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19章、宫斗(下)

相室国中一直有人在关注着虎娃的动静,但他这三个多月却跟随仓煞在畋猎园林中行游,他人也不敢去惊扰,甚至都不敢跟踪。直至仓煞带着候冈离开了畋猎园林,向北行据说要前往山水城,而虎娃却独自一人南行,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国都以及长昌氏族人的耳中。

其实国君对虎娃的身份也非常好奇,国中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位小先生,围绕着他发生了这么一系列的事情,不将此人的来历搞清楚,就连国君也隐隐觉得有些不安。可是仓煞将虎娃带在身边,又明言不希望他人打扰,国君也不好直接派人去询问。

况且谁也挑不出虎娃的任何错失,更没有逼问的理由,其实对这样一位显然来历不凡的少年修士,也不好轻易得罪,谁知道他背后有着怎样的尊长和势力呢?

这天,国君叫来了采风大人西岭,聊的就是小先生的事情,西岭虽然没有见过虎娃,但他刚去过飞虹城,了解虎娃在那里所做的事情,也询问过很多亲眼见到虎娃的人。国君问这位国中学识见闻最为广博的大人,能否私下猜一猜虎娃的来历?

既然国君开了口,西岭也不好不说了,他告诉了国君一个惊人的推论——所谓的小先生,很可能就是象煞!

这个结论令人不敢置信,但西岭根据自己所知逐一分析,越听越是那么回事啊。假如在飞虹城中发生的事还不足以确认,那么在公山村发生的事,恐怕就能肯定了。

国君吓了一跳,本能地就想起自己的曾祖父,当年于半夜间被象煞前辈从军营里抓走、扔到深山里的一株大树上。宫嫄冲撞的怎会是这位前辈,而象煞六十年来从未现身,为何又突然出现在相室国境内,越想越令国君不安。

西岭安慰国君道:“刚刚传来的消息,那位小先生已离开畋猎园林,独自一人往南而行,看样子便要离开国境。他应该不是冲相室国来的,更不是冲您来的,也许他一直就在巴原上行走,只是恰好遇到了这样的事情,而令我等察知了行踪。”

话刚说到这里,就有侍卫向国君急报,公子宫琅率车驾离开了国都,还带着孟盈丘命煞所赐的秘宝,不知去干什么了。而西岭惊道:“宫琅公子应是去追那位小先生了,可能是想查问其身份。”

国君闻言是大惊失色,赶紧命镇国将军、五境高手悦瑄,率亲卫驾轻车快马将宫琅给追回来。若宫琅不听,那就将他给绑回来,总之千万不要让他去招惹那位小先生。

……

巴原五国皆以“巴”为国号,因其宗室所继承的姓氏不同,分别被人们称为相室巴国、郑室巴国、樊室巴国、帛室巴国与巴室巴国,宗室分属相、郑、樊、帛、巴五姓。

在这个年代,姓氏往往比较混乱,别说后人,就连当时很多平民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,尚有很多村寨居民既无姓更无氏。在一个有共同祖先的部族中,后人姓氏的来源通常很复杂,有的是继承自祖先,有的是源自于封号或封地,有的只是自称。

据说轩辕天帝有二十五个儿子,其中有十四人得到了十二个姓。而古代巴国也有五支后人分别得到五个姓,建立了如今的巴原五国。

巴室国在巴原的正中央,占据了农耕最为发达的沃野平原,那里也是古代巴国的建都之地。但它的西北是相室国、西南是郑室国、东北是樊室国、东南是帛室国,处在四国的包围之中,也是周边皆受敌的四战之地。

其余四国都与巴原周边的蛮荒群山接壤,有比较大的战略纵深。而处于巴原中央的巴室国,虽然继承了原巴国的主体部分,但处境比较尴尬,每有战乱发生,所受到的攻伐也是最多。

虎娃在相室国龙马城境内继续南行,前方便是位于三国交界处的孟盈丘。山神曾特意叮嘱过他,巴原上有些地方不能乱闯,孟盈丘便是其重点提及之处。哪怕虎娃将来的修为突破了六境,也最好要注意回避与孟盈丘的正面冲突。

孟盈丘既是地名,也是立于此地的大派宗门之名,其宗门之主便是巴原七煞之一的命煞。命煞是一位女子,成名于清煞隐退蛮荒之后。据说她异常妖冶美艳,但也极为可怕难缠,不仅修为高超且擅长的手段阴毒诡异,同境高手亦防不胜防,就连赤望丘白煞对她都很是忌惮。

理清水当年隐退蛮荒时,命煞还是孟盈丘中的一名普通弟子,短短十几年后,她却艳名与威名远扬。山神并不清楚孟盈丘中还有多少高手,但仅是一个命煞就已能威慑四方了。

据山神介绍,孟盈丘所传秘法,偏重阴柔一脉,因此更适合女子修习,山中高手及宗门的核心弟子大多也都是女子。山神还曾感叹,临近三国的宗室以及那些有势力的部族,总是想方设法让族中子弟拜入孟盈丘门下,修炼那些不阴不阳的秘传神通,这又何必呢?

