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26章、入险山(上)

四境修为就算高手了吗?但看聚在这里的修士,确实没人超过四境修为,这位凉风顶弟子季英,自称有四境八转之功,已在众人中最高,说话时的神态语气,俨然以众修的领袖自居了。

四境修为便能掌握御器之法,可以操控法器施展出种种神通妙用,同时也能习得师传的种种神通秘法,手段确实远远超出三境修为,此境界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。大派宗门出身的弟子,突破四境后往往就能得到师传法器,并代表宗门出山行走了。

凉风顶这一脉传承,其实力虽远不能与孟盈丘相比,但在国都附近一带也算大派宗门了,百年前就已出现,山神甚至还曾对虎娃提到过一句。其当代宗主园灯先生,已有六境修为,是巴室国中颇为知名的一位高人修士。

园灯当然也拥有巴室国的国之共工身份,但修为突破六境之后,这样的修士通常就不亲自插手世间争斗了,也不太理会世间俗务。他们的身份大多已是一派宗门之主,或是受人敬畏的隐世高人,已可留下一脉传承,其主要精力要么放在建立宗门、传授弟子上,要么就是于山中清修、以求在登天之径上走得更远。

这也是很正常的选择,其修为境界已超出了常人的想象,对世上万事万物的看法、自身所追求的目标也会随之发生不同的变化。突破六境修为不仅神通广大更兼寿元长久,不仅可以留下传承,还可在登天之径上走得更远更久,就算最终不能登天长生,也能享受那种远超常人的逍遥自在。

而另一方面,就算六境修为也仍然是血肉之躯,遭遇强敌一时不慎,仍有可能受到伤害甚至殒命。既然修炼到了这个地步,若无十分必要,又何必卷入世间的争斗呢?但不亲自插手也不等于完全不插手,通常的事只是派出弟子处置,本人往往神龙见首不见尾。

季英有这样一位师尊,当然也感觉很得意,在外行走自觉身份比其他的四境修士要尊贵得多,自我介绍时总不忘首先提起,等待别人投来敬意的眼神。可惜虎娃虽然听说过凉风顶这个宗门的名字,但也没什么特别的印象,而且他真不知道园灯是谁,居然没什么反应,这多少有点让季英失望了。

而小苗应该知道园灯是谁,但同样没什么惊讶的神色,显然只是对那灵药很感兴趣,有些担忧地问道:“这是真的吗?但我只有三境二转修为,能不能也去帮个忙?我不要灵药也不图国君的赏赐,只想尽一份力而已。”

季英从头到脚打量了她一番,摇了摇头道:“三境二转修为,太低了!我们要去的地方很危险,你帮不了忙反而会成为累赘,别人也不能分心来照顾你,还是算了吧。”然后又对虎娃道,“这位小友,你为何一言不发,不知已有几境几转修为?”

虎娃皱了皱眉头道:“我倒是有四境修为,但具体几转功力,修炼时倒没怎么注意,应该已九转圆满了吧?”

哪有这么答话的,不仅是季英,周围的人闻言也吃了一惊,纷纷看了过来。季英退后一步,用审视的目光瞅着虎娃道:“李路小友,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说有四境九转修为,又如何证明呢?”原来方才有人与虎娃打招呼时,他都听见了,知道虎娃自称李路。

虎娃也纳闷了,这东西怎么证明啊,难道用某种符文画在脸上吗?但他也不想与季英多啰嗦,朝前方伸出一指,凭空射出了一缕电光。这电光还在空中铺散而开,于四丈之外形成了一张光芒交错的大网,然后缓缓消失。

高崖上的众修士都发出了一声惊呼,能使出这手法术,绝对已有四境修为了,而能将法术控制得这么精妙、威力又如此惊人,说是四境九转圆满恐也不是夸口。季英亦惊骇不已,赶紧上前一步道:“原来李路先生竟有如此修为,真是深藏不露啊!失敬失敬,您是否有兴趣与我们一起为国君采取那株灵药呢?”

虎娃指了指小苗和刀叔道:“我是和他们一起来的,如果他们不去,我也就不与你同路了。”他对山中的灵药并不是很感兴趣,哪怕真有生长了数百年的金玲藤也未必能让他动心,只是愿意帮小苗而已。

而季英的神情明显犹豫了,沉吟着说道:“以你的修为,应能保护同伴周全,带上这位小苗兄弟也未尝不可……只是这位大叔,您是几境几转修为?”

