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09章、驰骋畋猎(上)

原来山脚下的远方,那片被植被覆盖、有溪流穿过的平原和丘陵地带,是相室国王室的畋猎园林,难怪它未经开垦,但看上去又不像原始山林的样子,其中有些地方保留了山林的原貌,另一些地方则经过了人工的修建与平整。

人们经过漫长的岁月,才脱离蛮荒时的狩猎与采集生活进入了农耕文明,也建立了繁华富庶的城廓与国度。当有的阶层能摆脱农耕劳作而接受国民的供养时,又在城廓外划出那么一大片山野林地以供狩猎。

这样做当然不是要告诉人们回到蛮荒的狩猎生活,需要有个更好的名义,便是在和平年代锻炼搏杀的技艺、培养作战的勇气,称之为畋猎。而实际上真正大战爆发时,冲锋陷阵的战士们平时可没有畋猎的闲暇,他们都是在军阵中接受的操练。

所谓的畋猎,不过是王室子弟平日的游乐与嬉戏。

王室的畋猎园林,土地山林皆归王族所有,有专门的用处,当然禁止民众随意圈占与开垦,大片野地中生活着狍、麂、羚、狐、兔等很多野兽。虽地域广大鸟兽众多,但每年都要经过驰骋畋猎,熊罢虎豹等大型猛兽已很少见,往往在猎场深处才有,有时还有人专门放养走兽于山林中以供游猎。

而这个村子恰好在畋猎园林的边缘,猎场是在村寨出现之前就已划定,村民们不能将房屋田地修到猎场范围内,山脚下的缓坡已是最适合的地方,所以这里才会出现一个房屋散得很开、梯田层层分布、没有寨墙环绕的村落。

王室畋猎园林的范围非常大,只是划定了地界而已,当然不可能有寨墙和栅栏圈住。所以村民们虽不能在那里开垦田地,却也经常进入猎场所在的山林中采集野果、葛根、药材等物。理论上这也是不允许的,但实际上平时却没人管,况且采些藤葛野果也不妨碍什么。

相室国将此处划为王室猎场,不仅是因为这里靠近边境,驻扎着国中最精锐的军阵,更能体现勇武之风,而且龙马城境内多山,土地相对贫瘠,人烟村寨并不稠密,是国都周边最适合畋猎的地方。

昨天村中有位名叫东升的壮年男子,去村外山林中砍柴,进入了猎场的范围。一般来说,在王室猎场中砍伐树木是被禁止的,但是取一些杂枝伏木回去当柴烧,通常也不会受到追究。到村寨后面的高坡上去砍柴,路更陡也更远,很不方便。

东升砍柴的同时也在山坡上采集葛根与山薯,等背的竹篓快装满了,这才准备往回走。恰在这时,高坡上突然冲出来一只怪兽,身形似马,白身黑尾,却长着虎牙虎爪,四肢没有马腿那么长却更加粗壮,吼声竟如战鼓,尤其是那只长长的独角,竟发出丝丝霹雳电光。

自幼生活在这一带的东升,在山野中见到过各种野兽,哪怕是虎豹之类的猛兽也不至于让他这么惊慌。但这头可怕的怪兽将他的魂都吓飞了,腿一软就从山坡上滚了下去,砍刀也不知脱手落到了何处。

怪兽应该是看见了东升故意朝他冲过来的,见东升被吓得滚落山坡,便高高跃起从他的身上跳了过去,发出得意的吼声。这时远方的山那边又传来一声召唤的哨音,怪兽在林子里兜了个圈子又跑了回去。

东升摔折了一只胳膊,从高处滚落时碰到一块凸起的石头,肋骨好像也断了。他艰难地挣扎起身,回到了家中,当晚便卧床不起。村寨中的长老来了,进行了一番简单的救治,但伤势也没见什么起色。

第二天,东升的伤势更重,躺在床榻上开始咳血,妻儿在身边哭泣,恰好被走过村寨的虎娃听见了。

……

虎娃不仅听见了妇人与孩子的哭声,他的感知极为敏锐,走到近处时凝神查探,又听见了屋中有壮年男子痛苦的呻吟与粗重的喘息,便知道这家有人受了重伤。他便走到院门前,以行路人的身份开口讨一碗水喝。

有一位老者走到了院中,给他端来了一碗温水,还问虎娃有没有带着竹筒,可以帮他也装满了。村寨旁边就有溪涧,虎娃为什么要到人家讨水?这也是人们的生活习惯,从几百年前的炎帝时代、巴原上建立了巴国开始,居民们就很少饮用生水了。

传说神农天帝分辨天下草木物性,不仅教人们种植采集各种作物与药物,而且还倡导了很多生活习惯,比如地位尊贵的人们才能享用的茶饮。而对于平民来说,将水煮开后晾温或晾凉了再饮用,亦可净秽去毒。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生活习惯,极大地减少了人们平常的病患。

太昊天帝的年代已太过久远、很多事情难以考证,而神农天帝与轩辕天帝都是传说中医理、医术的发现者与创建者,他们所留下的不仅是调治伤病的高明医术,更有很多祛病养身的生活细节,极大地改善了人们的健康状况与生活状态。不饮生水这个习惯,当年也随着巴国的建立在巴原上得以推广。

虎娃虽自幼生活在蛮荒,但那里也不是完全与世隔绝,仍受到巴原上的诸多影响,比如路村的祖先路武丁,就曾在巴国开国之君帐下效力,并修成武丁功回到蛮荒。就算是在路村中,人们一般也不饮用生水。

行路人当然不便煮水,虎娃向路过的人家讨一碗水喝,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虎娃向老者表示了感谢,并说喝一碗就够了,不需要再装一竹筒,顺势便问起老者家中发生了什么事,为何屋里有哭声?

