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10章、心发狂(下)

虎娃既是在与一头三境妖兽说话,也是在与一名行凶的狂徒说话。若论修士之间的斗法,駮马已败;若论近身格击,则近身得不能再近身了,双方已经贴在了一起。虎娃说话时可没有放松警惕撒手的意思,因为那駮马仍在奋力挣扎,却怎么也挣脱不了虎娃的掌控。

这时虎娃扭头看向了畋猎园林的方向,从那里走出来五个人和一辆车。车很华贵,上面有座位,座位旁还放着一头被猎杀的熊。熊尸侧卧,胸前那道月牙形的白色皮毛中央有一个圆形的血洞,应该是直起身子扑击时被駮马以尖角刺杀的。

此刻车上并没有套着马,车身两侧有铜环,有两位身强力壮背着弓箭的武士,拉着铜环将车拖出山林。车前方站着两名妙龄女子,衣着华美,但看神情姿态显然是中间那名少女的侍者。中间那名少女身着红色的长裙,平常很少能看见这么鲜艳的服色。

她身上披挂或佩戴着很多虎娃以前从没见过的饰品,年纪看上去有十五、六岁,也算可以结亲持家了,还是少女的形容。她的肌肤很白嫩,仿佛吹弹可破,此刻小脸蛋却显得红扑扑的,可能是在山野中游猎跑热了,或者是觉得很兴奋。

隔着田野,车没有办法过来,一行人就在田边的疏林外站定。有一名武士低声道:“君女,您快让角将军住手,它差一点就闯大祸了!”

红衣女子却说道:“闯什么祸,不就是追一条狗吗?要是真追上了,不管是谁家的狗,赔就是了!……我还用叫它住手吗,它都被人抓住了!”说着话她又朝这边喊道,“角将军,你怎么连一条狗都追不上啊?居然还让人抓住了角、动都动不了,看来今天是碰到对手了,快低头认输吧!”

听见少女的喊话,那駮马不仅没有认输服软,反而目露凶光猛低头奋力向前一顶。虎娃暗叫一声不好,方才駮马想把他挑向天空,可是怎么也甩不脱,此刻则变了策略,将全身的重量都撞了过来,全力向下压,想把他顶翻在地顺势以独角刺穿。

更要命的是,駮马在这个时候竟施展了天赋神通。这已经不是一般意义的近身格击了,如果仅是较量高下则不可能如此,离得这么近还要发力施展神通,必是生死相搏。这可不是两个小孩在打架啊,双方的手段皆威力惊人。

駮马是一种罕见的神奇异兽,那只亮银色的独角便相当于它天生的法宝。虎娃用手扣住了独角令它施展不得变化,便是降服对方的姿态。可在这种情况下,駮马还要发狠动手,独角突然银光爆射,带着噼啪乱响的丝丝电光声,虎娃的一只袖子当即就碎了。

他也来不及做别的反应,駮马低头前撞,他便向后踏出一只脚站稳,运足开山劲紧握独角奋力向天空一挥。駮马前腿弯曲蹬地发力,虎娃则顺势蹲下用力压住独角,以它的一对前腿为支点,将它整个沉重的身子都撬了起来,然后奋力挥了出去。

駮马四蹄腾空越过虎娃的头顶飞向山坡,就听咔嚓一声,它额上的那只独角从颅骨部位被连根折断了,沉重的身子摔了出去压倒了一大片灌木,躺在那里再也没有爬起来,四蹄还在不停地抽搐。

虎娃又缓缓地站直了身体,伸左手扶住了右臂,右手中还紧握着那只连根折断的兽角。一尺长的兽角从虎口直至肘侧仍紧贴在他的小臂上,犹散发着丝丝电光,伴随着噼里啪啦的轻微爆响声。

駮马的独角被人抓住,又听见那少女的话,或许是认为这是一种奇耻大辱。它的独角猝然爆发电光,就是想把虎娃的手给震开,好顺势将之顶倒在地上。而虎娃也真够犟的,或者说他将对手最大的威胁判断得很清楚,自始至终都没松手。