刀叔瞄了他一眼,沉声答道:“我是几转修为,与你何关?……既然你不愿意带上我们,那就算了吧,请自去采那灵药。”

这时小苗转过身来,伸手抓住了刀叔的袖子,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可怜巴巴地看着刀叔,那意思分明是央求他露一手,好让季英也带着他们一起去采取灵药。刀叔微叹了一口气,解下了腰间那把看不清是什么材质、黝黑粗糙很普通的砍刀,走到断崖前很随意地往外虚劈了一刀。

这一刀劈出,高崖上立时鸦雀无声,只见一道雪亮的刀芒出现在三丈外,竟形成丈余长的光刃,如蛟龙般于空中盘旋斩出,一直斩到了十丈外才缓缓消散。这一刀本是无声无息,可是众人耳边都感觉“嗡”的一下,那是空气被撕裂导致的震颤带给耳膜的压力。

虎娃也吃了一惊,他早知刀叔身手不俗,没想到竟能这么厉害!此人一定将武丁功修炼到了极致,但同时亦是一名修士,待修为达到更高境界之后,竟将武丁功的威力化入了神通法术之中。这么朴实平淡地一挥刀,竟有如此惊人的威力,甚至已成为某种独门秘法。

更重要的是,那一刀挥出时的气势,刀叔已不再是一名普通的壮汉,虽只有一人站在高崖边缘,却像指挥着千军万马在奋勇冲杀,一种掩饰不住的凌厉杀机竟使人元神震憾。以他的修为和这种气势,假如出身于军阵,在军中的地位也绝对不能低了!

刀叔随即将刀收起,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,闷声答道:“我的修为虽尚未五境九转圆满,但也差不了太多,应该能帮上忙吧?”

季英这才回过神来,连连点头道:“能、能、能,简直太能了!今天真是幸遇,能得到你们三位高人的相助,采取那金铃藤必万无一失。”这一转眼,小苗也成了他口中的“三位高人”之一了。

季英赶紧将方才召集的其他几名修士叫过来,又详细介绍了一番,其中五人分别是来自桐山门、文峰门、尖山门、梨花溪、鹅公包,皆有四境修为。而季英也不是一个人来的,凉风顶还来了另外一男一女。季英的那名师弟也只有三境修为,但因为宗门的关系,也“破格”加入了这支队伍。

居然还有叫鹅公包的修炼传承宗门?虎娃也觉得挺好玩。各宗门大多以道场所在地命名,在这个文字还没有完全成型的年代,就算很多修士也没有太文雅的讲究。

众人望向刀叔眼中皆充满敬畏之色,刚才那一刀把大家都给吓着了。就算是寻常的六境修士,假如在狭窄的战场上与刀叔正面对砍,也未必能砍得过他呀,因为每人所擅长的神通手段不同,未必都精通这等威力无匹的格杀之术。

一行人加在一起共是十一位,囊括了在场的所有四境以上高手,还包括两位三境修士,另外再加上一条不引人注目的花尾巴小狗。这支队伍原先是以季英为首,因为他的修为最高并是召集之人,但此刻大家已俨然以刀叔为核心了。

高崖上还站着十来名修士呢,见此情景也围过来央求道:“季英先生,把我们也带上吧!我们虽修为不高,但至少也有神通在身,说不定也可以帮上忙的。”

他们方才已被季英拒绝,但此刻又见来了刀叔这么一位高手,而季英不仅把同门的三境修士带上,又把小苗带上了,甚至连一条小狗都带上了,又何必不带上他们呢?有刀叔这样的高手在,想必也不会出什么大危险,众人都希望能凑个热闹。生长了几百年、几乎快成精的金铃藤,大家也都没见过呢!

这些人不仅是求季英,其实眼睛也望向刀叔,希望这位高人能点头。季英只得问刀叔道:“前辈,您看我们能带上这些人同去吗?”

刀叔淡淡道:“我只是想为国君采取灵药,至于他们去不去,是他们自己的事情,带不带上他们,是你的事情,不要问我!”

另一名凉风顶弟子小声嘀咕道:“只有一株灵药,这么多人去,采到了怎么分啊?”

小苗恰好听见了,赶紧开口道:“这又不是为自己采灵药,而是进献给国君的,只要参与的人,国君都会有酬谢,我与刀叔也不与大家争。”

这时刀叔又突然问季英道:“你方才说,凉风顶修士曾发现此地有一株生长了数百年的金铃藤。这等珍稀的灵药,当时为何不采走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