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24章、男装少苗(下)

盘瓠是没办法才闭上眼睛的,想当年它在路村,孩子们和它玩耍时顶多也只是摸摸脑袋、揪揪耳朵、在一起追逐打闹,因为族人也没把它当狗,再后来……它便威镇蛮荒山林了。

可这少女倒好,竟单手就这么把它抱在了胸前,小臂托着它的胸腹、手托在脖子下面,另一只手在捋它脖子和后背上的毛。盘瓠觉得很吃亏啊,就吃亏在自己的个子小了点,不是那种高头大狗,所以被少女一只手就抱起来了,但也不能把它当宠物玩啊!

盘瓠全身的毛色黄白相间,它不发威的时候样子有些憨憨的,确实挺好玩,此刻花脑袋和花尾巴都耷拉了下来,好像也没了那股活蹦乱跳的机灵劲。小苗身上有一股淡淡的体香,可盘瓠离她太近了、它的鼻子也太灵了,竟有点想打喷嚏,好不容易才忍住。

喷嚏忍住了,盘瓠又觉得小苗身上的气息其实挺好闻,竟微有点醉人的感觉,随即暗暗警惕——难道这姑娘带着迷香,想趁机将它迷倒?它可是在边关见过噬魂烟的!闭着眼睛又轻轻吸了吸鼻子,觉得又不像,那就是姑娘家自身的气息。

更过分的是,盘瓠是被她一只手抱在胸前的,能感觉到这姑娘在衣服里面贴胸裹着布帛,因为她是扮作男装啊。而盘瓠太敏感了,隔着衣服仍能有那种软软的、暖暖的、有些发胀的感受——这很有些不对劲!却又形容不出哪里不对劲,反正它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。

盘瓠只得在心中暗道:“我堂堂男子汉,就不跟你一个姑娘家计较了!抱就抱吧、摸就摸吧,好好等着,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负责任的!”

虎娃在一旁憋住了才没笑出声,心中暗道这条喜欢撒欢的狗,今天竟被一位男装的姑娘家给收拾了。而盘瓠都快憋出内伤了,还好刀叔适时开口为它解了围,只听那大汉说道:“小苗,快把人家的狗放下来,不要无礼。”

小苗这才有些不舍地把盘瓠放回了地上,盘瓠扭了扭身子,抖了抖身上的毛,这才感觉缓过一口气来,心中不禁很感激那位名叫刀叔的大汉。

刀叔又向虎娃行了一礼道:“李路先生,小苗是我的侄子,我们此番是来进山采药的。他为人年少天真,若有失礼之处,请您不要计较。”

虎娃笑道:“你叫我虎娃就好,这位小苗……兄弟,也没什么失礼之处啊。”

小苗又说道:“既然你们也是进山采药的,不如我们结伴而行吧。这里的路很不好走,有些与外界隔绝的险恶之处,说不定还有很厉害的毒虫猛兽呢。”

虎娃很痛快地点头道:“好啊,那我们就结伴而行吧。”

已有两个月没见过别人了,独自在山野中穿行也怪无聊的,还是前一阵子跟随仓颉与候冈一起行游时感觉更为开心。如今又碰到了刀叔和小苗,那就一起走吧,听他们的口气应该是当地人士,而虎娃对这一带也不熟。

看刀叔的神情仿佛又想劝阻,但张了张口终究没有说什么,因为小苗已经发出了邀请、而虎娃也点头答应了。而且虎娃的样子倒也不像是什么坏人,只不过是带着猎犬穿行山野的少年。那狗虽个子不大,也应该挺凶悍的,但它很通人性,在小苗面前很温顺。

几人便结伴走在一起,同去山中采药,虎娃也很感兴趣,想看看小苗究竟要找什么灵药?因为他感应得很清楚,小苗背的那个药篓是空的,方才的水潭边就有一些药材生长,其中有些拿到山外还算比较贵重。可是她根本就没采摘,难道是不认识,或者是根本没看上眼?

虎娃也能看出来,小苗的出身可能很尊贵。她行路时拨开那些带刺的荆棘,使之不刮破自己的衣裳,无意间也会使用御物手法,否则手指一点,不会整根枝条都顺势让开的,显然已有三境修为。

其修为在虎娃眼中虽不算太高深,未必能赶得上盘瓠,但以她的年纪已经相当不错了。她自称是刀叔的“侄子”,跟随长者进山采药,但刀叔对她的态度却很恭谨,凡事都会尽量遵从她的意见,反倒像是一位随行的护卫。

至于刀叔的修为,虎娃没看出来有多高,因为这大汉并没有显露什么神通手段,在山野里赶路也用不着。大部分时间,刀叔都是拿着砍刀披荆斩棘在前面开道,当攀援陡峭险峻之地时,他则随时护在小苗身边以防意外,而自己则步履稳健从容。

