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25章、采药(上)

虎娃笑着答道:“我是远行之人,身上不可能带太多东西,假如看见什么都想要,反而最终什么都拿不走。既然我不需要,就让它们在山里好好长着呗;这山中还有别的采药人,也算是留给他人的机缘。”

他这才知道,原来小苗与刀叔要找的竟是那等灵药,那么天下间最好的当然就是五色神莲和琅玕果。可他不能轻易将这种东西拿出来,山神也曾叮嘱过,不死神药包括那兽牙神器都绝不可示人。

况且虎娃的那些不死神药皆融合于形神,已被他炼化为神器了,比不死神药本身还要珍贵得多。就算他还能回到太昊遗迹,但没有了太昊天帝当年借助法阵封印在祭坛中的大神通相助,也无法再将那些不死神药炼成融于形神的神器,所以每一件都极为珍贵。

在某些特殊的场合,倒是听说过世上有高人曾赐他人以不死神药,但从未没听说有谁将自己所炼制、融于形神中的神器拿出来送人,除非是在飞升或离世之前,带着神魂烙印传于弟子或留于宗门,成为最宝贵的传承之一。

虎娃只得暗叹:世人常常行遍千山万水、用尽一生之力去找寻就在身边的东西,因为那些东西不属于他。——这是山神曾说过的话,他总算明白点意思了。而不死神药就是最好的例子,因为很多凡人都愿意相信,得到这种东西便真的可以“不死”。

虎娃虽不会将炼化为神器的不死神药拿出来,给这两位刚刚认识不久的陌生人,但他也很愿意帮助小苗与刀叔。补益生机元气之灵药虽罕见,但也不仅止五色神莲与琅玕果,在生机灵气充盈的山野深处,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也能找到。

而盘瓠清楚小苗和刀叔要找什么样的灵药后,也就少费了很多功夫,这天日落之前,终于找到了一株他们想要的灵药——五花参王。

五花参是一种多年生藤本植物,生长在气候偏寒的高处。其入药的部分是埋在地下带有细长须节的根茎,主治气虚体弱、神疲倦怠、元气耗损。藤条上的花朵有五瓣,花瓣根部拢在一起像是一个小铃铛。花朵刚开放时是嫩绿色的,不太容易被发现,到最后才变成金黄色,所以又称金铃藤。

这一片带的高山上时常能见到金铃藤,但普通的五花参也不是小苗要找的。可盘瓠找到的这一株可称五花参王,其生长期至少超过了三十年,在山野中已非常罕见。其根茎长达一尺多,通体呈深黄色,一挖出来便药香扑鼻。

小苗见此灵药又惊又喜,小心翼翼将其根茎完整地挖出收进了药篓中,连那细长的根须都没有碰断一截,然后一只手搂着盘瓠的脖子,拍着它的屁股不住地夸赞。盘瓠都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了,终于在小苗的胸前很舒服地扭了扭身子。

这时刀叔咳嗽了几声,似是在提醒小苗什么。小苗立刻反应过来,这株五花参王是盘瓠找到的,而盘瓠是虎娃的狗,照说它应该归虎娃所有,至少她不能全部拿走。小苗很不好意思地站起身来道:“我们都在找同样的药,我拿走了这株五花参王,该给你什么报酬呢?”

虎娃笑着摆手道:“药是你挖出来的,你就收着吧。能结伴而行便是有缘,显然你有急用,就不必与我客气了。”

他这么说,反倒让小苗觉得更不好意思了,便向刀叔使了个眼色。刀叔怔了怔,神情虽有些犹豫,但还是取出一物递给虎娃道:“小兄弟,我们也不白拿你的灵药。你若是采回去,能交换的无非也是这样的报酬,请你收下此物。”

虎娃愣住了,这小小的一块东西他也认识,而且身上还带了不少,只是没想到,居然会有人要给他一枚龙树血脂。此物很珍贵,其价值绝不在那五花参王之下,只是灵效不同。看来小苗真的很需要五花参王那种灵药,所以才会以此物回赠。

刀叔见虎娃发愣,以为他不认识,赶紧又解释道:“你可能没见过此物,但也应该听说过,它就是龙树血脂。巴室国中有此特产,不少修士都曾得到过国君之赐。”

虎娃赶紧后退一步,又摆手道:“我不是不认识,而是此物太珍贵了,其价值绝对超过了一株五花参王,我怎能平白无故拿你们这种好东西?……这样吧,继续找到的药材,如果是你们不需要的,便让我先挑。其实这一路结伴而行,你们并没有占我的便宜。”

虎娃坚决不收,小苗也无法勉强,只得又叹了口气道:“龙树血脂虽好,但与五花参王的灵效不同啊!”