血肉之躯如何能抵挡那电光神通的贴身侵袭?虎娃当然也运转了神通法力,在这种情况下其他的手段也用不上,就是纯粹的炼器之法,瞬间包裹了这只奇异的长角,束缚它的灵性妙用不得爆发,等于虎娃所有的法力都击在了这只长角上。

将駮马的身体挥出去的时候,虎娃也没敢松手,结果硬生生将这只独角完整地给掰了下来,相当于在截取天材地宝的同时,已经运用了炼器之法。单纯这么看,虎娃实在太凶残了!自古以来,曾有很多人取妖兽原身之物打造法宝,但还从来没听说过有谁直接在活体上炼器的!

虎娃倒不是故意如此,以当时的情形,也只有这样才能抵挡那駮马凶残的神通侵袭。虎娃可不仅是掰断了它的一只角啊,强大的法力穿过顶门透体而入,瞬间简直就相当于神气血脉感应相连,将它的元神都给击散了,表面上却看不出其他的伤口。

再看那头倒在灌木丛中的駮马,蹬腿抽搐了片刻便不动了,脑门正中央有一个边缘焦黑的洞,环生在角根周围的那一丛鬃毛也焦糊了一半,另一半则化为了飞灰。这个一寸方圆的伤口并没有流出血迹,中央却露出白森森的颅骨。

虎娃也不是一开始就想杀了它,早上出门时心里想的还是收服这头罕见的异兽。可是駮马在斗法中已被降服,还要发狠使出那种要人命的手段。若是换一名修士恐怕早就被顶翻在地、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,那几乎是无法防备的。

虎娃闪念间折断了独角、摔出了兽身,便站在那里一动未动,也是一言未发。不是他不想说话,而是实在无法开口,全身上下连喉结都没法动,差点连心跳都骤停了。那兽角发出的电光不是有多近的问题,而就是紧贴着他的身体。

从手臂到全身,虎娃感到一阵阵麻痹,神气法力一时也难以运转,就连筋骨肌肉都控制不了,仿佛那丝丝电光还在体内游走侵袭。而从右手的手心一直到肘部,整条小臂内侧传来钻心的刺痛,就似被利刃割开了一般。

假如这个时候有谁过来给他一刀,虎娃连躲都躲不开。但周围也没人敢动,所有人皆被惊呆了。又过了一会儿,高坡上的村民们才发出了一片欢呼,他们亲眼看见这少年打倒了那凶残的怪兽。

而从畋猎园林中走出的那行人,则发出了一片惊呼声,只听那红衣少女惊叫道:“他,他,他居然杀了角将军!……快去看看,角将军怎么样了?”

一名卫士得令,战战兢兢地跑上了山坡,却不是直奔虎娃而来,小心翼翼地就像躲避什么凶神恶煞,尽量离得很远绕过他,进了灌木丛查探那头駮马,然后大喊道:“君女大人,角将军死了!”

红衣少女失声尖叫道:“什么?我的角将军真的死了吗!是他杀的,快拿下他!”

那名卫士站在虎娃身后数丈远的灌木丛中,身背弓箭手持梭枪,可根本就不敢过去。那少年连駮马都给宰了,而且如此凶残地折断了神奇而强大的独角,他怎会是对手?可那红衣少女已经下了命令,卫士只得举起梭枪做出要投射的样子。

这时又听见一声低吼,吓得那卫士身子一软便坐倒在地,只见盘瓠不知何时已跳到了虎娃身边,正蹲在那里看着他。那卫士落地的梭枪也不要了,爬起来撒腿就跑,一边跑一边叫道:“对手凶残,保护君女要紧!”

卫士跑回了林边,招呼另一名卫士拉起车上的铜环,朝那红衣少女叫道:“那是一名高手,我们不是对手,快走!”

