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28章、奇异的古藤(下)

他们要采的灵药,当然就是那古藤的根茎。小苗坐在地上又喊了一句:“只取主药,留古藤在此吧!”

这么粗的一株古藤,至少生长了数百年,其根系已经相当发达,根茎上也会有无数的分支。小苗想要的五花参,只是主根上膨起、凝聚药性精华的部分,将其截取之后,若还能留下其余的根系分叉,这株古藤倒可能还会存活,但其数百年所凝聚的灵性将会失去。

季英却喊道:“此藤以及花叶,也是罕见的奇药与天材地宝,既然来了便全部带走,否则我们不好闯回去!”

他与那名同门女修冲向了古藤,古藤上的花叶正在震颤中,但狂獒已被刀叔逼住无法冲过来,那洒落的花雨光芒也被刀叔绞灭了大半。狂獒见此情景,又焦急地发出了一声狂吼,古藤上突然甩出一根手臂粗的分枝抽向了两人。

季英迅速闪开了,那女修虽挥拂尘挡住了藤枝,却有一道碧光穿越飞丝击在了她的身上,当即惊叫一声软倒在地,好像受了些伤。古藤不会主动攻击人,这是那狂獒在施法,催动藤枝扫击,并暗中飞出一枚叶片偷袭。

这时季英已经冲到了藤根下,忽听后面有一人叫道:“灵药已遁土而走,快截住!”

虎娃终于赶到了,正好看见了这激斗的一幕,也感应出那株古藤的特异之处。它的一切动作都是被那狂獒的法力所操控,本身尚无灵智,但和其他植物一样,也会有一种应激性的反应,只有以敏锐的神识才能察觉出来。

植物是不会动的,这株古藤也不会走路,它扎根于此却有一种奇异的灵性,或者说是某种生机所聚,带着神通法力,沿着根系遁土而走,就像是古藤自身在有意无意间施展的某种法术,其中蕴含的就是五花参的灵效精华。

虎娃对世上各种灵药气息的感应,在场无人能及,他察觉到了异状便立刻出声提醒。与此同时,刀叔也分出一道刀芒斩向了地面,并没有土石横飞的场面,只是一股无形的劲力透入了地下,阻止那灵药逃遁。

怎会发生这么奇异的事情?众人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,但情形也来不及容他们多思考。众人都本能地意识到,那沿着根系在地下逃遁之物,才是真正精华的灵药。

经过这么一折腾,季英也感应到了地下的异常,呼喝一声挥藤鞭抽向了地面,法力透入地下截住了那灵药遁走的路线。虎娃适时冲出来,长鞭化出无数道光影,如张开的牢笼般竟没入了土石之间,同时喊道:“快用东西接住。”

小苗坐在地上,奋力扔出来一个玉匣,显然是早就准备好的宝物,专门封存这等灵药的,而今天遇到了这么奇异的东西,普通的容器恐怕也无法存放。最靠近她的季英伸手将玉匣接了过去,匣盖已经自然滑开了一个口子。

虎娃奋力挥起长鞭,那些鞭影并没有带起土石,却缠绕着一株奇异的东西飞离了地面。虎娃看见此物也吃了一惊,一时竟感应不清这究竟是有形还是无形之物?它本应是一种奇异的神通法力所聚,可是被摄出地面之后,竟然瞬间凝成了实形。

虎娃方才还在想,假如是无形之物该用什么方法将之奇效凝炼不散,然后再以宝物封存呢?现在倒省了麻烦。细看此物竟然就是一株完整的五花参,根茎仅有一指多长、小指粗细,顶端还连着一小截藤茎带着几片翠绿的叶子,就像刚刚生根发芽的样子。

但其根茎完全呈金色,在阳光下甚至映出一道道金光,好像还在本能地挣扎,想冲破那鞭影束缚。那名凉风顶的女修虽受了伤,此刻也奋力挥出拂尘,万道丝光卷住虎娃的鞭影,合力牵引将它抛入了季英手中的玉匣。

就听咔嚓一声,玉匣的盖子合上,看不见一丝缝隙,已将这株奇异的灵药完整地封存。季英惊呼道:“这金铃藤只差一步就快成精了,这是它数百年吐纳天地灵息所凝聚的精华灵根,已经有本能的反应,遇险便遁走……没想到今日竟能采得此等灵药!”

