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20章、斩公子(上)

休兵寨在几十年来的和平时代中已发展成一个大型集镇,但在战时它也是国境防线后方的屯兵之所,所以其格局与一般的村寨不同。除了贯穿村中央的那条大道之外,两旁皆有岔路能绕过村寨,这样在战时调动军阵,可以保证交错往来的人马不乱。

平时有紧急军情的车马,或并没有打算在村寨中停留的商队,也会直接从村寨外绕过去,不必穿过村寨中熙熙攘攘的人流。

那飞奔的马车,若真有紧急军情不能耽误,可以在前方右侧的岔道上绕过村寨,可看其来势,就是沿着大道直冲寨门而来,或者说是直冲虎娃而来。最前面那辆车轻便而华贵,虎娃如今也算很有见识了,已认出了车身上纹刻的相室国宗室标记,此为公子所乘之车。

国君之女称君女,而国君之子一般称为公子。这是一辆双马拉的快车,看那骏马奔腾的速度,显然是在前方驿站中刚刚换过马。驾车之人好似对自己的御术很自信,已经看见了前方寨门外大道两旁摆的货摊与交易的人群,竟仍然纵马而至。

车上只有一个人,看服饰应该就是车驾的主人、那位公子,他亲自驾车,把另外两辆马车远远地甩在了后面。虎娃怎知对方是冲自己来的?因为他看见对方的时候,已感应到自己被对方的神识锁定了,来者至少是一名四境以上的修士。

像这样肆无忌惮地以神识锁定一个人,就是要御器攻击的意思,法器应该同时就到了。虎娃却有点纳闷,对方的法器并没打过来,只有马车还在狂奔。假如换一个人可能会很惊慌,但虎娃却一点慌乱的意思都没有。

虎娃从幼年到现在,比这更夸张、更惊险的场面都见过不少了,有狂奔而来的犀渠兽、包裹着红光的猪头三,甚至还有贴身刺出银角的駮马,怎会怕一辆还在七丈外的马车呢?

虎娃并没有闪避更没有后退,因为他已经快走到有人的地方了,道路两侧的商贩正站起身向他行礼,身后的路上也站着不少买东西的人。就算他的身手好、反应快能够闪开,也担心对方反应不过来,勒不住马仍会闯入人群。

感应到被神识锁定的那一瞬间,虎娃不退反进,竟朝那辆马车迎了过去,身形一闪就到了四丈之外。这样就算对方收不住马撞中了他,也不会波及后面的其他人,而以虎娃的本事当然能拦住一辆马车。

……

寨门外的众人先是看见盘瓠与虎娃走过来,应就是最近传闻中的那位小先生。近前的商贩已站起身行礼欲开口询问,大道上又传来车马奔腾之声。有一辆马车把另外两辆车甩在后面,全速向寨门冲来,众人发出一片惊呼。

这时只见小先生突然闪身向马车冲去,而驾车的那位年轻公子居然也站起了身,扬手打出一样东西。此人手中看似并无一物,只做出了扔东西的姿势,但半空却爆开一团仿佛浓得化不开的漆黑乌云,倾泻而下包裹了小先生的身形。

黒云之外又有一片灰雾飘开,刹那间遮住了人们的视线,但众人的最后一瞥,分明已看见那马车即将撞中被黑云包裹的小先生,大家又发出一片惊叫声。

在这里买卖交换东西的,不仅有普通商贩和村寨居民,还有训练有素的精锐战士,其中也有身手好反应快的。已经有好几条大汉飞身形冲了过去,他们虽然没有携带军械武器,但无论是救人还是拦下车,都可助一臂之力。

但这几名军士刚进入黒云外的那片灰雾,便纷纷扑倒在地。

虎娃刚才还有点奇怪,身形已被神识锁定,对方的法器却未同时而至,原来车上的人使用的并非普通的法宝,而是一种特殊的、大多数情况下只能一次性使用的秘宝。此物为孟盈丘的高手所炼制,名为噬魂烟。向虎娃打出噬魂烟的人,便是宫嫄之兄宫琅。

……

宫琅得到消息,从国都一路快马驾车追赶而来,并在沿途有军士驻守的驿站中换马,就是要赶在虎娃离开国境之前,将之截住并拿下。他可不知道西岭私下猜测虎娃是什么身份,对其母裳妃的推断是深信不疑。

如果是其他人猜疑虎娃的身份,可能还会得出各种不同的结论,但在宫琅这位“当事人”看来,事情的“真相”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此人受了国中其他势力的指使,针对宫嫄设下阴谋陷阱,进而欲坏了他的大事。

宫琅虽然深恨虎娃,但听说此人是一名四境修士且身手不凡,就连公山虚率领两小队军阵都被踹飞,其神通手段必然惊人,不是那么容易被拿下的。所以他也不敢轻敌大意,来之前做好了充足的准备。

