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06章、使节(下)

虎娃在山坡上站了半天,终于将星耀的信物揣入怀中,和那枚国工信物放在一起,招呼盘瓠一声便转身离开了这里。燕凌竹的刀落在地上、尸身也倒在那里,虎娃却没有再多看一眼。他只是来杀人查真相的,又不是来收尸找东西的!

……

一辆带篷的马车驶出了飞虹城的西门,拉车的是两匹并行的骏马,赶车的御手也是一位训练有素的精锐战士。车子后面还系着两匹空马跟着奔跑,显然是打算长途赶路,途中需要换马拉车。

车的右侧插着一根长杆,从顶端往下每隔尺许距离,依次绑着三丛黑色的长鬃毛,左侧车篷的角上还挂着一个铜制的铃铛。长杆顶上的三丛长鬃在风中飘扬,离得很远就能看见;就算人们的视线被阻挡,马车奔行时那清脆的铃声也能传出很远。

这是使者的车,看样子是有要事赶往国都,车子右前侧插的那根长杆称为节,就表明了车驾主人的身份。各城廓派出的使者,往见国君时车上插的是黑节、长杆上绑的鬃毛是黑色的;而国君派往各城廓的使者,车驾上插的是红节。

想当初西岭大人身为君使前往蛮荒,因为艰险的道路车马难行,所以他是步行到达的,但那根红节一直由随从持在手中。

使者的车驾在道路上奔行,长节和铃声也是一种信号,行人只要看见或听见了,就要主动退到路边闪避,而执行要务的车驾不可能总是减速。

今日从飞虹城出发的这位使者,过了岷水便令御手以最快的速度赶车,沿途行人皆避于道旁。他们自清晨时出发,中午连饭都没吃,只是于途中饮水换马便继续赶路,计划于黄昏时到达燕回寨过夜。而燕回寨,便是燕凌竹的家乡。

下午的时候,距燕回寨大约还有不到一个时辰的路途,御手和马匹都已有些疲惫,但仍然打起精神赶路。恰在这时,御手远远地望见大路中央站着一个人,那人应该能看见长杆上飘扬的鬃毛,就算看不清也能听见铃声,却一动不动毫无闪避的意思,还朝这边举起一只手示意车马停下。

御手吃了一惊,大喝道:“使者车驾,快快闪开!”同时下意识地勒马放慢了速度,他也不能真的就从行人的身上践踏过去。

车中有人问道:“怎么回事,为何减速?”

御手答道:“前方有个人站在路上,好像是想拦车驾。”

车中人吃了一惊,这时又听一个声音远远地喊道:“请问车上的使者,是村宝队长吗?”

车中使者又惊又喜道:“原来是小先生,快停车!”

还没等马车停稳,村宝就掀开车帘跳了下来,后面还跟着两名随从。他快步迎上前去行礼道:“小先生,您怎会出现在这里?突然拦住我的车,有什么要事吗?”

虎娃点头道:“当然有事,城主大人求我的事。”

村宝上前一步道:“您已经追查到线索了吗?”

虎娃点了点头:“不仅查清楚了,而且事情已经办完了。”

村宝压低声音道:“人在哪里呢?”

虎娃:“就在离此不远的山中,你随我来吧。”

村宝想了想,命车马和随从都留在原地等待,自己一个人跟随虎娃进入山野。随从提醒他道:“使者大人,城主有吩咐,您要快马兼程赶往国都,路上不得耽误。”

村宝板着脸道:“事情有变故,你们就在这儿等着。等我回来后,恐怕还要回城一趟才能继续出发了。”说完话便随虎娃走了,而蹲在路边的盘瓠也晃着尾巴跟在两人后面。

这段路很不好走,但村宝毕竟也是一位高手,攀援穿行并无大碍。虎娃一边走一边向村宝介绍了今天发生的事情,重点是解释“流寇”的真相——燕凌竹与农能等人是什么关系,两年前和三年前的血案又是怎么回事,燕凌竹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又何在?

村宝是越听越震惊,到后来听说竟是传说中的高人、赤望丘星煞从天而降斩杀了燕凌竹,更是惊得目瞪口呆!

等虎娃将大概的情况都讲完了,他们也走到地方了。夕阳下,燕凌竹的尸身仍躺在原处。村宝走上前去拣起了落在地上的武器,又俯下去身检验了一番,确定这位兵师大人早已死透了。

他站起身来又问道:“小先生,燕凌竹藏身的洞府在何处、洞府中又收存了哪些宝物,您能带我去看看吗?”话音刚落又突然改口道,“此刻天色已晚,若有些不方便的话,我可以先回去,待返回城廓禀报城主之后,再带人来处置。”

虎娃却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那洞府在哪里,麻烦你回去通知鸿元城主,可以命工师带人来搜寻,找到那些东西之后再交由仓师收存吧。”

村宝惊讶道:“您竟然没有找到那处洞府?”

