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17章、仓颉(上)

虎娃目瞪口呆道:“您当众踩死了国君,还能实现愿望?”

中年人招了招手,宫嫄又递过来一杯酒,双手却忍不住有点打颤。中年人边饮酒边答道:“国君死前曾有遗命,我从他的尸体上踩过去,郑室巴国便兑现承诺。当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,他死了,新君也得完成遗命,否则怎能继承君位?”

这时虎娃突然直起了身子,又行礼叩拜道:“拜见仓煞前辈,说了大半夜的话,此时才知,您就是名震巴原的仓煞先生!”

巴原七煞中的“仓煞”,据说是来历最为神秘的一位,还有传言他并非巴原人士,而是和巴国的先祖一样,来自巴原之外遥远的世界。他是五十多年前突然出现的,当时孤身一人行遍巴原列国,本不为民众所知,却因一脚踩死了一位国君而名震巴原。

山神向虎娃所介绍的情况中,巴原上近百年来所发生的事情并不多,但重点就提到了这件事。而且山神还讲了更多的内情,那位国君嗜酒如命、喜怒无常,而且性情残忍,不仅国中平民甚至朝中诸大人与宗室族人都多受其残害。众人已在密谋,想将他除掉并扶新君上位。

不料这时却有人插了一“脚”,便是仓煞,竟将这位国君当众踩死了。而且更有意思的是,据世人所传,是这位国君自己请求仓煞踩死他的。

山神当年对虎娃讲这件事的时候,还提醒与告诫虎娃,将来在巴原上会有机会接触到酒这种东西,但千万莫要嗜酒贪杯,更不能放纵自己养成恶习。

中年人既然说出了这件往事,那他的身份便是仓煞无疑了,看其形容也就四旬左右,可五十年前便已名震巴原。据说此人其后几年曾出现在巴原各地,再然后便没有了消息,不料今天又见到了他,而虎娃正与他一起喝酒呢!

中年人摆手道:“莫要叫我仓煞前辈,仓煞非我自称,巴原七煞这种名号,也来得莫名其妙,你可以叫我仓颉。”

虎娃立即改口道:“仓颉先生,那位国君到底答应了你什么事,后来又反悔了?”山神虽介绍过仓煞的成名之事,但也不太清楚他究竟对国君提出了什么要求,事后郑室巴国中也没有人再详细提起。

仓颉答道:“其实我什么东西都不要他的,只是让他将国中历代所珍藏的器物都拿出来,一件不少的让我好好看一遍……可能是有些器物太过珍贵,他不想让人知晓国中有此秘藏,或者是怕我起了贪占之心、欲开口索取或强夺,竟托言鬼神之事而毁诺。既然以鬼神为借口,早先就不该答应!”

虎娃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由,仓颉要看那些器物,自然是为了观摩上面留的各种纹刻。

国中珍藏的重器,要么是难得一见的法宝或神器,要么是历代祭神所用的礼器,越是珍贵的器物,上面越可能留下古时的纹刻。人们相信那是神灵的昭示,不可轻易示人,所以国君以鬼神为借口反悔,不料碰见的人却是仓颉。

而那位国君竟敢对仓颉说那样的话,那天肯定是喝多了!

虎娃又举杯道:“仓颉先生,我再敬您!”

仓颉与虎娃喝酒,却见宫嫄半天都没敢说话,就连倒酒时手都有点哆嗦,他便又和声细语地问道:“宫嫄,你知我的身份,却不知当年的这件事吗?”

宫嫄声音也有点发颤:“父君只是吩咐我随侍您左右,不要违逆您的意思、要拜在您的门下得到指点……我并不清楚您当年之事,五十前,连我父君都尚未出生呢。”

仓颉叹了一口气道:“他身为国君,当然不会告诉你我踩死过另一位国君。五十年前的往事,如今已少有人知晓,巴原上也只留下了仓煞之名。但你也别害怕,我踩死的那位并非相室巴国之君,而是与相室国接壤的郑室巴国之君。”

然后他转过身来又看着虎娃道:“小先生,你倒是来历不凡啊,竟能知道我的往事。你的尊长告诉你此事之时,还说了些什么?”

虎娃看了看手中的杯子答道:“尊长还告诉我,行走巴原时,莫要嗜酒贪杯……仓颉先生,您看我是不是应该少喝点呢?”

