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18章、游学(下)

这三个月的行游,对于虎娃而言收获颇丰,他不仅看见了历代先人的遗刻和山野中的天然痕迹,而且恍然也看见了天地间万事万物的纹理。元神世界无形间舒展得越来越广阔、越来越清晰,这等于他的修为法力也在增长,突破了原有的极限,如是三番。

候冈在学习,虎娃既在学习也在修炼,他自己也没有刻意关心如今修为是几境几转。其实连仓颉都暗暗震惊,这孩子在跟随他的三个多月中,四境修为连破三转,虽尚未达到九转圆满之境,但是也快了,至少亦有四境八转之功。

仓颉当然知道在自己有意无意的指引下,这番行游中观天地万物之纹,只要虎娃能入境,确实有助于修炼精进。但这孩子的精进与领悟超出了他的预料,也没见虎娃服什么神丹饵药啊,就凭那些駮马肉,恐怕也没有这么大助益修行的灵效吧?

三个月后,仓颉问了虎娃一番话:“小先生,我们已经走遍了这处畋猎园林,你学到了什么?”

虎娃行礼道:“跟随先生左右,获益太多了,一时不知从何说起。”

仓颉笑道:“就说你感触最深的。”

虎娃答道:“应是那夜与先生一起喝酒时所画下的那个‘道’字,跟随先生这三个月,我的感触是越来越深。先生为言造字,可以为文传世,天地万物由无名而有名。可是万物又从何而来,又为何如我眼前所见?我略有所悟却仍是说不清、道不明。”

仓颉点了点头道:“既如此,那你就继续去找寻吧……此地已不必再停留,我将到别处看看,小先生是否仍与我同行?”

虎娃问道:“先生想去哪里?”

仓颉:“你曾说过,蛮荒各部族的寨墙和周围的岩石上,留有很多先人的遗刻岩画,我便去蛮荒看看。听说相室国边缘的蛮荒深山中,如今新封建了山水城,其城主若山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,我打算去山水城。”

虎娃行礼道:“先生去山水城,而我还要去别处,很遗憾不能随行了。”

仓颉:“我差点忘了,你只是偶然路过公山村,应该是正在赶路。真不好意思让你陪着我在山野中乱逛,倒是耽误了你三个月的行程。”

虎娃赶紧说道:“话怎能这样说,与先生同行的这三个月,便是我的行程,也是我的修炼。先生为我之师,也为后世万民之师!”

……

虎娃终于辞别仓颉而去,此时已是夏天,山野中繁花已落,不少树木上结出了深红色的圆果,摘一个尝尝,饱满多汁酸甜可口,这果子也被人称为“李”。而虎娃在这世间第一次画出了那个“李”字。

候冈站在小山顶上看着虎娃与盘瓠离去的身影,小声问仓颉道:“先生,能看出来您非常欣赏他,为何不干脆收他为弟子呢?”

仓颉不说话却笑了,这笑容很有些高深莫测。候冈又不解地问道:“先生笑什么?”

仓颉则反问道:“难道他不是我的传人吗?”

候冈愣了愣,这才反应过来道:“我知先生的大愿,也知先生所做的事情。不仅是他,将来世间万民,哪怕在千万年后,也皆是您的传人。”

仓颉有些感慨地说道:“宫嫄的祖父,希望我将来能够指点他的后人,实际上我一直在这么做,不仅仅是指点一个宫嫄,而是指点所有的后人。这不是一人之事,而是万代之事,也不是一国之事,而是天下之事。”

候冈:“先生的意思我明白,可我指的不是这些,而是您的秘法传承、您独步天下的符文神通,还有轩辕天帝所传的灵枢诀。”

仓颉却有些奇怪地反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让他拜我为师?他已用师尊之礼待我。若说是教他修炼,你认为还用得着我吗?……我的符文秘法,其实他这几个月看得清楚,就看将来能否自己领悟;至于灵枢诀,我已悄然给他留了神念心印。”

这句话中带着神念,解答了候冈的疑惑。虎娃在仓颉面前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告诉他自己已经十四岁了。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就有此等修为境界,仓颉表面上虽很镇定,但心中却着实惊骇,他从来就没遇到过这种情况。

虎娃的修为根基,仓颉也看得清楚,精纯自然至极。仓颉在心中琢磨,就算是自己来教,也断无把握能教出这样一名弟子来。若说秘法修炼,虎娃显然已有师尊指点,而且他不愿说出自己的身份来历,那仓颉就更不必开口多事了。

候冈诧异道:“轩辕天帝所传的灵枢诀,您竟给他留下了心印?”

