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15章、礼为理之纹(上)

虎娃与中年人喝酒吃肉,每次把竹筒里的酒喝空,宫嫄便又斟好另一杯呈上,他和中年人各用两个竹杯。虎娃越喝越觉得好喝,真的体会到了那种熏熏之感,坐在火堆边额头和鼻尖已微微见汗,脸蛋也变得红扑扑的。

这就是传说中的酒力或酒劲吗?让虎娃觉得有些兴奋,感觉也不错。从蛮荒中走来的淳朴孩子,今天也第一次学会喝酒了,并以珍奇无比的駮马肉下酒。

中年人笑呵呵地问道:“孩子,这酒怎么样?”

感觉兴奋,说话也就变得随意了,虎娃晃着杯子答道:“不错,很不错,我还是第一次喝酒呢!……只是这酒味好像还淡了些,它应该可以更醇和,也可以更加浓烈。”

中年人也晃着杯子笑道:“看你小小年纪,品味倒是不低。如今凡人所酿,这已经是最好、最醇的酒了,为国君在祭典时所用,平常时连诸城主都喝不到几杯。你若想喝更好的酒,要么等将来人们的酿酒技艺更高明,要么就以神通法力自己去提炼纯净。”

虎娃以前虽然没有喝过酒,但这些倒是听说过。修士以炼器或炼药的神通手段,将世间的酒炼化提纯,可以得到更浓烈的美酒,甚至可以得到纯净的酒中之精。此物可用来引火,燃烧后甚至不留下一点灰烬,这些已非世间凡人所能见、所能想象。

见只有自己一个人陪着中年人喝酒,虎娃也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想叫正在侍酒的宫嫄一起喝也不适合,于是便朝那童子候冈道:“你不陪先生来几杯吗?”

候冈赶紧摇头道:“我不喝。”

中年人笑道:“他不喝,就别劝他喝了。酒是好东西,也不是好东西,若养成放纵贪杯之习,那可就真的不好了。”然后又朝宫嫄道,“候冈不喝酒,却与我们一起吃肉;而你连肉都没得吃,可知是为什么?”

宫嫄可怜巴巴地答道:“因为我在侍酒。”

中年人似是有点醉了,用树枝晃着一块肉连连摇头道:“不对不对,这与你侍酒无关,也与你今日犯的错是两回事,而在于我们吃的东西,是你养的那头駮马之肉。照说别人可以吃,你却是最好别吃,是为不忍。其实换一种情况,我连看都不会让你来看的,此情此景,也是在处罚你的过失。”

宫嫄只得又垂头道:“多谢先生的责罚。”

中年人:“这样的珍奇异兽被宰了确实可惜,如果连肉都浪费了,那就更可惜了。它是自己找死,但若没有你的纵容,它也不会有这个下场。你的父君吩咐你,随行我左右要时刻恭谨,你表面上虽是如此,却没有真心做到,否则也不会有今天的事。”

宫嫄赶忙解释道:“我对先生的确是真心恭谨!”

中年人却摇头道:“是这样吗?我带着候冈进入山野,不要他人随行。你若是真心恭敬尊长,就应该将駮马车驾继续送我乘坐,候冈又不是不会驾车!可你当时在想,趁我不在终于可以松口气了,已经想着去畋猎游玩了,所以才会把駮马留下。否则就算我不用你的车马,你好歹也应该问一声,这才是礼数恭敬!”

宫嫄又低头道:“的确是宫嫄考虑不周,先生教训的是。”

这姑娘此刻可真乖啊,中年人怎么说她都不顶嘴,简直令人感觉没法再继续说她了。虎娃在一旁看着,感觉也是怪怪的,这中年人好像是故意在找宫嫄的茬,就看她愿不愿意听从?同时也是在众人面前帮宫嫄脱罪,让她回国都之后不必再受重罚。

虎娃猜的果然没错,此刻火堆已渐渐变得黯淡,需要继续添柴了。虎娃放下杯子道:“先生,我再去找些树枝来。”

中年人却摆手道:“正喝酒呢,你好好坐着便是!……宫嫄,去把你的车劈了,木料拿来当柴烧。”

宫嫄那辆华贵的马车,在下午的战斗中被撞翻了,趴在田地里还没被拉走。中年人的这个要求显得有些过分了,宫嫄惊讶道:“先生,您不是说过要爱惜事物、敬他人劳作之功,不可随意损毁浪费。好端端的一辆马车,为何要劈了当柴烧呢?”

