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10章、心发狂(上)

駮马见一位老者抄家伙拦在了前方,却丝毫没有收势的意思,仍然低头冲了过去,似是想和老者较量一番,那长长的尖角仿佛欲将他的前胸扎出一个透明窟窿。老者的双手在发抖,眼中满是惊恐之色,连锄头都拿不稳了,但他并没有后退也没有挪动脚步,因为孙子正在身后跑向高坡。

恰在此时,突然传来一声震吼,前冲的駮马身形一个趔趄差点没失足趴下,随即一跳多高转过身来。只见一条花尾巴小狗出现在田边,弓起后背朝它发出了一声狂吠。駮马被激怒了,又低头向盘瓠冲去,并发出了一声战鼓般的大吼。

盘瓠刚跳起来想往山上跑,结果腿一软踩空了,竟摔了个嘴啃泥。原来这駮马竟与它拥有类似的天赋神通,那战鼓般的吼声亦可冲击形神。看来前天东升听见吼声,当时腿一软便滚落山坡并非偶然,恐怕也不完全是被吓得。

盘瓠以前常与路村人一起狩猎,对付野兽的经验很丰富,没有继续与駮马在开阔的田野间纠缠,爬起来接着就跑,想把这个大家伙领到田野外杂树丛生的密林中。而遇见同样身怀天赋神通的妖狗,那駮马仿佛也被彻底激发了凶性,就是要撵上盘瓠与之斗法。

盘瓠的速度很快,可那駮马发力奔腾如一道闪电,速度竟然比盘瓠更快,这条狗第一次遇到了它跑不过的对手!

这时有个声音从畋猎园林那边喊道:“好样的,角将军!快拿下那条狗,我们晚上就有狗肉吃啦!”听说话声竟是一个女子,且年纪绝不会太大。

听见这个声音的鼓励,駮马的凶性更盛,怒吼一声奋蹄腾空而起,就如肋生双翅般一跃数丈,朝着盘瓠凌空扑击而去。盘瓠已有准备,它亦身怀差不多的天赋神通,这次守住心神没有在震吼声中趴倒,奔跑中突然向旁边吹了一口气,这是它平日玩耍时的习惯动作。

田边有一大片碎石被“吹”起,如雨点般朝着后面半空中的駮马砸去。駮马在空中晃脑袋甩动了头顶的长鬃,那些石块被无形的力量所击,纷纷碎裂而开化为一片烟尘。駮马穿过烟尘落地,但盘瓠方才施法毕竟也阻碍了它片刻,它并没有扑中对方。

盘瓠已经跑进山坡上的密林了,前方的山林边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个人,站在那里挡住了駮马的去路,伸出一只手大喝道:“你快停下,不要再撒野了!”

这声喝也带着穿透元神的法力,听得是那么清晰,显然来者是一位有神通的修士,但看他样子却只是一位十几岁的少年,手里也没拿武器,背后还背着一个麻布包裹。

来者正是虎娃,方才石蛋扔石头砸駮马时他就吓了一跳。看那駮马施展出的神通手段,至少已有三境御物修为,而且不是像盘瓠那样刚刚突破三境未久,恐怕已有三境七、八转的功夫了。但这駮马应尚未突破四境,亦未三境九转圆满,还不能开口说话。

盘瓠不是这头异兽的对手,跑也跑不过它,传说中的异兽駮马本就以神速见称。虎娃方才看得清楚,这駮马故意在追逐石蛋取乐,并以吼声让石蛋一次次摔倒。可是老者站出来的时候,这畜生已发了凶性,真有伤人之意。

虎娃刚想出手阻止,盘瓠就已经蹦了出来,它却不是这駮马的对手,虎娃及时赶到现身,此刻倒成了救盘瓠。

畋猎园林那边方才有声音在喊话,应是发自这駮马的主人,那么这头异兽就不是野生的畜生,他居然还有名字。可是虎娃已经来不及理会这异兽是叫角先生还是叫角将军,也来不及管它的主人是谁。因为駮马闻言并没有停下,反而加速前冲已到了虎娃身前。

离得这么近,虎娃与駮马面对面视线相触,他恍然竟有一种错觉,或者说那不是错觉而就是真切的感觉。他看见的并不是一只野兽的眼睛,而就是一个成年人的双眼,甚至有点像记忆中燕凌竹的眼神。

山野妖类若能突破至三境修为,不仅与修士一样掌握了御物之功,且天赋神通更强。而它们的修为精进,通常也比一般修士要艰难得多,耗费的岁月也更长久。但另一方面,其灵智已经完全开启无碍,渐渐便与常人并无差异。

假如它生活在人世中,那么人间诸事也都会懂得,人们说的话也完全能理解。所以这并不单纯是一头畜生在撒野,它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也知道村民们的害怕与惊慌、自己脚下践踏的是什么样的禾苗,更清楚那尖角冲撞过去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。

这不是一头误闯田间的山野禽兽,虎娃看见的这双眼睛,就是属于一名行凶的狂徒,这狂徒的凶器已刺中了他前伸的掌心。駮马的速度太快了,虎娃想躲都来不及。而駮马根本没有收手,看这只角的去势,就是要刺过他的手掌并顺势挑穿他的身体。

远处的村民们皆发出一声惊呼,他们看见駮马冲了过去,那少年的身体挂在角上被挑了起来,眼见已活不了!这畜生的主人已经赶到,却没有来得及喝止它当众杀人!

没人看清楚细节,虎娃确实被駮马的独角给挑了起来,但他并没有受伤。就在角尖碰到手心的那一瞬间,他突然拢掌前探,虎口顺着长角就握在其根部。而那只尖角贴着虎娃的前臂刺进了袖子中,却没有伤到皮肉。

虎娃的手如铁钳般,握得是那么紧。而駮马在冲撞中又扬头往上一挑。拼体重的话,虎娃当然比不过这头重达千斤的异兽,双脚当即便被挑离了地面。但他并没有飞向天空,手依然牢牢地紧握长角,就像被粘住了挂在上面,无论駮马怎么甩头,都无法将他甩出去。

这时又听虎娃怒喝道:“你斗法已败,还不低头住手!”

那挂在独角上的身子突然变得如小山般沉重,駮马承受不住,不由自主便低下头来,连两条前腿都打弯了。而虎娃的右手紧扣着它的独角,又重新落地站定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