在大道上对付这样一名高手,绝不能与之缠斗,最好一照面就将其制伏拿下,并立刻带走拷问,赶在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甚至不能给此人的背后势力有补救的机会。宫琅身为孟盈丘弟子,考虑再三便想到了噬魂烟,自以为是万无一失的手段。

噬魂烟是孟盈丘中几位六境以上的高手才能炼制的秘宝,模拟山中的一种瘴气,但比天然的疠瘴之气要厉害多了,它可以侵蚀人的形神,而且攻击范围很大。

那飘散的灰雾是一种迷烟,一旦吸入便能使人中毒昏迷;而灰雾中的那团黑云,爆散开来只要沾身便会侵入形骸百脉,迅速消蚀人的神气法力。对于普通修士而言,甚至会被废了修为;就算是强大的修士被这黑云沾身,也要尽全力施法抵抗其侵蚀,当场就会失去战斗力。

此物过于歹毒亦很罕见,且是一次性的,通常并不用在修士之间斗法中,而更适合用于两军交锋的战场上。由四境以上的修士祭出,于对方军阵中爆散而开,猝不及防间能有惊人的战果。

但噬魂烟这种秘宝,需要大量采集山中疠瘴之气,以大法力凝炼而成,只有六境以上高手才能制作,且采集与炼化的过程也很凶险,不可能有很多。相室国因长年供奉孟盈丘,才从命煞那里求来了一批,由国中兵正大人掌管、仓正大人负责保存。

它也算是国中重要的战备物资了,除非是城廓或国都将被攻破的危急关头,否则不会轻易拿出来使用。

宫琅不仅以公子的身份,更是以孟盈丘弟子的身份,从库房中“借”走了一枚噬魂烟。他也知道此事会惊动国中他人甚至国君,国君可能会派人将他给追回去,所以要争取速战速决。

宫琅性情骄横,看他妹妹宫嫄的脾气,大概就能知道一二,都是一个妈养出来的。他行事则更为阴毒,却不能算是个白痴,已经想好了拿下虎娃后的计划。此处离孟盈丘不远,拿下虎娃后便立刻转向直奔孟盈丘。

只要到了那里,便有的是手段拷问这位“小先生”,令其交待出身份来历,还有幕后指使他的国中势力,更重要的是他布下阴谋陷阱的真相。

就算国君派人追来,而其幕后势力也打算营救此人,也不能闯进孟盈丘。待宫琅审明真相,那么便大局已定,还能成功地将此前的事件反转。这位“小先生”如今在国中已受众人敬仰,想要对付他,就必须得揭露其真面目、拆穿其险恶用心。

……

宫琅考虑得挺周全,计划也看似万无一失,在虎娃将要进入休兵寨之前将其追上,扬手打出了噬魂烟。他出手时虎娃还在七丈以外,噬魂烟一出,虎娃已到了马车前。这时就看出御器手法的神奇,虎娃已被神识锁定,噬魂烟自然跟随而至,在其头顶上空爆散倾泻。

宫琅的手法控制得非常精妙,他甚至为此自得,这并不是在军阵作战时让云雾散开的方式,而是收拢黑云只吞噬虎娃一人,灰雾则散开遮掩远处众人的视线,也阻止他人插手管闲事。

远处的商贩和军民只看见小先生闪身冲向了马车,身形随即被一团黑云包裹,眼看又要被马车撞中。然后有灰雾飘开遮挡了视线,几名身手敏捷的军士冲过去,却倒在了三丈开外。紧接着有一片碧光闪过,灰雾尽散,又有五色光华扫出,那团黑云也在光华中消融不见。

当众人再度看清小先生的身形时,他已登上了马车,那条小狗也跑过去蹦上了车。然后马车转向驶进了旁边的岔道,放马奔腾绕过休兵寨绝尘而去。方才倒地的几名军士缓缓地爬了起来,而岔路口中央又躺下了一个人,正是方才驾车的那位公子。

另外两辆马车上是宫琅的随行卫士,他们此刻才赶到,车驾当然不能从宫琅的身上碾过,卫士们赶紧停车跳了下来,有人跪在地上惊叫道:“宫琅被方才的那人所杀!”再看宫琅的前胸,有个寸许方圆的伤口透体而过,伤口边缘有一圈放射状的焦痕,却没有半点血迹。

卫士们跟随宫琅而来,其职责就是保护这位公子,此刻看见宫琅的尸体,一瞬间感觉就如晴空霹雳,跪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。寨门外的很多军民都看见了所发生的事情,却没有人能看清宫琅是怎么死的?因为大家的视线方才都被挡住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