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31章、难得之货(上)

一众年轻修士皆非常兴奋,若不是怕举止失仪,简直都想蹦跳欢呼了。他们昨日只能聚在远处的高崖上观望那片龙血宝树生长的禁地,如今镇北大将军邀请他们去禁地中修炼观摩,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,且回头还能得到国君的酬谢与宗门的嘉奖。

可是季英却凑过来低着头道:“大将军,我还有事要回宗门,能否先行告辞?”

刀叔看着他,板着脸冷冷地说道:“不能!这是邀请也是命令。你与两位同门须随我等一起到禁地中守候,待大家都离开时方能离开。”然后又转身对小苗道,“你虽未说离开国都要去做什么,但你父君怎会猜不到?他特意命我带着兵符,可以号令禁地中的军阵。”

一听这话,虎娃就明白在场的人想走都走不掉了。刀叔不仅是邀请大家到禁地中去观摩与修炼,而且等于将众人都软禁在那片山谷里。至少在虎娃出手救治国君之前,不得将这里所发生的事情泄露出去。

国君病重,可能生机寿元将尽。因为求取灵药之事,这在巴室国高层以及修士圈子里已不是秘密。但不论大家怎样猜测,并没有得到国君本人的确认。后廪享国四十余年、深受万民爱戴,已成为国泰民安的一种象征,国中民众肯定不希望他太早离去,后廪也只有六十多岁。

但并非所有人都会感到难过与遗憾,有些人甚至会很高兴,不希望这位国君求得灵药,最好是立刻就死。比如敌国之君、不希望后廪在位者、企图趁乱窃取君位者。

如今在彭山之中找到了罕见的灵药,又有一位神医将在禁地里为国君调治,这个消息以及神医出手施救的结果,将导致巴室国中以及周边事态出现很重要的变数,最好不要让太多人知晓,以防另生变故。

刀叔虽为人耿直、眼睛里揉不得沙子,但他若心思不够缜密、行事不够果断,又怎能从一名普通的军士开始,一步步坐上了镇北大将军的位置,这仅凭刀法神通是不够的。

刀叔以这种方式“软禁”众人,大家求之不得。只有季英自觉没脸再待下去,大将军与君女已经没给他好脸色,那名文峰顶修士又将幽谷中发生的事、刀叔撕他脸皮的话私下转告了众人。大家再看向他的目光,令他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可刀叔却不管季英自不自在、有脸没脸,定然不会放他先走。

众人在峡谷外的金铃峺休息一夜,次日天亮便出发前往彭山禁地。一路上大家皆兴高采烈,就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,感到荣耀与光彩。众人对待小苗与刀叔的态度十分恭谨,对虎娃也充满了敬仰之意。

这不仅是因为虎娃所修炼的秘法玄奇、擅长炼药施救,将以灵药救治国君,众人皆会因此得到荣誉和赏赐。在场的二十人当中,虎娃曾亲手救过十三人,大家不仅感谢他的恩情,也被他为人的态度所折服。

小苗更喜爱盘瓠了,一路上总是狗狗、狗狗地叫着,显得十分亲切与亲热。大家见君女这么喜欢,也都哄着这条狗玩,不时发出开心的笑声。盘瓠当然很高兴,花尾巴一直在晃着,简直停不下来。

只有季英一个人默默地跟在后面,众人看向他的眼神就如看见毒蛇一般,没人和他说话,就连两名凉风顶的同门也不自觉地远离。

走在路上的时候,刀叔拿出那枚符石交给虎娃道:“李路先生,这是凉风顶宗主园灯、一名六境高手所打造的秘宝,季英向您赔罪之物。以您的眼光也许看不上这种东西,但拿去研究一番,也不是坏事。”

虎娃接过符石道:“多谢刀叔!我确实很喜欢研究各种没见过的东西。类似的秘宝我虽然见过,但还从来没有用过,尤其是这种符石,我尚是第一次见到。”

这本是师尊赐予季英的防身秘宝,被刀叔强索而来。不让这种人身上带着这种东西与大家走在一处,刀叔也许是另有考虑,却以季英向虎娃赔罪的名义拿去。虎娃以前还真没见过符石,这一路上便拿在手中,反复以神识感应体会。

这种秘宝不是寻常的法器,就这么以神识感应,很难琢磨出真正的玄妙。众人走过一道山梁稍事驻足休息的时候,虎娃便让大家都躲远点,他要试试这符石的威力,随手便祭向空中将之打了出去。

符石飞到十丈外,被御器神通催动,突然裂开成好几层,每一层都有奇异的符文闪烁,紧接着澎湃的法力爆出,那是一股扭曲与禁锢空间的力量。此物假如用在斗法中,可以将对方切割成无数碎片,就算遇到能守护自身的高手,也可暂时另其动弹不得。

