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29章、祛毒(上)

母獒已被制伏,虎娃转身喝道:“住手!”

刀叔、季英等人都已经住手了,盘瓠也从母獒的背上跳了下来。但这句话不是说给他们听的,而是朝着那头公獒喝出。这两头狂獒还不会说话,也没有化为人形,对御器之道尚且懵懂,但原因只是没有人教过它们。

它们生活在这片几乎与世隔绝的天地中,也见不到其他的人或生灵,但已有灵智,能看懂所发生的事情、理解自己的处境。自悟修炼的过程就是逐渐开启灵智的过程,突破三境之后,其灵智已与常人无异,能够进行各种抽象而复杂的思考与判断了。

獒犬本是一种智商很低的犬类,可这两头獒犬既已通灵修炼,甚至拥有相当于四境九转圆满的修为,已比一般的人都要聪明与敏锐得多。

那头公獒果然站住了,身后的树藤也恢复了平静,它只是看着虎娃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,神情很焦急和担忧,又像是在求情。这时刀叔已经扶起小苗与虎娃会合,由于古藤不再颤动花叶攻击,小苗的行动也恢复了正常。

虎娃只是制住了母獒,却没有下杀手,公獒看得很清楚,因此才有这种反应。虎娃手持玉匣招呼刀叔等人向后退去,却将母獒留在原地。等他们退到十余丈外,已是那狂獒催动古藤再也攻击不到的范围,公獒面露惊喜之色,跑到母獒身边嗅了嗅,又用脑袋去拱它。

母獒站了起来,抖了抖身上的长毛,神情还有点迷糊,显然是还没反应过来——自己怎么在一瞬间就被虎娃给放倒了?虎娃以电光侵入其形神,让它一时麻痹动弹不得,但运转神气缓过来之后,倒也没受什么太重的伤,就是暂时全身酸软不能力斗。

两头狂獒已明白虎娃刚才是手下留情,饶了母獒一命还将它放了回去,已不敢再继续靠近发起攻击,但仍望着虎娃手中的玉匣发出呜呜的低吼声,仿佛有什么气息在继续召唤或惊扰着它们。这时季英走过来说道:“李路先生,您方才为何不干脆杀了那头狂獒?”

他的言下之意,只要虎娃斩杀了母獒,再与刀叔合力除去公獒,那么此地的状况就完全搞定了。虎娃并没有转身看他,只是冷冷答道:“我为何不干脆杀了你?”

季英愣住了。虎娃显然话中有话,但也没有解释自己什么意思,而是打开了手中的玉匣。刀叔在一旁提醒道:“小心灵药逃遁。”

虎娃摇了摇头道:“我只是想看看——此物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

他已经感应到了,方才那株奇异的小型五花参被收入玉匣后,还有微弱的法力波动传出,它还在挣扎着想逃脱。正是这种感应,仿佛在指引与召唤那两头狂獒发起攻击。打开玉匣,他又看见了那株根茎如小指般大小、通体带着金光、连着一小截带有叶片翠藤的五花参。

此物立刻就有一种本能的反应想遁走,却被虎娃的法力制住不得挣脱。然后虎娃挥手凌空摄取了这里的泥土,覆盖了那小小的金色根茎,此物立刻安静下来不再企图挣脱。这就是古藤数百年来所扎根的泥土,这株五花参好似对其气息相当熟悉。

虎娃装进玉匣中的不仅是泥土,还有得自太昊遗迹中的万年常清之泉,也就是生长五色神莲的池水,他悄然施法从兽牙神器中的陶罐里取出,在谁也没注意的情况下混入了那些泥土。那五花参被泥土包裹,又受到万年常清之泉的滋润,立刻变得就安适无比,感觉让它去别的地方它都不会去了。

那两头狂獒眼中不安的躁动之色消失了,望着虎娃反而是一脸的好奇与困惑。小苗也凑过来诧异地问道:“李路先生,这究竟是什么东西?是我们要找的灵药吗?”

