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13章、太讲理了(上)

宫嫄这回是真的怕了,万没想到今天竟招惹了这样一位魔王!不仅卫队不是对手,就连公山虚将军率领的戍边军阵这么多战士,居然全被对方揍趴下了。她总是后知后觉,刚开始还在想——军阵拿下虎娃之后该怎么办呢?

等见势不妙时,车已经被飞过来的战士砸翻了。那两名贴身亲卫又做了同样的选择,一左一右架起宫嫄的胳膊就跑,但这回跑得却有点晚了。还没跑多远,就听嘭嘭两声,宫嫄只觉得胳膊一空,那两名亲卫已经“飞”走了。她继续在田野里狂奔,惊恐中还回头望了一眼。

这一回头,又发出一声尖叫,因为虎娃就在她后面,两人的脸离得是那么近,鼻尖差点就碰到鼻尖了。虎娃一皱眉,这小娘们的叫声也太刺耳了,突然来这么一嗓子,简直比盘瓠还厉害,差点把耳膜都给震破了。

宫嫄尖叫之后又颤声道:“你想干什么?不要过来!不要碰我!”两人离得是这么近,虎娃踏步追行中差点连身子都贴上了,想摸她哪儿不行,她还以为自己能反抗吗?

但虎娃也定住了脚步,宫嫄只看见这少年露出鄙夷的笑容,像是一个孩子在嘲笑另一个孩子没出息。然后她的屁股一痛,脑海里听见嘭的一声响,全身骨节都有种要被震散架的错觉,然后人便飞向了空中。

宫嫄没长翅膀,她当然不会飞,是被虎娃一脚踢在屁股上踹飞的。这也是宫嫄第一次体验到飞翔的感觉,全身仿佛被一股力量包裹,飞得很高很远,却不是想象中的那般美妙,然后重重地摔了下来落在了田野中。她挣扎着爬起来吐出满嘴的泥,其中还有半截被踩出的苗根,头也不回地继续奔跑。

虎娃这一脚踢得痛快,但感觉也有些怪怪的。宫嫄的屁股很软很有弹性,虽然隔着衣服也能体会到柔嫩的触感,与那些五大三粗的战士们显然不一样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?虎娃形容不出来,反正他以前没踢过这种屁股。

看见宫嫄又爬起来接着跑,虎娃并没有去追,而是喊了一句:“你如果不怕把事情闹得更大,那就去带更多的人来吧!”然后转身走回了田边的山坡。

宫嫄跌跌撞撞跑回了畋猎园林中,公山虚将军也不知去了哪里、是否已经遭了狂徒的毒手?那些从地上爬起来战士与卫士们,就像哄散的鸟兽般纷纷逃离了此地。

至于他们是不是回到猎场中重新集结,虎娃倒也不关心,他在密林的边缘坐了下来,视线穿过一片狼籍的田地,望着对面高坡上的村子。方才的场面有点乱,公山虚一照面就被打飞了,却没有人注意到公山虚摔在了哪里、是否爬了起来、又是否逃了回去?

公山虚摔进了灌木丛中,然后就没再出来,但虎娃却知道他的行踪。这位将军趁乱在山林中绕了个大圈子,竟然悄悄进了公山村,并没有和其他战士一起逃回畋猎园林。

君女倒是逃回去了,可是统领军阵、镇守猎场的将军却不知所踪,也不知那边会乱成什么样子。公山虚为何要进村子呢,虎娃也很感兴趣,就坐在这里远远地看着。盘瓠晃着尾巴钻出树丛也坐在了他的身边,虎娃伸手摸了摸狗脑袋、赞了它几句,这条狗显得很得意。

方才那一番大战,虎娃能将军阵击溃,并把所有人都给打飞了,却没有伤及一人性命,假如没有盘瓠相助,他也是很难办到的。这条狗在暗中的偷袭太难防备了,那些战士恐怕到现在也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。

以虎娃的眼力,能将对面高坡村中的情景看得很清楚。公山虚鬼鬼祟祟地离开了族长家的院子,又悄悄地进了东升家,过了一会儿他从东升家出来,又进入了旁边的山野树丛中。此时已日影西斜,又过了一会儿,虎娃身侧的灌木丛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然后就听公山虚说道:“多谢小先生!”

这位将军倒是挺鬼的,他又兜了一个大圈子跑到附近,却站在树丛里说话,别人在远处看不见,只有虎娃能听见他的声音。虎娃问道:“你谢我什么?”

公山虚答道:“不瞒小先生,我就出身于这个村子,当年受招募加入军阵,因有些修为又熟悉这一带的情况,才做到了游猎将军。我方才回村问明了所发生的事情,也知道东升前日被駮马惊吓受了重伤,是您路过救了他。多谢您仗义出手保护我的族人,也多谢您阻止了那孽畜的凶行,更要谢您今日没有伤我属下那些军士的性命!”

