发现了一件事,不禁想起了仓颉说过的一句话——天地间万事万物皆有其纹理。

此物本是无形之灵性所凝,被他摄出后才化为有形之体,就如仓颉曾在虚空中画出的那些符文,处于某种临界状态,接下来可以有两种截然不用的变化。

其一便是在适合生长之处重新扎根,成为一株与原先一样但又是全新的金铃藤。这与植物本身的特性有关,五花参便可以截取根茎移植,但普通五花参当然不能自行移植,而那株古藤竟能通过这种方式做到。

假如是那样,原先的古藤便失去了特异的灵性,会渐渐枯死,因为普通的五花参不可能存活那么多年,只在原地留下数百年所祭炼的天材地宝躯壳。而新长出的五花参幼苗,会在成长过程中逐渐继承这种灵性,但还有没有当初的幸运就很难说了。

假如没有遭遇意外,它可能再度成为当初那样的古藤。这相当于某种修炼的过程,被突发的意外打断了,不得不又重新开始。

那株古藤尚未拥有清晰的灵智,但已有了某些神通灵性,能做出某些应激性的反应,处在一种欲通灵而未通灵的状态。世间禽兽可以自悟修炼,而草木也可自感成灵,甚至最终化形为草木之精。其修炼所需的岁月又要比禽兽之属漫长得多,在世间亦更为罕见。

虎娃听山神说过,世上有草木之精,在相当于四境修为之后,它们亦可化为人形行走,但是离原身所扎根之处越远,其神通灵性就越弱,假如原身受到伤害,其修为也会大损甚至会消失。要到突破六境之后,才能基本不受原身之困,而直至突破化境,方能完全超脱原身所限。

虎娃还从未亲眼见过草木之精,也许见到了他也未必能认出来。而那株古藤亦尚未修炼成精,只是数百年自然生长过程的灵性所聚,已有了通灵的可能。正因为如此,它感受到了自身所面临的危险,才会做出那样一种反应。

就算原身不保,它也可以扎根于别处,以不引人注目的方式重新开始这段漫长的修炼历程。假如虎娃等人没有闯入那片幽谷,古藤当然不会如此,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,它有可能修成真正的草木之精,也有可能永远不会成功。

但这个过程受到了人为的惊扰,它现在处于一种既成功又失败的状态,恐是常人难以理解的概念。因为那株小型五花参虽然被泥土覆盖、受万年常清之泉的滋润,仍然保持着生机灵性,却被收存在玉匣中处于被法力封印的状态,并没有真正地重新扎根生长。

假如那株古藤枯死了,玉匣中的小型五花参也会失去生机,只留下一株罕见的灵药而已。假如虎娃将它重新种植于某地,可以长出一株具有灵性的五花参来,但便相当于那株古藤数百年的修炼前功尽弃。

而虎娃若将这奇异的小型五花参归还原处,其实就等于那金铃藤成功突破了很重要的一个关口,这无意中的经历,会成为它通灵修炼的开始。将来若有幸再突破四境,它还可以化为人形行走山野,甚至可以变化出一株五花参满山乱跑。

但这一切的前提在于虎娃怎么选择,而虎娃已经做了决定,他要把这株小型五花参送回去,令其与古藤原身重新融合。

古往今来,有不少高人修士都见过草木之精,但还没人见过这么奇异之物。通常的草木之精直至修炼成形才会被人所知,是不会出现这种东西的。这对于虎娃来说,也是感悟天地造化的莫大机缘。

虎娃在静室中定坐之时,盘瓠也没出去乱跑,就蹲在一旁似是为他护法,又似是在看稀奇,样子却不时有些走神,不知它再想什么——难道是在想小苗吗?

虎娃便将自己研究这株五花参的感悟,皆原原本本向盘瓠解说。盘瓠如今已能完全理解虎娃所说的话,包括那些复杂深奥的玄通妙义。

不知盘瓠从中感悟到了什么,接下来的每天夜间,它便在那谷地的月光下端坐修炼。几天后是一个月圆之夜,明亮的月华将山野景物的轮廓映照得格外清晰,虎娃走出静室,看见了盘瓠正朝着月亮端坐,仰头吐出了一枚东西。

此物是一团朦胧的光影,又似是月亮轮廓的显化,圆坨坨、光灿灿,在空中滴溜溜地旋转,尚未完全凝聚成形,仿佛在凝炼月华,正变得越来越清晰。

虎娃静静地站在远处观望,并没有惊扰盘瓠。他感觉盘瓠祭出的这团光影,很显然就是受到了那株小型五花参的启发,假合形神以神通法力凝炼而成,但还没有完全成形,这就是传说中的妖丹吗?

据说突破四境后化形的妖物,就是成功凝炼了某种叫妖丹的东西。那是一种无形却可显化之物,甚至可以当成本命法宝使用,妖类自悟修成需要很漫长的岁月,而盘瓠已经开始迈出了这一步。

这说明它只要三境修为圆满,便有望突破四境成功化形,虎娃当然非常高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