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上章》 徐公子胜治 著
第二部:和光同尘
第004章、足迹(上)

已经出城的虎娃可不知道欣兰那些女儿家的心思,他本就没打算说出身份来历,所以也就没有与城廓中的另一位国工见面交流。山神早就叮嘱过他,国工信物不能轻易出示,除非是在很重要的场合必须要用到,但事后得快点离开,免得被太多闲事纠缠。

虎娃事先也没想到,来到巴原后进入第一座城廓,他就将国工信物给亮了出来,但遇到的事情也足够大了!

走过城廓的虎娃,气息似乎也发生了难以形容的改变,与那个刚刚走出蛮荒的少年相比,也许更成熟了,他不仅享用了人间烟火,同时也沾染了人世间太多的气息。山神要他来到巴原,就是要在行游中历练,身在人世便该融入人间气息,然后才能谈得上真正的超脱。

出城之后,盘瓠便跑在了虎娃的前面,他们在日落之前渡过了岷水。这是虎娃迄今为止所见到的最大的一条川流,水面宽阔浪花翻卷,就算以他的修为也不可能飞越。白溪与青溪汇流成的双溪,也是岷水的一条支流。

岷水的源头,就在虎娃自幼长大的蛮荒高原中。往来路村和太昊遗迹之间,要翻越一片终年积雪的皑皑高峰。那高山融雪汇成涓涓细流,穿过漫漫荒原进入巴原,又汇聚了大大小小无数条支流,经过高城进入飞虹城境内,便是虎娃眼前这条奔流的大川。

这条大川从虎娃的童蒙时代奔来,又从他的脚下流过,仿佛人生的轨迹在此地奇异地重逢。

岷水上居然有桥,这是一个令常人难以想象的奇迹。此桥横跨东西有二十余丈长,在水流中以巨石建造了九个桥墩,上方以条石砌成桥拱,再铺以石板为桥面,远望甚是壮观。

当初岷水上并没有这座桥,来往交通要依靠另一座浮桥。浮桥是以很多条粗竹索横拉在两岸高地上,中间铺以木板建成。但竹索浮桥常年需维护,而且总在洪水季节被冲毁,使用起来非常不方便。

相室国建立之后,邀请十几位国工大人共同出手,趁着枯水季节施法掘开河床,以开凿好的巨石为桥墩奠基,又集合近千名民夫费数年之功,才建成了这一浩大的工程。这座桥非常重要,其意义远超过双流寨外的那两座桥。

桥的两侧常年有军士把守,岸边还建有营房。守桥军士亦来自飞虹城,他们当然认识兵师燕凌竹大人,目前已掌握的燕凌竹最后的行踪线索,就是过了这座桥便不知所踪。

过桥之后,有一条宽阔平坦的大路通往国都,途中还要穿过另外两座城廓的辖境,这条路上平时往来的人非常多,两侧也有大片的山野。燕凌竹只要过了桥,混在杂乱的人流足迹中消失于某个地方,几乎就无法再寻觅了。

虎娃走到岷水中央的时候,站在桥上驻足朝上游眺望了很久,闭着眼睛仿佛在呼吸着遥远的家乡气息。岷水已从涓涓细流汇成奔腾的大川,沿途不知经过了多少地方、并入了多少条支流,就算以最敏锐的神识,恐也分辨不出那曾经的雪山气息,但虎娃却好似能感觉到。

待他渡过岷水之后,盘瓠就加快脚步跑在前面引路,虎娃则迈开大步跟随。他们的速度非常快,渐渐到了日落黄昏时分,路上已见不到其他的行人,但一人一狗却一直没有停下脚步。沿途也见到了不少村寨,他们却没有要投宿的意思。

天黑之后,他们仍然在星空下赶路,就沿着这条大道而行。他们是下午时出城的,过桥后便加快了速度,一直走到第二天晨曦微吐,然后向左转身进入了山野。穿过一片低洼的积水和茂盛的竹林,于微弱的晨光中,他们于积雪上看见了一行足迹。

虎娃不能未卜先知,他事先当然也不可能知道燕凌竹经过了此地,这是盘瓠查出来的,就在虎娃于城主府中做客之时。

以盘瓠如今的本事,在寻常人看来已能称得上是一条神犬了。它在燕凌竹家中闻嗅了一番,通常情况下应该能追踪到其人气息。但出城之后,盘瓠也无能为力,因为那雪后的大道有不少人走过,一片泥泞中气息驳杂无从分辨。

盘瓠很聪明,可它仍然还只是一条狗,再聪明也比不上人间狡猾的修士。但它是在蛮荒中长大的,而且与虎娃在一起混得时间久了,也学会了使用看似很笨的办法。

盘瓠没有在大路上行走,而是离开道路一段距离,保持着大致平行的方向于山野中穿行,观察所过之处有没有什么人留下足迹或气息。燕凌竹既是逃亡,便不能暴露身份行踪,当然不可能一直行走在这条大道上,迟早要穿入山野或进入别的岔道。

