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26章、入险山(下)

其余众人闻言,也纷纷用疑问的目光看向季英。季英赶忙解释道:“我的师叔、凉风顶的一位长老,年初路过此地,察觉到灵药气息,据他判断至少是两百年以上的金铃藤。但他并没有找到其生长的确切地点,且当时正有急事匆匆路过,因此未及采取。师叔回山后曾无意间对我提过此事,而如今听闻国君征集灵药,我这才想起。”

刀叔却沉着脸道:“恐怕你那位长辈不是来不及,而是遇到了麻烦吧?否则就算当初匆忙,事后为何不亲自再来呢?国君已派使者向凉风顶求药,就算凉风顶没有别的灵药,要到此地临时采取,也不会只派你们几个晚辈来吧?”

那季英倒也没脸红,只是稍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:“凉风顶已有灵药送往国都,此番进山采药是我自作主张,若能给国君找到更好的灵药岂不更佳?采取此灵药确实有凶险,我师叔上次也遇到了些麻烦,因此我方才只让四境高手参与,那里的情况,正准备告诉大家呢。”

刀叔:“哦,究竟有什么凶险?……你说的地方,是不是在金铃峺附近?”

季英赶紧点头道:“对对对!原来前辈也知道金铃峺?从那里再往深处走,有些地方确实很危险,我师叔就是在那一带察觉到灵药气息的。”

金铃峺是彭山中的一处地名,有很多金铃藤生长,因此而得名。但那一带山势险恶、谷壑幽深,多有毒虫猛兽出没,寻常罕有人至,离各派宗门道场也都很远。凉风顶的那位长老是偶尔路过,察觉灵药气息去追寻时,先是在一条峡谷里遭遇了飞蛇袭击,不慎受了毒伤,然后又穿过了一片毒雾,又遇到了一头凶悍的狂獒。

虽然灵药气息已在不远处,但他也不得不放弃,因为就算能强行压制毒伤斩杀狂獒,也不知还能否全身而退,于是赶紧返回,其实他并没有亲眼见到那株灵药。——这些便是季英介绍的情况。

虎娃闻言也微微吃了一惊,他听山神说过飞蛇这种东西,若在山中遇到很危险。飞蛇体型并不大,大多只有两尺多长,身上的鳞片布满灰褐相间的斑纹,喜欢隐藏在岩缝间的幽暗处,非常难以察觉。

飞蛇并没有翅膀,也不是真的会飞,但它可以扭曲身体蓄力,突然弹射而出,速度又快又疾,可以在空中飞出好几丈远,它们甚至可以捕食半空掠过的飞鸟。

它们一旦出现就不止一条,且毒性非常强。更危险的是,这种蛇的攻击性也极强,假如有人侵犯了它们的领地,也会遭到飞蛇于暗中突然窜出的袭击。飞蛇能精确地感应到周围的温度变化,也能感应鼠类走过或鸟类飞过的震动,弹射扑击迅速而准确,几乎不会失手。

至于毒雾,应该就是山中一些特殊的地方弥漫的瘴疠之气。飞蛇是不怕这种环境的,可是修士在毒雾中走过也要注意闭息并将之驱离身体,这时便更加难以防备飞蛇的袭击。

还有那头狂獒,应该是山中已自悟通灵、可以修炼的獒兽,拥有某种强大的天赋神通,却不知已有几境修为。因为那名凉风顶的长老穿过毒雾看见狂獒扑来,当即转身就跑了,并没有与之动手。

刀叔也不禁皱眉道:“若遭遇狂獒,我倒无所谓,至于毒雾也不算什么大麻烦,但有飞蛇的话就有些凶险了。假如谷壑中潜伏的飞蛇数量太多,我也只能尽量先护住小苗一人。李路先生,以你的修为应该可以自保了。”

小苗又说了一句:“能不能也保护狗狗呀?”

虎娃答道:“我有自保之能,盘瓠也不必你们操心,它跟着我没事的……但假如飞蛇太多,又在毒雾中突然窜出,恐怕其他人会有危险。”

听了季英介绍的情况,有三名修士当场改变了主意,决定不去了。但其他的年轻人仍然很胆大,或是好奇或是心存侥幸,反正有一众高手结队而行,或许能跟过去看个热闹、拣个便宜。听说凉风顶的那位长老只有五境六转修为,他不行,未必代表刀叔等人也不行,况且这次还集合了这么多人呢。

总计二十人离开了生长龙血宝树的禁地之外,往更险恶的深山中行进。大家紧张了一会儿便又放松了,很多人还在路上说说笑笑,感觉就似游山玩水一般。

众人既以采药为名进山,在路上当然也不忘顺便寻找各种灵药,就算不是国君所需,珍稀的药材带回去也有别的用处,因此走的速度并不快。小苗有些着急,恨不能赶紧到达那灵药生长的地方,但又不好催促大家,毕竟是季英在带路。

