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14章、讲理的人(上)

盘瓠也是第一次以御物之法干这么“神奇”之事,显得兴奋无比,狗嘴里竟然吹出了口哨声。

虎娃一边烤肉一边吓唬盘瓠道:“这头畜生是罕见的珍奇异兽,由国君赐给君女,平日备受娇宠。它跑得比你还快、天赋神通也比你更强,早已有三境修为。但你看看它做的事、再看看它的下场,可千万莫要效仿啊!”

盘瓠正在吹着口哨烤駮马肉,已经将那暗红的肉烤得表面焦黄吱吱冒油,闻言很不满意地直撇嘴,那意思好像在说:“你怎能把我和这等货色相提并论?”

就在这时,隔着树丛的山顶上出现了一个人。此人束发未带冠,身穿月黄色的长衣。这件长衣是葛丝所织,却比水婆婆所织的水布还要柔顺飘逸,并没有染色或漂白,就如大多数平民衣着那样仍保留着原始的服色。

这件素色葛布长衣,竟与星耀的衣饰一样是整织而成、浑然一体,并非是用布料裁剪缝接。他的形容约有四旬左右,两鬓带着风霜之色,但眼神很清澈,清澈得就像能看透面前的天地山川。

这双眼睛正望向山脚下,只见一个孩子和一条狗正在那里烤駮马肉,眼中露出惊讶之色,又有些哭笑不得。然后此人穿过树丛走下山坡来到了火堆旁,笑呵呵地问道:“孩子,你今天玩得开心吗?”

虎娃其实也在时刻关注着周围的动静,当此人出现在山顶时,他却没有察觉。而此人走来的时候并没有隐匿行踪,虎娃听见了脚步声和树枝被拨开的响动,抬头时这中年人就到了眼前。

此人一开口,虎娃便知他是一名高手,而且其修为超出了很多世人的想象,因为这声音中带着神念。来者问他玩得是否开心?当然不是指此刻的烤肉,说的就是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,虎娃听见了,元神中自然就明白他在问什么。

这种神念随着声音发出,闻者凭修为自解其中含义、接受与解读那复杂的内涵,来者至少也有六境修为,而且应该比六境更高。至于高到什么程度,尚非此刻的虎娃所能分辨,因为他的修为还差得远了些。

但虎娃也没有被吓着,他对这种神通手段以及交流方式已经很熟悉,山神经常就是这么和他说话的。虎娃赶紧起身行礼道:“这位先生,请问您是何方高人?”

来者既然已知道今天的事情,应该就是从畋猎园林那边来的,而且很可能就是君女宫嫄的那位尊长。他竟是这样一位当世高人,难怪公山虚将军临走前会提醒虎娃。在这等高手面前,虎娃也没什么小动作可做,恐怕想逃跑都跑不了,但他并没有觉得害怕。

虎娃尚不清楚什么是能窥透人心的大神通,他或许也不知道世上可能存在这样一种秘法,专门修炼如何去感知他人的内心。但虎娃本人自幼年时无意中就在修炼这样的秘法,蛮荒中的族人们没有伪饰的习惯,而且对周围的事物大都保留了一种原始的直觉。

虎娃小时候没有把盘瓠当一条狗,就是路村中一位样子长得很奇怪又不会说话的族人。他自幼能分辨出盘瓠的各种意思,可能是通过神情动作,可能是通过神气特征,有时甚至不必用眼睛去看它。

虎娃离开蛮荒后所遇到的人,无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,他总有一种自然的感觉或者说感应,从没有刻意分辨的各种信息中体会到的,就是对方内心中的情绪——是否紧张、高兴、害怕、或者是在戒备,有没有流露出敌意、对自己有没有威胁?

比如他今天面对那头駮马时,紧扣独角始终没有松手,因为他一直能感受到駮马的杀意与威胁。

此刻看见这位高人,虎娃明知远不是他的对手,但也清楚对方没有任何敌意,对自己也没有威胁。就像他走来的这一路,沿途那些村寨居民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,但那些人在他面前也没必要感到恐慌。这不在于谁的本事有多大,而在于面对的是什么人。

来者笑着答道:“你并没有告诉宫嫄,你是什么人,只说是偶然路过此地。我和你一样,也是路过此地恰好看见了你……孩子,我可以不问你是谁,也没必要问你叫什么名字,知道你是什么人即可。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虎娃伸手指向前方的田野道:“您问我玩得开不开心,看见这样的场面,难道应该开心吗?如果您想问我踢人是不是踢得很痛快,确实很痛快,但我并不以此为乐。”

来者饶有兴致地追问道:“哦,这又是为什么呢?难道是因为对手太弱,令你觉得不过瘾吗?”

