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28章、奇异的古藤(上)

想到这里,虎娃也觉得季英原先的计划很有些不靠谱,甚至有些居心不良,就算是他本人能成功地闯过去,这路上也会死不少人。

人多确实势众,也能抵御更多的飞蛇袭击,但假如飞蛇的数量足够多,挡不住的人就是挡不住。其他的人只是吸引了飞蛇的注意力、分散了飞蛇的攻击,让高手更容易成功通过而已。

那些被飞蛇咬中的人,等到毒性发作还有一段时间,不会立刻就倒下,若他们在惊慌中四散奔逃,也会把飞蛇的攻击都吸引到别处、分散其他人的压力。最终高手能成功闯过,但余者则成了一种掩护,最终很可能丧命于此。

季英刚开始只召集四境高手,假如是不了解此地的确切情况,还能说得过去,因为只有四境高手才能闯过峡谷进入毒雾。但看当时的情形,他也不是真心拒绝其他的修士,最终还是把所有人都带来了。

假如换做虎娃,若事先已了解这里的详情,是绝不会让这么多人都跟着一起来送死的,因为方才的很多修士必然通不过这毒雾,只是徒然消耗与分散那些飞蛇的攻击。

正在思忖间,盘瓠突然发出一声低吼,而虎娃也隐约听见了前方传来的震吼声与呼喝声,看来刀叔所率领的第一队人已经穿出了毒雾,并遭遇狂獒开始动手了。

……

虎娃虽然在后面耽误了一段时间,但他几乎是一路飞奔穿过峡谷的,而刀叔率领的第一队人不可能走得有他这么快。当虎娃走到毒雾中央时,刀叔等人其实刚刚走出去,但因为这浓郁的疠瘴之气阻隔,虎娃并没有看见他们。

走出被毒雾笼罩的谷口,前方豁然开朗,是一片有百余丈方圆的山坳,阳光洒下,花草树木郁郁葱葱。远望三面都是高崖峭壁,杂树藤罗密布,除了身后这一条幽长的峡谷,此处无路可至。那奇异的毒雾只在谷口一带凝聚,却并不飘向这里。

一行六人来到这里,已有两人的脚步跌跌撞撞,是被同伴搀扶着行走,一人是凉风顶的那名三境弟子,另一人是来自文峰门的四境修士,他们在毒雾中被飞蛇咬伤了。进入这片看似安全的地带,赶紧坐在地上驱除毒伤,那已开始发作的毒性也使他们感觉一阵阵晕眩。

小苗倒是安然无恙,只是脸色发白,睁开好奇的眼睛望向周围。而刀叔则沉着脸说道:“季英,你这次来,准备得倒是很充分啊!”

季英方才所用的法器,是采自某种药藤所炼化的天材地宝打造,三尺多长很有弹性,能卷曲起来收在衣袍中。与虎娃的那支长鞭的妙用差不多,这根藤鞭也能挥出很多道鞭影,最适合在这种场合使用,而且还有一种独特的灵性,能散发出某种异香驱除毒雾,就连那些飞蛇都很少攻击他。

至于另外一名有四境修为的凉风顶女修士,其法器是木柄上带着很多根飞丝,似平时拂除灰尘所用,又称拂尘。一旦展开有无数飞丝乱舞,将自己防护得十分严密。而且三名凉风顶修士身上都带着一种奇异的叶片,与季英的那根树藤应是同源之物,皆有驱毒之效。

凉风顶的那名三境修士,虽然也带着驱毒叶片、受到同门的保护,但毕竟修为境界不足,尚不能发挥法宝的妙用灵性,在即将穿出毒雾时,还是不慎被飞蛇咬中了一口。至于另一名来自文峰门的四境修士,可就没有这么走运了,在毒雾中被飞蛇咬中了三次,假如不是刀叔后来用一只手扶着他,恐怕就出不来了。

刀叔割开这名修士身上的伤口,助其逼出毒液,又取出了几株药材,就是前两天在山中采取的,恰好能用得上,一边沉着脸开口。

看季英的神情明显是松了一口气,躬身答道:“刀叔前辈,我早就说过进入此地有大凶险,修为不足者不要来,可是他们非要跟从,就是想凑这个热闹、分享这份功劳,劝也劝不住啊!”

这时小苗突然惊呼道:“刀叔快看,那就是我们要找的金铃藤吗?”

