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27章、飞蛇(下)

有两人已昏迷在地无法答话了,虎娃先走过去检查他们的身体。被毒蛇咬中的都是暴露在衣服外的裸露之处,比如手臂、脚踝,有人甚至还被咬中了脸颊。伤口非常不起眼,只是两个小小的红点。

而他们被咬中的那两个红点附近已经肿起了一圈,不仅发红而且发乌发紫,显然毒性已开始蔓延。方才撤出峡谷时,一路急行还要操控法宝抵挡沿途的飞蛇袭击,有的人在惊慌之中接近于脱力,毒性当然发作得更快。

虎娃在一名昏迷不醒的修士身上、三个被毒蛇咬中的伤口处,都狠狠地拍了一巴掌。看他挥臂的动作很用力,但却没有拍出响声,手掌离开的时候,伤口内迅速涌出颜色发暗的污血。然后他又奔向了第二个人,接着这么做。

有一名四境修士正运转法力将体内沾染毒素的污血逼出,看见虎娃的动作惊得目瞪口呆,他用了半天功夫,竟不如虎娃这么一巴掌。仍清醒的人们也都意识到虎娃在做什么,纷纷抬胳膊伸腿亮出自己被毒蛇咬伤的地方,就连女子也顾不上害臊了。有一名女修士就把腿抬得很高,脚都翘到了头顶上,将受伤的小腿肚子朝向了虎娃。

虎娃微闭着双眼,似在凝神运转某种神通秘法,走过去在那些人的伤口上依次都拍了一掌。他的动作并不快,每一掌都好像用了很大的力气却没有发出声音,越到后来间隔的时间越长,显然神气消耗极大,有些人几乎都快等不及了。

虎娃先救治的是那些受伤最重、毒性已发作的修士,一顿饭的功夫之后,所有人的伤口都让他拍了一遍。一股股颜色发暗、带着腥臭气息的污血,仿佛被什么力量牵引,不停地涌了出来,到颜色渐渐变红时才缓缓止住。

虎娃救治时也告诉众人要放开形神,让他的法力侵入周身百脉,不得有一丝运功相抗之意,在这种情况下众人也当然乖乖听命。这些人至少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就靠虎娃的几巴掌,也不可能将他们体内的余毒完全肃清,众人皆感到一阵阵晕眩与后怕。

尚能行功者便接着自行调治,几名未受伤者则照看那几名已昏迷者。

虎娃并没有再说话,他好像已经累得没力气说话了,端坐于地涵养神气,而盘瓠一直就守在他的身边。众人此时已经惊呆了,他们从未见过种拔除毒伤的手法,简直是神乎奇技啊。别说他们,就连虎娃本人以前也没见过啊!

虎娃想的只是将这些人体内的毒从血脉里逼出来,自然就施展了这种从未用过的手法,因为他以前也没遇到过这种状况。他运转了形神中五色神莲的妙用,让对方放开形神,法力侵入形骸百脉就像在自己的体内一样,然后尽量将那些凝聚着毒液的污血逼出。

两名未受伤的四境修士,又站在谷口外向内眺望,神情有些不甘更有些惊惧,方才的可怕经历实在太令人难忘了。假如不是已经历了心魔考验突破了四境,那样的场面会让人时常做恶梦的。就算已有四境修为,但这种经历未必不会成为一种新的心魔与考验,纠缠在心神中。给人造成困扰,或使人能感悟更多。

他们也有些遗憾,没能加入第一支队伍,错过了与众高手一起冲过峡谷的机会,却跟随第二支队伍撤了出来。但是转念一想,方才幸亏有李路先生挥鞭领路,并指挥众人保持阵形不散,否则的话,他们在那种情况下也未必能全身而退。

突破四境修为、得到师传法器,可代表宗门出山行走,师长叮嘱他们在外行游历练,要经过风吹雨打以及诸般人间险恶的考验,方能终成大器。而这样的年轻修士,大多自恃甚高,将那些所谓的历险,往往只当作夸赞的资本。

可是凶险就是凶险,不是谁号称要经历重重艰险获得成功,便真的可以成功,更常见的情况是倒在半路上。等真正明白这一点之后,才会明白既有一身修为就不要去没事找事,更不要无谓地身处险境,因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并不值得。

往往修为越高,便更知爱惜己身,因为他们已经迈出了那一步,若无十分必要,便不会像普通人那样再去冒险或拼命。

就在这时,虎娃已睁开眼睛,轻轻吐出一口气,气息中仿佛还带着青灰色的雾迹,身形周围也有不易察觉的淡雾飘散而开。方才在为众人驱毒的时候,神气切入他人放开的形神之中,宛如在自己体内运功,虎娃也受到了飞蛇毒性的侵袭,此刻已将之驱除。

假如不是形神中有五色神莲,假如不是前不久恰好闭关领悟了类似吞形诀的神通秘法,他也很难做到这一点,毕竟目前只有四境修为。

虎娃站起身,带着盘瓠又走向了峡谷的入口。他为众人驱毒用了约一顿饭的功夫,定坐调息涵养也是差不多的时间,此刻竟似已经恢复。那两名修士骇然道:“李路先生,您还要进去吗?”

