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11章、讲理(下)

顺着声音望去,只见虎娃带着盘瓠拔开灌木丛出现在林边。一名卫士叫道:“就是他,是他杀了角将军!”

虎娃很老实地点头道:“对,就是我,是我杀了那头行凶的駮马!”

卫队的首领抄起盾牌,长枪前指道:“列阵警戒!”

卫士们在车前布成阵式,举弓搭箭指向虎娃,那首领上前喝道:“请问你是何方人士?见到君女宫嫄大人,还不上前行礼!”

虎娃又点了点头:“哦,原来你的名字叫宫嫄,还真是国君的女儿。那就太好了,既跑不掉,也能赔得起。”说着话还真的向前迈了一步,朝宫嫄行了个礼。却不是拜见尊长或上官之礼,就是修士之间平常的问候之礼。

那首领也是一名三境修士,见虎娃如此行礼亦暗暗吃惊,但宫嫄就在身后看着呢,他又挺胸喝问道:“你究竟是何人?在君女大人面前,还不报上名来!”

虎娃答道:“我只是一个走在路上的人,出门之前尊长有交代,不要随意告诉他人自己的身份来历,以免惊世骇俗。我恰好路过此地,看见一头异兽駮马践踏青苗、行凶伤人,起了降服的念头,便出手阻止它继续行凶。那畜生明明已被我降服,却仍然不收凶性,爆起神通欲害我性命。如此已留情不得,我只能将它给宰了。原来它不是山中的野兽,而是有人驱使的家畜,其主人就是君女宫嫄……宫嫄大人,你纵容那畜生行凶,理应负份内之责,打算怎么赔偿此地的村民啊?”

宫嫄差点没气背过去,这少年样子看上去也就和她差不多大,可是架子却比她这位国君之女还要大得多啊!明知道自己是国君之女,不下拜也就罢了,应该是一名有修为的修士,看来其尊长的身份可能很高贵,但是再高贵能比得过国君吗?

他自以为是谁,巴原七煞吗?

问他叫什么名字、来自何方,居然不回答。对杀死駮马之事既不表示歉意也不解释,反而回过头来质问她,声称等在这里没走,就是等待她来道歉与赔偿的。还没等卫队的首领说话,宫嫄已经气急败坏地叫道:“抓住他!”

那卫队首领暗中直皱眉,这不好抓啊,话还没问清楚呢,而且对方也没动手。卫队的职责只是保护君女,除非对方主动袭击或逃跑,否则他们也无权在外面执法拿人。但他的目光从虎娃的身上扫过,却突然厉喝道:“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凶器?在君女大人面前还不放下!”

虎娃抬起右手,五指间有银光闪烁,他解释道:“这就是駮马的那只独角,我掰下来的。很抱歉暂时还不能松开,它仍与我的血肉感应相连。”

首领神情大骇,后退喝道:“卫士控弦!”

所谓控弦就是将弓张满。平时警戒的姿势,只是把弓举起、箭搭在弦上,因为谁也不可能总是保持满弓控弦的状态,一旦控弦就表示要射箭攻击了,手一松箭便会飞出去。

卫士们正在张弓,那首领眼前一花,发现虎娃已经扑了过来,情急之中将盾牌奋力扔了出去。他的修为虽不甚精深,但也懂御物之法,盾牌打着旋砸出亦有开碑裂石之功,在空中受操控还能变换方向。不料盾牌只砸中了虚影却没有挡住人,因为虎娃的速度更快。

宫嫄认为虎娃没有解释,但虎娃却认为自己解释得很清楚——他为何要杀駮马、宫嫄应该干什么?本来还可以多说几句的,但这些卫士们已经动手了。

看上去那些卫士只站在原地,是虎娃先动的。但虎娃对事态的判断自有标准,不会还傻站在那里。卫士们一旦将弓弦拉开,不论是有意无意或是受到外界的惊扰,手一动箭就能射过来。而且他站得距离太近了,若被这么多强弓指着,也是非常危险的事情。

这就像格斗时的判断,对方挥刀便是动手,不可能等到被刀砍中再做反应。

那首领的身形后退、盾牌砸空,屁股上突然被踹了一脚。方才虎娃明明还在他前面,一闪身就已经到了身侧了,屁股上挨踹应该朝前飞才对,他的身形却划了道弧线飞向了后面,撞翻了一片正在张弓的卫士。

虎娃的手不太方便,但不耽误他用脚,这一脚深得山爷当年踹鱼大壳的神髓啊。卫士的阵形已乱,中间倒了一片,虎娃冲了过来。再射箭当然已来不及,两侧几名卫士扔掉弓箭伸手抄枪,然后只听嘭、嘭、嘭的声音连响,他们都飞了起来,全是被虎娃踹得。

