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22章、命煞与离珠(下)

青黛又禀告道:“巴室国君后廪自称旧疾复发,已派使者到孟盈丘,欲再求一枚离珠续命。”

命煞微微一皱眉:“已经三年了。”

青黛:“是的,距您上次赐他一枚离珠神药,已经过去了三年。正如宗主当初所说,三年之后,其生机将竭,如今他又来求不死神药。”

命煞:“离珠已救不了他。”

青黛:“您知道这些,可他仍心存侥幸。只要有一线希望,任谁都想再试试的。”

命煞:“上次我命你向他提出要求,奉孟盈丘为巴原神丘、奉我为国祭之神,位列太昊天帝之后、创国先君之前。他没有答应,我也没有勉强,还是把离珠神药赐给了他,延其三年性命。如今他再来求神药,又有什么承诺?”

青黛:“这回倒没主动说什么,只是问孟盈丘有何要求?只要能以举国之力办到,他一定会尽力满足……既然如此,可否再赐他一枚离珠,不论能不能续其性命,也让巴室国答应您三年前的条件?”

命煞却摇头道:“不必多此一举,他若想答应,三年前便已答应了。况且就算他今天答应,他儿子继位后也不会答应的。这三年来我的玄功更进,已隐约能窥见更多玄机。当年提出那样的要求,确实是心急了些,就算如今时机亦未成熟。现在看来,那只是做个试探吧。”

世间的各种不死神药,其神效亦不相同。比如五色神莲,普通人完全可以正常服用,藕茎、藕节、莲子都可以吃,就算不能吸收其神效也能滋补元气,虎娃从小就是吃这些东西长大的。而琅玕果则不是吃的,别说嚼不碎,就算硬咽下去也不会消化,对普通人没有半点用处,它所谓的“服食”其实就是一种炼化之法。

离珠树则更为特殊,得此名就是因为其果实。“离”也是太昊天帝所画的八卦之一,象征着火,而此树结的果实则似一枚圆形的大珠,故此称离珠。普通人别说无法采摘,假如服用便会中一种奇异的火毒,会欲火升腾、性情癫狂、血脉奔涌,最终爆体而亡。

它要经过高人的大法力炼化,才更适合服用。炼化之法有两种,一种是去其火毒后的离珠丹,为修士助益修炼之用;另一种就是炼化为普通人可服之果,又称离珠神药。一枚离珠只能炼化为一枚离珠丹或离珠神药,此物炼化时不可分割。

离珠丹的灵效异常神奇,据说服一枚便可助人突破初境得以修炼,这是多少凡人梦寐难求之遇。但事实却没这么夸张,世上也不可能有那么一种丹药。假如有人接受指引、习练入门秘法多年,却始终不得入初境,若服用一枚离珠丹,倒确实能帮助他体验到初境的状态。

但迈入初境的第一关考验,并非人人都能过得去。假如一个人修法日久,却总是差那么一丝机缘,捕捉不到那种复归于婴儿的心境。服用了离珠丹,能助他察觉到清晰的内在身心,但也会伴随着各种本能的欲念冲击。

如果有这个资质与根基,自然就可以迈入初境继续修炼下去,但若是此人根本就不适合修炼也不能入境,强行服丹也不会有好下场。所以离珠丹是绝不可这么乱用的,它只是一种破关的机缘。

世上从来就不缺突破初境得以修炼者,用其他的方式指引、自行修炼亦可成功,而离珠又是这么珍贵难寻的不死神药,所以离珠丹通常并不做此用途。

离珠丹最重要的用处,与虎娃在白溪村所得的碧针丹类似,但其神效却要猛烈得多,它可以在每一境修炼中助人突破下一转。在六境之前,只要每一转的功夫已用足,却迟迟不能突破原有极限,那么服用一枚离珠丹,只要能成功炼化吸收其神效,几乎必定会突破。

在突破六境之后,离珠丹便没有这等神效了,但它仍可服用以助修行。

听上去这离珠丹简直太神了,有人或许会认为,在突破六境之前,只要能弄到四十五枚,每一境修炼中都服用九枚,不就可以轻松修炼至五境九转吗?