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百丈外的山崖上,生长着一株金铃藤,扎根于地面,沿着山壁竟一直延伸到崖顶。在那么远的地方,本是不可能看清一株金铃藤的,因为这种植物的藤茎通常只有手指粗细,但这株金铃藤却足有人的小腿那么粗,似一条虬龙挂壁,不知已生长了多少年。

此时早已过了金铃藤的花期,一路上所见到的金铃藤的花朵已凋谢,就连上面结的果实都已经落下。可是这株金铃藤上却仍然开放着一朵朵奇花,每朵都有碗口大小,有些地方还挂着金黄色的果实。此藤竟能四季开花结果,果然已有特殊的灵性。

忽有一阵风吹来,风中竟带着一股精纯的药香。此处就像被高崖环绕的巨大天坑,只有一条幽长的峡谷能进入,外面的风通常是吹不进来的。这应是山中垂直的空气对流现象,气流从对面高崖上进入谷底,穿过谷地吹向众人这边,然后盘旋上升,因独特的地势所导致。

难怪那毒雾飘不进谷地中,而且风中的药香非常奇异,闻之令人感觉异常舒爽,那两名正在运功的修士仿佛毒伤都被祛除了不少。刀叔诧异道:“这便是那金铃藤的气息,它可以驱除飞蛇的毒性,但也有迷神之效,虽不伤人,却可使人昏沉入睡,大家要小心!”

金铃藤的根茎就是五花参,普通的五花参是没有驱毒之效的,但这株古藤有更独特的灵性,其花香竟有这样奇异的作用。

季英也遥指着远处的古藤道:“此物几乎快通灵成精了,不仅其根茎是稀世灵药,就连这株古藤和金花都是天材地宝,把它带走,其气息可驱除峡谷中的毒雾与飞蛇,我们便可安然离开此地。”

刀叔的眼神竟变得有些凌厉:“原来如此!我方才还在纳闷,按照你原先的计划,就算能够进来,又打算怎么出去呢?……当心!”

他的话刚说了一半,便突然出声示警,已拔刀在手冲了出去。已有一声狂吼传来,树丛中扑出一头狂獒。这吼声竟将小苗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显然带着冲击形神的法力。而刀叔的刀已经挥了出去,竟将吼声斩断。

声音是一种无形的震动,也能被刀光斩断吗?一道明亮的刀芒如蛟龙般飞向那头狂獒,于空中法力互击,湮灭了这种伤人的震吼冲击。这畜生应是高原上的一种獒犬,但已通灵自悟修行,个头也长得格外大,全身披着长毛,竟像一头黑色的雄狮。

见刀光劈来,狂獒又发出一声吼,同时抖动了身上的长毛,一道道乌光飞出竟打碎了刀芒,接着转身就跑。

这畜生也有灵智,已看出刀叔的修为高超、手段凌厉,自觉不是对手。刀叔拔脚就追了过去,两名未受伤的凉风顶修士与小苗也紧随其后。

狂獒是一种很凶悍的大型犬类,但它显然不如盘瓠那么搞笑和可爱。这头体型惊人的狂獒直奔对面山崖而去,眼看前方已无路,却突然转身站定,抖着鬃毛又发出狂吼。沙沙的响声传来,那根古藤上的花叶竟随着吼声在震颤,碗口大的花朵就像一只只晃动的金铃。

那吼声的威力陡然间加大了,竟然带着另一种更奇异的神通法术,随着狂獒浑身长毛的抖动,金铃上也射出一片片旋转的金光,如雨点般朝众人洒来,带着奇异的芳香气息。

这金铃藤的花香本就有迷神之效,虽不伤人却能使人如入醉般有沉眠之效,但假如保持元神清醒便可不受其扰。可此时满藤金铃晃动,就相当于发起了主动的攻击,在斗法时扰动人的元神,那片片光雨的气息也使人浑身酥软无力。

后面的小苗已经软倒在地,而刀叔则站定脚步挥舞刀光,无数道刀芒连接成片,将飞来的花瓣光雨幻影尽数绞碎,如一道道惊虹般又斩向了狂獒。这狂獒至少已有四境修为,却未化为人形,也不知它是怎么修炼的。

其开启灵智自悟神通修炼的过程,很可能就与这株奇异的金铃藤有关,竟然能将活的藤条花叶当成自己的法宝使用,难怪它遭遇强敌时会跑回到山崖下。

这并不是常规的御器之法,似是御物与御器之间,真正的御器之法估计也没人教过这狂獒。而这株金铃藤是在天地间自然长成的天材地宝,扎根于此已有某种灵性妙用,这头狂獒就常年生活在金铃藤的旁边,无意中感应其物性,竟施展出了这种手段。

尽管如此,它仍不是刀叔的对手,已被接连不断的刀光稳稳地压制住。但刀叔一时也无法将它击退,他还要挥出刀芒绞散那些漫天飞来的花影光雨,暂时也分不出手来干别的,只有朝季英大喝道:“我控制住这狂獒,你快动手采取灵药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