虎娃反问道:“你怎么敢赌——我不会害他们的性命?”

公山虚又答道:“我虽然驽钝,但也并非愚傻之人。您如果真想杀人的话,宫嫄又怎能逃得回去?就算您不想杀君女引来大祸,可是她的卫队中亦无人受伤,我就清楚您的目的并不是想伤人。”

虎娃又问道:“方才那一箭射来,就是有人想裹胁军阵与我动手。而你身为领军之人,又为何装作不敌,借机离开了战场?”

公山虚很不好意思地答道:“我虽知道您无意伤人,但也怕您不得不伤人,就像那头駮马,您不得已时也出手杀了它,所以我并不想全力出手。而且我也想找个机会,回村子里好好问问是怎么回事?”

虎娃:“问也问了、谢也谢了,公山虚将军,你还想怎么办呢?”

公山虚:“我只是过来和小先生打声招呼,身为镇守畋猎园林的将军,我有责任将这里发生的一切意外,如实上报国都中诸大人。回去之后我就立刻派人赶往龙马城以及国都,如实禀告并公布此事。”

虎娃:“那位君女,恐怕不会乐意的。”

公山虚:“我只能这么做,她若是在游猎时出了意外,我是要担责任的,但我身为游猎将军,却不能听她的号令。”

虎娃望了望那已经被践踏得不成样子的大片田野,突然道:“今日之事,以国中礼法,宫嫄当受何等责罚?”

公山虚声音有些发颤,犹豫了片刻但还是答道:“刖刑。”

在这种农耕社会,粮食生产是维系整个国家运转的生命线,人们绝不可以随意践踏青苗。若是无意为之,将受训斥;有意为之,将受责罚;故意在春耕时毁坏大片青苗,则是很严重罪行,当受刖刑之罚。

所谓刖刑就是砍脚,初犯砍一只脚,再犯砍另一只脚,若是罪行特别严重,则同时砍去双脚。宫嫄身为君女,深受国君喜爱,真把她的脚砍掉的可能性不大,因为还有留情开恩一说。其人的身份尊贵,也有机会躲过这种刑罚,而以其他的方式来替代补偿。

但就算是国君,也只能赦免宫嫄所受的刑罚,而且还要找出表面上足够说服人的理由,却不能抹去宫嫄的罪名。也就是说在春耕时放肆行凶、故意毁青苗之罪不可改变,她最好的下场,也不过是被定罪而脱刑,这已经是一种特权了。

宫嫄其实本不必如此,那駮马只是一头畜生,不论其有没有灵智也仍然是畜生,刚开始践踏青苗的是它,而它已被虎娃所杀。假如宫嫄问清楚情况,表示愿意赔偿,也便能大事化小,更没人会去追究她什么。

可是她又带着车驾、率卫队践踏田地来捉拿虎娃,罪名便坐实了。至于后来又裹胁军阵动手,则罪名就更大了,就看有没有人去认真追究、这件事情会不会被公开。

虎娃又问道:“射出那一箭的卫队长,又该受何刑罚?”

公山虚这次回答得很干脆:“斩刑!如果他供出是受人指使,那么指使者便与其同罪。”想了想又补充道,“其实没有那一箭,他和那些卫士们也当受刖刑。”

虎娃:“哦,那倒是有点冤了,他们只是听从宫嫄的命令。”

公山虚却摇头道:“不冤,一点都不冤!卫队的职责就是保护君女,也包括劝诫阻止她不要有过失,而不是纵容协同她犯下罪行。宫嫄并无生杀之权,她若是对卫队不满意,也顶多是要求撤换。可是卫队未能阻止君女,还跟随她践踏田地、行凶拿人,便是同罪了。”

虎娃追问道:“那些卫士都会被砍脚吗?”

公山虚又答道:“这倒也未必,只是罪名和相应的刑罚如此,但根据国中礼法,这等不涉及谋逆以及人命的毁财之罪,只要他们能认罪悔过,并赔偿受害者的损失,刖刑也可从轻改判为杖刑。”

虎娃点了点头:“将军倒是一个明白人,事情看得很清楚。那么依你看——我又该受什么责罚呢?”

公山虚想了半天,这才答道:“您闹了这么大的动静,居然无罪可究,就连想公开缉拿您都不好办。至于您踢君女的那一脚嘛……不说也罢。”

虎娃杀駮马无罪可究,至于后来,他也没有袭击君女的车驾,想栽赃都栽不上。每次都是君女带着一伙人来找他动手,更重要的是,他取胜之后并没有去追击,性质完全就是自卫,没有任何寻衅伤人的举动,因为根本没那个必要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