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30章、顶上三花(下)

众人都有些傻眼了,心中暗道这位李路先生究竟施展了什么神通,动动嘴皮子、身边的狗再跟着叫几声,那两头凶悍的狂獒就被收服了?

尤其是季英更是心惊不已,他暗中猜测虎娃是不是修炼了某种秘法,能通鸟兽之语,不知用什么花言巧语骗过了那两头无知的狂獒,竟然就让他去采取古藤了。虎娃今天是最后进入这里的,那时激斗已经开始,假如只是他一个人进来,可能根本就用不着动手。

难怪此人会提出方才的要求,此地其余的收获都归他所有,原来他真有本事说服狂獒、将所有的东西都拿走。季英如此想,而其他人也有类似的猜测,都以为虎娃接下来会采取古藤。

不料虎娃并没有这么做,而是朝空中一伸手,从古藤上摄取了三朵花。这株已生长数百年的古藤,沿着崖壁已达到百丈余高的崖顶。那碗口大小如金铃般的花朵,藤身上至少有百余朵,虎娃只摘取了其中三朵。

虎娃以御物之法将两朵金铃花托于左手上方,另一朵金铃花则在右手上方缓缓旋转,三条狗就在旁边很专注地看着。虎娃微微闭上眼睛凝神入定施展神通法力,那旋转的花瓣缓缓地合上了,变成了一个花苞、又似是金球的模样。

这“金球”还在慢慢变小,到最后变得只有指肚般大小,然后又于空中旋转开放。此刻的这朵金铃花,就和山野中常见的普通金铃花没有两样。金铃花再度合拢为金球状的花苞,被虎娃放在了左手心,接下来另一朵碗口大小的金铃花又飞到右手上方旋转,开始了同样的变化。

远方的小苗不解地问道:“李路先生这是在干什么,难道在炼器吗?”

刀叔眼中有骇然之色,眯着眼睛答道:“他是在炼器,方才已经炼成了一件法器,居然还要接连炼制两件同样的法器!”

此话一出口,三名凉风顶修士与另一名文峰顶修士脸色都有些发白,他们不是没见过尊长炼器,而且身有四境修为自己便可以尝试着炼制法器,但从没见过这么炼器的,当场采取已成天材地宝的古藤上的金铃花,站在那里便炼成了法器。

炼成一件也就罢了,居然要接连炼制三件,这是一名年纪轻轻的四境修士干的事吗?须知炼器是一件应异常谨慎且伴随着凶险之事,对天材地宝的物性体察、运用的法力火候稍有不对,便会前功尽弃,往往还会损毁材质、伤及自身。

但虎娃倒没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,也从没有人教过他该怎样炼器,况且他连神器都炼成过一堆,又何况这三朵金铃花呢?想当初他带着盘瓠上山寻找炼制石头蛋的天材地宝,也是找到了就当场将其物性炼化纯净,若不是要以合器之法都融入一枚石头蛋中,当时就能全部炼化为法器。

所以虎娃自己感觉是一件很自然的事,他若神气法力不济或没有把握,便不会动手。这三朵金铃花他方才看得清楚,是这古藤上妙用灵性凝聚最精纯的三朵。那两头狂獒虽还不完全懂炼器与御器之法,但也知道怎么催动这株古藤施展某些妙用,相当于在无意中早已炼化了一番。

虎娃此刻做的,不过是将金铃花摘下来,将之最终凝炼成器,比通常的炼器感觉已经轻松许多,所以才能当场连续完成。但是他却将其他的人给惊到了,就像他们也从未见过虎娃方才那样的炼药施救手法。

三朵金铃花炼成法器,虎娃的左手心就多了三枚拇指肚大小的金色圆球。右手再一弹指,一枚金球飞上了半空,绽放出一朵碗口大小的金铃花,便是它刚刚摘下来的模样。那金铃花颤动,散发出一阵阵奇香,并在旋转中射出一片片金光,金色的花瓣光影如雨点般洒落。

这便是两头狂獒方才催动古藤所发起的攻击,现在虎娃借助这件已成型的法器施展,却没有攻击任何人,只是特意让那两头狂獒看清楚。接着那金铃花飞到了虎娃头顶上空,旋转中又化为澡盆般大小,有五道光幕落下如花瓣般合拢,虎娃看上去就像被一座金钟罩体。

这是两头狂獒尚不会施展的神通妙用,可以防护己身。演示完毕之后,虎娃收起了法器,将这枚小金球揣进了怀中,将另外两枚小金球扔给了两头狂獒,说道:“这是你们的法器,拿去用吧!”