虎娃皱着眉头道:“我也没见过这种东西,但它确实有五花参的灵性,是这株古藤数百年的药性精华所凝聚……待会儿再研究吧,先救治伤者。”

那两名被毒蛇咬伤的修士,分别来自文峰门与凉风顶,正在远处运功驱毒呢。他们刚才被这边激烈的斗法吸引,难免有些分神,尚未完全压制住毒性。虎娃走了过去,在他们被毒蛇咬伤的地方依次拍了一掌,接着便见颜色发暗的污血涌出,竟比方才两人自行运功驱毒、割开伤口放血的效果好得多。

虎娃又说道:“咬中你们的并非寻常飞蛇、其毒性很强烈,你们方才驱毒很不彻底,需要再处置一番。”

这两人都是在穿越毒雾时,被那种色泽怪异、能喷毒雾的飞蛇咬中的,又坚持着穿过毒雾来到这里,毒性已经发作,受的毒伤当然比外面的那些修士更重。虎娃又取出了包裹中的一支回云草,正是昨日盘瓠找到的、那株能祛除邪毒的珍稀灵药。

虎娃将那闪着点点银光的根茎握在左手,又以右手依次缓缓地拂过那两人的伤口,并再次吩咐他们要放开形神,不得有一丝运功相抗之意。

虎娃的手似乎笼罩着奇异的光泽,拂过伤口却没有沾上一丝血污,法力伴随着奇异的灵效侵入这两人的形神。再看他另一只手中的灵药,根茎上的点点银光竟已消失,化为尘土落地。这支回云草的价值绝不亚于一枚龙树血脂,但虎娃顺手就用掉了。

众人皆目瞪口呆,就在这短短时间内,虎娃将那支回云草炼化为调治毒伤的灵药,又将其灵效直接化入了这两人的形神。这就是浑然一体地施法完成,他们根本没见过这种事情。

刚刚采摘的回云草,不适合直接当作药物使用,除非是在紧急情况下不得不用。像这么珍稀的回云草,一般都是要以药鼎先炼制成灵效奇佳的饵药。假如是修士以法力炼化吸收这种饵药,则更有奇效。

虎娃没有用药鼎,但回云草的灵效一丝都没有浪费,同一时间就以法力切入形神,帮助两名伤者运化吸收了。他是左手拿药右手施法,就相当于以自身为药鼎,一边炼药一边以灵药为人疗伤。众人别说没见过,就连想都没想过有人能这么干,就连远处的那两头狂獒都看傻了。

虎娃自己倒没觉得这有什么难度,当初山神要他“服用”琅玕果的时候,以他的修为还不能炼化吸收琅玕果的神效,只是含在舌下施法将之化开,以散逸的菁华气洗炼形神,将琅玕果的神效大部分都浪费掉了。

盘瓠当时就总能看见,虎娃定坐在白玉祭坛上、全身都往外飘逸着光雨。后来虎娃的修为突破了四境,才能将琅玕果的神效完全化入形神中而不散逸。而他这么长时间以来所服用的五色神莲,其神效融入形神,直到今天还在缓缓地被炼化吸收呢。

对一支回云草用这种手法,虎娃几乎都不需要考虑,顺手就办到了,化入那两人体内的灵效,就像当年从他形神中散出的光雨,只是此时他又助别人炼化吸收了。他不仅在帮他们驱毒,同时也疗伤,因为他们若不尽快恢复的话,便很难将人再带出去。

施法完毕,虎娃也显得有些疲惫,又说道:“我要休息片刻恢复神气,大家也应该累了,都休息一会儿吧。”言毕便闭目定坐于地,手中捧着那个玉匣,玉匣的盖子还打开了一条缝。而盘瓠仍在他的身边护法。

刀叔本想追问什么,见状便很知趣地没有再去打搅虎娃,又沉着脸转身对季英道:“看在你们也是来为国君采取灵药的份上,我今日就不计较了,否则以我平时的脾气,绝不会对你客气!……季英,我再问一句。你到这里来采取灵药,门中尊长知不知情?”

虎娃穿越毒雾的时候,就感觉季英的计划很不靠谱、甚至有些居心不良,刀叔这等见多识广的高手又怎会感觉不到?季英带着两名同门做了各种准备,可还是没把握必能成功穿过峡谷和毒雾,所以才想到集合这么多人一起闯关。

至于撤离此地的计划,他事先也有,便是摘取那根古藤带回去,古藤的气息能驱散毒雾、驱离飞蛇。唯一的意外,就是他不清楚此地不止一只狂獒而是一对狂獒,还能催动古藤发起攻击。

季英没有答话,而那名女修却答道:“今日多谢诸位相助,否则我们无法达到这里采取灵药,更无法全身而退!尊长知道我们要进彭山采药,但不清楚我们会到这里、采取这株灵药。是季英私下告诉我们这里有灵药,并说有办法能够成功采得。我们来之前也做了很多准备,但没想到这些准备还远远不够。”

见小苗在一旁眨着眼睛,似有不解之色,刀叔又一指季英道:“他所谓的办法,就是召集一批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修士,跑来分散飞蛇的攻击送死。而他自以为做足了准备,定能采得灵药而回。我估计他身上还带着威力强大的秘宝,以为能对付那头狂獒,只是见我们出手,便没有拿出来罢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