虎娃点了点头道:“时间耽误得并不长,我们方才在峡谷中才走了一半,前方的路应该更难行,第一队也不可能走得很快。我现在还来得及赶上他们,或许仍能接应帮忙。”

有一人踌躇道:“李路先生,能不能把我也带过去?”

虎娃摇了摇头:“明知凶险难越,又何必勉强自己呢?毕竟修为尚不足,回去好好继续修炼便是。今日大家都是为国君采取灵药而来,有不少人还受了伤,假如采药成功,国君答谢的将会是所有人,不仅仅是亲手采取灵药之人。”

那人很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此番名为帮忙,实际上是有点添乱了。寸功未立,还要麻烦李路先生掩护救助,怎好意思再要国君的赏赐?我只是有点遗憾,不能亲眼见识那边的场面……既然如此,就不拖累您闯关了,祝您好运,与刀叔前辈一起采得灵药而回。”

虎娃带着盘瓠又一次冲进了幽谷,这次他的速度很快,身形如箭几乎没有停留,穿过方才走过的地方时,几乎没有再遭遇飞蛇袭击,眨眼就消失在远处的阴影与薄雾中。刚才众人已经来回走了一遭,沿途斩杀了不少飞蛇。况且飞蛇的感应再敏锐,察觉到有人闯入领地弹射而出,也需要时间,虎娃便是没让它们来得及反应。

方才众人结阵而行、保持队形不乱,是无法发挥这种速度优势的,虎娃一个人带着紧跟在身边的盘瓠反而更方便,这段走过的路情况已了解,没有必要再做停留。当他穿过峡谷中央,进入那有淡淡诡异雾气飘荡之处,稍微放缓了速度,因为前方的状况不明,无论是目力还是神识感应,都察觉不了很远的地方。

这时他开始遭遇到袭击,从雾气阴影中弹射而出的飞蛇,几乎都是鳞片上带着诡异光泽的种类,张口能喷出毒雾,那是细小的毒液滴在空中雾化而成。虎娃在快速行进中其实已运转了五色神莲的灵性护身,自然就有一种气息能驱散毒物,普通的飞蛇会下意识回避他。

虎娃展开了长鞭,那些飞蛇刚刚扑出便被他抽落,根本近不得身,以尽快的速度穿过了这幽长的峡谷。谷壑渐宽,前方应该快到达另一侧的谷口了,却笼罩着青灰色的云团,根本看不清另一端的状况。这是浓得几乎化不开的疠瘴之气,却奇异地只在此处凝聚。

方才那淡淡的诡异雾气虽有毒性,但只要闭息不吸入便无妨,但这片弥漫的毒雾却不能沾身,否则其毒性会贴着肌肤侵入形骸,要么运功驱离,要么须随身携带着某种灵效特别的驱毒之物。

虎娃倒不在乎这些,他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芒,那是五色神莲的妙用显化,自然能使疠瘴不侵,但他并没有将神器直接祭出,就算在这毒雾中也显得很谨慎。盘瓠形神中倒是没有五色神莲这等神器,但这条狗也是吃五色神莲长大的,闭息运功并不怕这些毒雾。

毒雾中仍不时有飞蛇袭来,数量虽不多却更加难防。因为在这里出没的都是特别强大的变异飞蛇,这毒雾有阻隔神识的作用,飞蛇发出的声响又很轻微,遭遇的攻击要比方才危险得多。虎娃也没有一味向前冲,而是在毒雾中凝神稳步前行,催动法器不时将飞蛇扫开。

他不禁有些暗暗担忧,刀叔所率领的那些人,应可以平安穿过峡谷,但在这毒雾中未必能完全防得住,稍有不慎就会有人受伤。以刀叔的修为应能保护小苗,但其他人可就说不定了。

走到这里虎娃也终于明白,季英的师叔、那位五境六转高手,当初为何会身受毒伤、无功而退了,可能还差点丢了性命吧?因为他遭遇的情况和今天不同,是孤身一人闯进来的,事先也不了解此地详情,而且所有的攻击只针对他一人,很可能就是在这毒雾中被飞蛇咬中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