两小队卫士摔得七荤八素,转眼便溃不成军,只有两名卫士还是站着的。他们方才并没有动手,腰佩长刀站在车驾的两侧,连刀都没有拔出来。此刻见虎娃如一阵风般便冲溃了卫队,大叫一声拉起车厢上的铜环调头就跑,他们这个动作倒是非常熟练,仿佛脚下生风跑得飞快。

那两名侍女也跟在车驾后面飞奔,其中一人连鞋都跑掉了,却头都不敢回。虎娃的表现实在太凶残了,眨眼功夫连手都没动,就把卫队全给踹飞了,动作快得连看都看不清。那人既能杀了角将军,想杀她们还不跟捏死小鸡一般,快跑吧!

倒是虎娃有点纳闷,这两小队卫士未免也太怂了吧!看队列站得倒是很整齐,可是执行号令的反应却很慢,将那硬弓拉开也显得有些吃力。在这么近的距离之内,足够虎娃冲过来踹一个来回了。

这些人的体格还算强壮,勉强能拉得开硬弓,但无论是单兵动作还是互相配合,都很不娴熟,比普通人是强上那么一些,却仍是乌合之众。就虎娃所见,他们比农能所率领的飞虹城第一支军阵,差得太远了。

如果说高手,其中勉强只有三位,除了那名有三境修为的首领,剩下的就是那两名拉车的卫士了。

那两名卫士应该是宫嫄的贴身亲卫,已修成开山劲,反应、力量与速度皆远超常人,一左一右合力拉着轻便的马车,能在田野中跑得飞快,转眼便逃入畋猎园林不见踪影。

纳闷的虎娃想了半天,突然展开眉头露出苦笑,他想明白了。其实军阵中的战士,也无非是从普通民众中招募,配上了军械装备而已。假如不经过艰苦的锻炼和长期的严格操练,远远称不上精锐,对付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当然厉害,但碰着他这样的“高手”也就露怯了。

君女的卫队不过是仪仗而已,平时跟在主子身边耀武扬威,恐怕也不像正规军阵那样天天操练,就是个整齐好看的花架子。至于其首领嘛,当然要有点真功夫,三境修为也就差不多了。若是一名四境修士,恐怕也不能来干这种差事。

但贴身亲卫,必须要求功夫好、反应快,且能看清楚形势。刚才车被拉走的时候,宫嫄仍张着小嘴一脸震惊,还没反应过来呢,上次她逃走时也是这般情况。

虎娃并没有去追,他方才动手时除了第一脚踹飞那名首领,后来根本就没费什么劲,他仍一直运转着炼器之法,握着那只银角与之感应相通呢。

他正在感悟一种全新妙法境界,机缘稍纵即逝,这个过程不能被打断,所以并没有去追马车。另一方面也用不着去追,他听见了一名卫士逃走时说的话:“君女大人,狂徒凶残,卫士们不是对手,我们快找公山虚将军!”

将军?龙马城是一座军事重镇,城廓中和边境都驻守着相室国的军队。而这片畋猎园林的中央,还有战阵进行军演的场所,也常年驻扎着两支军阵,可以随时驰援边境,并与城廓呈呼应之势。

那卫士所说的公山虚将军,应该就是这畋猎园林中掌军之人,其职衔地位,与城廓中的兵师相当。兵师嘛,虎娃也认识两位,一位就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伯壮,另一位就是飞虹城的燕凌竹。不知这位公山虚将军又是哪路货色,会不会和那位角将军差不多呢?

但是公山虚这个名字,却让虎娃觉得有些耳熟,难道山神曾提起过?这不太可能啊,山神对他介绍的山外之事,除了个别特殊情况,大多都是百年之前的事情了。虎娃转念又想起那边高坡上的村子就叫公山村,这里的村民也以公山为姓,难怪他觉得有些耳熟呢。

难道相室国任命的那位镇守畋猎园林的将军,就出身于公山村吗?看来那位君女咽不下今天这口气,还会再来的,虎娃继续等着便是,眼下还有别的正经事不能耽误呢。

宫嫄逃走了,那些卫士们也哼哼唧唧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看着虎娃皆面露惊恐之色。虎娃喝了一声:“滚——!”他们便连滚带爬地都跑了,临走时还不忘拣起地上散落的兵器,却没人再敢于虎娃面前舞枪弄箭,都是灰溜溜地拎着东西逃走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