老者就是东升的父亲,他与老伴和儿子住在一起。东升如今是家里唯一的壮劳力,受了伤不知能不能养好,连命能否保住都难说,家人当然悲伤哭泣。老者愁眉苦脸地告诉了虎娃,他儿子昨天山林中遭遇的事情。

虎娃将那缺了口的陶碗还给老者道:“老伯,我从远方山中来,也学过一些疗伤的法子。你儿子的伤很重,若不及时救治可能危及性命。我既然路过,不妨就帮他看看。”

老者大喜过望,赶忙行礼道:“小先生,恕我失礼,不知道您竟是一位救死扶伤的高人,请您千万救救我儿子!但我们只是村中的普通人家,不知道如何才能报答您?”

虎娃笑了笑:“方才那一碗水,便是我受你的恩惠。救人要紧,先带我进去看看吧。”

虎娃又一次被人称为了“小先生”。在那样的年代,懂得高明医术者并不多,而在蛮荒村落里,医者往往与巫祝或祭司是同一类人,都是部族中的修士。修士感应精微,可查探人的神气状态、能知伤病所在。

但也并非所有的修士都擅长救死扶伤,比如像农能和燕凌竹那种人,恐怕也只会斗法格杀。而城廓中的共工,有的擅长炼器,有的擅长建造,也有一些人擅长炼药治病。虎娃既然主动开了口,那显然身份不一般。

惊喜的老者态度异常恭敬,先将一家人都叫来向虎娃行礼拜谢,然后将虎娃引到了东升的病榻之前。

这户人家除了方才那老者之外,还有一位老妪、一位二十多岁的妇人和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,衣着皆很简朴。那小男孩名叫石蛋,模样十分机灵可爱,让虎娃感觉很亲切,不禁想起自己小时候的样子。

石蛋脸上泪痕未干,听说这位小先生能治父亲的伤病,看向虎娃时目光中充满了好奇、崇敬与迫切的期待。而病榻上的东升看上去三十来岁,体格还算健壮,见虎娃进来便挣扎着想起身,却又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,面露痛楚之色。

虎娃摆手道:“你身上有伤,好生躺着不要乱动,让我先查验一番。”

这位小先生的手段果然神奇,他只是隔空一摆手,却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,让东升顺着他的手势自然就躺好了,那痛楚的感觉仿佛也消失了不少。虎娃说是要查验,却没碰他,只是凝神站在榻边微微闭上了眼睛。

片刻之后,虎娃点头道:“还算及时,伤可治,但你半个月之内不能起身,两个月内不能劳作,需要好好休养。”

表面看上去,东升所受最重的伤势是手臂与肋骨的骨折,但他挣扎着回到村子的过程中,也牵动了腑脏导致了内伤。这个村子里显然也没什么医术高明的修士,除了不太准确的接骨之外,东升并未受到其他的调治。

幸亏虎娃路过,他既出手疗伤便不留隐患,重新接骨正位将患处固定,并施法调理其生机,以助其尽早愈合恢复,这是虎娃第一次使用了菁华决修为。实际上人的伤病在绝大多数情况下,都是要靠自身的生命力恢复。

虎娃还用掉了一小片龙树血竭,以法力润化入东升的形神之中,尽量不留下任何隐患,让他恢复之后便能康健如常。在施法疗伤的过程中,他还暗中运转了形神中那截琅玕枝神器的妙用,而东升一家人当然察觉不出什么。

想杀一个人容易,可是将一个重伤的人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,并且能恢复健康如常的体魄,其难度不知要大多少倍。假如换作另一名擅长医术的修士,恐怕绝不会花这样的代价、以如此神奇的手段,为一名普通的村民疗伤。

虎娃却没想这些,他既然要救东升,那当然就要彻底地其将他治好,这番救治施法用了一个下午,令虎娃也略感疲惫。最后东升沉沉睡去,神情安宁已无痛楚之色,虎娃这才转身道:“他已经没事了,只要按照我方才所说,休息调养两个月便可,你们放心吧。”

一家人连同孩子全都跪倒在地拜谢不止,受拜后虎娃让他们起身不必再多礼。此刻天色已晚,东升一家当然要请小先生留宿,并将最好的一间房间收拾出来打扫干净。虎娃也没推辞,便住在了这里,他也觉得很好奇,想等东升醒来,好好问问他那怪兽的情况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