倒是刀叔理解小苗的心情,小声劝慰道:“若目的地在金铃峺深处,我们今天黄昏时便能到达,需先找安全的地方休息一夜,明天日出后才能进去,走慢些也无妨。”

盘瓠跟着大队人马,也不忘时常窜到周围的山林野地里寻找灵药,假如在路上就有所发现岂不更好?走着走着,忽然听见盘瓠在密林中狂吠,虎娃等人立刻砍开杂乱的枝条赶了过去。

盘瓠又发现了一株罕见的珍稀药材——回云草。此物可祛风邪、止风痛、解恶毒,还能防止伤口破风感染。它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,也是以其细长的根茎入药。通常的回云草根茎呈浅黄色,而药性极为精纯者,根茎则呈月黄接近于浅白色。

在昨天的路上,刀叔就摘取了好几株药性极佳的回云草,盘瓠都看见了,因此也会留意寻找。盘瓠找到的这一株回云草,根茎已呈纯白色,挖出之后在太阳下甚至闪着点点银光,可称疗伤圣药了,其效用甚至绝不亚于龙树血脂。

这次小苗和刀叔都没有拿,因为早就说好了若不是他们所寻,便让虎娃先行挑选。虎娃倒也没再矫情,将这株灵药收了起来,入手时便以法力进行了简单的处置,以更好地保存与凝炼其药性。

赶过来围观的众人皆投以艳羡的目光,那名来自梨花溪的修士还小声嘀咕道:“不知道这狗卖不卖?我也好想有一条,愿意用宝物换取。”

虎娃听见了,没搭理此人;而盘瓠瞪了他一眼,目光很是鄙夷;小苗更是直接开口道:“你怎么会想这种事情?居然打人家狗狗的主意!”

季英总算是有点见识,笑着拍着那人的肩膀道:“这是刀叔前辈所豢养的灵犬,在山中走了半日,便能找到这样的灵药。你所谓的宝物,能换几株这等灵药啊?居然还想买人家的灵犬……我们追寻那金铃藤的气息时,这灵犬说不定能帮上大忙!”

小苗又补了一句:“这不是刀叔的狗狗,是李路先生的狗狗。”

那人被闹了个大红脸,讪讪道:“我就是自己嘀咕一声,你们怎么都听见了?”

在黄昏日落前,众人走过了一道山峺,这一带果然能见到不少金铃藤生长。盘瓠四处乱窜找了半天,但今天的运气不佳,并没有找到昨日那样的五花参王。大家并没有在此停留,继续前行地势便越来越低,前方终于出现了一条幽深的峡谷。

这时太阳已经快落山,季英停下脚步道:“那里便是我师叔当初闯入之地,其中有不少飞蛇潜伏。天色已晚,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夜,等明天太阳升高后再结伴入谷。穿过谷壑到达尽头,应该就是那灵药生长之处。”

一夜无话,众人生火吃了点干粮,都在涵养神气。第二天早上,他们并没有着急进谷,尽量等太阳升得更高些才出发。

谷壑的另一端据说有毒雾,但凡山中疠瘴弥漫之处,都是阳光很难照射到、风也吹不到的地方。但是在白天烈日下,疠瘴之气也会飘散变淡,更加容易通行,最佳的选择是在刚过午后时穿过,而众人先要经过有飞蛇潜伏的峡谷。

那幽深的峡谷两侧山岩嶙峋,层层叠叠布满了无数缝隙,还向外飘出淡淡的雾气,仅仅是站在外面望进去,就令人心生寒意。季英对大家说道:“我最后一次警告,入其间必有凶险。大家都准备好趁手的法宝,若实在没有把握,就不要进去了。”

而刀叔则说道:“修士们各持法宝施展神通,难免会误伤彼此。既然这么多人一起进去,应分成前后两队结阵而行,既可彼此接应又能发挥人数的优势。该如何布阵前进,须听我的指令。”

这一路都是季英在带队,可是到了地方,刀叔便突然开口夺了他的指挥权,命在场所有修士都要听自己的号令。谁叫人家的本事大呢,众人想反对也反对不了,而且都已经到了地方,没有谁不想进去的。

二十人分成前后两队,刀叔带着小苗走在前面,季英等三名凉风顶弟子也其中。虎娃是这里除了刀叔之外修为最高者,他带着盘瓠率领第二队跟随,两阵之间大约相隔二十丈距离。每一队都是双人并肩、排成五行,每人各持法宝警戒守护自己这一侧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