仓颉让他给逗笑了:“以你的修为,若不想醉,便不会真的醉。醉人乱性者,非酒也。今天就这么一坛酒,我们将它喝完,便不喝更多了。”

既然仓颉前辈发话了,虎娃就陪他继续喝吧,只有这么一坛子酒嘛,好像也不算多。他却不清楚两个人在一夜之间就喝完一坛这样的酒,在相室国中是非常奢侈之事,国君也不能经常这么干啊,反正虎娃也没想经常喝。

虎娃今天很开心,简直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,就这么遇到了传说中的仓煞,而且还在一起饮酒谈文,实在是眼界大开。

一边喝酒一边接着烤肉吃,方才大家只顾着说话,已经半天没好好吃肉了。盘瓠又开始呼哧呼哧啃了起来,撒上调料的駮马肉滋味太鲜美了!干吃肉还有点不过瘾,它也听懂了虎娃和仓颉今夜要把一坛酒喝光的谈话,忍不住看着酒坛露出一副馋相。

仓颉笑着一指盘瓠道:“小先生,你的这条灵犬,好像也想喝酒啊?今日它既与你一起出手,你为何不让它一起喝酒呢?”

虎娃:“它也能喝您的酒?”

仓颉反问道:“为何不能喝,不是连肉也一起吃了吗?候冈是自己不喝,而这头灵犬可是很想喝呀,你也不能欺负人家不会说话吧?”

虎娃转身问盘瓠道:“你很想喝酒吗?”

盘瓠的狗脑袋点得如小鸡啄虫一般,两只耳朵也上下晃动着,那神情仿佛在说:“我当然想喝了,闻着酒香都馋半夜了……眼看你们要把一坛子酒都喝光了,怎么也不给我留点?……你放心,我不会喝多的,就算喝多了也不会闯祸。”

总之这条狗的神情很精彩,虎娃笑道:“那你就喝吧,反正仓颉前辈已经允许了,自己倒酒。”

仓颉却摆手道:“今日明明有侍酒之人,怎么能让这头灵犬自己倒酒呢?……宫嫄,快给灵犬敬酒,像方才对待小先生那样,向它行礼并道歉赔罪!”

不仅宫嫄愣住了,就连远处树林中所有的军士以及卫士们也都惊呆了。他们也是刚刚清楚这位中年人的身份,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,此刻却听见仓煞先生提出了如此过分的要求,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。

在仓颉面前一直非常恭顺乖巧的宫嫄,此刻却没有动,咬着嘴唇小脸煞白,眼泪汪汪的看向仓颉道:“先生,您怎能让我向一条狗行礼敬酒?”

仓煞看着她,面无表情地答道:“我对你父君说过,绝不会让你做不该做的事情。偏偏我们吃掉的这头駮马,差点撞死了一位老汉,幸亏被这条狗所阻止,才不至于酿成大祸。駮马去追这条狗,你赶到时明明看见了,还在嘻笑呼喝,让它将这条狗猎杀,你要吃狗肉。你纵容孽畜都要杀它吃肉了,起因只不过是它阻止了你家的畜生伤人。在我看来,让你行大礼下拜乞罪、悔过敬酒,也没什么不应该的。”

宫嫄的身子在发抖,看了盘瓠一眼,泪珠已经掉了下来,却怎么样也端不起那杯酒。仓颉说的话不好反驳,但她毕竟是国君之女,当着那么多军阵战士还有卫队的面,怎能向一条狗行礼敬酒?

假如她当众做了这样的事,必被国人耻笑,甚至有可能永远都抬不起头来。就连国君都会震怒——自己的女儿竟会这么丢人!恐怕也将不再宠爱她。

宫嫄这个样子实在太可怜了,虎娃皱着眉头本想说什么。此刻这个要求,在众目睽睽之下,以君女的身份实在是无法答应的,这种羞辱简直比杀了她还要过分。

可虎娃又突然想起仓颉对宫嫄说的话:“我不会让你做不该做的事。”而这句话仓颉早已说过了,此刻再次强调,显然是有用意的,于是他就不再多嘴。

宫嫄眼泪汪汪地看着仓颉道:“先生,父君有吩咐,我不得违逆您的意愿。悔过认罪可以,但向一条狗行礼敬酒之事,我却做不出来。因为我并不是代表自己,也代表了国君的尊严,您可以不在乎这些,我却不能不在乎。先生若想责罚,能否换一种方式?”

盘瓠歪着脑袋看了宫嫄一眼,那神情仿佛在说:“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,我才不稀罕呢!”

仓颉今天已经喝了不少酒,远处树林中的军士们甚至怀疑这位前辈是不是喝多了,竟然当众让君女这么做?但一旁的虎娃却看得清楚,仓颉此刻说话时,眼神中并无半点醉意。

这位前辈又微微点了点头道:“你父君吩咐你,不可违逆我的意思,但我却从未说过这样的话。我此刻只是提出一个要求,至于你做与不做,全凭自愿,我亦不会再责罚于你。”

垂泪的宫嫄如释重负般向仓颉行礼道:“多谢先生!宫嫄真的不能亦不愿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