天黑之后,刀叔领路找到了一处宿营之地,点燃火堆过夜休息。虎娃注意到,刀叔点了彼此间距相同的三堆火,让众人在火堆之间休息。这好像是军阵中小队露营的习惯,当初村宝率军士在双流寨外追击虎娃时,在山野中过夜也是这么点燃篝火。

但虎娃也没多问什么,从包裹中取出毡袍铺好,便端坐调息。刀叔选择的露营地旁边不远有一眼泉水,泉水旁有一块屏风状的山石能阻挡众人的视线。小苗休息前还去那山石后面的泉眼处洗漱了一番。

虎娃端坐似已入定境,而盘瓠趴在火堆旁也好像睡着了,其实都是在涵养神气。而刀叔和小苗却走出了营地,站在远处的泉流边小声地说话。

小苗叹息道:“今天找到的五花参王,应该可以入药,可灵效还是不足,我们至少要找到已生长百年以上的金铃藤。”

定坐中的虎娃听见这番话,微微吃了一惊。五花参虽是多年生的藤本植物,但通常只能生长十年左右,今天这株五花参王已经非常罕见,是盘瓠好不容易才找到的。她想找百年以上的五花参,那简直太难了,遍寻山野恐怕也不太可能。

此等灵药之所以珍贵,并不仅在于生长年限很长而药效更强,更在于天然生长的过程中发生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变化、突破了自身的某种极限,所以普通的五花参才能存活那么多年,因此也具备了更特别的灵效。

这样的灵药应该不是用于疗治普通的伤病,若是伤病内损等症,其实龙树血脂是更好用的东西。既然他们用不着龙树血脂,应该就不是拿来救命的,而是给寿元将尽的人续命的,所以才需要补益生机元气之物。

恰恰这种东西,在世上最难得,别说普通人了,就连境界高超的修士们也非常需要,除非已服用了足够多,到最后已实在无效了。虎娃暗叹了一口气,又想起了山神曾说过的一番话——

“孩子,你身怀的不死神药,绝不可轻易示人。而你形神中所融合的这些神器,就算还不能发挥真正的神通妙用,却已可用于护身与助人。此番阅历人间诸事,也要见证世上生死悲欢。”

这番话的含义,虎娃多少已有所理解。看来有一位对小苗很重要的人,生命衰竭、寿元将尽,寻常医治手段已无能为力,因为凡人总有一死,能治的是病而不是命。但小苗想做的,就是在其生机没有彻底耗尽之前,以这等灵药为其续命,尽量让其人多活一段时间。

这其实也是一种徒劳,但世人谁不希望自己能好好活得更久?虎娃走来的这一路上,尽管很愿意帮助所遇之人,但生死是天地间的自然之事,他想管也不可能管得过来,甚至有些人是被他亲手宰掉的。

可虎娃也很好奇,小苗想救的究竟是什么人?须知越进入山野深处,越可能有那种灵药生长的地方,路上的遭遇也可能越凶险。但小苗没有主动对他说,虎娃便没有去追问。

第二天离开营地,继续向深山中进发。当他们来到一座山岗上,虎娃驻足道:“我能感觉到,前方天地间的生机灵气明显很充盈,应更适合灵药生长,我们该去那边好好找找。”

刀叔苦笑道:“孩子,难道你以前没来过这里吗?”

虎娃点头道:“是的,我是第一次来到此地。”

刀叔:“难怪你会说这种话呢!”

虎娃诧异道:“难道前面有什么古怪吗?”

刀叔:“倒没什么古怪,也确实有世上罕见的灵药生长,在巴室国诸修士中几乎无人不知。”

小苗也说道:“跟我来吧,我带你过去看看,让你开开眼界……但那边是巴室国的禁地,只能在对面山崖上远观。”

虎娃与同样好奇的盘瓠,跟着他们走下山梁又登上高坡,在山腰上拐了一个弯,便望见不远处高崖上站着一群人,形色各异竟好像都是修士,皆站在那里向前方远眺。

刀叔叹道:“这彭山之中,最近来了不少人啊,全是来采药的。”

小苗也叹道:“希望他们能找到合适的灵药,人多了,机会总是更大一些。”

刀叔却摇头道:“指望临时在山野中寻找,还不如指望向各宗门求助……小苗,你就不应该亲自来凑这个热闹。”

小苗:“坐等他人送灵药上门,也没我什么事。我总觉得自己也应该做点什么,否则白白拥有了这一身修为。”

小苗就是采灵药的,居然希望山中其他人也能采到灵药,这话让虎娃多少感觉有些奇怪又有些意外,但他也来不及细问,说话间几人已经走上了高崖。这里已足足聚集了二十多人,大家纷纷投来好奇、试探、警惕或友善的目光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