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09章、驰骋畋猎(下)

东升家给虎娃奉上的晚饭很“丰盛”,在葛粉中加了麦面、豆面,还有一点盐和磨碎的野椒粒,填上菜叶煮成了一大盆糊糊,装在陶盘里端上来,闻着也非常香、令人很有食欲。但虎娃只吃了一碗,便让他们把东西都端回去自己吃。

然后虎娃就听见那对老夫妻和儿媳妇在厅中小声私语,猜测小先生为何只吃了一碗?他们担忧饭菜太过简陋不合贵客胃口,于是就商量着明天早起杀鸡。虎娃坐在屋中及时开口阻止,令他们不必杀鸡了,明日等东升醒来后,他再问几句话便会离去。

虎娃自称正在修炼,不宜多食,明天早饭也不必为他刻意多准备什么,家中平常吃的东西就行。至于鸡嘛,还是留着下蛋吧,可以给养伤的东升补身子。

东升家院子里养了五只鸡,都是下蛋的母鸡,鸡蛋平时大多给孩子以及需要干重活的东升吃。家里攒下的鸡蛋,昨天都拿出来答谢给东升接骨治伤的村中长老了,等虎娃来时恰好没有了,于是他们才想到要杀鸡招待小先生。

第二天凌晨,村中传来公鸡打鸣声,过了不久,东升家的院子里也传出母鸡的咯咯叫声,接着是老两口起床的声音。恰好这天有两只鸡都下了蛋,虎娃虽让他们不必刻意准备更好的早饭,老两口没有杀鸡,却端上了一碗麦面鸡蛋羹。虎娃没有推辞,吃了。

盘瓠不知跑到哪里去玩了,它从昨天起就没有呆在东升家,石蛋那个孩子也跑出去了,过了不久老者便拿着农具离开,家中只留下两位妇人伺候。待东升苏醒后,其伤势已无大碍,虎娃来到床榻前又详细询问了一番事情的经过,重点是他看见了一头什么样的怪兽?

这个村落在龙马城境内,传说古时这一带曾有瑞兽龙马出没。所谓瑞兽是天地所化生之物,生而神异能通灵修炼。龙马也许并不是一种马,似马又似龙,有天赋神通跋山涉水如履平地。修为高深的龙马还能展开双翼翱翔于云端,据说古时天帝的车驾上套的便是龙马。

传说当年巴国的开国之君便是在此地收服了一头龙马,将之精心养大,乘坐龙马拉的车辇行遍巴原山川,因此这里在后世便被称为龙马城。

在那个年代,马极少用于骑乘,主要是用来拉车。因为马高大、性烈、速度快,骑在上面很难掌握平衡,容易摔下来发生危险,而且人们穿的衣服也不适合骑马奔驰。倒是牛、驴一类的家畜,速度较慢且脾性温顺,既可套车也可骑乘。

在两军交战之时,战士们通常也不是骑着马冲杀,而是以马拉着战车作战。但在传说中,有不少高人包括很多仙家,以各式各样的珍禽异兽为坐骑,现实中也曾见过有人骑着马或其他的异兽驰骋。这样的人通常有高深的修为、精通驭兽之术或身怀常人难及的精湛功夫。

难道这一带的山野中又出现了一头龙马?可是听东升的描述又对不上号。东升当时吓坏了,觉得那怪兽十分可怕,就像要用独角将他扎穿并吃掉的样子。但在他的记忆中,那怪兽显然不是传说中的龙马。

山神曾向虎娃介绍过世上各种瑞兽灵禽,其中有很多山神本人也没见过,只是听过传说而已。根据东升所见,那怪兽应该并非龙马,反倒很吻合另一种异兽——駮马的特征。

駮马似马又似虎,额上会生出一只直而尖的独角,四脚并非马蹄而似虎爪,口中亦生有虎齿。只要它长出了独角,便是通灵可修行的征兆。

据说駮马是龙马的近亲,关系有点像狼与狗或驴与马,通灵的駮马亦有天赋神通,若修成了气候还擅长御风之法。若能得到一头駮马并自幼悉心豢养,将来乘着駮马所拉之车亦可跋山涉水;若精通驭兽之术将之降服,甚至还可以直接当成坐骑。

虎娃很好奇也很感兴趣,假如这一带真的出现了一头駮马,四处乱跑惊骇村民,还有可能伤人,那他便试试能否将之收服。如此既能造福一方,自己还能得到一头异兽随行,路上也方便了许多。

虎娃让东升好好养伤、不日即可康恢,随后便告辞离去。家中两位妇人见小先生说走便走,想挽留也挽留不住。

东升家在村子边缘、靠近山脉陡坡的地方,地势比较高、离其他的房舍也比较远。虎娃昨天就叮嘱过那一家人,不要将他来到的消息在村中传扬,只说一名路人投宿而已,因此也没有在村中造成什么惊动。