那两头狂獒仿佛听懂了他的话,竟然用御物之法分别托住了一枚小金球,然后绽放成碗口大小的金铃花,就顶在脑门上空旋转。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虎娃炼成的三件法器,其中有两件便是留给两头狂獒的。

要教会这两头尚不会说话的狂獒掌握御器之法,虽不难,但用别的办法恐怕还要颇费一番功夫,不是它们的修为不够,而是还没有领悟到这些,更没有适合的法器让它们去体会。虎娃就摘取此地的金铃花炼器,而两头狂獒本就知道如何催动古藤,用这种方式便能自然地体会到何为御器,虎娃甚至一句话都没有多说。

对于两头狂獒来说,这就是它们最趁手的法器了,得到了法器又明白了御器之法,斗法中必然威力大增。它们将不必只在古藤附近催动其花叶,无论在任何地方祭出法器,皆可展开同样的攻击,还能施展出更多的神通妙用。

季英等人方才已经看出,虎娃随手炼成的三枚小金球,是妙用很神奇、威力很强大的法器,就算是他们这些出身修炼宗门的年轻弟子,平时也很难得到。有人不禁在心中暗想,那参天古藤上还有百余朵金铃花,可以炼制成多少件法器呢?但炼器之人也得是虎娃才行!

也有人很羡慕,甚至想开口向虎娃也要一件这样的法器,方才他随手已经给了两头狂獒,是不是也可以给每人都来一朵?但这种话终究无法说出口,修士之间没有无故向人索要法器的,要么是得自师徒传承、要么是得自幸运机缘、要么是自己亲手炼制,开口索取必然要付出很大的代价。

其实他们有些想多了,这株古藤本身连同其上的花叶皆是天材地宝,但并不适合都当场炼成那样的法器。虎娃摘取的三朵金铃花是这天材地宝中的精华,且经过两头狂獒无意间的炼化;至于其他的金铃花,虽也可以炼器,但成长的火候还差了点,不可能就像今日这般随手成功。

两头狂獒得到了这两件法器,并明白了御器之术,便意味着像季英那样的修士便不能再闯入这里打那古藤的主意。

终于做完了这些,虎娃带着盘瓠走了回来,向众人道:“天色已晚,我们赶紧出谷吧,大家还在外面等着呢。”

此刻已近黄昏,峡谷中显得更加幽暗,那毒雾也更加浓郁了,穿行其间比午时更为凶险。虎娃吩咐那两名受了毒伤的修士紧跟在自己身边,而盘瓠走在他身前。小苗仍由刀叔保护,至于季英与另一名未受伤的凉风顶女修,还是自己走自己的。

进入毒雾之后,虎娃祭出了那枚小金球,绽放为澡盆大小的一朵金铃花,光幕落下,将他与盘瓠以及两名伤者都笼罩其中,驱开毒雾不得接近,其散发出的阵阵异香也使飞蛇退避不再攻击。如此撤出峡谷的方法,本是季英的计划,但季英的想法是把那根古藤扛出去,而虎娃只是摘取了一朵金铃花炼成了法器护身。

一路无话,众人出去的速度比来时更快,在日落前便走出了那条狭长的幽谷。谷外的十几名修士已经等了整整一个下午,他们不知道冲进谷中的高手情况怎样了,能否采得灵药而回、或者已经丢了性命,但也没法进去查探详情。

此刻见到七人一狗都安然归来,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,赶紧围过来询问情况。有的人则向虎娃下拜行礼,感谢他的救命之恩。虎娃第二次冲进峡谷之前,这些人还正在疗伤呢,甚至没有来得及向他道谢。

昨日带队而来、一路谈笑风生的季英,此刻却灰溜溜地躲到了一旁。而那名文峰门的修士很兴奋,向众人介绍了幽谷中发生的事情,他时而很大声,样子显得非常激动,时而又压低声音显得很神秘。

众人惊讶地得知,原来刀叔和小苗就是国中的镇北大将军北刀氏与君女少苗,又纷纷上前行礼拜见,场面一时显得很热闹也有些乱哄哄的。

刀叔摆手道:“多谢诸位入险地为国君采取灵药之情义,如今灵药已得,并将请李路先生为国君炼药施治,地点便在彭山深处的禁地。大家都参与了今日之事,便一同去禁地中等候国君的到来。大家可以暂且于禁地中修炼,多多亲近交流,待到李路先生出手为国君施治后,再一起接受国君的酬谢。国君将来亦会派出使者,向众位所属的宗门答谢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