虎娃摇头道:“之所以觉得痛快,是因为他们该踢,而并非踢人的感觉。有一身本领,乐趣不在于此,而在于能做到该做的事情。”

中年人点头赞道:“很好,真的很好!教你的尊长,一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。有太多的人不清楚真正的超脱乐趣所在,反而在心中堆积了越来越多令人感到可怕的戾气,还自以为快意。我听说消息,本以为有什么人想引发国中一场大乱,这是针对某个势力布置的陷阱。可是我看见你的时候,才确定你真的还是个孩子。如果这不是以大阴谋布下的陷阱,那便是一个孩子才会做出的事情,所以才会问你玩得开不开心?……我们都是行路之人,我也三天没吃东西了,你能不能请我吃块烤肉啊?”

虎娃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道:“肉就在那里,您请自便。”

来者一撩长衣,绕过火堆坐在了虎娃旁边,也拿起一根树枝、穿了一块肉烤了起来。火堆燃烧得正旺,此人的动作很随意,衣角让火焰燎上了。可奇异的是,布料丝毫未损,看来他就算直接从火堆中过来,恐怕也是无所谓的。

中年人没有刻意显弄什么大神通手段,但就这么一个不经意的细节也够骇人的。

盘瓠看清了这一幕,狗眼瞪得溜圆半天没回过神来,却又突然发出一声惊吠。原来刚才它只顾着看此人并听他与虎娃说话,却忘了架在火堆上的树枝,肉的一面差点就烤糊了,赶紧装作用嘴吹气的样子,又去翻动树枝。

这一声狗叫也把中年人给逗笑了,他很有兴致地看了看狗又看着孩子道:“我之所以赞你的尊长,也是因为你见到我虽然惊讶,却并不惶恐骇然,想来很多手段你早已见识过……你与公山虚将军讲国中礼法,对此很是精通啊,但你难道认为宫嫄会不知道那些?”

虎娃答道:“不论她知不知道,也应该有人告诉她。您是她的长辈吧,是否应该由您来告诫她呢?”

中年人哈哈笑道:“你这孩子,居然质问起我来了!看来你的尊长虽然教过你不少东西,但你不懂的事情还有很多。用得着我今天再给她讲这些吗?她身为国君之女、在国都中长大,从开始学说话的时候,学的就是国中礼法,怎么会不知道呢?她只是以为自己可以不讲,至少可以不与这里的村民们讲,就算她违背国中礼法,在这里也无人能追究她什么。不料却碰到了你这么一位小先生,挖了一个又一个坑让她跳,最后一个坑,如果她真的跳了进去,那可就出不来了。”

虎娃却摇头道:“您是指私调边军的谋逆之罪吗?先生说的不对,我并没有挖坑让她跳,而是一直在劝阻她,然后她给自己又挖了更深的坑。我告诉公山虚将军的那番话,就是为了最后一次劝她。看来她是听劝了,此刻显然有军阵集结在那边的树丛中,却没有迈出来。”

中年人又笑了:“她或许是真听劝了,或许是因为我坐在这里、她不敢再撒野。那些军士是来找将军的,公山虚已收拢军阵令他们不得走出畋猎园林,也拒绝了宫嫄欲率领军阵再来拿下你的要求。宫嫄提出这种要求的时候,我看公山虚将军简直也想将她踹飞了。她自以为受国君娇宠,便认为受他人之宠是理所应当,却不知这里的人没一个不想揍她的。公山虚将军当众转述了你所说的那番话之后,她身边的卫队恐怕也是这么想的,只是不好动手。”

虎娃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这番话,因为他展开元神感应,已察觉到公山虚将军和他手下的军阵战士、君女宫嫄以及她身边的卫队,其实都在隔着田地另一侧的树林里呢。在安静的夜间、空旷的谷地中,他们的说话声能清晰地传出很远,那边所有的人都能听见。

公山虚曾说虎娃讲的话透彻直接,但这位中年人说话则更加直截了当,毫不在乎宫嫄听见了会怎么想、其他人被点破心事有多尴尬。

虎娃只得点头道:“先生应比我更明白。”同时心中越来越好奇——这中年人究竟是什么身份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