虎娃反问:“我只是来追杀燕凌竹的,找洞府干嘛?遇到燕凌竹就是今天午后的事,随后我就离开这里去大路上等着了。我听鸿元城主提过,知道你今天要出城赶往国都,于是就在半路上等你……你先别去国都了,回去将此事禀报鸿元城主吧。”

村宝点头道:“这些事我也做不了主,只能将这里的情况禀报城主。您是和我一起回飞虹城呢,还是留在此地等消息?”

虎娃又摇头道:“既然回话已托你送去,我就没必要再回飞虹城了,也没必要留在这里,接下来该怎么办,就是飞虹城自己的事情了……村宝队长保重,下次遇到灵宝壮士,请帮我问一声好,这就告辞了!”

说完话他向村宝行了一礼,便带着盘瓠离开了此地,却没有从原路返回,而是径直穿行山野而去。村宝回礼之后抬起头来,看见的只是虎娃消失于山林边缘的背影,他的神情有些错愕、有些不解,同时也充满崇敬与佩服。

燕凌竹定然身怀重宝,尤其是对于修士而言,那应是在别的地方很难得到的东西,鸿元城主想必心里也很清楚。假如虎娃追上燕凌竹并拿下此人,燕凌竹所拥有的宝物理所当然就成了虎娃的战利品,所以鸿元城主才会“请”他做这件事。

星耀斩杀燕凌竹而去,并没有管别的,假如虎娃拿走了洞府里的东西,谁也不敢多说一个字。可是虎娃甚至都没有去搜寻那座洞府,此等胸襟气度与高人风范,亦不让名震巴原的星煞,也令村宝崇敬万分啊!

其实虎娃对那座洞府以及洞府中的东西倒是有一点好奇,但并没有特意去搜寻的兴趣,更没有半点想据为己有的念头。一方面他不需要,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,私吞那些赃物不能令人心安。若心不安,谈何修炼,宝物对于虎娃又有何用?

虎娃没兴趣,可是村宝有兴趣啊!此地已没有别人,村宝便在附近搜寻起来。他倒是没想要私吞宝物,只是非常好奇,想看看农能等人究竟抢来了什么样的东西,为此制造了一起又一起血案。

此刻天色已近黄昏,天黑前显然难以赶回大路了,他打算就在山中过夜,趁着天还没黑先搜寻一番,回去后也好详细禀报,这也是他的职责所在。

就在天快黑的时候,村宝找到了地方。这个洞府的入口十分隐蔽,假如从山崖旁走过都不容易发现。引起村宝注意的,是洞府外的一座孤坟。这是一座孤伶伶的圆丘,垒砌着一圈石块,上方已长满了杂草,应该是当年那位老修士的坟茔。

村宝找到了洞府却未能深入,因为入口内还有一个法阵守护。法阵虽简单,却不是他能化解的,就算以蛮力强行破去,也需要不短的时间。村宝便放弃了继续探寻的打算,在此过了一夜,天明后下山。

随行的御手和随从都带着干粮,车马还等在路旁,他们得到命令未敢离开。村宝坐上车马,下令调头返回了飞虹城。虎娃说的对,那座洞府应该让城廓的工师大人来打开,里面的赃物应该交由仓师大人暂时收入廪仓、等候处置。

燕凌竹已死,所有的内情也已查明,鸿元城主大大松了一口气。星煞的意外出现,也令这位城主甚感惊疑,但他再怎么操心,也无法操心到赤望丘头上,只得按虎娃的建议处置,接着又派村宝赶往国都,这回可以汇报详细的案情了。

……

两个月后,有一辆双马车驾沿大道从国都方向而来,到了岷水桥头并未减速。守桥军士远远听见铃声、望见车篷前插的红节,便知那是国君的使者,让开道路直接放车驾过桥。这辆车进了飞虹城后放慢了速度,却没有停下,直奔城主府而去。

鸿元城主得知君使来到的消息,已走出府门降阶相迎,车中下来的是君使风正大人西岭。鸿元城主满面笑容道:“我早知将有君使来到,却不知是西岭大人您!我们已经有两年多没见面了,能与您在此地重逢,真乃鸿元之幸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