很多村民正在田地中干活,看见虎娃走过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,但手中的活计并没有停下。这是开春时节,一年中最重要的耕作之时,田地早已犁过、种子已播下,前不久还下过雨。地里已长出二指长的翠嫩青苗。

雨后随着禾苗一起发芽的,还有各种杂草,村民们正在用农具除草。有的禾苗发得太密了,需要间苗;而有的地方苗没发出来,还需要移栽和补种,同时修补田垄,如今正是农忙的时候。

家里的壮劳力东升不能起身,东升的父亲则要干更多的活,假如今天不是因为小先生在家,那老妪便留下照顾儿子,而东升的妻子也是要下地干活的。

顺着高坡望下去,层层梯田上皆是一幅繁忙景象,而在山坡脚下,则是这个村庄面积最大、也是最重要的成片田地。那里土壤肥沃、灌溉方便,地势又相对平坦开阔,一直延伸到狩猎园林的边缘。但因为地势太低,不能防御洪水,所以不适合修建房舍。

田地周围的山林野地间,有很多杂乱散种的火麻与菽豆之类的作物,这让虎娃想起了路村外的情形,令他的感觉中又多了几分亲切。孩子们在山坡下的野地中玩耍,四处却看不见盘瓠的身影,虎娃要去畋猎园林中探寻駮马的踪迹,当然要带上盘瓠,于是就取出竹哨吹了一声。

这哨音普通人是听不见的,不料盘瓠还没出现,远处山林中却传来一声战鼓。仔细听这不是战鼓声,而是奇异的兽吼,随即就见一头恐怖的怪兽突然冲了出来。

此兽躯干似马白身黑尾,四肢粗壮、爪牙如虎,脑门上有一只尖而长的独角呈亮银色,角根部位环生着一丛鬃毛。此角根部有一寸多粗,到尖部有一尺来长,在太阳下闪着点点银光,打着响鼻冲了出来,将田间劳作的村民们都吓了一大跳。

近处的人们纷纷惊呼逃散,孩子们也跑上高坡哭爹叫娘,还有不少人吓得摔倒了,也顾不上疼爬起来接着跑。虎娃随即意识到可能是自己的哨子惹的祸,常人听不见,却让这怪兽寻着声音跑了过来,正是他想找的那头駮马。

这头駮马肆无忌惮地在田野间撒欢驰骋,践蹋的正是山脚下那片最肥沃最开阔的平坦田地,村民们看着都心疼得快哭了,却没有一个人敢过去招惹那怪兽。

哪怕来的是熊或野猪,村民们也会抄起各种武器将其哄走或猎杀。以往山林中也经常跑出来狍子或麂子之类的野兽,大多都被村民们猎取成为了美餐。但这头怪兽实在太可怕了、没人知道它是什么东西,也就无人敢靠近。

就在这时,人们突然听见一个稚嫩的声音怒喊道:“臭野兽,快滚开,不许踩禾苗!”只见东升的孩子石蛋站在田边野地里,怪兽恰好从他身前不远处跑过,他拣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用力砸了过去。

石蛋听他爹说过在山里遇到的怪兽是什么样子,此刻也认了出来。就是这头畜生从山林中突然冲来,令他爹失足滚落山坡摔成了重伤、差一点就丢了性命,石蛋心中当然恨极。村里的孩子从小都被大人教育或教训,玩耍时不准践蹋禾苗,见这怪兽在田地里这么乱跑,他心中就更恨了。

小孩子有时不知道害怕,此刻竟然敢拿石头砸怪兽。那駮马打了个响鼻,飞到近处的石头隔空便被崩出很远,它还很得意地蹦了几下似是在炫耀功夫。

石蛋又喝道:“臭野兽,你还在这里踩!”接着又奋力砸出一块更大的石头。这孩子可真虎啊,力气也不小。

駮马差一点被砸中,那石头在它身前一尺远处啪的一声碎开,碎片也碰到了它的身体。这畜生怒了,低下头以尖角前指,转身朝石蛋冲了过去。

石蛋这下害怕了,沿着田地边缘撒腿就跑,駮马就在田地里追,却故意不放开速度,总是跑在后面好几丈远,发出一声又一声骇人的低吼。石蛋接连摔了好几跤,又爬起来接着跑,駮马总在田地中撵他,他的膝盖和手都摔破了。

这时石蛋的爷爷已冲下了山坡,手持一柄鹤嘴长锄挡在了田地边,大叫道:“畜生,快走开!……石蛋,快跑啊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