仓颉:“我是轩辕天帝的后人,得到了灵枢诀秘传。而灵枢诀只是一种修炼之法,并非修炼大道的本身。更重要的是,它是前往轩辕天帝所开辟仙乡神土的指引,轩辕天帝留下此秘诀用意便是如此。只要他将来有踏过登天之径的希望,也是轩辕天帝愿意在仙乡神土中见到的人,我为何不能指引于他呢?我的大愿,本就是要指引世间万民留下传承,只是灵枢诀修炼太难;而掌握为文之字,对大多数普通人而言,倒不是不可能。”

候冈:“那他到什么时候才能反应过来?”

仓颉:“其实无所谓反应不反应过来,这只是一种领悟,这孩子跟随我的三个月所见,日后也可慢慢领悟。待到他突破六境之后,便能开启我所留的神念心印,他去不去修炼是一回事,但至少给他指出了登天长生之后的一条路。”

候冈问了句一般修士不会问的话:“您怎么知道,那条路就一定能到达轩辕天帝的仙乡神土呢?”

仓颉笑道:“你现在问这个问题,还为时过早。首先,你要能迈过所谓的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;其次,要将灵枢诀领悟透彻,然后你才可以选择去或者不去。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,若说我已经去过了,你信吗?”

这番话将候冈给惊呆了,仓颉之言他当然不敢不信,就算是他,也不清楚仓颉如今的修为究竟有多高。可是自古传说,长生登天飞升仙乡神土之后,就没有谁再回来。

见候冈的反应,仓颉又笑了:“不要谈我的修炼了,还是说你吧,你是不是很羡慕他呀?”

候冈赶紧答道:“能跟随在先生身边游学天下,我怎会羡慕他人的机缘?”

仓颉:“我说的不是机缘,而是修为,我早看出你很羡慕。其实你也不必着急,到了明年这个时候,等你学会了千字之文,年纪也不过刚满十六。我自会指引你迈入初境修炼,至于在登天之径上能走多远,则要看你自己了。”

候冈躬身道:“我自会用心修习先生的传承……只是那位小先生,我怕他这么一去会有麻烦。宫嫄或许不会再去找他,但在宫嫄身后的国中势力看来,是这位小先生的出现坏了他们的大事,说不定会去查探甚至追究的。”

仓颉叹息道:“麻烦?他本就有麻烦在身!否则小小年纪,为何独自一人远行,就算在我面前,也不说出身份来历?这孩子毕竟还是年纪太小,他应该给自己编一个身份来历的。但他也绝对不笨,若是足够聪明的话,就会离开相室巴国。我要去山水城,而他不再跟随,恐怕就是这个原因。”

候冈:“他若跟随在先生您的身边,又有谁敢找他的麻烦?”

仓颉若有所思道:“有麻烦在身的人,往往都有自己的事情与问题要解决……候冈,你很希望我继续带着他同行吗,是不是跟随我的这一路,感觉很无趣?难得有个同龄人在一起玩得很开心,而且他还带着一条那么好玩的狗。”

候冈确实有点舍不得虎娃离开,被说破了心思便低头不言。仓颉背手望着远方又说道:“此番回到巴原,我知相室国君有一统五国的志愿。但看巴原列国形势,能完成这件事的人恐怕不是他。若真有人能够一统巴原、恢复当年的巴国,我倒也乐见其成。在国都中时,那位西岭大人曾问我肯不肯屈尊就任相室国的学正?他倒是一个明白人,清楚我的大愿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实现。假如巴原上真能恢复当年统一的巴国,我倒是不介意做几年巴国学正。”

候冈惊讶道:“如今巴原五国势均力敌,您难道真的认为他们已有机会再度统一了吗?……假如巴原一统,你又真的愿意做巴国学正吗?”

仓颉高深莫测道:“所谓势均力敌,只是表象而已。既然巴原五国都以继承巴国正统为号,就不可能长久相持,再度复国是迟早的事情,就看谁能成事。至于如今巴原上威势最盛的赤望丘,恐怕也是最不愿意见到这个局面的,因为强大而统一的巴国,足以摆脱它的影响与控制、挑战与动摇它如今的地位。若是我们在巴原上能看见这一天,我也愿意做几年学正大人,而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你。我对你的期望,将来可不仅是为巴国学正,而是巴原之外的天下学正。但凡事皆须一步步来,你可以先在我身边好好看看——巴国学正是怎么当的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