这便有点想当然了,因为想发挥离珠丹此等神效,有两个前提条件:其一是修炼功夫已到,却迟迟不能突破下一转时使用;其二在每一境的九转圆满关口,就算服用离珠丹也不能突破下一境。而且离珠丹的神效猛烈,不易炼化吸收,每次服食亦有凶险。

另一方面,此丹也不宜连续多服,假如总是依仗某种助力突破每一转修为,那么修炼根基便可能不稳固。比如一名修士突破三境后,在修炼中接连服用了九枚离珠丹,就算侥幸每次都能炼化吸收其猛烈的神效,达到了三境九转圆满,但想突破四境恐怕便格外艰难。

更重要的是,不死神药世间难寻,寻常修士哪会有那么多离珠丹?

离珠神药则与离珠丹不同,对普通人而言珍贵至极,因为它几乎可治世上百病,却又不是一种调治伤病的药,其神药就是激发生命中蕴含的所有潜能,将身心埋藏的潜力都激发出来。

人们与伤病抗争,药物等治疗手段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凭借顽强的生命力,挺过去直至康复,假如挺不过去便会倒下,有时生死就差那么一线。

三年前,巴室国君后廪得了一种怪病,请多方高人医治皆束手无策,有人便说国君病体衰沉,仅以普通的手段已无力回天,只有向孟盈丘求离珠神药续命。后廪便派使者来到孟盈丘向命煞求药,他虽然没有答应命煞提出的要求,但也承诺今后将举国敬奉孟盈丘。命煞最终还是赐了他一枚亲手炼制的离珠神药。

后廪服下离珠神药后不久,病很快就好了,人又变得生龙活虎。但命煞当初就说过,国君因这场病已大伤元气,就算激发了所有潜在的生命力,也只能再维持三年康健之体。

如今三年过去了,国君果然又倒下了。这次他并不是旧病复发,就是生命力衰竭。所以命煞说离珠已救不了他的命,就算国君为了续命、答应命煞当年所提的要求,命煞再赐一枚离珠神药。别说服用,只要打开玉匣闻到气息,国君便会送命。

如果孟盈丘送来的神药不能救国君,反而成了让他闻之则亡的致命毒药,那么继位的新君以及巴室国人也不会认可孟盈丘实现了承诺。

既已知道这个结果,命煞又何必再那么做呢?更重要的是,她也认为当年提出那样的条件操之过急,时机还远远不够成熟。就连赤望丘白煞,都未曾要求五国中的任何一国将其奉为国祭之神,她命煞若是真的那么做了,显然会遭各国与各宗门之忌。

青黛明白了宗主的意思,又说道:“孟盈丘不再赐神药,因为当年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。可是君女少苗问我,若离珠无效,还有何物能救她父君的性命?”

命煞答道:“救命已不可能,只能暂时续命而已。若能求得琅玕果,并有高人施展菁华诀,可为其父续命。但就算如此,以后廪的状况恐怕也拖不了两年,该赶紧安排后事才是。”

青黛皱眉道:“清煞前辈已百年无踪,有传闻他已坐化或登天,在巴原上并未留下传人,更别提有人将菁华诀修炼大成了。但赤望丘中尚有一株琅玕,后廪还可派人到赤望丘求不死神药。假如白煞提出了与宗主当年一样的要求,而巴室国也答应了,又该如何是好?”

命煞笑了,淡淡答道:“不会的。”

声音中也有神念,她认为巴室国君是不可能找到清煞的,就算找到了恐怕也没用,具体是什么原因,她却没有多做解释。琅玕果确实是不死神药,不论是否修炼菁华诀,此物都能补益生机,但只有修士才能服用。

若是六境以上的高手,以神通大法力炼化琅玕果,将之神效化散于后廪的形骸,倒也可以起到续命之效。但若不配合菁华诀调治,也不过是再能苟延残喘几个月,就算是白煞亲自出手,结果也没什么不同。不是他神通不够强大,也不是琅玕不够神奇,而是国君本人生机将尽。

假如能再给后廪十几年青春寿元,后廪求生心切,说不定真会动心,但仅仅几个月的苟延残喘,根本不值得付出那样的代价。后廪绝非昏聩之君,在位几十年国泰民安,深受万民爱戴。

命煞最后又开口道:“一枚琅玕果,若是一名修士依法服用,至少可延寿十余年,且是青春寿元。只为一将死之人苟延性命数月,实在有些不值得。与其向赤望丘求不死神药,还不如召集国中高手,找寻其他各种灵药,为其温养滋补,后廪或许还能再强撑一年半载。这么做,其效也不亚于使用琅玕果了,就算代价很大,也比向赤望丘求不死神药小得多。只是从现在开始,他便要赶紧筹办新君继位之事。我给了后廪三年的时间,他也该早就准备好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