两名侍女赶紧扶少女上车,卫士拉着车调头便跑。这两名卫士的功夫也算不错,虽没有修成武丁功,但也练成了开山劲,应是携带武器在狩猎时保护那位少女的。而这辆车并不宽,为单马所拉,显得很轻便适合于在疏林中穿行。

马车两侧通常配有把手,比如这辆车上的那两个铜环,碰到道路崎岖陡峭之处,往往不能只靠马力拖曳,还需要人力辅助才能过得去。拉这辆车的牲畜,显然就是方才的那头駮马,而红衣少女将駮马放了出来打猎,却由两名卫士拉着车跟在后面,不料今天却闯了祸,駮马还让虎娃给宰了。

能以駮马拉车,这红衣少女的身份之尊贵可想而知,身边的卫士称呼她为“君女”,其人应是相室国国君的女儿。在国中人们一般都这么称呼,假如她到了别的国家,称呼往往就变成了“相女”,因为相室国的王族姓“相”。如今的国君有十几个女儿,也不知这位红衣少女是哪位。

那两名卫士应该知道这位君女的脾气,听见角将军已死,那少女都快哭出来了,生怕她再乱下命令让他们去当场拿下“凶手”,这不是和找死一般嘛!赶紧找了一个借口,趁君女还没反应过来便将她带走,离开了这片闯了祸的是非之地。

虎娃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并未追击,也无法开口说什么,因为他实在是动不了。他宰了那头凶兽,全身也被那凶兽的天赋电光神通所麻痹,虽没有受什么严重的内伤,但也要暗运神气好半天才能缓过来。

这时村民们已经走下山坡围了过来,东升的父亲、方才那位遇险的老者跪拜于地道:“多谢小先生和您这头义犬的救命之恩,今天幸亏有您宰了这凶残的畜生……小先生,您快走吧,方才那两名卫士称呼这畜生的主子为君女,其身份应是国君之女。他们一定是去找帮手了,您若不赶紧脱身,恐怕就来不及了。”

虎娃终于长出了一口气,全身的麻痹感已渐渐消去,只有一只右臂仍是酸麻疼痛,但总算能动也能说话了。他摆了摆左手道:“诸位不必担忧,这畜生既然是我杀的,接下来自然就是我的事情。她是国君之女反倒更好,应能赔得起你们村的损失。而且我也不怕把事情闹大,更不怕回头找不到人了。诸位回去做自己的事吧,如果他们还想来找我,我便在这里等他们,如此也不必连累村中众人。”

老者劝虎娃赶紧离开,以防君女再带大队人马来找他。而有些村民也在暗自担心,假如虎娃走了,君女带人马又来了,找不着正主,会不会拿这个村庄出气?

虎娃却拒绝了老者的好意劝说,表示自己会留在这里等着,但让村民们全都回去,不要靠近这一带,以免被人误会是他的同伙。说完话他便带着盘瓠转身走进了密林,越过那駮马的尸体便消失不见。

村民们不清楚虎娃是留在林中还是已悄悄离去,面面相觑皆面带担忧之色,大家返回了家中不安地等待着,直到中午都没人敢乱出门。

虎娃当然没走,但他也不会傻乎乎地站在明处,让人大老远就能看见。他进入密林来到靠近山顶的高坡上,在树木掩映中端坐,此处远远地就能望见畋猎园林那边的动静。假如真有大队人马过来,他也能事先察知究竟来了多少人、是什么阵仗、携带了哪些武器?

这片畋猎园林的范围很大,丘陵与平原起伏交错,虎娃能看见的地方只是其边缘的一角,据说其中央还有相室国的战阵进行军演的场所,平时有卫队驻守。那位君女如果回去找人的话,可能会把卫队带来,时间也应该不能短了。

虎娃可不想莫名其妙杀了一头畜生,却给这个村子带来祸患,自己还被人当凶徒追缉。既然刚才都没来得及说话,那么他需要一个机会当众将事情讲清楚,至于对方听不听,那就无法勉强了。他或许还会再打一架,见势不妙也会避走,但事情做得却要明白。

山神告诉过他:“凡事要讲道理,就算与你打交道的人不讲道理,你也要将道理弄清楚,否则你与他便没有区别。至于对方不听,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该动手的时候那就动手吧。只要有动手的道理,动手也是一种讲理的方式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