在这样的时节,行路人几乎不会离开道路进入野地,就算偶尔到路边林中方便,也不会走出很远。假如有人不走正道悄然进入山野深处,当然就值得怀疑,此刻野地里的雪还没化呢。

盘瓠有点不走运,它一开始是在道路右侧的山野中穿行,跑出很远都没有任何发现。后来它感觉已经走得足够远、该回去了,于是便调头进入大道的另一侧野地中,回头走了没多久,就在山野里发现了有人经过的足迹,也辨认出了燕凌竹的气息。

盘瓠并没有独自去追燕凌竹,虎娃暗中吩咐它的任务就是追查这位兵师的行踪,有了线索就立刻回城。盘瓠便回到了城廓中乱逛了一天、看了不少热闹。它是一条快乐的狗,尚无人们那么多花花肠子,也没有那么多深思熟虑的愁烦之事,虎娃要它这么做,它完成了任务便很开心。

山中地势高低错落,藤萝密布古树参天,并不是每处地方都有积雪,燕凌竹只留下了断断续续的足迹,有些并非是在雪地中而是在湿软的泥地上,假如没有盘瓠引路,很不容易追踪分辨。

他们深入野地登上了路边的山顶,又一次在雪地上看见了清晰的足迹,燕凌竹显然曾在此驻足远眺。虎娃观察脚印,向着燕凌竹当时远望的方向看去,山下的大路通往了一个村寨。此村寨的规模不小,差不多与双流寨相当,寨门处很可能有军士盘查值守。

在事情没有败露之前,燕凌竹是安全的,稍事乔装遮掩面目,沿着大道走便不会留下踪迹,而且速度也是最快的。到达这里后,防止被前方村寨中的盘查军士认出来,他便拐弯进入了山野。此地已离城廓非常远,他可能自以为暂时安全了。

虎娃与盘瓠追踪着足迹又从另一侧下山,进入茫茫的密林之中,又走过了一段常人难以穿行的路途,前方是一座雄伟的高山。它虽比不上蛮荒中的山峦那样雄浑险峻,但在巴原上也算是很巍峨的山峰了。

千岩万壑与参天林木中,看不清山势的全貌,走着走着,他们却失去了燕凌竹的踪迹。前方是一片向阳的山坡,山崖上有很多块裸露的岩石,很多地方上并无积雪,燕凌竹如果飞掠踏过便可以不留下任何足迹。

他们又在这一带搜索了一番,仍然没有任何发现,不仅是足迹,燕凌竹连气息都没留下,以盘瓠之能都找不到他的行踪线索,此人就像到达这里后便突然消失了。

虎娃微皱眉头,却做出了另一种推断。燕凌竹当然不可能是凭空消失了,他很可能就躲在离此不远处藏身。长距离穿行这种山野雪原,就连虎娃也不可能不留下任何行迹,除非他会飞。但是短时间内收敛气息,借助地形不留下行踪线索,像燕凌竹那样经验丰富的四境修士倒是可以办到的。

虎娃便想了一个笨办法,他观察了一番附近的山林地形,心中估算——假如自己收敛气息并尽量不留下行迹,一次可以跑出多远?那么就以这个距离为半径,从燕凌竹的足迹消失之处向周边搜寻,应该便能有所发现。就算燕凌竹没有在附近藏身逗留,超出一定的距离外,也有可能发现新的行踪线索。

但这一片地域范围也不小啊,而且不是平原空地,处于深山密林中,要细细搜索不放过任何痕迹,虎娃和盘瓠至少要费一、两天功夫,这还是趁着雪化之前。先碰碰运气再说吧,一人一狗就在原地转圈寻找,这圈子越转越大,直到中午也没有什么发现。

虎娃拢住声息悄然对盘瓠道:“我们得注意警戒,假如突然遭遇此人,可能会有一番恶战,不能太耗神气要有所保留,先休息一会儿恢复体力吧……如果搜出很远仍发现不了此人踪迹,就说明他的本事比我们大,便不要勉强去追了。”

他们便在阳光下的山坡上定坐休息,不得不说,这里的风景与环境都很不错,远望山峦起伏风光秀丽,令人心旷神怡,调匀气息似在胸臆中吞吐天地。

在他人看来,他们现在应该很累了,但村宝队长曾领教过虎娃和盘瓠穿行山野的功夫,其实这两人并不疲惫,只是认为须随时保持巅峰状态才会稍事休息。恰在这时,对面山林中无声无息地走出一名黑衣人。此人腰悬长刀,看刀柄与刀鞘的制式,竟是守城军阵所配的军械。

此人一出现,虎娃便睁开了眼睛,起身喝问道:“燕凌竹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