刀叔喝道:“灵药已到手,我等快撤!离开这古藤附近,那狂獒的攻击便没有了威力,我与李路先生会保护大家安然撤出峡谷的。”

季英却喊道:“狂獒已不是对手,我们可趁机将其制伏,取了这株古藤而去,如此宝物也是稀世难寻。”说着话手持玉匣又要冲向古藤。

收服了那支奇怪的小株五花参之后,古藤仿佛也失去了某些灵性,虽仍然被狂獒的法力催动,但攻击的威力也减弱了不少,狂獒正在吼吠着后退。其实这古藤本身就是天材地宝,就算失去了数百年所凝聚的药性精华,但假如已炼制成法器,其神通妙用是不会失去的。

可是狂獒并不完全懂御器之法,它就是以自悟的神通催动这株古藤展开攻击,所以会受到很大的影响,离古藤的距离越近,发挥的威力才越强。

就在这时,突然又听见一声震耳的狂吼,古藤的叶片上飞射出好几道碧光,紧接着又有一头黑狮般的獒犬从山崖上飞扑而下。距离古藤根部大约四丈多高的地方,有一个隐蔽的洞口,另一头狂獒就是从那里冲出来的。而在这个洞口的上方两丈处,还有一个更大的山洞,但是众人先前并没有看清上面的情形。

季英的情报有误,此地不止一头狂獒而是一对凶兽,方才出现的是公兽,此刻母兽也被惊动了。这株金铃藤的气息可使人入醉沉眠,但醒来之后精神会更加振奋,两只狂獒久居于此已不受其扰,这气息反而能帮助它们在修炼中进入更安稳、深寂的定境。

方才那只母兽正在洞穴深处修炼,并不清楚外面发生的事情,公兽也等于在为其护法。但灵药被收走时它终于被惊扰,也冲出来攻敌。

季英大吃一惊,手持玉匣当即转身便走,如果站在接近古藤的地方,那狂獒可很难对付,况且灵药已到手,他也不想再拼命。虎娃手中的鞭影和那女修挥出的飞丝都同时向狂獒挥去,距离有点远、威力并不能发挥到最大,但至少能起到牵制阻隔的作用。

但那狂獒一抖鬃毛,乌光飞射化解攻击,竟然高高跃起跳过了那名女修的头顶,直冲季英而去,并没有理会离它更近的那名女修,伴随着一声震天的狂吼,显然已经处于一种暴走的状态。

季英虽没被这吼声的冲击震倒,向回奔跑经过虎娃的身边时却脚下一个踉跄,一截藤根突然从地下卷出,差点将之绊倒,末梢分明卷向他手中的玉匣。

后有狂獒追击、前有藤根缠路,季英几无法脱离险境,便将手中的玉匣抛给了虎娃。他已经发现,狂獒拼命的原因也是盯住了那个玉匣,情急之中扔给虎娃,也等于转移狂獒的攻击。而且他也知道,这玉匣一落地可能就会被藤根收去,匣盖若被震开,灵药将重新逃遁。

季英与虎娃擦肩而过,装着灵药的玉匣却丢了过来,虎娃伸手接住。就算他不接,此物也会撞到自己怀中,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了,根本来不及反应。随即又听见一声带着神通的惊人震吼,那狂獒四肢落地,再一蹬腿已扑到虎娃面前。

这时季英已经冲到远处,并向那位同门女修大喊道:“快走!”示意她赶紧离开接近古藤的险境。

狂獒太快了,虎娃很难闪开,而且他身后不远就是小苗。刀叔见状已飞身后纵,但那头公獒也趁势向前逼近,就是在掩护母獒的扑击、尽量缠住刀叔。这两头狂獒的修为已有四境九转圆满,距离突破五境也只有一步之遥,虽未掌握化形之法、也未完全悟透御器之道,但天赋神通的威力已相当惊人。

就在这时又听见一声震吼,难道此地还有第三只狂獒?随即激斗的场面被奇异地定格,一条花尾巴小狗不知从何处高高跃起跳到了母獒的背上,朝着它的后脑勺发出吼叫。而虎娃伸出一根手指,正点在狂獒的鼻尖上。

盘瓠论修为不是这狂獒的对手,但它的格斗经验更加丰富,只是配合虎娃出击,冷不丁窜出来就上了狂獒的背。而且它与虎娃一样,无惧古藤发出的袭扰心神、使人沉眠的攻击,那芬芳醉人的花香对它来说,就像是一种能振奋精神的滋补气息。

对这与自己的天赋神通类似的震吼,狂獒本有着一定程度的免疫,但也架不住后背突然上来一条这样的狗,猝不及防间就对着后脑勺来这么一下,当即元神一阵恍惚、差点失去意识,而身体还保持着向虎娃扑击的姿势。

虎娃也承受了狂獒的震吼,而且是正面几乎贴身的攻击,其威力虽被盘瓠的偷袭干扰散去了大半,但那惊人的冲击力还是顺着指尖透入了形神。假如换一个人,承受这种冲击可不仅是手指受伤或折断那么简单,沿着指节到手臂再进入身体,一连串的关节都可能被击碎,腑脏也可能被震伤。

虎娃感觉全身一阵酸疼难忍,他也发出了一声沉闷低吼,这声音来自胸腹间一种奇异的共鸣,竟带着类似的冲击力穿透指尖而出,湮灭化解了狂獒的攻击。与此同时,他的指尖还射出了丝丝电光,侵入狂獒的形骸。

虎娃经常和盘瓠在一起玩耍打闹,知道狗全身最脆弱的地方之一就是显眼的鼻尖,点中狂獒的也是这个位置。狂獒差点就被盘瓠干趴下了,又怎能抵挡虎娃这一击,当即全身麻痹动弹不得,被一人一狗牢牢地束缚擒获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