看其人的身形步法,砍开荆棘中的每一记刀势,虎娃便知此人是位经过千锤百炼的高手,他必然修成了武丁功,而且功夫绝不仅如此。哪怕只砍断一根柔弱的嫩枝,他挥刀发力也是恰到好处,绝不会用力过猛;而山中坚韧的硬木杂树,寻常刀斧难斫,他也是一挥而断,就似切菜般轻松随意。

虎娃在离开蛮荒之前,曾用一把开山斧从路村往山下开了百丈之路,他对于劲力的运用已相当有经验,但自觉还是赶不上这位刀叔。

能拥有刀叔这样一位随身护卫,小小年纪又有三境修为,小苗的来历必然不凡。但虎娃并没在乎这些,他在飞虹城中时,所遇之人也同样认为他的出身尊贵,这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

小苗确实是来采药的,他们在山野中穿行时,找寻的都是有药材生长的地方,当好不容易发现一株比较珍稀的药材后,小苗却总是掩饰不住地流露出失望之色。那些药材显然不是她想找的,也没兴趣专门采摘。

倒是刀叔偶尔会动手采摘几株药材,收在随身的包裹里,基本都是一些疗伤灵药。

假如虎娃只是一名采药人,哪怕是一名特意来采药的修士,与这两人结伴而行则可以占到不少便宜。因为小苗和刀叔先后找到了很多药材,却都没有去采摘,简直就等于白送给虎娃了。

可是虎娃同样没有去采摘,而小苗竟然并没觉得太奇怪,仿佛早就知道他也不对那些药材感兴趣。

每次发现药材并非是自己想找的,小苗总是面露忧虑之色,只是偶尔停下来休息时逗逗盘瓠,脸上才会出现开心的笑容。盘瓠得了虎娃的暗中吩咐,不得轻易显露神通修为,在陌生人面前就得装成一条小乖狗,以免被人看出了破绽,所以它总是让小苗得手,经常被抱过去一顿揉。

盘瓠虽不情愿,但揉着揉着也就习惯了,多大点事啊,就当做善事哄姑娘家开心了!看小苗的样子显然也不是坏人,至少并不令人讨厌。

前方的山势沟壑纵横、山崖陡峭,小苗知道虎娃是一名修士,倒不会有什么危险,但她还是挺关心盘瓠的,竟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根带子,提议要牵着盘瓠走,以防狗狗失足摔落。盘瓠这回可坚决不干了,躲开小苗绕着虎娃和刀叔转圈乱跑,就是不肯就范。

刀叔旁边劝道:“小苗,这条狗很机灵、颇通人性,而且它身手矫健敏捷,不会有什么事的。”虎娃也说道,“是的,盘瓠其实是一只猎犬、很厉害的猎犬,穿行山野早就习惯了。”

小苗也只得作罢,神情有些夸张地朝盘瓠道:“狗狗,原来你有这么大的本事啊!”

盘瓠很郁闷地扭过头不理她了,明明已经知道自己有名字叫盘瓠,还总是狗狗、狗狗的叫着。而这位刀叔真是好人啊,每次都帮自己说话,盘瓠也决定帮刀叔做点什么。既然刀叔也是来采药的,它便帮忙找药。

盘瓠的身子灵活,在树丛中钻来钻去比其他人都方便,而且它的鼻子特别灵,能闻到各种药材独特的气息。后来盘瓠就跑到了队伍的最前面,一旦有所发现,便朝着众人汪汪叫,大家便赶过来观看。

它每次找到的药材都很不错,小苗总是摸着它的脑袋夸奖,但也难以掩饰失望之色,那些药材都不是小苗想要的,只有刀叔仍偶尔摘取几株收起来。

刀叔还叹息道:“补益元气与生机的灵药,实在太难见到了。狗狗虽然聪明,但它毕竟不是人,很难理解我们要找的是什么样的灵药,它能如此通人性知道帮忙,已经很不简单了……虎娃,这些药材虽不是你想找的,但总归还是有用的,为何也一株不取呢?”

盘瓠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心中暗道:“原来你们要找那样的灵药啊,怎么不早说!补益生机元气之灵药,这山野里可难寻啊!世上最好的当然就是五色神莲和琅玕果,虎娃的身上就有,可惜那种东西也不能给别人……刀叔啊,你怎么也叫我狗狗?”

仅听刀叔对盘瓠的称呼,判断其身份很可能并非小苗的尊长,否则一位威猛大汉不会也跟着小苗这么叫的,这可能这是一种习惯或礼数。但小苗对刀叔的态度也很尊重,并不像对待寻常的仆从那样使唤,就似礼待一位尊长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