中年人板着脸道:“若是换做寻常情况,我当然不该让你这么做。可我是乘此车驾而来,不想再乘此车驾而去。此车驾今日两番践踏青苗,就连拉车的駮马都有这般下场,还要将它留着给谁看啊?就以此车之木烤此兽之肉,警告他人莫要效仿你今日之行。而你今日之行,当受刖刑之罚。虽已认罪悔过、致歉赔偿,可以不砍你的脚,但也不能不罚!你平日都是以车代步,那么今天就用这辆车代替你的脚,以后你就自己走路吧。你若没力气一个人把马车给劈了,可以叫卫士们来帮忙,但自己也得动手。”

宫嫄无奈只得从命,起身叫来卫士将那辆马车劈碎成一堆木料,她自己也用一把腰刀比划了几下,算是亲自动手了。然后卫士们将木料放在火堆旁,又往里火堆里加了几根柴,这才退去,而宫嫄留下来继续侍酒。

中年人好像越喝越兴奋,与虎娃越说话越多,谈的就是虎娃所精通的国中各种礼法,说着说着,他突然扭头问道:“宫嫄,你可知‘礼’从何来?”

宫嫄恭恭敬敬地答道:“是历代先君与国中贤人所制定,国君之权受神所赐,率万民守礼法以敬上天。”

中年人又追问道:“历代先君定立礼法,所据又是什么呢?”

这个问题就不太好答了,宫嫄很乖巧地说道:“正想聆听先生教诲。”

中年人一边喝酒一边答道:“你只知国中有礼法,却不知定礼法以何据,更不清楚为何要有礼法?先人古时亦是蛮荒野民出身,开灵智、立教化、建城廓,置礼法而定国中之序,方有如今之人间气象。今之礼法与古之礼法亦有不同,有历代增删修补,为治世之用,亦教人自处与相处。你虽知礼法,却自认为若能逃脱罪责便可不守,便是忘了礼法之根本。礼法并非只为你而立,也非只为你而破,如果定而不行,则国如虚设、君如虚悬。”

看中年人说话,喝了酒开口有点滔滔不绝的意思,虎娃红着脸插话道:“先生,您说了半天,还没有说什么是礼法之据呢!”

中年人又看着虎娃道:“礼法之据,便是万事万物之理,依众人所愿而定、以治世之效而定。世事流变,历代礼法亦不同,但所据皆以此。先有世上之理,后有国中礼法。若礼法不符于理,则当变,否则君与民皆危;若礼法害民,则当废,否则民变君废。”

虎娃晃了晃脑袋道:“先生,我听着有点发晕。”

不仅是虎娃发晕,旁边的人都晕了。在这个年代,巴原上尚无成体系的文字,假如只用语言去描述,很多事物细微的差别若想阐发清楚,对人们来说则是极其深奥复杂的思辨过程,必须要有极佳的悟性,并精思不辍。

中年人方才所说的“礼”与“理”,在巴原各国所使用的语言中是同音,绝大部分世人就把它当成一种意思。在有些场合的语言运用上,语境可能会出现微妙的差别,但也很难解释清楚。中年人听虎娃这么说,继续开口时声音中便带上了神念,有着超越语言的复杂含义。

他所说的“理”是指万事万物的因由、本质、事物发生的规律、过程以及结果,这是个抽象的概念。假如运用到世人世事中,那便是对真相的判断、诸事的因由。掌管国中诉讼刑罚的主官叫做理正,因为他便是负责这样讲理之人,也是执行国中礼法者。

而他所说的“礼”,在当时的世人看来,可不仅仅是礼貌和礼数的概念,这只是人们交往的态度问题,而是社会生活中所遵循的一整套规则与制度,包括各种典章仪式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敬神的祭礼,它是国中礼法的基础、也代表着礼法的威严。

中年人说得兴奋了,放下穿着烤肉的树枝,伸左手不知从何处凌空摄来一块石头,右手一挥,石头便从中间如刀削般整齐地剖开,又向虎娃与宫嫄解释道:“礼从理中来,礼为理之文。”

神念中打了一个比喻,把石头剖开可以看见质地与纹理,象征着万事万物的因由和本质,这就是“理”。那么人们从石头表面看见的各种纹路和裂痕,从而能够猜测与判断其内部的纹理,这便是世人所制定的“礼”。

所谓文,在当时指的当然不是文章或文字,而就是人们所看见的纹理或纹路。纹与文也是同一个音、同一个意思,而这位中年人却给出了不同的微妙解释。

这种很复杂的思辨过程与微妙的表述差异,仅凭语言是很难说清的,恐怕也只有用神念传授才行。虎娃皱起眉头若有所思,而其他人则是一脸困惑之色。远处树林中听见他们这番谈话的军士们,更是不明白中年人在说什么。

虎娃仰脖干了满满一竹筒的酒,伸手抹了抹嘴道:“先生妙论,我虽勉强能懂,可是您又如何对他人解释明白?”

中年人面带醉意瞅了一眼盘瓠道:“禽兽之属,尚能开启灵智;世上万民,亦须民智更开,走出蛮荒建立城廓国度,远非止境。既然有此问,就得想个法子,将来让世人皆有可能听明白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