虎娃还知道命煞的一个秘密,此人也修成了少昊天帝所传的吞形诀。赤望丘白煞当年曾拜访过孟盈丘,修士之间的交流切磋并不少见,以白煞的身份,与之印证修为的恐怕也只能是命煞这等高手了。

白煞居然将吞形诀传给了命煞,这两人之间是否有什么“奸情”,外人就不得而知了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命煞应该也传给了白煞想知道的秘法神通手段。据说赤望丘玄煞成名之后,也曾到孟盈丘找命煞切磋印证,世间传言,玄煞那次败给了命煞。但这个结果也没什么好奇怪的,因为玄煞当时还不满二十岁。

山神曾半开玩笑半吓唬地警告虎娃:“将来行游巴原经过孟盈丘附近,一定要绕着走。你这么俊俏、身体又这么棒的少年,当心命煞把你抓回去暖床,她的眼光是很挑剔的!”虎娃很听话,便真的绕道走,往西是郑室国、往东则是巴室国,他前往的是巴室国方向。

此刻的虎娃恐怕想不到,自己与相室国的宫斗阴谋能有什么关系,竟令国君的宠妃以及长昌氏一族得出了那样的猜测结论。但这种情况也不意外,世上总有心地阴险之人,以自己看待事物所惯常的恶毒目光,去测度世上其他的人与事。

虎娃离开畋猎园林后走的是大道,直奔边境的关卡,又路过了很多村寨。令他惊讶的是,沿途各村寨的居民,对他的态度都非常尊敬,看见他会主动行礼,给他端上热水和家中最好的食物,并恭恭敬敬地称呼他为“小先生”。

在他走过的很多地方,都受到了这种礼遇,还有族长代表族人送上供养。原来在他跟随仓煞行游的这三个多月时间里,不仅飞虹城所发生的事情已经传至各城廓,就连公山村发生的事情都已经传到了这里。

公山村就在龙马城辖境内,且此地离国都也不远,沿着这条大道的各村寨民众,当然是最先听到消息的。他们虽然没见过虎娃,但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背着一个麻布包裹,带着一条活蹦乱跳的花尾巴小狗独自远行,特征很容易辨认。

能见到在国中受万民敬仰的“小先生”,沿途很多居民都深感荣幸甚至激动万分。这让虎娃感觉很不好意思,他并没有为这些素不相识的人做什么呀,而这些淳朴的村寨族人,却给了他最好的供养,尽管也许他并不需要,但心中充满了感激。

这是龙马城通往边境关卡的大路,战时经常有军阵往来,因此修得平坦而宽阔,可容两辆马车交错而行。由于这条路重要的战略地位,沿途各村寨中基本都有驿站,驿站中有值守的军士。

盘瓠还注意到一件事,虎娃虽然每到一地都很受欢迎,那些驿站中的军士见到他也会行礼,但随后就会有人套快马驾车离开、赶往城廓与国都的方向。

这些驿站的军士显然是得到了吩咐,赶往国都去报信了。但虎娃也没有特别在意,他就是在走自己的路。这天离边境已不远,他来到了一个很热闹的大型村寨,此地名叫休兵寨。

休兵寨的地理位置很特殊,它是离边境军营最近的一个村寨。有人聚集的地方,就有商贸的机会,在和平年代,这里也是商队经常往来之处。总不能把商铺开在军营里,所以离边境最近的休兵寨便出现了附近一带最繁华的集市。

很多士兵在休息时也会跑到这里买卖与交换各种物品,它也是来往两国的商队休整与集散之地,巴室国与相室国的商队之间也经常直接在这里做交易。

虎娃沿大道走来,前方已经是休兵寨的寨门。很多商贩甚至把货摊摆到了寨门外的道路两旁,很多交易者就是戍边的军士。这些人远远地看见虎娃领着盘瓠走来,皆面露惊讶之色,显然是想到了最近在国中流传的“小先生”的事迹。

而虎娃和盘瓠也面露惊讶之色,他们知觉远比寻常人敏锐,就在这时,听到了身后远方传来的马蹄奔腾以及车轮滚动之声,来的竟然不止一辆马车。回头已能看见大道上扬起的烟尘,不知有什么万分紧急的事情,来者在接近村寨时居然还没有勒马减速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