原来这枚符石是这么用的,虎娃感应得非常清晰,但他更重要的目的是想搞清楚这种东西是怎么打造出来的、与通常的炼器手法有什么区别?拿在手中研究不出个所以然,只有实际使用时才能看出端倪。

虎娃曾遭遇噬魂烟的袭击,当然对类似的秘宝很感兴趣。孟盈丘的噬魂烟与凉风顶的符石虽不是一种东西,但这类由高手耗费心血所打造、交于门中晚辈或他人所使用的、威力强大的一次性秘宝,在将来都不可不防。

打出那枚符石后,虎娃在原地凝神静立了良久,细细体会符石爆发那一瞬间的种种变化,他竟莫名想起了仓颉先生。

在跟随仓颉行游的三个多月中,虎娃曾见这位前辈高人用树枝、手指、衣带、甚至以神念,在地上、石头上、水面上甚至于虚空中画了上万种符文。仓颉先生不仅在创造文字,其实也是在印证他所修炼的符文神通。

虎娃当时一直很专注地观摩与体会,他有一种感觉,仓颉先生所画之符,蕴含着某种神通秘法,尤其是画在虚空中的那些符文,必须以法力凝炼才能成形,而且以神识才能感应清楚。

仓颉前辈所演示的手法,若更进一步可以有两种选择:一是舍去必须使用神通法术的部分,便留下普通人皆可学习与掌握的文字传承;二是使用某种类似于炼器的手法,就可以打造出符石一类的秘宝。

虎娃只见过仓颉所创造的文字,却没有见到仓颉所炼制的秘宝,但此刻使用这枚符石,他便想到了应该可以这么做。

虎娃此刻只是有所领悟而已,想得到未必等于做得到,打造这种东西还需要切实的(地)去修炼与尝试才行。但今后再见到类似的秘宝时,他至少不会太惊讶;若有人突然打出秘宝,也不会令他感觉猝不及防。

刀叔真是个好人,他给了虎娃这枚符石,也帮助虎娃领悟了一种新的秘法神通。更重要的是,今后对敌时若遇到这种东西,虎娃也不至于心中没数。

而众人却被虎娃吓了一跳,待那符石秘宝的威力余波散尽之后,纷纷走过来问道:“李路先生,您这是在干什么?好端端的一枚符石,也不是遭遇强敌,怎么就这样用掉了?”

虎娃笑道:“刀叔方才不是说了嘛,让我研究这等秘宝,我就是为了研究啊。不用它,又怎能研究明白?”

提问者有些张口结舌,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这位李路先生真是大手笔啊!这等难得的秘宝,都是留在关键时刻对付强敌的,它是一次性的,用了也就没了啊。李路先生就这么把秘宝给用掉了,说是为了观摩其玄妙,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事情。

就这么打出去,又能研究出什么呢?这符石制作之法,是园灯先生的秘传,就连季英这样的亲传弟子都还没学会呢。假如想用这种方式去研究明白,多少枚符石也不够啊,园灯先生非得累吐血不可,不累吐血也得气吐血!

但众人也不好说虎娃糟蹋宝物,反而纷纷夸赞他出手不凡、有高人风范云云。

其实虎娃打出这么一枚符石,当然不可能得到园灯先生的秘传,他也不能就此制作出同样的符石来。但他明白了这等手法,将来可以自行钻研,在观摩仓颉所演示符文神通的基础上进一步尝试,未尝不可打造出类似的秘宝。

季英在远处看着,咬着牙连腮帮子都在抽搐。他在遭遇狂獒扑击的危急关头,宁肯将危险转嫁给虎娃也没舍得用掉的秘宝,此刻就被虎娃随手浪费了。就像扔掉什么不值钱的破东西,只为听那一声响。

众人皆已知幽谷内发生的事情,清楚这枚符石是怎么来的。虎娃虽然没有像刀叔那样呵斥季英,这枚秘宝也不是他本人开口要的。但刀叔既然逼着季英拿出来了,虎娃也就不客气地收下了,而且就当着众人之面这么用掉了。对于季英来说,这一记无声的耳光打得可是太狠了!

有人还在猜测,李路先生这么做是另有深意,是给凉风顶园灯先生看的,既给刀叔的面子,又表示自己并不贪得凉风顶的秘宝。但虎娃当然不是为了打季英的耳光,就算季英把脸伸过来他都没兴趣费手,也不认识园灯是谁,只是为了研究符石的玄妙。

在众人热热闹闹的谈笑之中,终于来到了那片生长着龙血宝树的彭山禁地。从那道高崖上有一条密道通往谷中,众人刚刚走下去没多远,就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一队军士,手持刀枪拦住去路,喝道:“国中禁地,不得擅闯!……哎呀,刀将军,怎么是您啊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